不会真有人嫁给海王吧(沈翊桢秦啸)

不会真有人嫁给海王吧(沈翊桢秦啸)

导读:沈翊桢秦啸小说————不会真有人嫁给海王吧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凉风冷月所著,讲述了沈翊桢由于年少时的心理创伤而变得挑剔、易怒,是个名副其实的“窝里横”,直到他遇上秦啸。秦啸帅气个高身

小说介绍

沈翊桢秦啸小说————不会真有人嫁给海王吧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凉风冷月所著,讲述了沈翊桢由于年少时的心理创伤而变得挑剔、易怒,是个名副其实的“窝里横”,直到他遇上秦啸。秦啸帅气个高身

沈翊桢秦啸小说简介

农历十一月,萧城落了场雪,马路上雪刚化开,寒风呼啸。温暖的室内没开灯,拉着厚重窗帘,壁炉烧得通红,暖融融火光映在围坐的五个人脸上。
今天沈翊桢生日,他一个月前出了点意外、腿骨折,实在不便出门,就把律所几人“拖家带口”请了过来。纯白奶油蛋糕被放在一边,几人正玩着折手指游戏。
说话的是邱律带来的女性朋友璐璐:“近三个月有性生活的折一根手指。”
在场就沈翊桢一个人不是单身,余下四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往他身上落,见他微垂着眼睛、睫毛动都不动,邱律“哎”一声:“不带撒谎的啊,有就大方承认,你婚都结了,害什么臊啊?”
沈翊桢抬起眼,又指了指自己还未拆石膏的右腿:“太不巧了,领证第二天腿就这样,到现在还没好呢,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不会真有人嫁给海王吧沈翊桢秦啸全文阅读

邱律他们一想也是,沈翊桢刚帮人打赢一场官司,被告要赔不少钱,转眼沈翊桢的车子就被人做了手脚,猜也知道是谁干的,可惜没有证据。
璐璐眨眨眼,脸上写满八卦跟好奇:“那你跟秦总领证那天没洞房啊?”
“秦啸领完证就出差去了,”沈翊桢笑着催促,“快,下个问题。”
临近别墅区的马路上,一辆黑色轿车被堵在十字路口。秦啸坐在车中闭目养神,手机突兀地响了一阵,对方似乎并不想打通电话,很快就挂断,紧接着传来几声震动声,秦啸慢慢睁开眼。
[熊:哥,我一会儿去接你的时候穿这身好不好?]
[熊:图片]
秦啸不紧不慢打字。
[QX:今天过不去。]
[熊:工作原因吗?没关系,我等你给我信儿。]
[QX:嗯,乖。]
秦啸望向窗外街景。天已经完全黑了,车窗上映出一张沉眉深思的英俊脸孔,直到程竟打来电话。两人寒暄几句,程竟忽然问他:“我其实挺好奇的,你为什么会跟只认识了一个月的沈翊桢结婚啊?”
秦啸在电话这头沉默了很久,久到程竟快放弃听到回应时,他才开口。
“稳重。”秦啸斟酌着说了第一个词。
室内。
沈翊桢还剩五根手指,对面的邱继荣仅剩两根,他抬头瞅了瞅挂钟,扬唇轻笑,编着瞎话跃跃欲试:“秦啸要回来了,进度快点儿,今天非要把继荣这身儿西装扒了。”
璐璐看热闹不嫌事大:“染了头的折一根手指。”
邱继荣一噎,满脸憋闷地又折起一根。
谁都没料到,有几轮没什么动静的沈翊桢也折起一根手指,撞见他们诧异的目光,他解释道:“今天刚让人来家里染的。”
“真的假的?这么自然?”邱继荣瞅着他那一头柔软的棕色头发问。
“过一个月会变浅。”
红灯还剩三十来秒。
秦啸对沈翊桢真算不上了解,所以几分钟后,他才对着手机说出第二个词:“单纯。”
游戏还在继续。
换邱继荣说要求:“跟非恋人接过吻的折手指。”
沈翊桢低头笑了一下,利落折起一根手指。
除了邱继荣,其余人都很惊讶。璐璐忍不住感叹:“沈律长了张纯良的脸,还真是不简单啊。”小杨在旁边直点头。边律却是直接发问:“你是被人强吻的吗?”
沈翊桢回忆了一下说:“那倒不是。我不认识他,再加上当时年纪太小了,就轻轻一碰,也没干别的。”
黑色轿车往前走了一段,被前面的车压在斑马线前。
秦啸想起领证那天他说要去出差时,沈翊桢看他的眼神,一点责备都不带,对好友说了第三个词:“善解人意。”
沈翊桢是铁了心要邱继荣输,自己也顾不上了,直接拿出杀手锏:“男人,折。”
“靠。”邱继荣骂了一句,“我输了。”他转过头批评不向着他的璐璐:“你到底哪边的啊,咱们不是商量好了……对吧?那现在怎么办?”
沈翊桢笑着靠在沙发上看热闹。
璐璐笑了两声:“脱衣服是不太好哈,万一沈律老公回来了,那不得多想啊?要不邱律就给我们露一下腹肌呗。”
小杨趴到璐璐肩上,跟着起哄:“邱律愿赌服输啊。”
沈翊桢负伤不在,邱继荣最近忙得要命,哪有时间锻炼,腹肌没有,白花花肚子倒是有。他破罐子破摔地掀起羊毛衫,露了一秒就放下衣服,咳嗽一声道:“都看见了吧?一块腹肌也是腹肌。”
璐璐跟小杨笑了起来,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商量了什么,等她们从凑着头的姿势变为正常距离,沈翊桢被她们忽然亮起的目光闪了一下。
璐璐提议:“我们继续吧?”
“继续继续,”小杨接话,“邱律出局,沈律剩4,我跟璐璐5,边律也是4。”
电话那头的程竟也没想到秦啸真会认真思考还回答,他打趣道:“一个优点要想那么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放录音呢,放个两秒,停一分钟。”
秦啸没理会他的调侃,终于挤出最后一个词:“省心。”
沈翊桢先来,他不想欺负小姑娘,要求是对着边亮说的:“戴眼镜,折。”
边亮一怔:“你这……你还记得自己也戴眼镜吗?”
沈翊桢还真忘了,他不近视,戴眼镜是为了显成熟。不过他反应很快,摘下银边眼镜往沙发上一丢,折了根手指,微微扬起下巴说:“别耍赖。”
边亮劲头也上来了,对着沈翊桢道:“有腿伤,折。”
沈翊桢剩两根,眯了眯眼睛说:“名字两个字,折。”
边亮:“已婚,折。”
沈翊桢仅剩一根,边亮比他多一根,这么下去输的肯定是他,不过也没好办法了。扫了眼小杨,他挑了下眉:“喜欢的人在现场,折。”
边亮:“……”擦,折也让人折不痛快。
望见边亮折起的手指,小杨耳尖泛红,也默默折了一根。
边亮紧盯着沈翊桢,正思考要讲什么要求,玄关处忽然传来电子锁解锁的声音,五个人一顿,除了背对着门口的沈翊桢,所有人都望向声音的来源处。
秦啸进门,按亮了玄关处的小灯,紧跟着就对上了四道惊讶又灼灼的视线。
房间里很安静,四个人开始无声地交流着眼神,只听沈翊桢忽然一笑:“我输了。”

沈翊桢秦啸免费阅读

他折起仅剩的手指,转过身冲刚进门的人甜甜一笑,语气跟方才玩游戏的人完全沾不上边:“回来了?”
“嗯,”秦啸换上拖鞋往这边走,“不介绍一下?”
“邱继荣邱律,边亮边律,还有璐璐跟小杨,”沈翊桢扭过头来,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是我先生,秦啸。”
秦啸:“你们好。”
邱继荣:“久仰大名。”
边亮:“秦总比杂志上还更英俊潇洒。”
璐璐:“秦先生好。”
小杨:“秦总好。”
四人的声音几乎混在一起,秦啸没怎么听清,他一笑,轻点了下头:“你们继续,不用管我。翊桢,我先上楼。”
沈翊桢听出秦啸这是不想跟他的朋友深交,于是没回头,只扬声应道:“好!”
等秦啸上了楼,跟随着他的几道视线收回,又一致看向沈翊桢。
“我们蛋糕还切不切啊?”邱继荣真诚发问。
“我来切。”沈翊桢也很意外,往常秦啸回家怎么都得八、九点钟,今天这么早回来还是头一回。
一人一块,吃完蛋糕,两位大律师就带着朋友跟沈翊桢告别。
沈翊桢撑着沙发站起来,拄着拐杖走了两步忽然停下,给秦啸发了条消息。没过多久,秦啸就穿着家居服下楼来了,蛋糕已经吃光,他扫了一眼,很客套地问:“不留他们吃饭?”
“他们晚上有别的活动。”沈翊桢随意找了个借口,冲秦啸张开手。
秦啸走过来抱住他,低头在他耳边一笑:“想我啊?”
那倒真没有。沈翊桢不答反问:“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你说呢?”
沈翊桢深知秦啸惯会花言巧语的脾性,不愿接茬,只仰起头冲他笑:“不是说要出差吗?不去了?”
秦啸说:“明天走。”
“去多久?”沈翊桢的手抓着他的上衣,抓得很紧。
秦啸垂眼看他:“一个月。”
沈翊桢眼中的光肉眼可见地淡了几分,不过语气伪装地很正常:“等你回来,我的腿也就好了。”
“嗯,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就对阿姨说。”
“我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
秦啸挑挑眉:“查岗?”
“不让吗?”
“让,”秦啸顿了顿,笑道,“你可以查。”
把沈翊桢扶进主卧休息,秦啸独自一人用晚餐。
[熊:哥,吃晚饭了吗?明天能过来吗?]
[QX:上午十一点到。]
[熊:太好了,可以一起吃午饭,我刚学了几道菜。]
[QX:行。]
[熊:敲敲.jpg]
[QX:怎么了?]
[熊:明天能见到你,开心!]
[QX:开心就好。]
沈翊桢坐在床上翻案卷,听见脚步声,手忽然一顿。秦啸说他习惯睡在床右侧,担心晚上不小心碰到他的腿,所以这段日子两人都是分房睡。
秦啸推门而入,对上他诧异的目光,脸色平静地问:“帮你洗漱?”
男人献殷勤,无非就那几个原因。沈翊桢心知肚明,秦啸在外面出差这一个月,不可能老老实实只忙工作。
秦啸将人扶进卫生间,帮他挤好牙膏。
沈翊桢暗自憋了口气,脸色微红:“谢谢。”
他站在盥洗池前刷牙,秦啸忽然凑近,在他颊边闻了闻,沈翊桢身子一僵,秦啸问他:“什么味道?好香。”
“可能是奶油吧。”沈翊桢嘴里都是泡沫,说话含混不清。
“不是,你换洗发水了?”
沈翊桢意识到什么,吐掉泡沫说:“我今天染了发,你闻到的应该是染发膏的味道。”
秦啸盯着他的头发仔细看了看,没看出有什么明显变化。
沈翊桢忽然一笑:“理发师说这个颜色一开始就是看不出来,一个月以后就会露出点别的颜色。”
“别的颜色?”
沈翊桢认真点头,“嗯,绿色。”
秦啸:“……”他觉得沈翊桢在内涵他,但又没有证据。

小编推荐理由

不会真有人嫁给海王吧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