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宠婚日常(顾飞舟卫星湖)

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宠婚日常(顾飞舟卫星湖)

导读:顾飞舟卫星湖小说————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宠婚日常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神奇的小C君所著,讲述了青梅竹马的定义对于顾飞舟和卫星湖而言,无非——童年一起做熊孩子;少年一起做纨绔;青年一起骑马砍杀;中

小说介绍

顾飞舟卫星湖小说————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宠婚日常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神奇的小C君所著,讲述了青梅竹马的定义对于顾飞舟和卫星湖而言,无非——童年一起做熊孩子;少年一起做纨绔;青年一起骑马砍杀;中

顾飞舟卫星湖小说简介

右相把持朝政多年,两个月前却被新皇发配边疆。
长安城内无人不高呼“大快人心”。
千里之外,两个衙役带着一个老年囚犯,行走在沧州官道上,不远处有人背着布包紧紧跟着。
行至正午,日头毒辣。
青面衙役挥动皮鞭,一脚揣在囚犯后背,“还以为自己是右相呢!快走!”

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宠婚日常顾飞舟卫星湖全文阅读

老人虚晃脚步,咬牙迈步。他每走一步,沙地里都留下一抹血迹。
胖衙役见状冷笑,“咱右相的脚就是金贵,才走了不到十里地,竟又磨破了皮。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女人来了葵水,掉一路血呢。”
老人不理会衙役嘲讽,继续前进。两个月前,他还权倾朝野,只一声令下,便可让血流成河,可如今却虎落平阳,连两条野狗也能欺侮他。
他不是别人,恰是把持朝政二十多年的右相顾飞舟。
“顾相怎么不说话?是皮又痒了,想吃贾大哥的鞭子?”胖衙役随口一说,却得青面衙役一记眼刀,霎时闭口不言。
顾飞舟一怔,随即哈哈大笑。
那青面衙役脸上一块胎记,颜色少见,同他曾经的政敌如出一辙。
“原来你就是贾桢。你祖父见我,尚且三跪九叩。你这小东西却得了鸡毛当令箭,真该跟你祖父好好学学,怎么跪着说话。”
贾桢被戳到痛处,扬起手中鞭子,“被灭门刺字的囚犯,还以为自己能东山再起么!”
鞭子眼看就要落下,一人倏忽而来。
那人与顾飞舟年纪相仿,花白的须发随风飘扬,已过半百之龄,但目光炯炯,中气十足。身姿挺拔,乃是常年从军之人。他捏住贾桢手腕,仅用三分力道,便让贾桢一声惨叫,鞭子坠下,落入那人手中。
“小赤佬,老子忍你一路了,但敬朝廷法度,是以默不作声,如今却是忍无可忍了!再敢打他,当让你知道什么是分筋错骨、什么是生不如死!”
贾桢手腕尚未恢复知觉,肚子上就被人踹了一脚,翻了七八个咕噜才停下。
胖衙役抽出刀刃,直逼那人脑门,“抄家之人还敢猖狂?”
这“狂”字刚说出口,但见鞭子飞出,以柔化刚缠住刀刃,三两巧劲使得胖衙役刀刃离手,“唰”的一声,长刀没入路边大树三寸不止。
胖衙役面上发虚,“怎么不该打?当年你们革新科举,让寒门子弟可以入朝为官,贾大哥落榜,只能进京兆府做个衙役。现如今圣上虽废除科举制度,但贾大哥父亲的官职已被人顶替,他这辈子,也只能做一个小小衙役了!”
那人听后大笑,“无能之人,合该如此!”说完在胖衙役肚子上踹了一脚。 
胖衙役连退三步,正好撞在起身的贾桢身上,两人叠在一起,又是滚了三四个咕噜,一边滚一边哭,“反了!官道之上殴打衙役,你还以为你是定国公,可以为所欲为么?”
那人霎时醍醐灌顶,“说得对,沧州荒凉,连官道上也不见人影,我在这儿将你们杀了,还真不会有人知道。”
俩人听后面如土灰,胖衙役立刻跪地求饶,“定国公海涵!杀了我们,朝廷总会知晓。大不了,剩下的路,你们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你不是怕顾相走路脚疼么,你想给他换鞋子,尽管换。”
“现在才求饶,有些晚了吧?这能是鞋子的事么!”那人目光阴冷,已然动了杀意。
“星儿!”顾飞舟出声制止。
一把年纪还被喊小名,卫星湖回过头,眼神瞬间就变得乖巧,“不是,我就是吓吓他们,没想别的。”说完从布包里拿出半旧的鹿皮靴子,蹲下身给顾飞舟换上。
顾飞舟的脚底已一片血肉模糊,跟草鞋黏在一起。卫星湖骂道:“原来是俩孬种,早知一开始就该给他们好看!”
贾桢揉着肚子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两人恨得牙关痒痒。
胖衙役在一边小声嘀咕,“我听说他俩是青梅竹马,从小‘公不离婆,秤不离砣’,我原以为他就跟一小段路,可从长安到这里,他已经整整跟了咱们一千多里路了。他年纪虽大,身手却比咱好太多,咱们若杀顾飞舟,他必奋力还击。”

顾飞舟卫星湖免费阅读

贾桢冷笑,“我祖父说过,他们合则天下无敌,分则一滩烂泥。我就不信,他们没有落单的时候。”
接下来的一路,两方相安无事。卫星湖给顾飞舟换了鞋子,还把他的枷锁拿过来扛着。
行至一个荒凉村落,两个衙役去打牙祭。胖衙役陪个笑脸,把顾飞舟锁在马厩里。 
卫星湖拿下枷锁,解开衣服,肩头是两个大水泡。顾飞舟又怜又气,上药道:“我早说叫你别帮我戴,你个老少爷,那细皮嫩肉的,哪儿扛得了这东西?”卫星湖道:“你那肩头肉都已磨掉两层,我若不帮你,待你到了鹧鸪岭,脖子能有一尺长,原是两个肩膀都被磨掉了。”
顾飞舟见卫星湖此时此刻还苦中作乐,逗他开心,全然没有了从前锦衣玉食的纨绔模样,心中又是怜爱,又是焦急。顾飞舟道:“星儿,你听我说。你这小布包是决计撑不到鹧鸪岭了,再回长安也是绝无可能,这里荒凉不适合安家,你且再陪我走百里地,去坤州生根,我嘴里两颗盘牙是上好翡翠,够你买十多亩地,娶一房媳妇。你若能子孙满堂、夫妻和睦,我就是死,也无憾了。若是我能东山再起,再把你接回长安却也不迟。”
话语间已上药完毕,卫星湖穿好衣服,恳切道:“飞舟,我也有个主意。经上次打架,这俩衙役是什么货色,我早已摸得一清二楚,就等着找一个这样荒僻的村落动手。今晚我买两瓶好酒,借机将他们了结。届时天高地广,哪里都有我们的去处。到时候你想种地,我就陪你种地;你想经商,我就陪你经商;你想东山再起,我便陪你大闹一场;你若……若喜欢上哪家姑娘,我就替你死去的老爹,给你下聘去。”
顾飞舟叹气,心想眼前人果真还是个长不大的纨绔少爷,异想天开的本事只增不减。苦乐道:“你要替我下聘这话,二十年前就说过,怎么从不见你做?”
“那你还要我娶媳妇?咱们现在年近半百,糟蹋谁家姑娘去?”
两人背靠背坐着,都兀自生气,不出十个数,一同转过身,齐道:“你还是听我的。”顾飞舟拽下卫星湖一只鞋子,将里头的蒙汗药没收,卫星湖无奈,只能作罢。
是夜,顾飞舟缩在茅草堆上睡觉,忽然闻见空气里的血腥味,一摸身侧,不见卫星湖踪影,立刻拿出发簪里的银针,将拴着自己的锁链解开。走到旱茅厕附近,看见卫星湖和贾桢扭打在一起,地上是胖衙役。管不了许多,顾飞舟捡起地上石子,打中贾桢膝盖,卫星湖顺势将他脖子扭断。
两人将尸体拖到暗处。
卫星湖道:“我起夜上茅房,谁知这两人早打我小布包的主意,要杀我灭口抢了去。”顾飞舟搜索衙役身体,找到了两枚刻着“天机”两字的令牌,冷笑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卫星湖拍了顾飞舟一巴掌,“你又说话说一半!我哪听得懂!”
思忖片刻,顾飞舟捂着脸道:“现在木已成舟,多说无益,旁边有个粪池,咱们把尸体扔进去,再偷两身农家的衣服,东方既白便赶路离开。剩下的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行,听你的。”
两人拖着尸体朝粪坑去,谁知贾桢竟没死透,掏出匕首就往顾飞舟心口戳去,卫星湖听到破空声便推开顾飞舟,扎扎实实地被刺了一刀。顾飞舟折断贾桢手臂,拔出银针刺进他肩颈死穴,贾桢一声痛哼,向后倒进粪坑里。
卫星湖倒在地上血流不止,顾飞舟将人紧紧抱在怀里。卫星湖笑道:“老了,大意了。飞舟,别难过,总是我做事丢三落四,让你替我擦屁股。现在也好,我再也不会给你惹麻烦了。”
顾飞舟红了眼眶,“别怕,我这就给你找大夫。”卫星湖拉住他的袖子,吐出一口血,“别去了,我行军多年,什么样的伤会死,我心里有数。飞舟,我有件事瞒你多年,本想着带进土里,现在却有些想说。”
“就你这脑瓜子,还能瞒得了什么事?”顾飞舟叽里咕噜说了一达通,“那些事我早就知道了,不怪你。”
卫星湖一边听一边笑,“飞舟,你真聪明。我做什么都瞒不过你,但这件事……我是真的瞒过你了。我总想着,等你有了妻室就断了这个念头,怎么想你这个人这么挑剔。婉秋贤惠,被你说一声‘太丑’;公主国色,被你嫌弃‘心机’;傲蓝色艺双绝,被你骂‘不好伺候’。你怎么这么麻烦,让我贪心地生出些希望来。”
顾飞舟一怔,“是什么时候?”卫星湖嘴角溢血,回忆道:“约莫是……十七岁那年吧,咱们去围场打猎的时候。”
两人四目相对,一个哭一个笑。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化成一句,“星儿,黄泉路上走慢些。”
“你陪我干啥,你活着咧。”卫星湖嘴角带笑,身体逐渐冰冷,眼睛亦没了活人水色。
顾飞舟抬眼看东方既白,找到一处挖开大坑,将卫星湖放进去,自己也跟着躺进去,接着拔出卫星湖心口的匕首,划开了自己的脖子。
他本想着东山再起,可身边的傻瓜死了,他藏在各处的金银便毫无意义。
公不离婆,秤不离砣,合该如此。

小编推荐理由

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宠婚日常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