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的晴天先生第6章

乌云***的晴天先生第6章

言情小说 2021-03-20 16:52:16

乌云***的晴天先生第6章

乌云***的晴天先生第6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3-20

最近“朝歌”的气氛很奇怪,准确地说是叶秋池和游鄞之间很奇怪。

“吵架啦?”魏昭雨在空闲时间悄悄问叶秋池。

“这么明显?”

魏昭雨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也不是吵架。”她有点不自在,眼神飘来飘去的,“就是发生了一点事情。”

“哦,他同你表白了。”

“你怎么知道?”叶秋池大吃一惊。

魏昭雨给了她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叶秋池垂着眸子老实承认了。

“为什么不答应呢?是因为……”

“不是。”叶秋池急忙打断他,神色纠结了半天,颓废地叹了一口气,“昭雨,我在上一段感情中太狼狈了。”

言尽于此,魏昭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有句话说:“大胆去爱吧,就像没受过伤一样”,可是有多少人能做到呢?一段付出真心却无疾而终的感情就像一道丑陋的疤,等你奔赴下一段美好的时候出来提醒你,爱情残忍的另一面。

“不会后悔吗?”魏昭雨点头示意她看向那边。

吧台前不知何时来了个女孩,魏昭雨认出来,是之前递纸条的那个漂亮姑娘。

叶秋池也认出来了,喃喃道:“大概还在念书吧,每周六都会来。”

女孩还很年轻,感情充沛得像朵绽放的玫瑰,每周来这里,只为了看上心爱的人一眼。那样的直白无畏,任谁都会动容。

这次她似乎是和同伴一起来,不远处的一桌一直有人在叫她,她回了几句,却还是坐在吧台前,丝毫没有回去的打算。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毛衣,和黑衣的游鄞站在一起交谈的时候说不出的赏心悦目,不知道游鄞同她说了些什么,她脸上露出非常甜蜜的笑容来。

三天后有个财大气粗的公子哥包下了“朝歌”庆生,夜幕降临,一群男男女女在二楼群魔乱舞。

难得的空闲,叶秋池早早遣散了一些人回去休息,店里只留下了游鄞和陈玉玲。

此刻她有些累了,神色倦怠地翘着二郎腿强坐在吧台前抽烟。

突然,门外传来了声音,似乎是警察?说是要例行检查,然后便蜂拥而入,吵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

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叶秋池强打起精神站起来应对,却莫名有些不安。

直到一个警察拿着一包东西过来,为首的那个警官略带探寻的眼神看向她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脸色“唰”地一下变白了。

那是名为“叶子”的毒品,简单来说就是大麻。很明显,今晚有人趁着聚会把毒品带到“朝歌”来了。

警官问着谁是负责人,眼神像鹰一样四处扫荡,语气十分严肃。

对上那样的眼神,叶秋池心乱如麻。

这时,游鄞语气坚定地站了出来,“我是。”

叶秋池回过神来,赶紧走到他身边,拽着他的袖子,语气恶狠狠的,“谁要你替我站出来?快点回去。”

游鄞一动不动。

“到底谁是老板?”警官的声音已经很不耐烦。

游鄞的语气更加坚定,“我说是我就是我。”

旁边的女警已经开始用镜头对着他们,显然是要拍下来,涉及毒品,出现在镜头里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叶秋池急了,小声斥责着拽他回去。

“没事。”游鄞安慰着她,却坚定地站在原地,“真的没事,你别怕。”

等拍照结束叶秋池才忍不住红着眼眶问他:“你是不是傻?又不是什么好事,非要两个人一起被拍你才高兴吗?”

“就因为不是什么好事,我才更要陪着你。”他看着她,语气认真。

叶秋池更想哭了。

这包“叶子”是在舞池的地上捡到的,警察又到酒吧的营业处搜查了一遍,并无所获,初步认定是顾客从外边私带进来的,并不是酒吧工作人员,于是态度也比刚才和缓了许多。

警官问:“店里有监控吧”

叶秋池主动带路。

监控果然完全录下了那一幕:那包“叶子”是从一个在舞池跳舞的男人的兜里掉出来的。说起来这男人真是十分敏觉,从一听见警察的声音起就趁乱从后门跑路了,若不是不小心遗漏下了这包东西,就真的神不知鬼不觉了。

这是这面孔好像有点眼熟?叶秋池这么想着,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既然确定了嫌疑人,警察立马做出了抓捕安排,同时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对叶秋池说:“我们还有些事情要问,麻烦你跟我们去局里做个笔录吧。”

“我也一起去。”游鄞毫不犹豫地牵住了她的手。

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这还是叶秋池第一次坐上警车,上车前看到路人好奇打量的目光的时候,她心里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来,好像被赤身裸体丢在大街上供人取笑一样,若不是此刻游鄞还牵着她的手,她可能都要不争气地落泪了。

谁都没有说话,警车里很安静。

叶秋池下意识地不看窗外,低着头不停地舔嘴唇,忧心忡忡的发呆。

游鄞抬头瞟了后视镜一眼,没有人看着他们,于是侧过头在她耳畔询问:“想抽烟?”

叶秋池心不在焉地点头。她确实有这个毛病,焦虑的时候会犯烟瘾。

“忍一会儿。”游鄞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一颗奶糖放在她的手心。

“哪里来的?”她剥了糖纸放进嘴里含糊地问。

“去我姨妈家的时候外甥女塞给我的。”他捏了捏她的手心关切地问,“好点了吗?”

“嗯。”

做完笔录回到“朝歌”的时候已经很晚,经过今晚的闹剧,店里已经一个客人都没有了,只剩下陈玉玲坐立不安地待在店里。

“表姐你们总算回来了。”她急忙迎了上来,“没事了吧?”

“没什么事了。”她揉了揉眉心,声音说不出的疲惫,“玉玲,今天麻烦你了,本来你早该下班了。”

“没事就好。”陈玉玲松了一口气。

时间太晚了,叶秋池就让陈玉玲留在店里睡,她也知道太晚回去不安全,于是爽快答应了。

等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叶秋池才看着游鄞认真地说:“今天谢谢你陪我。”

“好了,我知道你很困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早点休息。”

叶秋池知道他是不想听自己说谢谢,于是也没再矫情,“好,你也是,早点休息。”

“晚安。”他揉了揉她的头发,神色温柔。

她笑着回了句“晚安”。

第二天,于扬来了。

可能是上次被李优戳破了那层窗户纸后觉得无法面对,所以就下意识再也没来过“朝歌”,叶秋池似乎也察觉了他的心理,于是两人之间连消息都没有互相发过。

一段时间没见,他还是老样子,一副花花公子的形象,看样子过的挺滋润,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他说:“昨晚的事我听说了,没事吧?。”

于扬这段时间确实有意避着叶秋池,但心里还是关心着她,所以一听说了“朝歌”的事之后也顾不得尴尬了,只想赶紧过来看看。

“没事。”叶秋池并不想多说些什么。

于扬干巴巴地“哦”了一声,发现自己竟没有别的想说了。这还是两人在一起话最少的一次。

“对了,秦毓明有个朋友叫徐——徐什么……”

于扬想了一会儿,“徐泽?”

“对!徐泽。”叶秋池总算对上名字了,“他吸毒你知道吗?昨天把毒品带到‘朝歌’的就是他,今早警局给我打电话,说已经把他带去戒毒所了。”

于扬皱着眉说:“我跟他不熟。”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听说秦毓明和他走得很近,所以让你提醒一下他,不该处的朋友就不要处了,有多少人是被朋友带上不归路的。”

“我知道了,我会和他说的。”于扬的神色很认真,说完又有点犹豫地问道,“最近过得还好吗?”

“还好。”

“之前那件事是我对不住你。”

叶秋池没有顺着他的话说,反而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于扬,你知道的,你是我最好的异性朋友。”

她的脸色很平静,语气却说不出的失望。

于扬喉头一哽,“我知道的。”

他一直都知道的,叶秋池只把他当做朋友,可是他还是有意无意地向她表露心意,叶秋池在乎他们之间的友谊,所以不点破,却也多次以开玩笑的方式回绝过他的心意。可是时间越久,身边的人走马灯似的来来去去,他身边只剩下她一个人,他确信,没有人会比她陪自己更久,于是他不甘心只做朋友。

这是某种意义上的自我感动,每当想起他们认识的这沉甸甸的十年,他就没法说服放手。

“于扬,这么多年了,你身边的人从没停过,其实你根本没有那么爱我。”

叶秋池知道,于扬长相帅气,又舍得花钱,所以他从不会缺女友,但她也知道,于扬对于爱情是缺乏耐心的,从不会迁就对方。所以当他对自己比身边任何一任女友都要好的时候,她不是没有动心过。毕竟所有人都说,叶秋池要星星于扬绝不会给她摘月亮。

她曾经也沉溺在这种“不管他身边有多少人,自己才是真爱”的优越感里,觉得自己会是浪子回头后的终点站。

直到有一次,听见了他和秦毓明的对话。

秦毓明的语气很不屑,说自己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于扬动心。

而于扬的反应她一辈子都不会忘。

他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她什么样的人我清楚得很。”

从那以后,叶秋池彻底死心。

又是周六,喜欢游鄞的那个女孩来了,照例坐在吧台前,要了一杯酒。

魏昭雨表面上在做事,其实一直偷偷关注那边,出人意料的是,女孩这次没坐多久就离开了,吧台上刚做好的那杯鸡尾酒无人问津。

游鄞端起那杯酒凝视了一会儿,然后喝了一口。

叶秋池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笑着调侃,“怎么偷喝客人的酒?”

游鄞递给了她。

她也不介意,就着酒杯喝了一口,“嗯,好喝!真可惜。”

“她不会回来了,这杯酒记在我账上好了。”他如此肯定。

就在刚才,女孩同他表白,但是游鄞拒绝了。

女孩难以置信,还想争取一下,“我也不是要你现在就对我有感情,我们可以先试试啊,如果最后还是不行,我不怪你甩了我。”

他神色认真地说:“别人可以试试,但我们不可以。我有喜欢的人了。”

女孩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他举着那杯刚调好的鸡尾酒给她看,那酒下面是淡黄色的,上面是紫红色的,“感情就像这杯酒一样,界限分明,如果强行越过那道线,就会变质。”

从他爱上叶秋池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即使有些事情事徒劳无功的,他也非做不可。他当然可以同其他人一起排解寂寞,他们不是恋人,叶秋池对此也不会说些什么,可是他不会,因为他怕自己在那个过程中就已经渐渐失去她了。

“她喜欢你。”叶秋池说的是肯定句。

“那你呢?”

“什么?”

“考虑好了吗?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他直直地看向她的眼底,眼神里带着小心翼翼的期许和忧伤。

“她呢?”

“你知道的,我从未许诺过她什么。之前的都不算,我遇到你之后的一切才算。”

“我没想过你会这个时候和我表白。”她停顿了一会儿,“游鄞,我和你想的不一样,也许你会后悔的。”

他抿着唇倔强地说:“不会的。”

“你再好好想想吧。”她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了。

那天夜晚,游鄞开车送她回家。

他一路沉默,似乎心情不佳,叶秋池对此心知肚明,却也不戳破,直到回了家才回想着今天的事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叹气。

一阵铃声响起,叶秋池回过神接电话。

是游鄞。

“喂?”

他的声音混合着风声,显得很不真实,“现在能下来吗?我有话想对你说。”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他还在楼下?

叶秋池答应后心神不宁地下了楼。

游鄞面无表情地靠在车窗前抽烟,地上已经有了好几个烟头,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在灯光下格外冷清,见到叶秋池的身影后随手把烟按在垃圾箱上碾熄,然后大步走了过来。

他就这么看着她,眼神幽深地如同一汪湖水,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叶秋池终究忍不住先开了口,“你有什么话……”

还没说完,游鄞就过来抱住了她。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拥抱,只要稍稍用力就能挣脱,叶秋池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他的怀抱是有温度的,而她那颗心已经孤寂很久。

几分钟后游鄞主动结束了这个拥抱。

两人在夜色下披着月光无声地对峙。

直到叶秋池开口询问,“你用的什么香水?”

游鄞愣了一会儿,“ComptoirSudPacifique.”

“很好闻。”叶秋池主动揪住了他的大衣,走过去埋在他的怀里轻嗅了一下。

精致的烟草味混合着柑橘的清香,是一种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味道。

他试探着伸出右手放在她的后背上。

叶秋池没有反对。

他回抱住她,语气坚定地说,“叶秋池,我们试试。”

魏昭雨算是看出来了,从警局回来后,叶秋池和游鄞之间的关系就开始不一样了。尤其是今天,两人没有过分亲密,但只要在一处,就会有种奇妙的氛围把他们包裹住,旁人根本插不进去。

“在一起了?”

魏昭雨猝不及防过来问了这么一句,叶秋池差点被水呛住,咳了好几声才平静下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就在你一边喝水还要一边盯着游鄞的时候。”

叶秋池难得脸红,心虚地往那边看了几眼才说:“我哪有?”

魏昭雨一副不相信的神情,但还是笑着问:“什么时候的事?”

“就昨天。”

魏昭雨“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就‘嗯’吗?没别的了?”

“就好好过吧,游鄞挺不错的。至少比李乘风靠谱多了。”

“你又来!”叶秋池很无奈地笑着推了她一下,撒娇似的。

叶秋池有很久没有想起这个人了,一开始是刻意回避,现在却是想无可想。对方的面孔如同雾里看花,不再清晰。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