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第15章

臣服第15章

言情小说 2020-05-08 15:22:52

臣服第15章

臣服第15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5-08

岑念又打了个哈欠,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神色困倦却还强撑着等萧津琛回答她。

她就像一只小猫咪,炸毛的时候张牙舞爪,一句句王八蛋叫的比萧津琛顺口多了。

平时爪子利得很,见到萧津琛就想挠一下。

比如今早被吵醒时。

但是一遇到事情,就会主动放乖寻求帮助,就像昨晚她肚子痛的时候。

偶尔乖顺起来,又可爱至极。

现在就是。

岑念乖乖等着萧津琛的回答,仿佛刚才被闹钟吵醒嘴里骂骂咧咧的人不是她一般。

萧津琛正在打领带,目光顺着岑念坐起来时滑落下去的被子。

岑念昨晚穿的睡衣是长袖,不是以前那种性|感的风格,上面有许多萧津琛看了都眼花的卡通图案。

其实这没什么,只是这件睡衣不是套头的,是需要扣纽扣。

而岑念睡衣最上方的那颗纽扣,开了。

萧津琛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岑念清瘦的锁骨以及……xiong前的半片风光。

睡衣很宽松,领口松松垮垮。

萧津琛只觉得自己再看下去,就要再去冲凉水澡了。

而岑念浑然不知发生的事情,见萧津琛还不回话,眼睛一眨一眨又要睡着了,又问了一次:“你晚上回不回来啊?要回来的话我好给你做饭,双椒鸡丁你吃吗?”

萧津琛转过身,朝门口走去,冷冷地丢下一个字:“吃。”

只留给岑念一个高大的背影。

岑念看着关上的卧室门,还在纳闷。

这个萧津琛是会变脸吗?

昨晚还好好的给自己熬红糖水,怎么今早就又变成王八蛋萧津琛了?

岑念的生物钟很奇怪,一到周末就自动变成睡不醒模式。

她没空去想那么多,因为困意来袭,她脑海中现在只有睡觉二字。

就在她躺下去,往上拉被子的时候。

突然觉得胸前有点凉飕飕的。

下细一看——

“卧槽!!”

岑念直接惊呼出声。

她急忙扣好扣子,欲盖弥彰地把被子盖的严严实实。

萧津琛刚才一直盯着自己看,该不会是……

肯定是了!被子都滑到腰上去了。

这个睡衣本来领口就很宽松,她睡觉又不会穿内|衣,再松掉一颗扣子更加一览无遗了。

“啊啊啊!”岑念紧紧抱着被子,只是想想刚才发生的事就要死了。

她的清白,她不纯洁了。

她被萧津琛看了。

就在岑念在为自己被窥探的某个地方哀悼难过时,手机震动了一下。

岑念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是萧津琛发来的消息。

【红糖冰箱右边那一扇门打开的侧架上。】

岑念:【好。】

虽然岑念很感谢他的贴心,可萧津琛就不能让自己安静一会儿吗?现在给自己发消息就是在反复提醒自己刚才有多尴尬。

萧津琛:【我中午就回家吃饭,现在去机场送朋友。】

岑念:【哦……好。】

其实你可以不用急着回来,就算不回来也没事。

她按下床头的按钮,遮光窗帘自动拉开,只剩一层透白的纱幔遮住了阳光。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艳阳天,阳光透过纱幔依旧耀眼。

岑念此刻却心如死灰。

虽然两人昨天都同床睡觉了,她也知道两人以前什么能看的不能看的都看过了。

比如萧津琛那比男模都标准的肌肉,比如她这相比六年长大了不少的那里,肯定都看过了。

可是……

她说服不了自己,她还接受不了。

岑念彻底睡不着了,慢吞吞的起床洗了个澡,准备去厨房做饭。

还换掉了这个该死的睡衣。

萧津琛十一点的时候回到了家,打开门就闻到了阵阵香气。

他除了在那天品尝过岑念的厨艺之外,就只在以前尝过一次她做的蛋挞。

他听岑念的爸爸提起过,岑念小时候就自己在家学着做饭,初中时就会炒菜了。

可以前的岑念不会给他做饭。

家里是开放式厨房,萧津琛走到玄关处时岑念就听见他的脚步声了。

岑念回头看了一眼,说道:“你等等哦,还有一会才好。”

萧津琛走近她身后,除了菜的香味还能闻见岑念身上隐约的牛奶味。

这是岑念新买的沐浴露,某个婴幼儿品牌。

他今早洗澡时,没仔细看,差点用错了这个奶香的味道。

早上他挤了一团,闻见味道还嫌弃地冲掉了。

但是现在在岑念身上闻见了,却觉得很好闻。

岑念齐肩的小短发为了方便扎成了一个小啾啾,露出了白皙纤长的脖颈。

“你在做什么菜?”萧津琛问道。

岑念:“鸡胸肉和鸡腿肉我用来炒鸡丁,现在在煮剩下的肉,准备做手撕鸡。”

萧津琛“嗯”了一声,安静地站在背后看岑念忙碌。

“需要我帮忙吗?”萧津琛问道。

岑念:“不用了,马上就好了。”

萧津琛又不会做饭,帮忙也是帮倒忙。

岑念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时,自己也愣了一下。

她怎么知道萧津琛不会做饭?这难道是以前的记忆?

很快,岑念就做好了两道菜。

萧津琛帮忙盛了两碗米饭,把菜端到了桌上。

岑念兴奋地说:“快尝尝好不好吃。”

萧津琛脱下西装外套,放在一边,拿起了筷子。

岑念看着萧津琛脱外套的样子,不自觉咽了口口水。

穿着西装只觉得这个男人身材比例真好,身材颀长,高高瘦瘦,腰窄肩宽腿长。

脱了西装,裁剪合身的衬衣却很贴身,能隐约看出这个男人身材有多好。

他一定经常锻炼吧,岑念想,早知道上次不该害羞,该仔细看看来着。

萧津琛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鸡丁,又尝了一口手撕鸡。

“好吃。”他说,“你怎么还不动筷子?”

萧津琛看见岑念盯着自己发愣,还以为她在等自己的评价。

没想到岑念在脑海中勾勒他的身材。

岑念看得出神,被萧津琛一说才尴尬地低下头,开始吃菜。

“你怎么穿高领毛衣了?冷?”萧津琛吃到一半,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看见岑念穿着高领毛衣,还以为她因为月事身体有些发凉。

岑念本来都快忘了,被他一提就又想起了早上那尴尬的一幕:“不是…… ”

萧津琛看到岑念耳根子慢慢爬上的一层红晕,就明白了她这是为何。

以前做完之后,岑念总是会用力地推开他,马不停蹄找衣服穿。

殊不知劳累之后手臂无力,压根推不掉力气大她许多的萧津琛。

而她越是害羞,萧津琛就越想压着她,亲吻越故意往下,喑哑着嗓音故意说:“这么漂亮,让我再多看看。”

直到岑念再也没有力气阻止他,他才肯善罢甘休。

萧津琛放下水杯,淡淡地说:“我早上没看见。”

岑念一听这话,猛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这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没看见个屁啊!

没看见怎么会能秒懂自己为什么会穿高领毛衣啊?

岑念飞快地吃了几口饭,把碗一放,对萧津琛说:“我学习去了,你洗碗!”

萧津琛抬眼看了一眼,岑念落荒而逃的背影消失在了书房门口。

他继续品尝着岑念做的饭菜,吃完后收拾好碗筷,又去了公司。

-

那天之后,除了岑念说话萧津琛搭理她的时间多了点、他周末都会回家之外。

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

过了不到一天,岑念就把那天的事强行忘了。

只是没再穿过那件睡衣了。

岑念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平日里一个人上课下课,感受着高峰时期京市地铁的拥挤。

学会了点外卖,岑念也不让萧津琛给她送午饭了。

她和培训班的同学也慢慢熟悉了起来,偶尔还会一起拼个单。

她在家里的储物柜找到了一床被子,放在了大床上。

萧津琛周末回家后,还是睡主卧。

不过有了单独的被子。

两人就像室友一样,这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小半个月。

周五,岑念骂骂咧咧地从超市回家。

萧津琛那个王八蛋越来越过分,周末辛辛苦苦给他做饭就算了,现在还开始点菜了。

指名点姓要吃土豆炖牛肉。

岑念拎着菜到了家门口,刚好舒楠打来了电话,约她明天一起玩。

她一只手拎着菜,开门不方便,等到电话挂断后才准备开门。

就在她手指放在门锁识别器上的时候,“叮”地一声,背后传来了电梯门打开的声音。

海悦湾的安保很严,进电梯后刷了住户卡楼层是自动反应。

岑念没见过隔壁邻居,对着的那扇大门常年紧闭,她自然以为是萧津琛到了。

没想到从电梯里徐徐走出的男人不是萧津琛。

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走出了电梯,双手插在兜里。

他狭长的双眼盯着岑念,眼角微微挑起,带着一丝冷意。

这个男人和萧津琛特别像,如果不是眉宇之间的阴冷,五官细小的差别,岑念都差点误以为这是萧津琛。

“嫂子,这么巧,不介意我进去坐坐吧?”

萧津远语气淡淡的,就像是普通家人之间说话一般。

嘴角微翘,看着像是在笑,但岑念总觉得背脊发凉。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