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第16章全

臣服第16章全

言情小说 2020-05-08 15:23:09

臣服第16章全

臣服第16章全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5-08

岑念的脑子快速飞转,马上反应了过来。

露出了一个笑脸,热情地说:“这么巧,那快进来坐吧。”

会叫她嫂子的肯定是萧津琛的弟弟,还和萧津琛长这么像,那么除了萧津远之外,便没有其他人了。

岑念打开了门,示意萧津远进来。

萧津远狭长的眼眸半眯着,用别有深意的眼神打量着岑念穿着卫衣牛仔裤的背影。

岑念招呼他在客厅坐下,客气地说:“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萧津远扫了一眼岑念手里拎着的菜,别有深意地说:“嫂子真是贤惠。”

岑念敷衍地笑了笑,然后走进了厨房,偷偷摸摸给萧津琛发了条信息。

【!!!!!!SOS!!!!你弟弟来了!!!】

【啊啊啊啊,你快回来啊!!!!】

还发了一张小猫咪自杀的表情包。

岑念听舒楠提起过他们兄弟之间微妙的关系,直觉告诉她善者不来,于是她磨磨蹭蹭地洗杯子、倒水。

努力减少和萧津远独处的时间。

岑念把开水放在桌上,又说:“哎呀,我突然想起来昨天买了几个橙子,给你切一个尝尝。”

萧津远笑说:“不用这么麻烦,嫂子。”

岑念假笑着:“要的要的,这橙子可甜了。”

说完,转身又进了厨房。

她打开冰箱柜门,装作在找橙子,实际上在偷偷看手机。

萧氏总部顶层,虽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会议室却依旧灯火通明。

萧津琛正在开一个视频会议。

萧津琛开会时有关闭手机声音的习惯,今天和江城分部高管开会时,手机却突然响了。

听见QQ提示音,视频那头的高管们面面相觑,还以为是谁忘了关手机声音。

没想到视频那头的萧津琛突然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目光一沉。

对他们说:“下周一的时候把方案交给我,下班吧。”

说完,就挂断了视频。

周岩虽然对中断会议有些意外,但是这个熟悉的提示音,他就知道发生何事了。

“萧总……”

萧津琛起身:“下班吧。”

拿起手机就出了会议室。

他走进专用电梯,给岑念回了消息:【我马上回来。】

岑念收到消息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她拿了两个橙子出来,洗干净后切成小块,拿了两把christofle的小叉子放在盘子上。

“吃橙子吧。”岑念端着橙子走了出去。

萧津远:“谢谢。”

岑念:“不客气。”

岑念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冷静,心里却一直不安。

就怕萧津远看出自己失忆了。

这十分钟格外漫长,岑念借口上厕所,又躲到了卫生间去。

终于,岑念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岑念走出卫生间,看见门口的萧津琛后松了口气。

“你怎么来了?”萧津琛也不客套,直接就问萧津远。

萧津远勾唇一笑,回答道:“回家的时候在门口遇见嫂子了,听说嫂子前段时间出车祸了,刚好来看看她。哥,你不是在开会吗?这么早就下班了?”

萧津琛在他对面坐下,面无表情地说道:“去会客室说吧,尝尝我收藏的白毫银针?”

萧津远笑了笑,说:“你知道我不喜欢喝茶,听说哥的酒柜里有瓶双标金狮響,不知道舍不舍得给我尝尝?”

萧津琛起身,应道:“当然。”

岑念坐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

只觉得自己不该留在这里。

“那我去做饭……”岑念也跟着起身。

没想到萧津琛突然回头,厉声对她说:“回卧室去。”

岑念被萧津琛冷冰冰的样子吓了一跳,愣了一瞬,“哼”地一声转头就回了卧室。

萧津琛在制冰机里取了几块冰,拿了两个杯子。

然后在酒柜里取出了那瓶双标金狮響。

“你来有什么事?”萧津琛倒酒的时候,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萧津远的目光剑戟森森,说道:“真的只是偶遇,顺路来看看嫂子,听说嫂子前段时间出车祸了,没什么大碍吧?”

萧津琛:“头撞了一下而已,皮外伤,已经好了。”

萧津远轻笑了一声,说道:“是吗?我怎么看着你们感情似乎比以前好了呢?之前还听说嫂子在找离婚律师,看来那些只是传言了。对吧,哥?”

萧津琛抬眼,丝毫不惧地对上他的目光,端着酒杯喝了一口:“自然。”

萧津远:“不过我怎么感觉嫂子今天很不一样呢?倒像是…… 像个高中生一样,看见我来还紧张得不行,和以前的嫂子可不太像。”

岑念之前和他仅仅几面之缘,气质从容,对他客气疏远。和今天假装淡定,实则慌张的岑念明显不同。

穿着打扮也很稚气,和以前端庄大方的样子判若两人。

萧津琛晃动着酒杯,看着冰块碰壁,目光移到萧津远脸上:“哦?”

萧津远也品了口酒,收起了嘴角的笑意,目光阴沉着,继续说:“你们的关系感觉也不太一样了,嫂子在家还亲自下厨了?十天后父亲生日宴,如果他看见你们感情这样好,肯定会很欣慰的。”

萧津琛放下酒杯,压低了声音,肃厉地说:“好了,如果你只是来找我说这些大可不必,有的话我想只有我们的时候说着更方便,明天西城梨园,有空的话一起看场越剧?”

萧津远自然明白萧津琛这是在下逐客令,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后,说道:“好,那明天见。”

放下酒杯,萧津远径直走向了大门。

门落下后,萧津琛才去了卧室。

只见宽阔的大床上隆起了一小团,还一动一动的。

萧津琛走到床边,岑念只留下一个后脑勺给他。

整个人一抽一抽的。

萧津琛一愣,拉开了被子,放缓了语气:“岑念,我…… ”

只见岑念正戴着耳机,正对着手机里的视频笑个不停。

萧津琛:……

他还以为岑念在哭,果然是他想多了。

被子被拉开,岑念转过头看见是萧津琛,“哼”了一声又转了过去,继续看手机视频。

“岑念,去做饭了。”萧津琛说道。

岑念拉下耳机,从床上坐起,气鼓鼓地看着他说:“你刚才凶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个语气哦!”

萧津琛解释道:“你留在外面不方便,萧津远来者不善。”

岑念的变化萧津远肯定有察觉,他当着萧津远的面,只能这样和岑念说话才不会引起怀疑。

岑念恍然大悟道:“哦…… 这样啊。”

萧津琛虽然王八蛋,对自己也冷冰冰的,时常黑脸。

但和偶尔一笑,却城府颇多的萧津远比起来还是好了那么一些。

萧津琛漆黑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

岑念扫了他一眼,又躺下了:“可我现在澡也洗了,睡衣也换了,不想做饭了。我现在只想睡觉,晚安。”

没想到萧津琛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声“好”,转身就离开了。

岑念看着被他随手带上的房门。

心想,真是有脾气的臭男人,王八蛋。

就不能好好说话,再哄哄自己吗?

岑念越想越生气,就连刷小视频都提不起兴趣了。

气鼓鼓地刷起了微博。

本以为萧津琛过会儿会再来看看她,没想到一个小时过去了,萧津琛就像消失了一样。

岑念起身,出去找了一圈,果然家里没人了。

萧津琛走了。

饭桌上放着一碗粥,上面留着一张纸条。

是萧津琛写的:“趁热吃。”

还算臭男人有点良心,怕自己饿死还给自己煮了碗粥。

岑念尝了一口,安详地放下了勺子,收回了刚才对萧津琛夸赞。

这个味道让她怀疑他在粥里下了毒。

-

第二天,岑念睡了个自然醒。

平日里萧津琛周末也要早起,闹钟时常会吵醒她。

今天是自己醒来的,岑念还感觉有些不适应。

反而更想撒起床气了。

气没地撒,家里有间房间放着一些健身器材,岑念起床后去跑步机上跑了半个小时才冷静下来。

下午的时候,岑念打车去了和舒楠约好见面的西式茶屋。

舒楠早早就到了,岑念进去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舒楠。

舒楠穿着一条长裙,打扮的还是那么精致,头上的发夹闪闪发亮。

一见到岑念就激动地说:“啊啊啊啊!岑念!你可要让我嫉妒死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