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不如放过自己(时晚贺寻)
爱你不如放过自己(时晚贺寻)

爱你不如放过自己(时晚贺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2-09

小说介绍

时晚贺寻小说大结局全本资源已有,《爱你不如放过自己》《偏执独占》《123654》全本已完结,小编分享时晚贺寻全文免费阅读:时晚一开始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毕竟她不是那些平日里说话没个轻重的男生。然而离得近,她几乎能数清少年纤长漆黑的眼睫。

小说简介

时晚身上也溅上了不少墨水,但远远没有贺寻校服上的墨迹多。少年个头高挑,在人群中本就显眼,现在顶着一身红痕走在楼道里,绝大部分学生的目光基本都被他吸引过去。

时晚贺寻全文在线阅读

时晚一开始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毕竟她不是那些平日里说话没个轻重的男生。
然而离得近,她几乎能数清少年纤长漆黑的眼睫。
自然也看清了对方眼底略显轻佻、带着些许玩味的笑意。
“你......”怔愣两秒,时晚一下懂了。
贺寻就看着少女莹白的脸瞬间变得粉粉的,因为太过羞恼,额头也漫上一层绯红。
落日渐沉,云霞映在她的眉目间,竟然一时也被那几分艳色比了下去。
“流氓!”显然被气坏了,小姑娘现在一点儿也不怕他,杏仁眼里鲜见有了一丝火气。
骂他的时候却还是那种清甜的声音,带着惯常的娇软尾韵。
瞪了贺寻一眼,时晚头也不回地跑上公交车。
在教室耽搁了一会儿,这个点并不是下班时间,公交车上的人不算太多,前面有很多空位。
少女却径直走到了末尾,也不坐下,直接背过身去。
贺寻只能看见一个纤细的背影。
啧。
他挑眉。
果然生气了。
整张脸都在发烫,时晚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
什么靠谱不靠谱的,这两个字和那种家伙根本就没有关系!
完全促狭得要命!
还在气呼呼地想,车窗外,引擎声骤然响起。
她稍稍抬眸。
跟羞恼万分的她不一样,骑着机车,贺寻神采飞扬。他脸上笑容灿烂,路过公交车时甚至有心情冲这边吹个口哨。
口哨声响亮,全然恣意妄为。
车上还有几个一中女生,看见眉目锋锐的少年冲这边吹口哨,瞬间偷偷红了脸。
时晚咬紧唇。
这个人简直是......根本没救了!
*
公交车绕路多,速度也不及机车快,待时晚回到家属院,那辆银黑虎神已经静静停在了槐树下。
“晚晚回来啦!”段秀娥跟她打招呼,“早上迟到没?”
“没、没有。”一看见机车就想到贺寻,时晚一点儿不想在院里多待,跟段秀娥简单寒暄几句,便匆匆上楼。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时远志和向洁正在家里吵架。
说吵架似乎也算不上吵,两个人并没有拌嘴,但脸色都十分难看。
夹在两个大人中间,豌豆无辜得紧,见时晚回来,小声喵了一声。
一向温文尔雅,时远志此刻黑着脸,坐在阳台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烟头积了一地。
“怎么了?”从小到大没见过爸爸妈妈发这么大的火,时晚一下就把贺寻忘在了脑后。
她看了一眼阳台上的时远志,转头问向洁,“出了什么事?”
显然心情十分不好,向洁语气有些冲,但毕竟是跟自己的女儿说话,最后还是稍稍软和了些:“还不是你那个被惯坏的叔叔!”
听见妻子这么说,时远志居然也没反驳,而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一向不和那边的亲戚走动,时晚却也知道这说的是父亲的弟弟。身为家中幼子,年纪小又会赚钱,平日里最受奶奶宠爱。
“他一个月挣那么多,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照顾孩子?”是真被气着了,向洁伸手捂住胸口,吓得时晚连忙上去拍背。
小叔叔现在挣钱多,她是知道的。
之前一直游手好闲,前年听说开出租能来钱,时远志的幼弟就托人弄了个开出租车的活。
十几年后开出租跑滴滴不怎么赚钱,在这几年却非常红火,产业刚刚发展,勤劳点儿的出租车司机一个月能赚六七千甚至七八千。
比寻常人六七百块的工资多了太多。
小叔叔比较懒惰,赚不了别人那么多,每个月却也还有三四千块钱的进账。比起拿死工资的时晚一家,生活可谓相当富足。家里又有两个儿子,更是被时晚奶奶看重。
“孩子?”时晚皱眉,“是时辰吗?他怎么了?”
小叔叔家的大儿子比她大好几岁,现在应该是读大学的年纪,不需要人照顾。
向洁说的应该是堂弟时辰。
自从时远志和母亲那边断了联系,他们几个兄弟不常往来,时晚只知道小叔叔东躲西藏,又交了一大笔罚款,这才把时辰生下来。
算年纪,今年也该上小学了。
“你小叔叔想把他送人。”向洁对时家人简直没脾气,重男轻女的重男轻女,不管孩子的不管孩子,真不知道时远志是怎么才没长歪的。
“送人?”时晚吓了一跳,“好好的干嘛要送人?”
之前小叔叔可是很以家里有两个儿子为傲,尤其是时辰刚出生那几年,逢年过节打电话总免不了夹枪带棒讽刺时远志几句。
怎么突然就到了要送人的地步?
“行了,跟晚晚说这些做什么。”一直没说话,时远志掐灭烟,“吃饭吧。”
他皱着眉,脸色鲜见的阴沉,时晚便没有继续追问。
这一顿晚饭,大家吃得都很沉默。
*
第二天,当时晚醒来时,时远志和向洁已经去上班了。
桌上留了牛奶鸡蛋,她匆匆吃过,便赶快去坐公交车。
昨天差点儿就没赶上时间,今天她可不想迟到。
清晨的风有些凉,簌簌吹动路边枝叶茂盛的梧桐。时晚朝车站走去,没走几步,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并没有像昨天一样骑机车,此刻,贺寻正站在站台处。
换上那套蓝白校服,少年身材很好,夏季上衣被风吹着,勾勒出挺拔瘦削的身形。
仿佛知道她来,他稍稍偏头:“哟,真巧啊。”
语气一如既往促狭。
他怎么不骑机车去学校!
经历过昨天的事,时晚现在一点儿也不想看见贺寻,她皱着眉,在离对方有一段距离时便停下。
根本不凑上前去。
时晚不上前,贺寻倒是也没主动靠过去,只是略微眯了眼看她。
是真的很听话,小姑娘并没改裤腿,只是略微裁了些长度。
似乎裁得有些过,隐约能看见莹白纤细的脚踝,风一吹,又隐没在蓝色的校服中。
可真乖啊。
瞥开视线,他懒懒地想。
心里却又被那抹莹白勾得有些痒。
公交车很快来了。
一路都在提心吊胆,生怕贺寻再像昨天一样说出什么没分寸的话,时晚一上车便走到最角落。
好在贺寻并没有跟过来,直到进班,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过话。
座位相距很远,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隔了一整个教室,时晚总算勉强放下心。
今天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
第一节是楚慎之的物理课,刚进班,就发了一沓小测下来。
班里顿时响起一片哀嚎,却又在楚慎之冷漠的表情中顷刻鸦雀无声。
拿到题,时晚浏览一遍,发现竟然全是假期那本册子上的题目。
前面的都还简单,最后一道是她始终没解出来的题,只好把已有的思路写上去。
第一节课就在测验中度过。
接下来的两节课相对比较轻松,语文老师和英语老师都是和蔼可亲的中年女教师。刚开学,课程也没有什么难点,很快便过去了。
第四节是体育。
一中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从来不克扣学生们的体育课,主课老师也不会用各种理由强行把课抢过来。因此体育老师们个个都很健康,从来没听说谁突然生病。
“晚晚!”
捱了大半个上午,好不容易捱到体育课。一下课姜琦就冲过来,拉着时晚就想去操场,“快走!不然抢不到好位置了!”
她说的是看男生打篮球的位置。
然而时晚并没有动。
处在夏天的尾巴上,教室里还开着电扇,风呼呼地吹着,很是凉爽。
她的脸色却有些苍白。
都是女生,姜琦一看就懂了,压低声音:“我带那个了,你去卫生间换吧。”
时晚还是没有动。
直到姜琦疑惑地看了好几眼,时晚脸上才显出一丝血色。
是那种有些窘迫尴尬的红。
“你帮我看一下......”此刻教室里还有不少人,她声音不敢太大,“我是不是......弄到衣服上了......”
原本生理期并不在这个时候,但或许是搬到青城水土不服,最近两个月一直没什么规律。
物理课做小测时只觉得有些累,直到英语课过半,她才感觉到小腹缓缓的刺痛。
这周时晚的座位靠窗,位置相对隐蔽。姜琦侧过身,遮挡着同学们的视线,小心翼翼让她站起来一些。
“呃......”然后顿了一下,“是的......”
校服不是什么太好的料子,吸水性却意外的强。蓝色布料上痕迹异常明显。
时晚咬紧了唇。
已经十分窘迫,然而这还不是最尴尬的。第一次体育课,男女生都要集中在操场一起排队编号。
现在大家还都穿着夏季校服,没穿外套,她甚至连件能系在腰间遮挡的衣物都没有。
“我去给老师请假吧!”姜琦脑子转得很快,“就说你不***!”
不待时晚答应,她就飞快地跑了。
小腹刺痛感愈发明显,时晚皱着眉。
能躲过体育课......后面的时间怎么办?
她总有要起身的时刻,坐在第一排,简直一览无余。
原本脸皮就薄,又在陌生的环境遇上这种事。时晚咬着唇,几乎要把嘴咬破皮。
“***!”就在她焦虑不安时,身边突然发出一阵惨叫。
接着,有什么***突然洒了过来。
冰冰凉凉的。
“寻哥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昨天被揍怕了,杜威怎么也没想到今天正常在教室里走都能撞上贺寻。
更糟的是,对方手里还拿着一瓶红墨水。
不知道究竟怎么撞的,那瓶红墨水飞溅程度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把少年的校衣和校裤全染上了斑驳的痕迹。
有些甚至在比较***的位置。
换作别人,此刻班里的男生早就开始嘲笑,然而经过昨天的事,大家都鸦雀无声地看向这边。
没有一个人笑。
杜威连连道歉,贺寻并没搭理。
他垂眸,看向同样被溅了一身红墨水,已经彻底惊呆的时晚。
小姑娘表情很懵,呆呆仰头看他,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
“对不起啊同学。”锁骨处还在往下淌着墨水,贺寻笑笑,“我赔你一身新校服?”

时晚贺寻免费在线阅读

不待时晚应声,他伸手。
一把拽住少女纤细的手腕。
然后直接将时晚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大步朝教室外走去。
时晚身上也溅上了不少墨水,但远远没有贺寻校服上的墨迹多。少年个头高挑,在人群中本就显眼,现在顶着一身红痕走在楼道里,绝大部分学生的目光基本都被他吸引过去。
外班学生并不认识贺寻,见到他这幅模样,先是一惊,而后纷纷忍俊不禁地偷笑。
“身上这弄的是什么啊,墨水还是颜料?”
“这位置也太绝了,咋跟那啥一样。”
“别瞎说!看不出来性别吗......哈哈哈!”
仿佛一点儿也不在意周围人的议论,贺寻脸上没什么表情,十分自然。
他的下颌微微扬起,线条流畅,清冷里带着点儿似有若无的傲慢。逐渐就有女生悄悄向同伴打听:“这是哪个班的?以前怎么没见过?”
少年吸引去了全部的视线,一路上,居然没有什么人关注被他牢牢拽住的少女。
直到走到卖校服的地方,贺寻才松开手。
目光落在时晚莹白的手腕上,肌肤***,不过这么短短的一段距离,居然已经有了一圈红痕。
他挪开视线。
心里有点躁。
重新买了两套校服,贺寻把其中一套递给时晚。
“给你。”眼底笑意深邃。
沉浸在突然被溅了一身红墨水的震惊中,时晚还是有点儿懵,下意识伸手接过校服,却发现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
小小一包,软软的。
她一怔。
几秒后,脸颊蓦然滚烫起来。
“去吧。”小姑娘的脸通红得快要滴血,低着头不敢看他,耳尖更是绯红。贺寻懒散一笑,扬了扬手上的校服,“我也去换衣服。”
他、他怎么会看出来?
根本没想到贺寻会发现这件事。又害羞又尴尬,时晚躲在卫生间里,整理好自己之后,好半天才鼓起勇气,磨磨蹭蹭地走出去。
贺寻也刚好出来。
换完衣服,依旧是神采飞扬的恣意模样。
见到他,时晚脸颊一红,下意识又咬紧了唇。
***绵软的唇瓣禁不起这么三番五次的折腾,轻微刺痛,有些出血。
晕开一片艳丽的色泽。
“谢谢......”她声音很小,轻得几乎听不见。
这年生理知识普及得并不好,正常的性知识在老师和家长看来都是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连生理期这种再寻常不过的事也显得***而尴尬。
一想到居然被异性发现,时晚难为情得要命。
只想一直埋头装死。
而贺寻这么神来一笔也把她搞得有些糊涂。
不正经的时候是真不正经,让人恨不得想要捶他。关键时刻却又总是出人意料的靠谱,居然能想出这种方法。
这个人......真的好奇怪啊......
“喂。”还在想着,头顶传来少年低沉的笑声,“这个怎么办?”
时晚抬头,贺寻正举着换下来的校服。
一瓶红墨水大半都泼在了他的身上,校服斑斑驳驳,一片狼藉。
“我......”时晚眨了眨眼。
两手紧张交叉在一起,格外局促。
挑着眉,少年好整以暇地盯着她。
神色慵懒。
“我......”磕磕绊绊好几下,时晚的脸红到快要爆炸,声音细不可闻,“等回家我会把钱给你的......”
平常没有什么花销太大的地方,身上带的钱一般不多。今天为了帮她,贺寻买了两套校服,就只能等到晚上到家再说。
并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然而垂着头,时晚一直没等到回应。
楼道空旷,不知道哪个班的读书声遥遥传来,更衬得眼前静默的状况格外诡异。
终于意识到似乎有哪里不对,她抬头。
贺寻的表情有些熟悉。
仿佛又回到当初抱着豌豆等车的那个雨夜,他的脸上笑意全无,瞳仁漆黑。
神色倒是很平静,透着种轻描淡写的冷漠。
时晚一怔,正想开口,不妨贺寻却突然伸出手。
少年稍显冰凉的指尖落在唇上,挡住她即将要说的话,而后略微施力,干脆利落地抹掉那点鲜艳的红。
又疼又茫然,她仰脸看他。
不知所措。
“你可真有意思。”收回手,贺寻淡淡丢下一句。
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
时晚压根没想到贺寻会生气。
然而从对方骤然冷淡的表情来看,显然是在不高兴。
这......这也太莫名其妙了。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贺寻会不高兴,下午放学,时晚想去问问他。眉目冷淡的少年却跑得比谁都快,一放学就没了人影。消失无踪。
她只能暂且作罢,一个人回家。
破天荒的发现家里还有别人。
“二哥,我真没别的意思。就是来看看你!”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一开口,时晚就知道这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小叔叔,“哟,这是晚晚吧,都长这么大啦!”
昨天才听父母讨论过对方的奇葩行径,时晚对这个小叔叔的印象很不好,礼貌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晚晚,你带着小辰去你屋子。”一向好脾气的时远志沉着脸吩咐。
直到时远志开口,时晚才发现家里还有一个人。
沙发上坐着个背着包的小男孩,因为太过安静,她一时间居然没注意到。
小男孩皮肤很白,睫毛浓密纤长,一双眼睛和豌豆乌溜溜的眼眸很是相似。五官格外精致,有种和这个年纪不相符的美。
这是时辰?
时晚有些惊讶。
小小年纪长得这么俊秀可爱,小叔叔怎么会想着把他送人?
牵起时辰的手去卧室,她就懂了。
落地时看不出端倪,然而一迈步子,时辰的步伐便一深一浅。
显然是腿脚有毛病。
但他每一步都走得很认真,也不要时晚抱,自己坚持走到卧室。
“我不是说把小辰就放到你们家了!”薄薄一层木门起不到什么隔音效果,小叔叔高亢的声音轻而易举传过来,“就是暂时,暂时拜托二哥你看一下!他这个腿你也看到了,放到我们那边是要被人说闲话的嘛!”
根本没想到小叔叔会这么口无遮拦,时晚一惊,连忙看向时辰。
还是那副安安静静的模样,时辰垂着头,似乎听不见父亲对自己的嫌弃。
小叔叔的声音继续在客厅里响起,不外乎都是什么“生了个瘸子会被大家瞧不起”“现在大儿子要找对象,家里有个瘸腿弟弟影响太差”一类的话。
话里话外都透着对自己亲生小儿子的轻视。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时晚一下有些生气。
奶奶家那边的亲戚重男轻女她是知道的,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好面子到了这种程度,为了那点虚无缥缈的面子,连骨肉都可以随便抛弃。
向洁不在家,时远志嘴笨,被亲弟弟的歪理气得说不出话,一时间落了下风。时晚实在听不下去,想要出去和小叔叔理论。
“姐姐。”衣角被拽住。
声音还是那种稚嫩的童声,时辰说出来的话却很冷静:“我不会住在二伯家给二伯添麻烦的。”
说完,他把背上的包取下,有些吃力地掏出一个小猪存钱罐。
“我有钱。”仰脸看向时晚,他小声说,“我自己可以过。”
六七岁的孩子正是最无忧无虑的年纪,时辰的神色却很严肃,一点儿不像是在开玩笑:“钱花完了可以去孤儿院,那边有饭吃的。”
时晚一怔。
“别瞎想。”摸了摸时辰的头,她帮他把存钱罐收起来,“这个要放好,小心别摔碎了。”
这么说着,她不禁皱眉。
小叔叔平时到底是如何对时辰的,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知道孤儿院?
“砰!”时晚还在想,门外传来重重的关门声,接着是时远志愤怒的吼叫:“老幺你个混蛋!给我回来!”
她一惊,起身朝窗外看去,发现小叔叔已经身手敏捷地跑下楼,转眼便消失不见。
*
时辰就这么被扔在了时晚家。
傍晚回家,听时远志描述了今天的经过,向洁简直要气疯。
时晚偷偷把时辰说的话告诉爸爸妈妈。
“你们时家人都有病吧?”向洁脾气爆一些,听完就开始骂时远志,“这是怎么养孩子的?”
一天之内先被幼弟气,又被妻子骂,时远志心力交瘁。索性不再吭声。
小叔叔跑得飞快,打电话也不接。夫妻俩又做不出把时辰扔出去不管的缺德事,只能一面同那边联系,一面把时辰暂时留下来。
没过几天,时晚发现这个堂弟乖巧懂事得过分。
是个六七岁的孩子,腿脚又不方便,他却会做绝大多数的家务活。
向洁第一次发现他站在小板凳上烧开水的时候简直快要吓疯,时辰却毫不在意地说他本来就会做这些。
类似拖地扫地、浇花淘米之类的杂话,在家都是他做。
早就习惯了。
于是时远志又被向洁骂了一顿,最后叮嘱时辰不要再干活。最多帮时晚喂一喂豌豆。
心疼这个腿脚不方便的堂弟,时晚放学后有空就会陪着他玩,再怎么早熟也是小孩子,姐弟俩很快就熟络起来。
开学第一周过的飞快,转眼到了周末。
担心时辰一直在家呆着会闷出病,吃过早饭,时晚带着他在楼下晒太阳。
八月已经过去,九月初的阳光温柔些,落在身上暖洋洋的。
没晒多久,她看见贺寻从楼道里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少年神色微沉,很快别开头,然后一脸冷漠地离开家属院。
一句话也没说。
这个人......
时晚无可奈何。
这一周她去找过贺寻好几次,他总是冷着脸不吭声,一副她惹到他的样子。
可她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问了也不答,而偷偷把钱放到抽屉里,会被杜威神情古怪地送回来。一连被退回好几趟,到最后,时晚只好暂时放弃还钱的事。
贺寻真奇怪.....
心里这么想,嘴上无意识嘟囔出声,一旁专心编草环的时辰抬头:“姐姐你说什么?”
没想到自己居然说出了口,时晚摆手,“没什么。”
但又实在想不通少年怎么会生气,身边一时也没个可以说的人,最后她掐掉生理期那一段,大概给时辰讲了一遍。
并没指望时辰能做出什么回应,时晚只是找个倾诉对象。
她自己都想不明白,六七岁的小孩更不会懂。
“哦。”然而,听她说完,时辰一脸淡定,“那个哥哥肯定会生气。”
“呃?”时晚一愣,“为什么?”
被这么一问,时辰也很困惑,一连看了时晚好几眼,确定不是在逗他,这才偏了偏头:“因为他喜欢你啊。”

小编点评

爱你不如放过自己 全本章节完结版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前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