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晚贺寻小说(时晚贺寻)
时晚贺寻小说(时晚贺寻)

时晚贺寻小说(时晚贺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2-11

小说介绍

时晚贺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时晚贺寻的经历,段落欣赏:两个女生都被惊到说不出话,偏偏杜威还在毫无顾忌的嘴贱:“平胸配瞎子,真是绝了!”

小说介绍

两个女生都被惊到说不出话,偏偏杜威还在毫无顾忌的嘴贱:“平胸配瞎子,真是绝了!”

时晚贺寻小说在线阅读

时晚和姜琦在食堂吃饭,因此比绝大多数的同学都回来得早一些。
回班时那两个男生正在教室对女生们评头论足,见到她们进来,这才意犹未尽地换了话题,转而开始讨论贺寻。
已经在楼道里听见他们先前的话,时晚一点儿也不想搭理这种背后嚼舌根的人。然而对方越说越过分,最后居然转到人身攻击上。
一口一个死瞎子,刺耳万分。
她脾气再好也听不下去。
直接站起来理论。
“哟。”之前还在和同伴讨论这小姑娘文文静静看着挺可爱,可惜就是胸平了点儿,没想到会被对方呛声。杜威有些尴尬,觉得丢了面子,语气瞬间强硬起来,“同学,我们说我们的,关你什么事?”
“你该不会是——”他故作惊讶地张大了嘴,随后笑得前仰后合,“小平胸,你该不会喜欢那死瞎子吧?”
尽管这个年纪的男生大多会私下讨论女生,但像杜威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知收敛的还是独一份儿。
从小到大都没听异性说过这么露骨的恶意言辞,时晚直接就愣住了。
连心直口快的姜琦也瞪大了眼。
两个女生都被惊到说不出话,偏偏杜威还在毫无顾忌的嘴贱:“平胸配瞎子,真是绝了!”
自以为说的是绝妙的俏皮话,他咯咯笑着,边笑边冲同伴挤眉弄眼。
“咻。”
干脆凌厉的破空声。
杜威正在夸张地大笑,眼角余光里飞过一道黑影。
接着是额角一阵火辣辣的疼。
“卧槽!”伸手一摸,他直接从课桌上跳了起来。
额角已然被划破,手心里一片殷红血痕。
杜威惊惶失措地扭头去看,一支飞镖正深深扎在背后的墙上。
那飞镖还是他早上拿来的,后来被楚慎之批评不准带利器到学校,于是放在后门课桌上准备放学拿回家。
甩飞镖的人很有分寸,再偏离几公分,就能扎到他的眼睛。
“哪个不长眼的!”又疼又丢脸,杜威顿时暴跳如雷,“是瞎了看不见这有人?”
还想接着往下骂,后颈突然传来一阵***的压力。
钳住脖颈的手冰凉而有力,瞬间拿捏住最脆弱的部分,然后把他的头直接磕在了课桌上。
“砰”的一声。
没有分毫收敛。
“我日!”这一下可比飞镖擦过去要疼得多,杜威不禁惨叫出声。
“贺寻!”被磕得头晕眼花直冒金星,他听见少女软软的嗓音。
手上力道没松,贺寻偏头看向时晚。
大约是被他此刻的行径吓到,小姑娘莹白的脸更白,那双杏仁眼却湿漉漉通红,泛着委屈的水色,显然是被方才杜威的话气着了。
“啊!”额头的疼痛还没缓过来,杜威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
他几乎怀疑对方要把他的肩头捏碎,肩胛骨被捏得咯咯作响,大声抗议突如其来的暴行。
“知道错了吗?”平静冷淡的声音。
仿佛并不是在做打人这件事。
“死瞎子!”换作平时杜威也就认怂了,但班里现在还有女生,为了不丢面子,他咬着牙硬抗,“你得意什么!”
话音刚落,肩膀被松开。
“啪!”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头被压在课桌上动弹不得,杜威眼睁睁看着一支飞镖被拍进面前的桌板。
这一次,飞镖离他的眼睛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冷冷泛着银光。
“再说一遍。”依旧是没有波澜的语气。
杜威不吭声了。
额头上瞬间冒出一层冷汗,他克制不住地发抖。
怪物!
这年课桌还是老旧的款式,不像后来有单人桌椅。一中用的是最普通不过的双人木质课桌。虽然普通,却也是三合板做成的桌面。
什么样的人能徒手把飞镖拍进课桌?
盯着近在咫尺的飞镖,杜威瞳孔骤缩。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体会到了被全方面压制的恐惧。
“你们在做什么?”生存本能占了上风,他正想求饶,楚慎之冷淡的声音响起。
贺寻眉头一皱。
最后还是缓缓松开手。
“我们、我们闹着玩呢!”显然被吓怕了,杜威从课桌上爬起来,扯出尴尬的笑容,“不是老师你想的那样。”
“打架。”而贺寻平静地回答。
语气还是四平八稳。
教室里,包括时晚在内,大家都愣住了。
显然也有些意外会听到这么直白的回应,楚慎之微微皱眉:“你们俩来我办公室。”
没有丝毫犹豫,贺寻跟在后面。
“贺寻......”时晚不禁轻轻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少女声音轻软,少年脚步一顿,最终没有回头。
楼道里,围观全程的聂一鸣瞠目结舌。
守在一旁,他看得简直不要太清楚。
一直都是平静淡然的表情,直到杜威出言侮辱时晚,贺寻才拿起了飞镖。
*
“我们现在来排座位。”上课铃敲响,楚慎之进班。
后面跟着面无表情的贺寻和面色青白的杜威。
“你们两个去坐墙角。”在排座位前,他随手一指,直接定了两人的位置。
班里其他同学都有些惊讶。
时晚微微攥紧手。
这是......班主任的惩罚吗?
咬着唇,她看向贺寻。
少年却没什么反应,似乎并不在意这样的安排,直接拿起书包就朝墙角走去。
黑眸敛着,瞧不出任何情绪。
还没有月考,这次的座位按个头排,等到月考后,就要按着成绩排座位。
时晚个子矮,被楚慎之放在了第一排。
姜琦比她高小半个头,只能和她暂时分开,去坐第三排。
“你们这里大部分人在月考后不会留在一班。”排完座位,楚慎之在讲台上一脸漠然,“所以我对你们也没太多的要求。”
“但是——”他抬眼看了一眼墙角的贺寻,“至少学会不要惹事,最起码不能见血。”
杜威额角那道血痕大家已经都看到了,于是纷纷回头往后排看。
各色目光里,贺寻还是那副平静自然的表情。
直到对上少女略显焦灼的视线,才微微偏过头去。
*
换座位并不是唯一的惩罚,放学前,楚慎之把这一个月的室内卫生都交给了贺寻和杜威。
中午才感受过对方的可怕,杜威哪敢造次,一放学就老老实实主动去打扫卫生。
贺寻靠在墙边,并不上前帮忙。
却也没有离开。
之前嵌进墙里和桌面的飞镖被拔下,在他手里飞快旋转,转出几道炫目的银光。
时晚进班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少年懒散地坐在课桌上,两条长腿随意交错,漫不经心把玩着飞镖。
窗外日头渐低,金色夕阳落进他的眼眸,明明是绚丽灿烂的色彩,却无端的冰冷漠然。
“你还没回去?”直到看见她,眼底才有了些笑意。
“我......”时晚抿了抿唇,开口后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贺寻动手。
以前家属院里不待见贺寻时,流言传得沸沸扬扬一板一眼,仿佛每个人都亲眼见到过他打架。
然而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
小姑娘咬着唇,眼睫微微颤动,一副茫然无措的模样,可怜又可爱。
贺寻被她逗笑:“怎么,害怕了?”
怕也是正常的,被父母呵护着长大的女孩子,哪里见过这种事,没被吓哭都不错了。
不知为何,中午时晚莫名强硬的模样突然出现在脑海里。
眼眸微沉,贺寻嘴角笑意更盛。
“谢谢。”还在回想中午的事,他听见她轻甜的嗓音。
很软,却很笃定。
他一愣,抬头去看。少女有些紧张地绞着手,白皙指尖交错在一处,见他看向她,又小声地重复了一遍:“谢谢你。”
如果没有贺寻解围,时晚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杜威那种人。
从小到大接触的人都很善良,这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
上午还怕到不敢看他的小姑娘此刻一脸认真地直视自己,贺寻反倒有点儿不适应。
他偏过头去,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哦。”
一时间竟然也没词儿了。
气氛正僵硬,去倒垃圾的杜威在此刻进班。
下意识的,时晚往贺寻那边靠了靠。
她发梢很软,带着种似有若无的香气,不像桂花甜藕那么腻,是种淡淡的清甜。
平时闻不到,此刻凑近,微风拂起发丝,才能察觉一点儿端倪。
白皙脖颈幼弱纤细,一只手就能轻松扣住。
贺寻喉头微动。
随即眼风一扫,冷冷看向杜威。
少年眼神冷厉如刀,杜威放下垃圾桶,也不敢问他要自己的飞镖。拿起书包转头就跑。
“啧。”贺寻嘲讽一笑,“胆小鬼。”
他又看向时晚:“走吧,该回家了。”
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腔调。
“好、好的。”被杜威吓了一跳,直到对方仓皇逃窜出教室,时晚才回过神。
陪贺寻去取了机车,她准备独自去坐公交。
他也没有再像早上一样拦她,而是推着机车,把她送到车站。
少年突然变得格外靠谱,时晚总觉得有些奇怪。但仰脸看见对方线条锋锐明利的下颌,又默默低下了头。
傍晚回家倒是凑巧,到车站时,正好开来一辆公交车。
准备跟贺寻道别,她抬眸,他也在看她。
漆黑眼眸里几分略显促狭的笑。
“你别听那家伙的。”俯下.身,他朝她靠近,“不要担心,你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长身体。”

时晚贺寻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

时晚一开始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毕竟她不是那些平日里说话没个轻重的男生。
然而离得近,她几乎能数清少年纤长漆黑的眼睫。
自然也看清了对方眼底略显轻佻、带着些许玩味的笑意。
“你......”怔愣两秒,时晚一下懂了。
贺寻就看着少女莹白的脸瞬间变得粉粉的,因为太过羞恼,额头也漫上一层绯红。
落日渐沉,云霞映在她的眉目间,竟然一时也被那几分艳色比了下去。
“流氓!”显然被气坏了,小姑娘现在一点儿也不怕他,杏仁眼里鲜见有了一丝火气。
骂他的时候却还是那种清甜的声音,带着惯常的娇软尾韵。
瞪了贺寻一眼,时晚头也不回地跑上公交车。
在教室耽搁了一会儿,这个点并不是下班时间,公交车上的人不算太多,前面有很多空位。
少女却径直走到了末尾,也不坐下,直接背过身去。
贺寻只能看见一个纤细的背影。
啧。
他挑眉。
果然生气了。
整张脸都在发烫,时晚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
什么靠谱不靠谱的,这两个字和那种家伙根本就没有关系!
完全促狭得要命!
还在气呼呼地想,车窗外,引擎声骤然响起。
她稍稍抬眸。
跟羞恼万分的她不一样,骑着机车,贺寻神采飞扬。他脸上笑容灿烂,路过公交车时甚至有心情冲这边吹个口哨。
口哨声响亮,全然恣意妄为。
车上还有几个一中女生,看见眉目锋锐的少年冲这边吹口哨,瞬间偷偷红了脸。
时晚咬紧唇。
这个人简直是......根本没救了!
*
公交车绕路多,速度也不及机车快,待时晚回到家属院,那辆银黑虎神已经静静停在了槐树下。
“晚晚回来啦!”段秀娥跟她打招呼,“早上迟到没?”
“没、没有。”一看见机车就想到贺寻,时晚一点儿不想在院里多待,跟段秀娥简单寒暄几句,便匆匆上楼。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时远志和向洁正在家里吵架。
说吵架似乎也算不上吵,两个人并没有拌嘴,但脸色都十分难看。
夹在两个大人中间,豌豆无辜得紧,见时晚回来,小声喵了一声。
一向温文尔雅,时远志此刻黑着脸,坐在阳台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烟头积了一地。
“怎么了?”从小到大没见过爸爸妈妈发这么大的火,时晚一下就把贺寻忘在了脑后。
她看了一眼阳台上的时远志,转头问向洁,“出了什么事?”
显然心情十分不好,向洁语气有些冲,但毕竟是跟自己的女儿说话,最后还是稍稍软和了些:“还不是你那个被惯坏的叔叔!”
听见妻子这么说,时远志居然也没反驳,而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一向不和那边的亲戚走动,时晚却也知道这说的是父亲的弟弟。身为家中幼子,年纪小又会赚钱,平日里最受奶奶宠爱。
“他一个月挣那么多,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照顾孩子?”是真被气着了,向洁伸手捂住胸口,吓得时晚连忙上去拍背。
小叔叔现在挣钱多,她是知道的。
之前一直游手好闲,前年听说开出租能来钱,时远志的幼弟就托人弄了个开出租车的活。
十几年后开出租跑滴滴不怎么赚钱,在这几年却非常红火,产业刚刚发展,勤劳点儿的出租车司机一个月能赚六七千甚至七八千。
比寻常人六七百块的工资多了太多。
小叔叔比较懒惰,赚不了别人那么多,每个月却也还有三四千块钱的进账。比起拿死工资的时晚一家,生活可谓相当富足。家里又有两个儿子,更是被时晚奶奶看重。
“孩子?”时晚皱眉,“是时辰吗?他怎么了?”
小叔叔家的大儿子比她大好几岁,现在应该是读大学的年纪,不需要人照顾。
向洁说的应该是堂弟时辰。
自从时远志和母亲那边断了联系,他们几个兄弟不常往来,时晚只知道小叔叔东躲西藏,又交了一大笔罚款,这才把时辰生下来。
算年纪,今年也该上小学了。
“你小叔叔想把他送人。”向洁对时家人简直没脾气,重男轻女的重男轻女,不管孩子的不管孩子,真不知道时远志是怎么才没长歪的。
“送人?”时晚吓了一跳,“好好的干嘛要送人?”
之前小叔叔可是很以家里有两个儿子为傲,尤其是时辰刚出生那几年,逢年过节打电话总免不了夹枪带棒讽刺时远志几句。
怎么突然就到了要送人的地步?
“行了,跟晚晚说这些做什么。”一直没说话,时远志掐灭烟,“吃饭吧。”
他皱着眉,脸色鲜见的阴沉,时晚便没有继续追问。
这一顿晚饭,大家吃得都很沉默。
*
第二天,当时晚醒来时,时远志和向洁已经去上班了。
桌上留了牛奶鸡蛋,她匆匆吃过,便赶快去坐公交车。
昨天差点儿就没赶上时间,今天她可不想迟到。
清晨的风有些凉,簌簌吹动路边枝叶茂盛的梧桐。时晚朝车站走去,没走几步,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并没有像昨天一样骑机车,此刻,贺寻正站在站台处。
换上那套蓝白校服,少年身材很好,夏季上衣被风吹着,勾勒出挺拔瘦削的身形。
仿佛知道她来,他稍稍偏头:“哟,真巧啊。”
语气一如既往促狭。
他怎么不骑机车去学校!
经历过昨天的事,时晚现在一点儿也不想看见贺寻,她皱着眉,在离对方有一段距离时便停下。
根本不凑上前去。
时晚不上前,贺寻倒是也没主动靠过去,只是略微眯了眼看她。
是真的很听话,小姑娘并没改裤腿,只是略微裁了些长度。
似乎裁得有些过,隐约能看见莹白纤细的脚踝,风一吹,又隐没在蓝色的校服中。
可真乖啊。
瞥开视线,他懒懒地想。
心里却又被那抹莹白勾得有些痒。
公交车很快来了。
一路都在提心吊胆,生怕贺寻再像昨天一样说出什么没分寸的话,时晚一上车便走到最角落。
好在贺寻并没有跟过来,直到进班,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过话。
座位相距很远,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隔了一整个教室,时晚总算勉强放下心。
今天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
第一节是楚慎之的物理课,刚进班,就发了一沓小测下来。
班里顿时响起一片哀嚎,却又在楚慎之冷漠的表情中顷刻鸦雀无声。
拿到题,时晚浏览一遍,发现竟然全是假期那本册子上的题目。
前面的都还简单,最后一道是她始终没解出来的题,只好把已有的思路写上去。
第一节课就在测验中度过。
接下来的两节课相对比较轻松,语文老师和英语老师都是和蔼可亲的中年女教师。刚开学,课程也没有什么难点,很快便过去了。
第四节是体育。
一中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从来不克扣学生们的体育课,主课老师也不会用各种理由强行把课抢过来。因此体育老师们个个都很健康,从来没听说谁突然生病。
“晚晚!”
捱了大半个上午,好不容易捱到体育课。一下课姜琦就冲过来,拉着时晚就想去操场,“快走!不然抢不到好位置了!”
她说的是看男生打篮球的位置。
然而时晚并没有动。
处在夏天的尾巴上,教室里还开着电扇,风呼呼地吹着,很是凉爽。
她的脸色却有些苍白。
都是女生,姜琦一看就懂了,压低声音:“我带那个了,你去卫生间换吧。”
时晚还是没有动。
直到姜琦疑惑地看了好几眼,时晚脸上才显出一丝血色。
是那种有些窘迫尴尬的红。
“你帮我看一下......”此刻教室里还有不少人,她声音不敢太大,“我是不是......弄到衣服上了......”
原本生理期并不在这个时候,但或许是搬到青城水土不服,最近两个月一直没什么规律。
物理课做小测时只觉得有些累,直到英语课过半,她才感觉到小腹缓缓的刺痛。
这周时晚的座位靠窗,位置相对隐蔽。姜琦侧过身,遮挡着同学们的视线,小心翼翼让她站起来一些。
“呃......”然后顿了一下,“是的......”
校服不是什么太好的料子,吸水性却意外的强。蓝色布料上痕迹异常明显。
时晚咬紧了唇。
已经十分窘迫,然而这还不是最尴尬的。第一次体育课,男女生都要集中在操场一起排队编号。
现在大家还都穿着夏季校服,没穿外套,她甚至连件能系在腰间遮挡的衣物都没有。
“我去给老师请假吧!”姜琦脑子转得很快,“就说你不***!”
不待时晚答应,她就飞快地跑了。
小腹刺痛感愈发明显,时晚皱着眉。
能躲过体育课......后面的时间怎么办?
她总有要起身的时刻,坐在第一排,简直一览无余。
原本脸皮就薄,又在陌生的环境遇上这种事。时晚咬着唇,几乎要把嘴咬破皮。
“***!”就在她焦虑不安时,身边突然发出一阵惨叫。
接着,有什么***突然洒了过来。
冰冰凉凉的。
“寻哥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昨天被揍怕了,杜威怎么也没想到今天正常在教室里走都能撞上贺寻。
更糟的是,对方手里还拿着一瓶红墨水。
不知道究竟怎么撞的,那瓶红墨水飞溅程度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把少年的校衣和校裤全染上了斑驳的痕迹。
有些甚至在比较***的位置。
换作别人,此刻班里的男生早就开始嘲笑,然而经过昨天的事,大家都鸦雀无声地看向这边。
没有一个人笑。
杜威连连道歉,贺寻并没搭理。
他垂眸,看向同样被溅了一身红墨水,已经彻底惊呆的时晚。
小姑娘表情很懵,呆呆仰头看他,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
“对不起啊同学。”锁骨处还在往下淌着墨水,贺寻笑笑,“我赔你一身新校服?”

小编推荐理由

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文笔最优美,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真的非常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