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靳凉穆延霆)
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靳凉穆延霆)

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靳凉穆延霆)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2-13

小说介绍

爱你苦尽甘来完结版全文阅读更新了,主角是许念安靳凉穆延霆,讲述了许念安却又将汤碗抢了回来,涩笑,“做了三年的牢,哪里还有那些骄纵的性子,靳凉,别说这只是一碗兔汤,就算它是泥汤,我也能喝下。”

许念安靳凉穆延霆小说简介

靳玫突然站起了身,打断他的问话,笑道:“凉哥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的,谁要是敢欺负***,我一定叫给他好看!”
说着她还作势挥了挥她的拳头,可爱的举动,惹靳凉对她温和一笑,她便抿着唇偷偷地笑,脸颊微醺。
许念安记得,这个动作,曾经是她跋扈时最习惯的动作。
如今的靳玫,美好的,与曾经的她,很像。
许念安看向她,靳玫的目光,也正好在她身上,眼角微挑。

爱你苦尽甘来免费全文阅读

许念安似笑非笑,凑近她,用她们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靳凉还不知道那件事吧,你说,如果我现在说出来,会怎样?”
靳玫目光倏地躲闪,快速扫了一眼靳凉,见他没有注意,连忙转移话题,“***,你快尝尝这兔子汤,可新鲜了——”
话还未说完,只见靳凉已皱着眉夺走了许念安手中的汤。
靳玫一愣,换上委屈的表情,“怎么了,凉哥?”
“许念安不吃兔肉的,以后家里,还是不要弄兔子了。”
靳玫***地掐住掌心,脸上却还是在笑,“好,我记得了。”
许念安却又将汤碗抢了回来,涩笑,“做了三年的牢,哪里还有那些骄纵的性子,靳凉,别说这只是一碗兔汤,就算它是泥汤,我也能喝下。”
说罢,在他微蹙的目光下,仰头饮尽。
她属兔,所以一直不碰兔肉的。
可监狱那几年,别说肉了,就算是生的面团,她都能照吃不语。
很多东西,终究是在这三年的时光里,渐渐改变,许念安看着靳凉,欲言又止。
其实,她还想问问靳凉,那三年来,他为何不来看她?
若是他肯来看看她,那些狱长,或许还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对她好些。
而不是,三年非人的折磨。
她断过手,断过脚,复健的日子苦不堪言,这些,他一概不知。
可就算知了,也无动于衷吧。
她心中苦笑。
靳凉看着许念安,眸光里,流淌着隐晦的情愫,叫人辨不清。
“许念安。”他说,“三年前你也是学服装设计的,明后日你就进【花开】服装公司上班,直接在小玫的手下做事吧,她正好缺一个助理。”
给靳玫,当助理?
许念安***地攥紧碗,她的才华,远远在靳玫之上,可如今,他却要她屈才给靳玫当助理?
他难道忘了,靳玫是怎么被巴黎录取的吗?
若不是她。。。。
似看出了她的不愿,男人抿唇,道:“毕竟你的档案不合格,坐过牢的,让你入公司已经会惹人非议了,但是你待在小玫手下做事,她会替我照顾你的。”
许念安眸光微僵。
坐过牢,这个污点,将伴随她永世。
可他却仿佛忘记,这个污点,是他亲手在她的人生中拿刀子刻上去的。
沉默了片刻,她徐徐笑了,目光盯住靳玫,一字一句,道:“好啊,那这一次,我可不会再让着你了。”
靳凉困惑看她,“你说什么让?”
靳玫突然站起了身,打断他的问话,笑道:“凉哥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的,谁要是敢欺负***,我一定叫给他好看!”
说着她还作势挥了挥她的拳头,可爱的举动,惹靳凉对她温和一笑,她便抿着唇偷偷地笑,脸颊微醺。
许念安记得,这个动作,曾经是她跋扈时最习惯的动作。
如今的靳玫,美好的,与曾经的她,很像。
许念安看向她,靳玫的目光,也正好在她身上,眼角微挑。
晚饭后,靳凉去了书房工作,靳玫却偷偷将许念安拽到了自己的房间,紧张地关上了门。
转过身,盯着她,“许念安,开门见山吧,你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许念安看着她,上前一步,“靳玫,当初你被法国学院录取的图稿,你没有告诉靳凉,是我画的吧。”
三年前,靳玫告诉许念安,如果许念安能帮她考上那所她梦寐以求的艺术学院,她就帮助许念安与靳凉约会。
当时的许念安爱靳凉成痴,为了他的一次青睐,不惜拿自己的才华与靳玫交易。
她以为,就算没有那次的约会,她帮靳玫考上巴黎,靳凉也会开心。
毕竟,她在帮他的妹妹啊。
可之后,她却知道了一个秘密,一个让她方寸大乱、甚至溃不成军的秘密。
原来,靳凉深宠着的妹妹,与他,并无血缘关系。
无血缘,为何会宠?
靳玫说,当然是因为爱啊。
【考上巴黎,哥哥就要与我去巴黎定居了,那里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会与哥哥在巴黎举行浪漫的婚礼,我们会幸福的过一辈子的。许念安,谢谢你帮我们。】
这是靳玫当时笑吟吟的原话,却刺的许念安鲜血淋漓。
许念安不甘,凭什么靳玫利用她?
所以,她带着诡谲的报复心理,宁愿要让靳玫得不到靳凉,也要与靳凉结婚。
所以,她是自愿入狱的。。。。
可是,当时的她还是太天真了,用这一生也洗刷不去的污点去报复靳玫,她承认自己太笨。可当她与靳凉领取了结婚证,靳玫终究是怒了,不是吗?
“许念安,这重要吗?”靳玫收起了在靳凉面前的天真无邪,唇瓣勾起讥讽的笑意,“在哥哥眼里,这便是我画的,就算他知道那图是你的作品,他顶多不痛不痒训斥我几句,之后呢,又能改变什么?你难不成还奢望他会因为你的才华,爱上你吗?别搞笑了。”
许念安承认,靳玫说的,是事实,所以刚刚她察觉到了,却也没说什么。
因为靳凉不会为她申冤,说不说的结果,都一样。
所以,她不期待。
“反倒是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为了与我哥哥结婚,竟然拿帮我入狱与他作为交易。许念安,你知道吗,因为你的这个决定,我与哥哥被迫继续留在A城,打乱了我们原本计划好的美满生活。许念安,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我的错?”许念安攥紧了拳头,“靳玫,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当初若不是你骗我,若不是你自己车技不合格撞死了人,如今一切,还会发生吗?!”
她恨死了靳玫的利用!
可她更恨的,是自己的无知!
所以许念安,你承认吧,她恨靳玫的同时,最恨的,却是当初自己的无知!
靳玫突然疯了般抓住许念安的手臂,眼里沁出几分泪意,“许念安,我知道你怪我,我跟你道歉,是我对不起你,但求求你,放过我哥哥吧!他不爱你,你没有资格耗着他一辈子,我求求你,与他离婚吧,把哥哥还给我好不好!”
许念安冷眼睨她,“靳玫,这婚,我是不会离的。”
靳玫神情倏地一变,***地掐住她的手臂,目光中仿佛淬了毒。
许念安吃痛,皱着眉,将她推开。
靳玫受力后退,突然,她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的将自己的后脑勺对着门槛撞了上去,然后放声大呼。
许念安一震。
听到声响的靳凉赶了过来,将扑进他怀里的靳玫抱住。
靳玫泪水涟涟,“凉哥,不怪***,是我害她做的牢,她冲我撒气是应该的,都是我的错!”
许念安睁大了眼睛,下意识走近,“不是的这样的——”
‘啪’
靳凉看着瑟瑟发抖的靳玫,大怒,扬手给了她一个巴掌,打断她的解释。

爱你苦尽甘来免费章节阅读

气氛,如结冰的寒霜,冷到令人窒息。
许念安***去唇角的***,原来已经死去的心,这一刻,还是会颤抖。
她没有流泪,只是冷冷的,注视着这对‘兄妹’。
靳凉顿在空中的手微僵,反应过来,触及到她冰凉的目光,心口一窒,“许念安,我。。。。”
“靳凉,我后悔,这辈子爱上你。”
她笑,目光沧桑。
许念安寡白着一张脸,蹒跚的从靳玫房中逃离。
身后的靳凉焦虑地望着她的背影,眸光紧锁,可怀中的靳玫却因失血陷入晕厥,他一惊,张皇失措地抱着她大步跨离。
别墅的大门重重阖上的那一刹那,许念安单薄的身子也终于支撑不住,沿着冰冷的墙壁,滑跌在地。
那一巴掌的余痛还在肌肤上隐隐发作,似牵动着神经,痛彻全身。
她一直都知道,在靳凉心中,她比不得靳玫,可这一巴掌的果决,还是来得太狠。
狠到,像是无数的锋刀,在她的心窝刮着、刺着,直到血肉模糊。
良久,她阖上眸,敛去眼中的酸胀之意。
这一巴掌,终究是斩断了她对他,最后的希翼。
她起身,用冷水简单的洗了面颊,熄了灯,躺在床上,黑夜里,静静地睁着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别墅外才响起汽笛的声音,接着,是大门被打开的声响,‘嘭’的一声,在午夜显得格外惊心。
隐隐的,她能听到靳玫还在低语说着什么,语气娇软,似还带着楚楚可怜的哭腔,而男人时不时安抚地应着她,尽显温和容忍。
许念安一直听着,卧房门外靳玫破涕为笑的声音尤为响亮,“就知道凉哥对我最好了,那我就去睡了,晚安。”
“晚安。”
“凉哥,我要一个晚安吻嘛。”似开玩笑撒娇的语气。
男人缄默了声,却很快又响起靳玫嬉皮笑脸的声音,“哈哈,那我睡啦。”
这一声‘哈哈’,也不知道是索吻成功了的俏皮,还是没有成功的玩闹。
许念安正思着,冷不丁的就听到自己的卧房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
走廊的冷光流泻进幽暗的卧房,将男人欣长的影子,也拉得朦胧晦暗。
她闭上眼,这才惊觉,原来这是她与他的卧房,并不是她的单间。
她不明白,结婚对他而言,本就是一笔交易,现在他这个举动又是为何?
履行夫妻义务,同床异梦吗?
靳凉观察着床上小小的一团,见她似深睡了,便踩轻了脚步进屋。
许念安听到他微微调亮床头灯的声响,然后一阵窸窣的声音,有一抹冰凉,随之小心地贴在了她红肿的面颊上。
是一条浸了冰水的软巾。
她的身子一颤。
他察觉到了。
“还没睡么?”
许念安***闭着眼,咬牙承受面上突如其来的冰寒,并未理会。
“小玫去医院包扎了伤口,好在伤口不深,并无大碍。”靳凉叹了口气,“许念安,今日的事,我不怪你,但是你日后要与我保证,好好跟小玫相处,不要再胡闹了,可以吗?”
她心口一窒,倏地睁开了眼,撞进他那双清冷的眼眸中。
“靳凉,靳玫在撒谎。”
她一字一顿,郑重到,像是在做最后希望的斗争。
他抿唇,用一种无理取闹的目光凝她。
许念安咬牙,“我说了,靳玫在撒谎!我没有要打她,是她先拽我,我错手推了她一把而已,然后她自己撞上门——”
解释,她说,可是他不信。
“够了许念安!小玫从小便是一个乖乖女,她学不来撒谎,也做不来你说的这种事。”
言下之意,是她在狡辩?
她深吸一口气,抓起他贴在自己脸上敷着的软巾,掷于地上,掀开被子就要起身。
男人眉眼一皱,眼疾手快抓住她,沉声道:“你去哪里?”
“有没有别的客房,我去睡那。”
“许念安,别闹,我们是夫妻,这就是我们的卧房。”
许念安冷笑,讽刺道:“你不觉得,跟一个撒谎精躺在一起,很可怕吗?”
靳凉顿了顿,满眼疲惫,“我没有这个意思,这么晚了,就别闹了。你乖乖地躺下,我给你拿药膏再涂下,嗯?”
“靳凉,这算什么?你不爱我,因靳玫与我结婚,如今,我刑期也已满,你却不愿放我离开。你告诉我,为什么?”许念安却是苦笑。靳凉厌恶她,她知道,尤其是刚刚那一巴掌落下的瞬间,他眼里的憎恶,她捕捉得一清二楚。
“许念安,我们是夫妻。”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却咬重了这句话,像是在强调着什么。
他***将她拽了回来,安置在床上,然后打开药膏,均匀的涂抹子在她的面颊上。
她闭上眸,可眼泪却还是一颗一颗从眼角溢出,滚入枕心。
本以为不会再哭了,却没想到,原来这泪意,只是未到心哀处罢了。
她已是穷途末路,没有亲人,没有爱人,丈夫,只是一个无爱的熟悉陌生人。
她的眼泪,却像是凶猛的怪兽,吞噬着他的心口,胀到发紧,胀到无法呼吸。
他顿在她面颊上的手,在黑暗中,微微发颤。
“许念安,别哭。。。。”
可泪珠,依旧不断,他喟叹一声,俯身,吻去她的泪珠。
薄凉的唇渐移,最后,轻轻覆盖在她苍白颤抖的唇上。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靳凉穆延霆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