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穆延霆)
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穆延霆)

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穆延霆)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2-15

小说介绍

许念安穆延霆小说《爱你苦尽甘来》特别推荐,爱你苦尽甘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两年前,许念安高调嫁入季家,成为人人都羡慕的季太太。可是,谁会知道,两年后,帝都权势滔天的那个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危险的眯了眯眼:“结婚了,还是个处?”

小说简介

两年前,许念安高调嫁入季家,成为人人都羡慕的季太太。可是,谁会知道,两年后,帝都权势滔天的那个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危险的眯了眯眼:“结婚了,还是个处?”
传闻,穆先生权势滔天,神秘莫测。
传闻,穆先生诡异狠辣,不近女色。
传闻,······
后来,传闻,穆先生独宠一女,姓许,名念安。

爱你苦尽甘来全文阅读

第26章 你该兑换你的承诺了
高阳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穆延霆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
“是”顾瑶瑶点了点头,小步走上去,坐在了穆延霆的旁边。
这时候有人敲门,服务员端着菜,鱼贯而入。
穆延霆淡淡道:“不知道顾小姐的口味,这些都是山庄的招牌菜,希望顾小姐能吃的习惯。”
清蒸武昌鱼,腊味合蒸,金丝豆腐,佛跳墙,水晶虾,飞龙汤。
这些名菜菜光看色相,就知道又多美味。
顾瑶瑶忙道:“习惯,习惯的。”
穆延霆见状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来之前,父母就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哄穆延霆开心。
顾瑶瑶从小寄人篱下,最会察言观色,刚才穆延霆虽然只是轻微皱了皱眉,但是还是被她察觉到了,她忙低下头,轻声道:“四爷,我从小木讷不懂事,又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四爷当面指出,我一定会改的。”
穆延霆这才意识到,自己或许是吓到她了。
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像许念安那样,敢直接把钱退回来,打他的脸。
想到许念安,穆延霆的脸色不由得缓和了许多,她今天说等她离完婚,随他怎么处置。
手下的人汇报说,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签了。
想到这里,穆延霆突然有些后悔出来见顾瑶瑶,这个时候,他应该好好处置一下那个女人。
顾瑶瑶见穆延霆脸上神情缓和了许多,以为是自己刚才示弱起了作用,于是继续道:“让四爷这么日理万机的人等,实在是不应该,下次绝对不会了。”
穆延霆抬眸看她,总觉得感觉不对,他的小福子不是这样的。
顾瑶瑶被他看的心里又是一惊,“四爷,我是不是又说错什么了?”
“没事。”穆延霆淡淡道,“做好你自己就可以。”
“做好我自己?”顾瑶瑶轻声呢喃,他这是变相的告诉自己不要这么拘谨吗?
谁说这个男人冷酷无情,狠绝冷厉?他明明如此懂得体贴别人。
但即使如此,一直到吃完饭,顾瑶瑶也没敢问出心中的那个疑问。
不过知不知道又如何呢?只要穆延霆肯约她,肯多看她一眼,对她而言就是莫大的荣幸了。
整顿饭下来,虽然穆延霆对她客气中带着疏远,但是顾瑶瑶还是十分开心。
回去的路上穆延霆对高阳说:“再去确认一下。”
高阳一愣,“先生,您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穆延霆轻轻倚在后背椅上:“这件事情进展的太过顺利,而且,感觉不对。”他闭上眼睛,“这位顾小姐,给我的感觉不对。”
高阳冷静的分析:“但是先生,您有没有想过,您与福子小姐分开的时候,福子小姐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这么多年过去了,性格有所改变也是正常的。”
“我的小福子不会,而且,她没有认出我。”
“福子小姐当时还那么小,没有认出您也实属正常,而且,如果她不是福子小姐,前几年她去国外做手术,消除后背上的伤疤,又要怎么解释呢?”
穆延霆却异常坚定:“继续查下去。”
高阳点头:“是,先生。”
车内陷入安静。
片刻后,穆延霆继续说:“许念安离婚的事情,找人盯着,不要出什么差错,还有袁诗柔肚子里孩子的事情,找准时机再爆出来。”
高阳一愣,虽然他一直以为主子对许念安只是玩玩而已,但是他又觉得主子对许念安投入的心思太多。
主子的事情他不敢擅自评论,点头应是。
晚上许念安回季家搬行李的时候,刚好碰到从外面回来的季丞钰。
季丞钰看到看着许念安托着一个行李箱,从二楼走下来,拧着眉毛问:“许念安你要干嘛?”
许念安看都不看他,淡淡的丢给他两个字:“搬家。”
季丞钰一个箭步窜上去,扣住她的手腕,有些不自然的道:“孩子的事情,我会处理。”
许念安抽出手淡淡的嗯了一声,继续往外走。
季丞钰再次把行李从她手里夺下来,“嗯是什么意思?我说过会处理就会处理,你这么离家出走是什么意思?”
许念安抬头有些疑惑的望着他:“离家出走?”
“她已经被我们季家扫地出门了。”没等季丞钰说活,赵蓉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扬了扬手中的离婚证,高仰着头走过来。
季丞钰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他一把抢过赵蓉手中的离婚证,掀开一看,只觉眼前一黑。
怎么可能?他都没有去过民政局,怎么可能会有离婚证?
他有些慌乱的质问许念安:“这是怎么回事?”
许念安冷笑一声,“季丞钰,有句话我想还给你,装的这么无辜,不觉得恶心吗?你自己签的离婚协议书,让你妈去医院,用我妈妈的性命要挟我签字,你别告诉我你不知情。”
季丞钰“啪”的一声把离婚证摔在地上:“我TM就是不知道!”他转身红着眼睛问赵蓉,“妈,你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赵蓉有些吃惊儿子的反应,他不是早就不喜欢许念安了吗?为什么听到他们离婚会是这个表情?
见赵蓉不回答,季丞钰咬牙切齿的又问了一遍:“妈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蓉扬了扬他头:“还能怎么回事,你现在已经跟这个女人没关系了,你们已经离婚了。”
“谁同意的?!”门外突然传来季庆山中气十足的声音。
带着震怒。
赵蓉吓得哆嗦了一下。
季庆山大步走上来,弯腰捡起地上的离婚证,打开看了一眼,一张脸彻底黑掉,伸出手指着赵蓉,气的浑身都哆嗦了起来:“我季庆山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听他这么说,赵蓉像是被人一下子用针扎了似的跳起来尖叫:“你们这些没良心的,我这都是为了谁?我都是为了季家。”
季庆山捂着胸口,颤颤巍巍,眼看就要倒下。
许念安几乎是跟季丞钰同时连忙向前扶住他:“爸,您没事吧?”
“快坐下来歇一会儿。”
季庆山的身体一向很好,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急火攻心。
季庆山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缓和了一下情绪,才慢慢睁开眼,转头对许念安说:“明天去给我复婚。”
季丞钰一愣,抬头看着许念安。
许念安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轻声道:“您先休息,别气坏了身子。”
季丞钰的眸光一下子黯淡了下去。
许念安这么说,是不想复婚的意思。
既然如此,他还在这里纠结什么?
“爸。”季丞钰说,“诗柔已经怀孕了,我也该给她一个名分了。”
季庆山死死盯着他,颤抖的手指戳在他的胸口上。
良久,季庆山才缓缓吐出一句话:“混账东西啊。”
许念安笑了笑,起身,弯腰捡起地上的行李箱,朝季庆山深深鞠了一躬:“爸,谢谢您这些年的照顾,您的恩情,我跟我妈妈一辈子都还不清。”
她吸了吸鼻子,笑了一下:“那我走了,爸您多保重。”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季庆山看着许念安的背影,长叹一声道:“阿钰啊,有你后悔的那一天的。”
许念安拖着行李箱去了医院。
她的东西并不多,一个行李箱就能拿过来,放到病房的墙角,也不会引人注意。
在医院凑合了一晚上后,许念安一边找房子,一边找工作。
那种离婚后还能做朋友一起工作的事情,许念安做不来。
所以她准备离开B&K珠宝公司。
她虽然有点积蓄,却不敢乱花,找了一间老市区的老房子,虽然房屋破旧,但是租金便宜,她自己一个人凑活着住完全没问题。
交完房那一天,她打算去超市买一点日用品。
还没走出小区,手中的手机响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电话,一定是穆延霆打来了。
她闭了闭眼,接起电话,“喂。”
电话里传来冷漠却熟悉的声音,他说:“许小姐,你该兑换你的承诺了。”
那颗慌乱的心突然安静了下来。
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现在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了,许念安鼓起勇气:“好。”
“我让高阳过去接你。”
许念安报了地址,挂断电话,放回东西后,慢慢溜达到小区旁边的一个长椅上,晚上九点,正是出来消食的时间,小区大门人来人往。
有大人牵着小孩,有老人互相扶持。
他们的脸上,无一例外带着幸福的笑容。
她专心看着,一股突如其来的孤独感席卷而来。
她从来都是孤身一人。
她从来不会喊痛。
所以别人都以为她从来不会痛。
除了那个男人,他说,痛就喊出来,别忍着。
可是就是这个男人,却亲手将她推进另外一个更深的深渊。
迈巴赫缓缓停在自己面前,驾驶室的车窗降了下来,高阳朝她微微颔首:“许小姐,先生让我来接您。”
许念安抹了把脸,起身,打开车门,坐了***。
古人上刑场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大概就是她现在的心情了吧?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那天晚上。
许念安被洗干净后,再次送到了穆延霆的房间。
只是这次屋内的灯是开着的。
穆延霆穿了一件深蓝色睡衣,倚在床头,手里捧着一本书,他的头发还是湿的,似乎是刚洗过澡,整个人也显得慵懒随意了许多。
听到声音,他放下书,抬头朝她看过来。
许念安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即使结婚多年,她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而现在她要跟一个她不爱,也不爱他的男人,做那种最亲密的事情。
女人慢慢朝自己走了过来,她穿了一件大红色的丝绸睡衣,睡衣的设计不算***,但是穿在女人身上却有一种妖冶的美,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被薄薄的一层睡衣,欲盖弥彰一般遮掩。
她的头发很黑,没有染色,就像***绸一般,被规规矩矩的打理在脑后,大概是刚洗过澡的缘故,她的脸上是淡淡的粉红色,眼睛像两颗黑葡萄,有些紧张惴惴不安,却强装镇定的看着自己。
她的唇是天生的粉红色,红润晶莹,引人采撷。
而脖颈下,是大片大片的雪白。
穆延霆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发干,整个人都似快要燃烧一般,连开口说出的话,都带了几分独特的沙哑:“过来。”
许念安加快了脚步,停在了他的床边。
穆延霆坐了起来,伸手捏了捏她的睡衣***,淡淡的问:“里面穿了什么?”
许念安的呼吸有些失序,她咬着牙,将头扭到一旁,不敢与他正视:“没有。”
咫尺的距离,许念安紧张得手心冒汗。
男人的身材极高大,即便是坐姿也只比她矮出一小截。
“坐下。”穆延霆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许念安低头看,却发现那双深邃的眸子正冷厉地盯着她。
他冷冽而优雅,像一只慵懒的猎豹,浑身上下都透出一种致命的危险。
许念安犹豫了一下,双腿并紧,侧着身坐在了他的腿上。
穆延霆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到自己的面前。
女人尖俏的下巴被钳在他指间,她的双眼就是含了一汪水,睫毛微微颤栗,
粉润的唇,即使什么都没做,已经媚态横生,催生他***撕碎她的冲动。
许念安被穆延霆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她皱了皱眉,想要起身。
下一瞬,双脚却忽然离开地,腾空带来的不安席卷全身,她不受控制地惊呼了一声,男人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许念安吓得脸色大变,男人冰冷的唇随之迎了上来。
这个时候,许念安居然闻到了他嘴中清爽的薄荷味。
穆延霆吻她的唇,由下而上的角度,让许念安有种被膜拜的错觉。小巧的唇瓣颤抖得异常剧烈,他眸色渐深,舌尖细腻地描绘她唇瓣的形状,薄而柔软像最致命的罂粟,极尽撩人却又食髓知味。
他的吻渐渐蛮横,强硬不容拒绝。
许念安渐渐脱力,手上的触感就像一栋铜墙铁壁,她抓着他的睡衣,不想让自己在此淹没。
穆延霆却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灯光下,男人饶有趣味地在那张漂亮的小脸上端详。
方才失控的吻,惹得女人脸色绯红气喘吁吁,这副样子,让他想要狠狠撕碎她。
他转身将许念安放到床上,自己退后了一步。
许念安惊恐地看着他,她看见他清冷的眸光中,闪烁着一丝病态的笑意。
许念安一惊,他不会有什么特殊嗜好吧?
然而下一刻,她看见他慢条斯理地解开了睡衣带子,当着她的面大大方方将睡衣脱了下来,然后是四角***。
许念安:······
这一幕太过震撼,以至于许念安都忘记了闭眼睛。
男人的身材极佳,肌肉分明匀称得恰到好处。
只是让许念安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上居然布满疤痕,甚至胸前的那道伤疤,狰狞可怖,就在心脏的位置。
许念安来不及猜测这个伤疤的由来,他高大的身躯再次充斥视野。
不同于对自己的慢条斯理,穆延霆大手一挥,直接扯去了她身上的睡衣。
随即,他摁住她的两手高举过头顶,她唇微张,他顺势低头吻上去。
就在许念安紧闭双眼准备承受那一刻的到来的时候,穆延霆的手机响了。
在这个时候,穆延霆根本不想理会。
但是手机一直在响,似乎等不到主人来看它一眼,它就永远不会停下。
许念安推了推他:“要不,你先接一下?”
穆延霆暗骂了一句,放开许念安下床拿起手机。
他背对着许念安接电话,许念安这才发现,原来不只是前胸,甚至是他的后背,也有一道狰狞的伤疤。
她不禁在想,这个位高权重的男人,到底经历过什么?
穆延霆看了眼来电显示,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起来:“顾小姐?”
那边传来顾瑶瑶着急的哭声:“四爷,求您救救我。”
穆延霆拧眉:“怎么了?”
“我妈妈为了家族利益,要把我送给别的男人,我现在正被那个变态的男人堵在套房的卫生间,四爷现在也只有您能救我了。”说完,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那个男人是谁?”
“邵云泽。”
邵云泽是帝都有名的花花公子,恶名在外,顾瑶瑶落在他手上,恐怕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穆延霆握着手机,回头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许念安。
许念安抓过床单,盖在自己的身上,只露出一双白秀的小脚,一双晶莹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他。
穆延霆觉得心里奇痒难耐,对着手机吩咐了几句,大长腿三两步跨到许念安面前,黑眸凝视她片刻,淡淡道:“等我回来。”
说完穿上衣服,大步迈出了房间。
几分钟后,许念安听到外面汽车发动的声音,她长长呼出一口气,今天晚上终于躲过了。
只是刚才打电话的是个女生吧?这种时候,他都可以为了那个女生半途而废,想必一定是对他非常重要的女生吧?
许念安裹着床单下床,赤着脚走到窗前,掀起窗帘,夜空中几辆车的灯光,映入眼中。
虽然穆延霆说让她等他回来,但是穆延霆当天晚上并没有回来。
顾瑶瑶的事情是小,处理起来,不过是一句话,但是当天晚上却发生了另外一件事。
穆延霆被穆老爷子连夜叫回了本家。
穆老爷子说,当年害他父母的凶手,有线索了。
第二天一大早,许念安就离开了锦园,路上想到姜初晴打电话跟她说小千煜最近想她了,刚好她也想小千煜了,今天是周天,她打算先去看一下小千煜。
让出租车在一家玩具店停下,她先***选了两套变形金刚,然后去坐地铁。
姜初晴的前男友是独生子,所以姜初晴生下小千煜后,小千煜就一直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姜初晴身在娱乐圈,本就没什么时间照顾孩子,又没有父母可以依仗,前男友的父母如今反而变成了姜初晴亲人一般的存在。
两位老人都很好客,见许念安来看孙子,连忙笑着把许念安迎到客厅。
许念安看到坐在客厅中央跟小千煜玩积木的姜初晴,不由得愣了下,问:“你今天不是要去电影城拍戏吗?”
姜初晴笑道:“临时改计划了,明天走。”
小千煜见许念安来了,放下手中的积木张开两只小胳膊,撒腿朝许念安跑了过来:“安安阿姨,我好想你啊,你都好久没来看我了。”
许念安弯下腰把手中的变形金刚给他,笑着耐心的解释:“阿姨最近有点忙,以后会多多来看小千煜好吗?”
小千煜接过变形金刚点头:“谢谢安安阿姨,那一言为定哦。”
许念安笑着摸了一下他的头。
姜初晴走过来,在小千煜额前亲了一下,“宝贝,妈妈跟安安阿姨有事情要商量,你在家好好陪爷爷奶奶好吗?”
小千煜乖巧的点点头。
许念安知道姜初晴是要跟她谈她跟季丞钰离婚的事情,她跟两位老人打过招呼后,跟姜初晴一起,到了楼下的一间咖啡厅。
坐下后,姜初晴直接开门见山:“今后有什么打算?”
两个人是最好的朋友,有什么话,许念安也不会藏着掖着,索性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我打算回平城。”
来在帝都之前,她是跟着妈妈在平城长大的。
姜初晴直接反对:“那么个小地方,你回去干嘛?再说了,这里最起码有我,在平城,你认识谁?”
许念安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在帝都生活压力太大,把我妈妈转入疗养院不过是暂时的,我想等在平城安顿好后,就把妈妈接到家里自己照顾。”
一个女人在帝都这种寸金寸土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又要赚钱又要照顾病人,确实寸步难行。
姜初晴不明白,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上天要这么苛待她,她握了握许念安的手,认真道:“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我养你。”
许念安轻笑:“说什么傻话,你身上的债就够多的了,还要抚养小千煜,我有手有脚,不用你养。”
说道债务,姜初晴苦笑了一声,“也是,我现在还被别人包、养着呢,拿什么养你啊。”
许念安知道说道了姜初晴的伤心处,忍不住安慰她:“初晴,你别这样,你要是不喜欢,就离开他,不要勉强自己。”
“怎么离开?姜家欠了他十几个亿,当初我们就说好了,我什么时候还完钱,什么时候恢复自由身。”
“你爱他吗?”许念安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跟姜初晴的情况有点相似,一个是欠钱,一个是欠恩。
但是男人要求偿还的方式是相同的。
都是肉/偿。
看着现在的姜初晴,许念安就像是看到了以后的自己,所以她很想知道,这种情况下,姜初晴会不会爱上那个男人吗,她知道,自己绝对不可以爱上穆延霆,那样,她真的就万劫不复了。
“爱上自己的金主?”姜初晴嗤笑了一声,“我脑残啊?”
是啊,脑残才会爱上强迫自己的男人吧?
······
一连几天,穆延霆都没有联系许念安,联想到那天晚上穆延霆走的匆忙,又没有回来,许念安只以为他是有了别的女人。
许念安忽略掉心里那股若有若无的别样感觉,暗自松了口气。帝都的事情,她都处理的差不多了,许倩已经被转到别的疗养院,她也联系了平城的几家公司,就等着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再过去面试。
周三的时候,许念安接到B&K珠宝公司人力部的通知,让她回公司做最后的交接。
许念安一大早就到了公司,同事张晓云跑过来,拉着她的手问:“安安姐,你真的要辞职啊?”
许念安一边收拾办公桌上的东西,一边笑着说:“嗯,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多个心眼。”
张晓云拉着她:“我才不要呢,安安姐你知道吗,我听说咱们公司要换大老板了。”
许念安收拾东西的动作一顿,穆延霆跟季家要B&K,她以为以季丞钰的性格,不会拱手相让,却没想到,不过是几天的功夫,B&K真的易主了。
张晓云继续说道:“新老板还没见过,不过我看袁总监那股殷勤的样子就知道,新老板一定是个大帅哥。”
许念安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她脑海中立刻呈现出穆延霆那种冷冽的脸,嗯,是挺帅的,就是太冷了。
这时候,一阵高跟鞋扣地的声音传过来,袁诗英抱着双臂走过来,高傲着头盯着许念安看了一会儿,冷冷一笑,道:“灰溜溜的滚蛋,就是形容你现在这样的吧?”
许念安朝她笑笑,满脸的淡然:“那狗眼看人低,就应该是形容你现在这样的。”
旁边的张晓云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袁诗英狠狠瞪她一眼,“很好笑吗?闲着没事了是吧?赶紧去干活!”
见旁边已经没有别人,袁诗英凑近到许念安面前,低声道:“我就说你斗不过我姐,你永远都是我们两个人的手下败将,爸爸是,男人也是,永远都争不过我们。”
许念安淡淡道:“用过的东西,随手丢了,还有人接盘,没什么好可惜的。”
“你!”袁诗英忿恨的指着她,“强颜欢笑。”
她低头看了眼许念安整理的东西,眸光中突然闪过一丝算计,指了指画本:“这些东西都是公司的,你不能拿走。”
“袁总监,这是我自己的画本,怎么就变成公司的了?”
“在职期间,所有的创作,都属于公司的,公司的这一条规定,你不知道?”

爱你苦尽甘来在线阅读

第27章 被欺负?我帮你欺负回来
那个许念安早料到袁诗英不会就这么放过她。
她抬头看了一眼袁诗英,似是不经意的说了一句:“人力资源那边,我好像还没有去签字。”
袁诗英抱着双臂冷笑:“许念安,婚都离了,你不会又不想走了吧?”
“怎么会。”许念安拿起那本手绘图册,径直往文件粉碎机走过去。
袁诗英隐隐察觉到了她的意图,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那可是许念安在公司这几年全部的心血,她真忍心毁了?
可是下一秒,许念安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手绘本放进了文件粉碎机里。
眼睁睁的看着手绘本变成一堆碎纸,袁诗英气急败坏的指着许念安尖叫:“许念安,你这是在损坏公司的财富。”
“在我还没有离开公司之前,这本手绘图册属于我个人所有,我自己的东西想怎么处置,跟公司有什么关系?”
袁诗英气急败坏,忍不住大骂道:“许念安,你真是跟你娘一样下贱,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亲手毁掉它,怪不得季总要跟你离婚,像你这种下贱的人就不配得到爱情。”
许念安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她往前一步,阴冷的盯着袁诗英:“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她可以不在意别人对她的冷嘲热讽,但是她不能允许别人污蔑她的妈妈。
这里毕竟是袁诗英的地盘,张晓云怕许念安吃亏,也顾不上袁诗英的警告,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跑上来把许念安拉到身边,低声安慰:“安安姐,你别人她一般见识,袁总监这人阴的很,你这都要走了,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岔子。”
许念安拉下张晓云的手,眼神坚定:“晓云,别的我可以忍,但是她骂我的妈妈,我没办法忍。”
“那就不要忍。”
一道低沉清冽的嗓音,在议论纷纷,窃窃私语的人群中,突兀响起,极其清晰的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膜。
许念安听到这个声音,心尖一颤。
他怎么会在这里?
但是转念一想,B&K被他从季家硬要了过来,他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围观的人群自动往两旁避让开,人墙尽头,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沉着脸往这边走来,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被吸引了过去。
男人们的探究,女人们的惊艳,眼神中带着好奇与疑惑,纷纷注视着这个无比冷硬又俊美迫人的男人。
男人剪裁精良的纯黑色西装,坚韧笔直的西裤,整个人沉毅笔挺,他五官英俊而冷冽,神色淡漠,他的视线越过所有人,准确无误的落在许念安倔强的小脸上。
语气低得愈发沉冷“被欺负了?”
虽然是问句,但是语气确是肯定的。
这一刻,许念安鼻子竟有些微酸。
从小大到,无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从来没有一个人问她,是不是被欺负了?
所有人从惊艳中回过神来,袁诗英更是大惊失色,眼中写慢了不可置信。
前两天,公司高层签约的时候她见过这个男人,现任穆氏的家主,也是B&K珠宝公司的新任掌门,穆延霆。
可是,他怎么可能认识许念安?
穆延霆环视四周一眼,最后冰冷的穆光落在袁诗英惨白的脸上,“道歉。”
穆延霆身上有一股浑然天成不怒自威的威严,气势骇人。
袁诗英被他冰冷的目光一扫,整个人连心尖儿都不由自主的害怕的颤抖了起来,木讷的问:“您,您说什么?”
穆延霆伸手轻轻将许念安揽进怀里,语气平静而森寒:“同一句话,我不想说两遍。”
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让许念安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喉咙像是堵了什么,干涩发痒。
袁诗英的脸“刷”的一下惨白惨白的,她脊背开始发凉,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穆总,我们刚才只是误会。”
穆延霆视线漠然的落在袁诗英身上,袁诗英吓得一颤,立刻改口,:“穆先生,刚才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但是许念安她既然已经辞职了。”
“辞职?”穆延霆的声音沉了沉,“她的离职报告是你批的?”
袁诗英勉强笑了笑,“我只是奉命行事。”
“奉谁的命?”
袁诗英的身影轻轻晃了晃,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她总不能说是奉的季丞钰的命令吧?在新老板面前说奉了原老板的命令,这不是找死吗?
她想了想,只好说:“穆总,许念安她递交了离职报告,作为她的上司,我有权利进行批复。”
穆延霆冷冷一笑,视线的在袁诗英身上冷冷扫过:“是吗?那你现在已经没有权利了,你被辞退了。”
袁诗英狠狠地晃了一下,要不是双手撑着桌子,她早瘫软在地上了,她不敢置信的问:“为,为什么?”
穆延霆的声音清冷淡然:“你越权了。”
见袁诗英不明白,高阳好心的帮忙解释:“袁小姐,上周公司高层会议上,穆先生曾经特别强调,公司权利交叠的这段时间,一切人事变动必须请示穆先生,很明显,你自作主张了。”
他说着朝大门口指了指,微微一笑:“袁小姐,走好。”
穆延霆招惹不得。
袁诗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她低着头,害怕一不小心被穆延霆看到她脸上,无法控制的狰狞的表情。
“慢着。”穆延霆冷冽的声音传过来。
袁诗英回头看他。
“先道歉。”
袁诗英对穆延霆并不了解,只知道他身份尊贵,行事狠辣,却没听说过他跟许念安有什么交集,但即使如此,刚才他替许念安出头,也让她不敢小觑,思酌片刻,袁诗英咬了咬牙,低着头沉声道:“对不起,我不该擅作主张。”
刚说完,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还有呢?”
袁诗英一愣,目光差异的盯着穆延霆。
穆延霆低头看了一眼一直安静的躲一旁的小女人,目光不自觉的温柔,只是声音却异常凌厉:“袁小姐有娘生没娘养吗?难道不知道要尊敬长辈?据我所知,你的母亲是给人做小的,小老婆生的孩子,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
袁诗英脸色惨白,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可是她却连半点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穆家的家主,别说是她,就是整个袁家都不敢得罪,他有多大的权利?一句话就能把B&K要过来,她袁诗英在他面前,恐怕连个屁都不是。
袁诗英平常就喜欢捧高踩低,这个时候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给她说话。
她不能再继续站在这里被这里的人当猴子耍,袁诗英咬着牙,对许念安说:“对不起,是我出言不逊冒犯了您的母亲,希望您看在我们是一家人的份上,原谅我。”
她说着,朝许念安深深鞠了一躬,甚至抬手擦了擦眼泪。
许念安看着,只觉得好笑,装可怜,也是袁家的人惯有的伎俩。
但是她却没有心思再继续陪袁诗英演下去。
袁诗英走后,高阳跟公司众人传达穆延霆的意思:“公司除了袁诗英离职外,人事方面不会有其他任何变化,一切照旧,从这个月起,每人的薪水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百分之二十。”
这话犹如平地惊雷,大家瞬间沸腾了起来。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高阳凑近穆延霆道:“先生,老爷子那边交代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我们要不要现在过去?”
穆延霆低头看了眼一旁的女人,她一只手指点在朱唇上,眉眼带笑,显然是被当前的气氛感染了,他的眸光深了深,眼底有不动声色地笑意晕开,整张脸的弧度似乎都跟着柔和了起来。
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穆延霆的大掌在许念安的腰肢上轻轻柔了一下。
夏天的衣服很薄,穆延霆的掌心温热,烫的许念安一个哆嗦。
眉眼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穆延霆快速松开她,转身带着一行人出了公司。
张晓云见穆延霆走了,跑上来抱着许念安高兴的差点跳起来:“安安姐,你不用离职了,太好了。”
许念安扯了扯嘴角:她现在怎么更想辞职了呢?
见大家还没有在加薪的气氛中缓和过来,张晓云拉着许念安到一旁小声的问:“安安姐,你认识咱们新总裁啊?”
许念安犹豫了一下,只说:“见过几次。”
她能说不认识吗?
另外一边,袁诗英在离开公司之前,躲在一旁偷偷拿出手机拍下了许念安跟穆延霆的照片。
拍完照片,袁诗英收起手机,快步走进卫生间,找到季丞钰的微信,发了过去。
“姐夫,穆总来公司了,不过,他跟许念安好像认识啊。”
反正季丞钰都要跟袁诗柔订婚了,这声姐夫,她是叫得的。
袁诗英勾了勾唇,照片选的角度极好,许念安依偎在穆延霆的身侧,穆延霆低头看她,眉眼饱含深情。
从这个角度拍下来的照片,两个人即使没什么,都变成有什么了。
果然,照片发出去没过半秒,季丞钰的电话就打到了许念安那里。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本站搜索爱你苦尽甘来 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