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靳凉穆延霆)
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靳凉穆延霆)

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靳凉穆延霆)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2-16

小说介绍

主角是许念安靳凉穆延霆的小说——爱你苦尽甘来全文免费阅读给大家安排上了,讲述了这种羞辱人的方式并不高明,但是却成功的恶心到了她。她许念安的爱情,再一次被人踩在了脚下,碾压。

许念安靳凉穆延霆小说简介

心,被狠狠凌迟,分不清是痛到了麻木,还是已经接受现实。
许念安料到了季丞钰会在里面,却没料到他为了逼她离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爱你苦尽甘来全文阅读

穆延霆自己走不开,就安排了高阳亲自送她。
汽车缓缓驶出庄园,许念安抬头看了眼正在开车的高阳,笑道:“高特助,我能跟您聊天吗?”
高阳:“许小姐请讲。”
许念安继续她的计划,“听说穆先生是穆家的家主。”
高阳点点头:“是,可以这么说。”
许念安说:“穆家是帝都第一家,那穆家一定很有钱吧?”
高阳笑:“那是自然。”
许念安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声说,“不瞒您说,我虽然嫁进了季家,但其实每月的开销全靠自己的那点工资,既然穆先生那么有钱,能不能再帮我买点与衣服想配的首饰跟包包?”
高阳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许念安。
许念安朝他微微一笑。
要衣服要包包要首饰,许念安觉得现在自己的形象,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拜金女啊。
高阳作为穆延霆的特助,回去跟穆延霆一说,穆延霆一定会更讨厌自己的。
“我会跟先生转达的。”高阳说。
许念安因为心情愉悦,声调都不由自主的上扬了几分:“那就谢谢高助理了。”
高阳:“应该的。”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许念安也不再与他多言,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季丞钰的电话。
电话没响几声就被挂断。
许念安再次打过去。
依旧被挂断。
许念安在心里冷笑,看样子两个人正腻歪在一起呢,所以季丞钰怕袁诗柔不高兴才不接她的电话。
许念安低头发了一条短信:季丞钰,我们谈谈吧。
季丞钰很快回复过来: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也不想听到从你嘴里说出的任何一个字。许念安动了动手指,很快发过去:谈离婚的事情,你想听吗?
果然,这句话发出去还没有五秒钟,季丞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许念安看着来电显示,冷笑了一声,故意等了一会儿,才接起来。
果然,一接通,就听到季丞钰抱怨的语气:”许念安你怎么回事,这么久才接电话?“
许念安冷冷道:”我刚才给你打的时候,你不是都没接吗?“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许念安听到那边传来细碎的说话声,果然,没过一会儿,许念安就听到季丞钰说:“许念安,你真的肯离婚了?”
“当然,只要你今天晚上八点之前回来,我就答应跟谈谈。”
“你最好说话算······”数还没有说完,许念安就挂断了电话。
她现在根本没心情听他威胁。
许念安到家的时候,季丞钰已经跟赵蓉还有季倩倩一起,坐在客体里等她了。
离婚这个橄榄枝很是诱人,袁诗柔都舍得把他放回来。
许念安想了想,这大概是结婚两年来,除了重大节日,或者生日聚会,季丞钰第一次八点之前回家。
许念安站在门口,眼神冰冷的扫过几个人。
季倩倩看到许念安身上的衣服,立刻就叫了起来:“妈,你看她又换衣服了,她今天早上出去穿的可不是这件衣服,今天早上也是,跟昨天穿的不是同一件。”
这两件衣服,季倩倩都在杂志上见过,限量版定制,不是谁想买就能买的了的,这些奢侈品牌,都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他们的VIP客户。
可偏偏季家虽然有钱,季青山每月给她的生活费却不多,在外面请朋友玩玩,撑个小面子还行,在这些奢侈品面前,根本不够用。
可偏偏许念安一天就换了两件。
季倩倩恨不得把衣服从她身上剥下来,她恶狠狠地瞪着许念安:“你还敢说你没在外面偷人吗?”
许念安走过来,指着季丞钰对季倩倩说:“在外面偷人的不是他?不信你闻闻他的身上,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
赵蓉听许念安说她儿子,腾的一下站起来,骂道:“有香水味怎么了?谁让你不下蛋,结婚两年肚子连个动静都没有,还好意思管我儿子!”
许念安从包里拿出医院的检查报告,展开,弯腰“啪”拍在三个人面前的茶几上:“好好看看!”
季倩倩拿起检查报告看了一眼,吃惊的看了看赵蓉,又看了看季丞钰。
显然,季丞钰也大吃一惊,他一直以为许念安在跟他结婚之前就跟过别的男人。
季倩倩大叫道:”怎么可能?“
许念安挑了挑眉毛:“怎能不可能?难道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龌龊,整天想着出去偷吗?”
“够了。”季丞钰突然打断她说,“我今天回来是想跟你谈离婚的事情的,不想跟你扯这些没用的。”
许念安眨眨眼,笑道:“我就是在跟你谈离婚的事情啊,你怎么能说这些是没用的呢?这些当然有用了,它不仅证明了我的清白,也证明了你不行,所以我要跟你离婚。”
听到“不行”两个人,赵蓉跟季倩倩不约而同的看向季丞钰。
那眼神,很是担心。
季丞钰揉了揉额头,这种事情,三两句话说不清楚,他索性起身拉着许念安上了楼。
一进门,季丞钰就把许念安甩到到床上。
许念安的头被床沿撞的“嗡嗡”直响,她揉了揉被季丞钰抓的发红的手腕,抬眸一双眼睛冰冷的看着他。
不得不承认,许念安有一双异常漂亮的眸子,灵动清澈,能将人一下子吸***。
季丞钰也不例外,他暗暗骂了句该死,想要避开她的眼神,但是转念想到刚才许念安说他不行,季丞钰内心的那股邪火有一下子燃了上来,他一边慢慢朝她靠近,一边抬手揭自己的衬衣扣子,冷声道:“说我不行?那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他说完,直接脱掉身上的衬衣,裸着上身一把将许念安拽了起来,低头就要亲下去。

爱你苦尽甘来免费阅读

许念安没料到他会亲自己,但是一想到他刚才还在跟另外一个女人,许念安就觉得恶心。
她偏头躲开,冷冷道:“如果你今天晚上敢对我做什么,那我就永远不离婚,让你的小***袁诗柔做一辈子***!”
季丞钰眸中的情欲瞬间被愤怒冲淡,果然,这个女人,她永远都怎样打在你的七寸上。
季丞钰放开她,冷笑着开口:“许念安,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想碰你吧?”
许念安顺了顺头发,笑道:“不管你想不想,你刚才都已经碰了。”
季丞钰大怒,他说:“许念安你凭什么这么嚣张?如果不是你,我跟诗柔不会被迫分开,你明明知道我跟诗柔相爱,却答应爸爸嫁给我,许念安,你就那么见不得别人比你好,破坏别人的幸福吗?”
“我不知道。”许念安高声道,“我不知道你跟袁诗柔相爱,谁告诉我了?”
季丞钰皱了皱,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诗柔不是这么说的,诗柔说虽然遗嘱上要求跟他结婚的人是许念安,但是许念安答应过她,只要他们两个偷偷交往,不要家长们知道,到时候,许念安会跟家长们说清楚,成全他们。
可是为什么现在许念安却说她不知道?
季丞钰一时不知道该相信谁,“有段时间你明明住在袁家,这些话她怎么可能不跟你说?”
许念安冰冷的否决:“我跟她没那么熟。还有,既然你们两个一个非卿不娶,一个非君不嫁,为什么在爸爸对外宣布婚讯之前不说?但凡你们有人说一句,我都不会答应爸爸结这个婚,可是你们说了吗?等一切成了定局,再过来埋怨我横刀夺爱,逼迫她远走国外,你是不是觉得这世界上的道理都长着腿往你这边跑,别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欠你们的,至少,我不欠你的,说我贪图季家的钱嫁给你,可是当初你为什么不跟爸爸摊牌说不想娶我?”
为什么不说?为什么?
那深藏在季丞钰内心的答案几乎呼啸而出,可是,却被他生生的按压下去。
年少时期的荒唐,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左右了他人生中的一件大事。
季丞钰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神中已经一片清明,带着一种被玩弄背叛的恨意,冷声道:“既然你已经答应跟我离婚,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离婚协议书明天我会带回来,但是季家的钱,你一分都别想拿到,到时候记得遵守你的承诺。”
许念安下巴一仰:“我说到做到。”
季丞钰被她傲慢的态度再次气到,冷哼一声,转身出了卧室。
没多久,许念安就听到窗外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许念安捂着胸口苦笑,他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袁诗柔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许念安虽然还是觉得心里难受,可是更多的居然是释怀。
不属于她的东西,她没必要拽着不放。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许念安这么想着,梳洗完毕,躺在床上,居然很快就***了梦想。
其实季丞钰并没有去找袁诗柔,刚才许念安的那番话,让他异常烦躁。
以前他觉得,至少许念安是爱他,在意他的,所以即使心里再恨她,也会每天回去看她一眼,看到她眼中那份对他的爱意,他内心的恨意就会稍微平复一下。
可是现在,她居然那么决然无所谓的说出那样一番话。
他真的以为,他不敢跟她离婚吗?
季丞钰在心中冷笑,这个女人的手段有多卑鄙无耻,他不是没领教过,他甚至怀疑,她今天对他态度的忽然转变,不过是知道诗柔回来了,故意改变的策略罢了。
可是转念想到许念安的那张检查报告,季丞钰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他怎么可能没有经历过其他男人。
那些肮脏不堪的交易,明明都是他亲眼所见。
季丞钰的内心愈加烦躁了,他脚下***踩下油门,红色兰博基尼飞速般消失在夜空之中。
······
京都会所二楼包间,一位世家公子哥起身笑盈盈的走到季丞钰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阿钰,这是怎么了?拉着一张脸,我听说袁诗柔不是回来了吗?***在怀,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另外一名公子哥打趣道:“估计是***觉得阿钰身份特殊,把阿钰赶了出来,所以阿钰才会闷闷不乐的跑来找我们喝酒。”
其他几人附和:“有道理,有道理。”
季丞钰没心情跟他们瞎扯,在最里面的位置上坐下,包间里的公主马上跪过去,帮他倒酒。
季丞钰喝了一口,眼角扫过旁边跪着的公主,发现那女人长得跟许念安有几分相似,忍不住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叫什么名字。”
包间里的其他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跪在地毯上的女人脸颊一片绯红,垂眸道:“安妮。”
居然连名字都一样带了个安字。
名字里带着安字,生性却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季丞钰眸色冷了冷,放开安妮,一口气将杯中的酒喝完。
没戏看了,包间里的几个人悻悻收回目光继续喝酒。
季丞钰又喝了几杯,却觉得愈加烦躁不安,胸口处烦闷的几乎透不过气,先前那个公子哥,与他关系最好,开口问:“你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
季丞钰摆摆手,起身道:“我出去透透气。”
那公子哥也跟着起身,“我陪你去。”
两个人出了包间,走到会所走廊的尽头,这里是帝都最出名的会所,专供有钱有权人的消费娱乐。
装修雍容华贵、大气而精致,甚至连走廊都透着唯我独尊的宫廷风格。
景秀给季丞钰递上一根烟,问道:“女人的问题?”
季丞钰狠狠吸了口,没否认。
景秀笑了声,说:“起身我觉得***挺好的。”
季丞钰抬眸看他。
景秀摸摸鼻子:“我说真的,不管外人怎么看她,我都觉得她挺好的,也挺不容易的。”
季丞钰皱了皱眉头问:“怎么个不容易法?”
以往景秀只要一在季丞钰面前提起许念安,季丞钰就会打断他,不让他说一个字,这次居然主动跟他讨论这个问题,景秀有点好奇,正打算把这几年的所见所闻跟所感跟季丞钰说一说,突然走廊的另外一边传来女人的哭泣声。
两个人微楞,都不约而同的转身望过去,就看见两名大汉从包间里拖出一个女人,迅速进了电梯。
后面又几个男人走出来,会所经理一边不停的朝其中一个男人点头哈腰,一边不停的用手帕擦汗。
景秀看了会儿,直到男人摆手让会所的经理离开,才笑着抬步走上去,高声道:“阳哥?”
他走到高阳面前,看了眼包间,小声的问,“四爷在里面?”
高阳点点头,“嗯,先生在里面会客。”
景秀笑道:“不会又有人这么不长眼,给四爷送女人了吧?”

小说推荐

完了完了,小编已经沉浸在爱你苦尽甘来许念安靳凉穆延霆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