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5-08

小说介绍

《臣服》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臣服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糖醋奶茶所编写的,讲述了萧津琛岑念的精彩故事。岑念是被萧津琛拎回病房的。逃跑计划进行到一半,又被逮了回来。

小说简介

岑念是被萧津琛拎回病房的。
逃跑计划进行到一半,又被逮了回来。
她坐在病床上,裹着被子缩成一团,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
岑念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羊入虎口,这个男人居然和医院是一伙的。

臣服全文阅读

岑念是被萧津琛拎回病房的。
逃跑计划进行到一半,又被逮了回来。
她坐在病床上,裹着被子缩成一团,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
岑念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羊入虎口,这个男人居然和医院是一伙的。
萧津琛站在病床前,把大衣随手丢在了椅子上,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岑念额头裹着一块纱布,伤口看上去并不严重。但她整个人像受惊的小麻雀,把自己缩在黑色的大衣里。
他眼神中的寒意让岑念条件反射般躲开了窥探他的眼神。
才下飞机,医院就来了消息。
岑念现在的精神状况不稳定,医生隐晦地告诉萧津琛,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病人可能失去了部分记忆。
“你,你是谁?”岑念战战兢兢地问道。
“萧津琛。”他说。
岑念想起了刚才小护士口中提到的萧先生。
看他的眼神却依旧防备,这个医院演戏都还演全套,居然真找了个萧先生来。
然后又把自己裹紧了一些,这么帅的男人干什么不好,要和这个黑医院联手干这些勾当。
他们到底会把自己怎么样?岑念越想越害怕。
终于,萧津琛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你到底想怎样,岑念。”萧津琛站在床位,眼神直直地盯着她,语气不善。
岑念又打了个哆嗦,被他的话刺得积蓄在眼眶里的泪水瞬间落了下来:“你为什么要凶我……”
这句话难道不该不是她的台词吗,这群坏人到底要把自己怎么样?自己还逃得掉吗?
这次换萧津琛愣住了。
“我没有。”他解释道。
岑念越哭越大声,刚才几个小时的殚精竭虑、心悬一线,都在此刻爆发。
她抓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地说:“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关在医院?我想回家,我想找我爸爸。”
脑袋也越来越疼,那些被深埋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开始翻涌,像海底慢慢翻涌上升的千层浪波,拍打着那些被密封在深处的回忆。
可她却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岑念抬起头,哀求地看着萧津琛:“你们是不是拐|卖人口的?还是贩卖器官的?求求你们能不能放过我,我,我还在读高中,还没考上大学,我爸就我一个女儿…… ”
萧津琛冷声打断了她不断放飞的想象力:“够了岑念,我不是什么人贩子,也不是什么作奸犯科的人,这家医院也是正规的私立医院。”
“而我,是你的合法丈夫。”
这次换岑念愣住了,哭声戛然而止,她通红的眼眶看着他:“不可能,我才十七岁啊…… ”
这个萧先生为了和医院一起拐|卖人口真是不择手段,这种谎都撒。
想过千万种可能,包括失忆在内。
毕竟突然长了许多的头发,和有些细节变化的容貌。
但是当有人告诉她,她是真的失忆时,岑念却是不信的。
而且这句话还是她认定的坏人说出来的,就更加没可信度。
这种狗血的事情,只在小说中看到过,不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
萧津琛拉过椅子,面对岑念坐下,双腿交叠,他的眼神比墨色还浓,努力把语气放缓了许多:“我们结婚两年了,而你今天下午出了车祸,失去了部分的记忆。现在的你也不是什么高三学生,你已经大学毕业两年了。”
岑念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虽然她没有开口,但萧津琛还是看出来了她的意思。
她不信他说的话。
萧津琛从包里拿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我现在给你爸打电话,现在曼谷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你爸在泰国谈生意,应该还没有睡觉。你不相信我,那你爸说的话你总该信吧?”
岑念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老岑肯定不会和他一起骗自己。
电话很快接通,萧津琛按下了免提。
“爸。”
“诶,小萧啊,有什么事吗?”老岑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中气十足。
岑念听见了爸爸熟悉的声音和十分娴熟的回答,整个人都定在了那。
萧津琛简单和他寒暄了几句,又说:“岑念想你了,现在闹着不睡觉。”
说完,把电话递到了岑念面前。
岑念颤抖着叫了声:“爸…… ”
“乖啊念念,爸爸很快就回来了,你和小萧好好的,别老是犯小孩子脾气啊。国内现在十点多了吧,别吵着小萧了,早点睡觉,小萧工作忙,你乖一点。”
岑念刚才止住的眼泪在听见老岑熟悉的念叨后,又夺眶而出:“爸…… ”
自己读书的时候,老岑怕自己早恋,只要下班早一定会来接自己放学。
现在听见自己和一个男人一起睡觉居然如此淡定,看来他真的是自己的老公了。
萧津琛却突然抽回手机,关掉免提后对电话里又问候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下你总该信了吧?”萧津琛把手机放进口袋,双手插在兜里,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
岑念微微点头:“信了……但是你为什么要挂断电话,我和我爸话都还没说完…… ”
萧津琛:“不挂断等着你给你爸哭诉,你被你老公关在了医院了还准备挖你的肾卖了,把你人拐卖到大山去了。你觉得你爸听见这话是会马上赶回来救你,还是觉得你在开玩笑?”
岑念:……
好像是这个道理。
她再次认真打量这个男人,嘴角却一直撇着:“可是,可是你是我老公的话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凶?”
真如他所言的话,这两年她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找了个凶巴巴的老公,也太惨了。
萧津琛在听见“老公”两个字后,愣了一瞬。
“我没有凶你。”故念着岑念现在才醒,伤还没好,萧津琛语气放软了很多。
他太久没和岑念这样心平气和的讲话,语气放软了都还是很生硬。
岑念双手捏着被子,可怜兮兮地反驳:“有……明明就有。 ”
萧津琛:……
他和岑念婚后,这样针锋相对的时候不少,岑念每次都是冷嘲热讽回来。
这是她第一次…… 这么软趴趴的和他说话。
萧津琛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这时,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沉默。
“我先去接个电话。”萧津琛说。
岑念乖乖点头。
等到他接完电话再回到病房时,岑念已经睡着了。
床头昏黄的小灯照在她的脸颊上,睫毛恹恹的搭着,脸上还有泪痕,整个人缩成一团,像只小虾米一样,紧紧裹着被子。
岑念这样安静的睡颜既熟悉又陌生。
萧津琛帮她关掉了灯,才转身去了病房的陪护间休息。
岑念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了。
床头放了一张纸条,用她的身份证压着。
“公司有事,晚点给你送新手机来。另,车祸失忆的事情为避免担心和过多的关注,暂时没有告诉家中长辈。
——萧津琛”
原来他的名字是这么写的。
字迹已经干透,看样子他离开有一会儿了。
岑念拿起小纸条,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
字写得也太好看了,岑念想。
比她初中时候天天临摹的字帖都要工整。
过了一会儿,有人送来了早饭,吃完早饭不久医生就来检查她的情况。
护士给她挂上药水后,岑念躺在病床上,看着墙壁上正在播放的电视。
心里却满是疑惑——
突然出现一个男人,告诉自己他是自己的老公。
自己的爸爸也事业有成,去了国外谈生意。
那么自己呢?自己和这个“丈夫”是这么在一起的?
自己忘记的这些年又发生了什么?

臣服免费阅读

下午六点,萧津琛离开了萧氏总部大楼。
周岩开着萧津琛平日里最常坐的那辆迈巴赫等在公司楼下,此时正值下班时间,萧氏的员工都悄悄侧目,议论纷纷。
今天两个小萧总同时出现在了公司,真的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况。
萧董身体有恙,很久没有出现在公司,纷传萧董会在两个小萧总之间选出一位新任董事长,也不知道最后会是谁接手萧氏集团。
不过很快,他们就会知道答案了。
萧津琛坐在后座,一身熨贴合体的定制西装,随手翻看着车里的杂志。
今天开了一天的会,中午又抽空回了趟老宅。
再加上昨晚没有休息好,他神色有些疲惫。
下班时分,车流绵绵不绝涌上高架,车灯辉映,交织相衬,像是银河倒映在人间。
萧津琛随意地单手解开了一颗衬衣的纽扣,把杂志丢在一边。
本想闭目养神一会儿,但是一闭眼就想到今早上在医院医生给他说的话,他就更加烦懆。
今早,萧津琛约见了岑念的主治医师。
岑念的主治医师是全京市最好的脑科主任,退休多年,不轻易出诊。
也是萧津琛爷爷的老战友,否则是绝对请不动他来帮岑念看诊的。
李主任推了推眼镜,头发已经花白,精神却很矍铄:“从ct上来看,患者的头部损伤并不严重,只是轻微脑震荡,淤血也不明显,虽然这是个好消息,但这也是目前最棘手的地方。她目前的记忆停留在高三那年的年底,甚至能准确说出那天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脑部脑积血导致的逆行性失忆,那么就要考虑是心因性失忆了。”
“换言之,就是心理上遭受了十分沉重的打击,大脑处于保护,或者患者的心理防卫机制导致失忆。那么在那天之后,一定发生了让她至今不愿意面对的一些事情,再加上车祸前一切***到她的事情,诱发了现在的选择性失忆。车祸就像火苗,引线和炸.药是早就埋好了。”
“我遇到过失忆的情况有很多,根据以往的经验,她很难恢复了。”说完,主任又安抚萧津琛,“不过你也别灰心,不排除患者会在外界因素的***下想起一些片段和很长段的记忆,至于能不能恢复全部记忆,还得看她自己。”
萧津琛安静地听完了李主任地话,礼貌地问:“李爷爷,那您的意思是,她很可能再也想不起来了?”
李主任:“目前看来,极大可能是这样的。不过这也不是百分百的事情。人类医学现在对于大脑的认知还远远不够,只是在一个探索的阶段,很多脑科疾病都是正在攻破中,包括失忆在内。”
此时,他不知为何又想到了主任提到的“高三那年的十二月三十号”,心里泛起了一阵骇浪。
他当然记得那一天之后的事情。
但是岑念,就这么忘了。
偏偏就是那一天开始。
两人聊了很多,萧津琛在听完医嘱后,礼貌地道谢,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他回到病房时,岑念还在睡觉,留下字条,他就离开了。
想起李主任的那些话,萧津琛讥诮地笑了笑,望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车流缓慢又拥堵,鸣笛声不绝于耳。
新年才过完不久,复工后的京市一如往常的拥挤,春寒料峭,但是京市已经热闹了起来。
“周岩。”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周岩,马上提起了十二分精神:“萧总。”
“我平时很凶吗?”萧津琛想到了昨晚岑念十分委屈的抱怨。
“当然不。”周岩信誓旦旦地说。
萧津琛:“嗯?”
周岩小声说:“可能,稍微,平日里偶尔有些严肃。”
萧津琛手里拿着一个全新的手机把玩着,虽然面无表情,但似乎在很认真思考周岩说的话。
周岩没听到萧津琛的回答,暗自捏了把汗,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嘴瓢把饭碗弄丢了。
好在一路直到医院,萧津琛都没有再问什么。
夕阳西下之时,周岩跟着萧津琛到了医院。
他工作两年,只见过岑念几次。
虽然外界对岑念这个“灰姑娘”的传言很多,但周岩对她的了解却少之又少。
到了病房门口,周岩自然不准备***。
他如果现在跟着***,除非是他真不想要这个工作了。
萧津琛走到门前,正伸手欲拧开门锁。
病房内就传来了岑念的声音。
她今天打了好几瓶点滴,一直在病床上躺着。
点滴好不容易打完了,岑念想找人说说话,问问她忘记的这些年都发生了些什么大事。
负责她的护士换了几位稍微年长一点的,医生还是昨天那几位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爷爷。
但大家都是一样,除了医嘱之外,话都不肯和她多说一句,岑念已经一天没和人聊过天了。
“啊啊啊啊,说给我送手机等了一天了还不送来,我真的好无聊啊!”岑念打完了点滴,在确认自己不会被拐卖和挖肾挖心后,在病房看了一天的电视剧。
现在电视里正在放新闻联播,此刻又没了电视剧看,她无聊到只能骑在床上,对着枕头说话。
没有手机,没有人来看自己。
岑念本来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一天下来都快在病房发霉了。
“我到底为什么会大学一毕业就结婚啊?”岑念突然自言自语道。
而且这个“合法丈夫”好像压根就对自己不怎么上心。
萧津琛准备拉下门把手的瞬间,听到房间内的声音,原本放松了一些的表情突然收敛,又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冰冷。
他把放在门把手上的手又收了回来。
“周岩,把手机给她送***,别说我来过。”萧津琛走到在楼梯口等候的周岩面前,语气不善地说。
周岩不知道为什么萧津琛都走到了病房门口却不***,但这些都不是他该问的。
他点了点头,接过手机。
很快,他就送完了手机。
萧津琛在车里等他。
“萧总,接下来去哪?”
萧津琛坐在后座,片刻后回答:“送我回东方酒店。”
东方酒店是在萧氏新总部大楼旁的酒店,全称天盛东方酒店,也是萧氏数年前从江城迁回京市后在CBD中心商圈建造的第一座酒店大楼。
京市的道路、立交四通八达,而萧氏大楼正坐落在京市东二环,地理位置极佳,总部员工多达万人。
酒店和总部大楼并肩而立,建筑风格极具现代感,大楼高耸入云,和旁边CBD那一栋栋高楼栉比鳞差,交错相映。
在京市堪称地标般的建筑,入住一晚的价格动辄五位数。
每天有多少人从楼下路过,又用艳羡的眼神望向它。
萧津琛在这里长期留有一间套房,经常宿在这里。
虽然这里离他在海樾湾公馆的家只有两个红绿灯的距离。
“是。”周岩发动了车,察觉到了萧津琛心情不悦后,不敢说话,缓慢踩下油门,驶出医院。
良久,萧津琛才开口问道:“她有没有说什么?”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岑念。
周岩:“夫人说谢谢你给她新买的手机。”
萧津琛抬眼,冷冷地说:“原话告诉我。”
周岩:“……原话? ”
萧津琛:“说。”
他清了清嗓子,省略掉了岑念一开始对他防备的询问、他的自我介绍,以及他教岑念使用手机的部分。
直接剪辑出主要内容,学着她的语气,绘声绘色地说:“你是萧津琛的助理对吧?你告诉我他真的是我的合法丈夫吗?不来看我让我一个人在医院呆着就算了,送个手机也送了一天才送到,他难道是自己去工厂现场组装再让你送来的吗?”
周岩把岑念的抱怨和疑惑学得有模有样。
萧津琛听完,也觉得他一定是傻了脑袋被门夹了,才会觉得岑念失忆之后就变乖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臣服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