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5-08

小说介绍

《臣服》已完结,主角是萧津琛岑念,在这里提供臣服全文免费阅读。岑念睡晕过去前的最后一刻,正坐在家里桌角都掉了漆的书桌前背单词。单词在脑子里转啊转,课本上的字母开始模糊。

小说介绍

岑念睡晕过去前的最后一刻,正坐在家里桌角都掉了漆的书桌前背单词。
单词在脑子里转啊转,课本上的字母开始模糊。

臣服全文阅读

岑念睡晕过去前的最后一刻,正坐在家里桌角都掉了漆的书桌前背单词。
单词在脑子里转啊转,课本上的字母开始模糊。
岑念的脑袋也越来越晕,“咚”地一下,撞在了书桌上。
不知道睡了多久,岑念被眼前的强光晃醒了。
她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条件反射地想用手去挡住强光。
手背上还打着吊针,随着动作一阵刺痛,护士急忙按住了她。
岑念彻底清醒了。
眼前宽大的房间,蓝白色的装修看上去温柔又干净,光线柔和又明亮。
不是她家那个老旧的居民楼。
好多医生和护士围着她,一个医生收起了刚才用来查看瞳孔缩放的电筒。
“检查一下心率……”
检查持续了很久才结束。
紧接着,医生又问了她许多很琐碎的问题。
她的年龄、姓名,她虽然心有疑惑,但还是很配合,一一回答。
医生听见岑念的回答,表情却越来越严肃。
又问:“你出车祸了,还有印象吗?”
岑念听到车祸,脑袋懵了几秒。
反问道:“我出车祸了?”她还以为自己只是背单词背到晕倒了。
发生重大意外事故,人的大脑出于保护,会自动遗忘事故之前的一些片段,岑念不记得自己出车祸也在医生意料之中。
医生:“对,你现在回忆一下,你还记得车祸之前你在做什么吗?”
岑念不用回忆,记得可清楚了,“我在家里背单词啊。”
医生手里的笔在纸上顿了顿,护士也闻声往向岑念。
只见她一脸单纯,懵懂不知发生何事,看着他们的表情,有些担心地问:“我睡了很久吗?还是……”
医生:“没有,你只昏迷了三个小时。你还记得你昏迷之前那天的具体日期是多久吗?”
岑念:“2013年12月30号。”
她和好友池迎迎约好了第二天去市中心看跨年烟火,所以她记得很清楚。
旁边的几个小护士闻言,低头看了看病历本上的日期,清清楚楚写着四个数字——2019。
转而用同情的目光打量着岑念。
这里没人不认识岑念,在场的人几乎都听说过她“嫁入豪门”的事迹。
两年前,一向低调的京市权贵萧家传出了大新闻。
萧家大少爷萧津琛娶了一个家世平平的女人,云泥之别也不过如此,萧家这个人人都想攀附的家族,岑念这个小市民就这样风风光光嫁进了***。
直到一年前萧津琛去了伦敦,外界开始有留言传两人感情生变,甚至还有消息说两人在准备离婚了。
不过这些都是传言。
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是挺漂亮的,就算昏迷的时候那张苍白的脸都让人忍不住多看上一眼,还有那个车祸中撞坏的爱马仕Himalaya。
不过一个百万的包,放在萧家的媳妇眼里,当然不值一提。
想到这,小护士心里是又羡慕又嫉妒。
只是这车祸出了半天了,老公都没来看看她,看来感情破裂是真的了。
岑念此言一出,病房里突然安静,大家齐刷刷地看着她。
闹失忆这一出该不会为了留住萧家大少的手段吧?
岑念当然不知道面前的人怀着怎样的心思,她小心翼翼地问:“我没什么大问题吧?”
大家看她的眼神很奇怪,态度也很谨慎客气,岑念隐约地觉得不对劲。
医生点头:“当然,你只是轻微脑震荡,头部挫伤。”
岑念松了口气:“那请问,我爸爸在吗?他知道我车祸的消息了吗?”
她妈妈在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她和老岑相依为命,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过很开心。她现在正值高三最关键的冲.刺阶段,出事了老岑肯定好难过、好担心。
医生:“岑女士,我们尊重萧先生的意思暂时还没有通知岑老先生。你放心,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护士帮助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说。”
萧氏入股的私立医院,对自己的少奶奶当然是有求必应。
岑念不认识什么萧先生,疑惑地问:“萧先生?哪个萧先生?是撞我的人吗?”
旁边在心里八卦了许久的小护士突然接话:“不是的,萧先生是你丈夫。”
在说了这句话之后,医生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小护士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后,赶紧闭嘴。
医生离开后,岑念越想越不对劲,她哪来的丈夫。可是只要一仔细去想她口中那个萧先生,她就头痛到要炸开。
她转着头四处查看这个陌生的地方,目光在锁定到病房旁边柜子上的小镜子后,被镜子里的画面吓得往后一退。
镜中长发的女人和她做出了一样的动作。
岑念颤抖着收,拿起了镜子。
对着镜子照了十多分钟,岑念还是没能缓过来。
高中的时候为了方便打理,一直留的短发,可镜中的女人墨色的长发垂在脑后,直到腰际。
镜子很干净,岑念眨眼时,睫毛颤动都能看清。
岑念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镜子里的人也摸了摸自己的脸。

臣服免费阅读

镜中的女人面容清瘦,一双好看的杏眼泛着楚楚动人,翘挺的鼻梁,微抿着的薄唇有些苍白。
她的脸颊明明有些婴儿肥,但是镜子里的她瘦的下颌线都绷直了。
没了稚气,多了几分成熟的味道,熟悉又陌生,眼神也像一潭死水。
岑念又扯了扯头发,牵动了头上包着的纱布。
“嘶——”头发这么长了,是过去了多久?
太可怕了,这一切都太可怕了。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但肯定不再是她以为的2013年了。
医生肯定骗了她,一定有事情瞒着她。
还有那几个护士看自己时鬼鬼祟祟的眼神。
越想越不寒而栗。
岑念看着镜子里的人,越来越觉得陌生。
她“啪”地把镜子扣在了床上。
老岑呢?老岑在哪?
医生不是说自己只睡了三个小时吗?岑念努力地去回忆车祸的事情,可她一回忆往事就开始头痛。
这时,她心里突然翻出一个可怕念头——
这家医院不可信,医生也不可信。
一个小时后,点滴已经打完了,岑念掌握了规律,医生一个小时来查房一次。
刚才外面下了一场暴雨,雷声大作。
等到雨停了,天空也披上了墨色。
病房里只留着一盏弱光的床头灯,照亮了空旷森冷的病房。
九点,医生查房离开之后。
岑念下了床。
她还记得,医生胸前挂的牌子上写着京市xx医院,她不在江城。
岑念没功夫去想那么多了,这些都等找到老岑了再问他,老岑肯定不会骗她的。
她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心里全是恐惧。
她现在只想逃出这家医院。
私立医院的病房比岑念的家都大,她围着找了好几圈才找到一个在车祸中撞坏了的包。
岑念翻了翻,找到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手机。
岑念拿着手机,仔细看了看。
背后的标志是苹果,但是home键不见了,屏幕和后盖也撞碎了。
岑念没有用过那么贵的手机,但她记得苹果是有一个圆圆的按钮,可是这个手机没有。
她在手机侧面找到锁屏键,按下。
屏幕亮起。
“啪。”经历了一场大车祸的手机终于还是坚持不住,只亮了不到一秒,就再也打不开了。
但是岑念看得很清楚,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是2019年,壁纸是和一个男人的合照,但是还没得及看清脸,手机就坏了。
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奇怪,岑念一想,头又开始痛。
算了,先跑再说,医院阴森空荡,她真的很害怕。
她都计划好了,逃出医院就借个手机给老岑打电话,叫他来接自己。
病房的衣架上挂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岑念裹在身上。
大衣长到脚踝处,刚好遮住了岑念的病号服,只露出一截裤脚。
她小心翼翼拉开了病房的门,伸出头看了看。
在看着护士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后,岑念打开门,飞快地溜了出去。
岑念顺利地找到了电梯,直达一楼。
踩着拖鞋走在一楼大厅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oversize的大衣包裹着她娇小的身躯,从一根柱子背后又蹿到另一根柱子后,低着头努力不让人发现自己。
可是她走了好几圈,还是没有找到大门在哪。
-
黑色迈巴赫流线型的车身划破夜色,终于到了医院门口,周岩小心翼翼地踩下了刹车。
对车后座的男人说:“萧总,医院到了。”
车后座的男人闻言睁开了眼,把放在一旁的大衣搭在手臂上,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腕上的Grandmaster Chime,确认了一下时间。
周岩帮他拉开了车门。
萧津琛长腿跨出车门,黑色的皮鞋踩在了暴雨后依旧湿润的地上,挺拔颀长的身影穿着定制合身的衬衣和西装裤。
“你先回去,明天早上再来接我,别告诉我妈。”
周岩心领神会:“好的,萧总。”
从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开始,周岩就一直紧绷着神经。
当时正在开会,周岩把电话内容转述给了萧津琛后,他直接中断了会议。
到了机场,紧急安排的公务机又因为天气原因延误了半个小时。
周岩跟着萧津琛做助理两年了,第一次说出了工作中最不带脑子的一句话:“萧总,你放心,医院的消息说夫人没什么大碍,只是暂时昏迷了,刚才陈律师来了电话,问您离…… ”
公务机的候机室在机场板块的最南边,平日里就鲜有人够资格进来,此刻除了周岩和萧津琛更是空无一人。
萧津琛缓缓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屈指敲了敲杯壁,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一个字不说,就已经让周岩遍体生寒。
周岩收到萧津琛眼神中的警告,立马闭嘴,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终于到了医院门口,看着萧津琛高大孤冷的背影走了***,周岩慌张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
去年开始,萧氏内部动荡不安,萧家的私生子萧津远被接了回来,萧津琛提前回国。
长达几年的暗斗也在年前,因为萧津琛的父亲进了一次医院、只能轮椅度日后,直接摆上台面变成了明争。
今天少夫人的车祸,不知道是意外还是……
周岩想到这,叹了口气,踩下油门离开。
-
岑念又绕回了电梯口。
到了晚上,医院虽然装修的富丽堂皇,但还是掩饰不住一股阴冷之气。
特别是在岑念认定这就是个“黑”医院之后。
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水晶吊顶,长叹了一口气。
天啊,这医院怎么像迷宫一样啊,到底要这么出去啊。
这时,又路过了一个护士。
岑念急忙躲在柱子后。
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叫住了护士,说了几句,护士给他指了电梯的方向。
在护士离开之后,岑念小步跑到男人身后。
这个男人看样子和这个医院不是一伙的。
“请问医院大门在哪里呀?”岑念在他背后问道。
男人闻声,缓缓回过头和岑念面对面。
两人距离被拉近,岑念甚至能闻到他身上隐约的冷杉味。
不知为何,岑念总觉得这个人气场好强大,他的影子像是能压的她喘不过气,让她心里发怵。
岑念个子不算矮,但在萧津琛一米八五的身高对比下还是相形见绌。
她仰起头,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又重复了一次——
“请问,医院大门在哪里呀?”
男人长了一张艺术品一般的脸,浑身上下散发着矜贵的气质。就连头发丝都是一丝不苟地打理整齐,高挺的鼻梁,刀削般的下颌,一看就和岑念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喉结上下一滚,并没有回答岑念的意思。
岑念低下头后又悄悄抬眼,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萧津琛狭长的眼睛半眯了起来,黑色的眼瞳盯着岑念,一言不发。
“这位先生。”岑念又礼貌地加上了前缀。
“请问…… ”
“岑念。”面前的男人突然出声打断了她,语气冷厉到岑念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小编推荐理由

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言情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