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5-08

小说介绍

最新热门小说《臣服》为您奉上,主角是萧津琛岑念,由作者糖醋奶茶所著作。萧津琛岑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津琛和岑念商业联姻,表面上相敬如宾,私下两人却早已找好了离婚律师。就在大家猜测两人多久能和平分手,到底是谁外面的人能成功上位时。岑念却突发意外,车祸失忆。

萧津琛岑念小说简介

萧津琛和岑念结婚两年,萧津琛知道岑念并不爱他,两人表面相敬如宾其实早已做好了离婚的打算,可就在萧津琛准备放手的时候,岑念失忆了,且潜意识还认为两人感情很好……

臣服全文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岑念看着上闪闪发光的大钻戒,眼睛都直了,戒圈刚好合适她的指,一看就知道是为她定做的。
“哇,这是婚戒吗?”声音里不由的带着一点小雀跃。
岑念开心的笑着,露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像收到了期待已久的洋娃娃的小女孩一样。
这个白钻不比萧津琛送给小希的那颗小,岑念看着就觉得高兴。
果然,女人无论多大年纪,都喜欢这些闪闪发光的东西。
萧津琛依旧看着电脑屏幕,阅读全英的邮件,漫不经心地回答:“嗯。”
岑念把戴着戒指的举到面前,细细观赏,看着钻石闪耀璀璨的光芒。
这一刻,她才有了些她和萧津琛真的是夫妻的实感。
妈妈去世的很早,岑念不知道老岑对自己妈妈那种经年不变的思念和爱意,如果体现在夫妻日常的相处会是怎么样。
但是突然之间她就觉得,应该就是她和萧津琛这样的。
当然,局限于萧津琛不那么***的时候。
“那你的那枚呢?”岑念目光移到他上,萧津琛十根修长的指空空如也。
萧津琛的指指节分明,背上青筋微凸,左原本正在闲懒地敲着桌板,听到岑念句话突然停了下来。
萧津琛抬头,看了岑念一眼,又把目光移回了电脑屏幕:“放在家里,上班戴不方便。”
岑念瞪大了眼,气鼓鼓地说:“你骗人呢,展示柜里面才没有男士戒指,你是不是弄丢了?找不到了?”
她窝在椅子里,小声嘀咕:“还说我呢,自己不也找不到戒指吗?结婚戒指这么重要的东西你都能弄丢了……”
萧津琛突然站了起来,把岑念吓了一跳。
他甩给岑念一个高冷的背影,走进了屋子里。
岑念还以为萧津琛是戒指找不到了,被自己发现之后恼羞成怒。
想到这,岑念咬着指开始思考。
怎么会有人把婚戒弄丢呢?
果然,***就是***!
岑念还没在心里骂两句,萧津琛又迈着长腿出来了。
他一言不发地坐在了岑念对面,继续办公。
她眼尖的发现萧津琛上多了枚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很简单的男款,但看得出和她上的那枚是一对。
“看书认真。”萧津琛冷声说道。
岑念拿起书,对着他吐了吐舌头。
这***还挺傲娇的。
周六,天盛酒店。
二楼的海棠亭。
岑念早早到了萧津琛给她预留好的包间。
包间大门又沉又重,***之后便是一扇屏风。
装修的风格也是十分奢华,烛台、茶盏、小沙发……把细节的完美做到了极致。
这种业余的培训班,本来人就不多,几个同学早早就到齐了。
大家各怀心思,坐下后开始闲聊。
班上男同学只有一个,叫方东陈。
方东陈家里早年赶上好时候,在沿海淘了波金。
里有宽裕的钱后就举家搬到了京市,闲置的钱都用来置办房产了。
后来家里在京市做点小生意,虽然没挣多少钱,可是靠着环内几套房收租,方东陈也算家境优越,出比较阔绰。
在培训班时出也比较大方,偶尔请班上同学喝下午茶。
时不时爱在女孩子面前炫耀几句自己的法拉利跑车,和新买的奢侈品。
他看着就像个花花公子,浪迹情场,但是大家都看的出来,方东陈最近对班里那个埋头苦读的岑念有意思。
岑念平时穿着打扮就像个高生,却一直说自己已婚。
班里的人都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这顿饭本来大家只是说着玩,让岑念走之前请客吃顿散伙饭。
大家本来相处不久,而且岑念走之后还会不会联系都说不准。
没想到她还真请了,还在这么好的地方。
京市的人都听说过天盛的消费高,据说天盛一个厅,最低消费五万八起。
大家心里都打着小算盘。
特别是方东陈。
他平日里就爱买些奢侈品装面子,虽然买的不多,但是对什么牌子又出了什么新款,十分了解。
原本上这个培训班也是家里安排的,方东陈大学选了个不好就业的专业,家里干脆让他去考个证。
方东陈对这个原本没多大兴。
直到岑念来到班上。
方东陈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岑念,岑念长得好看,就算在班里低调不和人说话,却让他看到一眼目光就移不开。
起初方东陈对岑念没那么多心思,她一个人坐一个位置,也不太爱和人说话,他喜欢玩得开的女人,不喜欢太单纯的,这种玩到了不好甩。
可当那天午,有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给岑念送来了天盛的行政午餐时,他又对岑念动起了歪心思。
天盛有针对某些群体特别推出行政午餐套餐,单价在六百多一餐。
方东陈也没吃过,只是在某次泡吧的时候听人提起过。
“天盛那个午餐,哪是吃的饭啊?吃的就是身份!”
而且岑念的午饭还是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送来的,看着像是秘书。
方东陈仔细观察了几天,岑念每天午的午饭都是专人送来的天盛行政套餐。
而岑念平时穿着虽然简单,但都是一些大牌的衣服,和她那个几百块的书包完全不搭。
方东陈通过一周以来细致的观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岑念的家庭背景绝对不一般。
这么一想,他就兴奋了起来。
在外人看来,也许觉得他家境还不错。
但是他眼高于顶,在京市这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呆久了,接触了许多人之后。
方东陈总想着能再往高攀一截。
岑念的出现,让他觉得这就是上天给的会。
他慢慢接近岑念,偶尔和她交谈得知岑念住在海樾湾。
毗邻京市cbd,离京市最大的百货商场不过一条马路。
在京市堪称入住即身份象征的地方。
方东陈恨不得马上给岑念告白,只要结婚了,他就能***更上流的圈子了。
他常年混迹***,自认为泡妹高。
可是自己在番两次示好后,岑念却像理会不了他的意思一般。
还说自己已婚。
方东陈当然不信。
可追求岑念这种女人,不能下太快,太过明显。
方东陈自认为打了个如意算盘,制定好了步步为营的计划。
可是岑念却突然说要去江城了。
他私下约岑念吃饭,岑念也找借口拒绝了他。
今天岑念请大家吃饭,方东陈自然不会放弃这个会。
今天就是最好的时,也是他最后的会。
人到齐了之后,就开始陆续上菜。
天盛的私人宴会厅主打私房菜,每间会厅需要提前预约,不对外接收客人。
方东陈在圆桌坐下后,整个心都亢奋了起来。
他一定要追到岑念!
他想着自己靠岑念,以后请客都能在天盛了,就觉得面上有光。
班上两个女同学开始拿着拍照,精心加了滤镜后,发了朋友圈。
还带了个定位。
虽然字配的是“感谢亲爱的念念请我们吃饭”,但无一个字不在炫耀自己能认识这种身份的朋友。
岑念热情地招待大家快吃,看着一桌子菜却在纳闷。
听说萧津琛家的酒店吃饭可贵了,但怎么澳洲龙虾没有,超级大的大螃蟹也没有啊?
岑念看着道道精致的菜肴,摆盘也特别漂亮,味道自然一绝。
可她越吃越觉得这顿饭价值近十万,是萧津琛特意嘱咐周岩骗她的。
“岑念,你这戒指挺漂亮的呀。”席间,一个女同学注意到了岑念无名指上多出的戒指。
岑念含羞带怯地笑了笑。
方东陈坐的位置离岑念不远,他定睛一看,才发现岑念左的无名指多了一颗戒指。
顿时便觉得名厨做的私房菜也有些无味,他在心里盘算着,岑念不会真的结婚了吧?
可转念一想,岑念如果真结婚了,为什么从没见她老公来接过她?
每次放学岑念都是坐地铁回家的。
而且岑念给他的感觉,确实不像已婚***。
方东陈安慰自己,岑念这颗戒指,肯定是刚好戴在无名指上比较合适而已。
可他却有些着急了,不知为何坐立难安。
为了今天,他特意穿得很正式,是他衣柜里最贵的行头,全身上下好几十万。
还买了九十九朵玫瑰,叫酒店的人待会儿送进来。
他甚至都幻想好了,岑念肯定会接受自己的告白,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虽然单纯了一点,也还不错了。
想到这,方东陈就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萧氏总部,下班时间已过,顶楼的总经理办公室亮起了灯。
还有一周就去江城了,萧津琛得把度假酒店的一些事宜安排好。
“咚咚咚。”萧津琛正在看件,办公室的门却突然响起。
“进来。”
周岩打开门,试探着说:“萧总,夫人已经和同学在吃饭了。”
萧津琛头也不抬地回答:“嗯。”
周岩心里却捏了把汗,又说道:“酒店大堂经理说,有个人给夫人准备了一束玫瑰,让半个小时后推进海棠厅。”
萧津琛放下了里的件,眼神冰冷地看着周岩:“岑念的同学?”
周岩:“嗯,是的萧总。”
他听到这个消息后,心肝都跟着颤了颤。
萧津琛工作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但是他知道,现在不给萧津琛汇报这件事,自己可能会丢饭碗了。
果然,萧津琛拿起挂在衣架上的西装外套,对周岩说:“我待会儿回来,你先下班吧。”
周岩:“是。”
心里松了口气,庆幸自己及时汇报了这个消息。
-
岑念和大家一边吃饭一边闲聊,萧津琛家的这个菜价格是离谱了一些。
不过真的好好吃。
岑念一道菜尝了一些,已经半饱。
就和大家一边说话,一边慢慢吃。
方东陈有意和岑念搭讪,大家看得出来他的意思,也有意无意给他制造会。
岑念对方东陈印象还不错,人很大方,经常请大家吃点小零食,喝点咖啡什么的。
方东陈看着岑念笑着和自己对话,心里更加笃定,今天的告白一定成功。
原本岑念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可看着看着,只觉得自己当初眼瞎。
岑念比他之前玩过的那些,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就在方东陈幻想着自己即将攀上一个家世显赫的女朋友,飞黄腾达之时。
海棠亭的门被推开了。
众人目光齐齐转向朝门口。
萧津琛推开门后,就有侍者在外拉上了门。
他穿着裁剪合体的西装,衬衣纽扣扣得严丝合缝,气质非凡。
身高腿长,腰窄肩宽。
样貌还这么俊朗。
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你来啦!”岑念看见来人是萧津琛,绽开了一个笑脸,语调都带着不经意的开心。
萧津琛冷冷地回答了声:“嗯。”
然后目光扫视了一眼席间的人。
然后落在了方东陈身上。
穿着一身恨不得把lg贴在脸上的衣服,右戴着一个劳力士,袖口故意挽上去了一截。
萧津琛很快就把目光移开。
可方东陈却在那短短几秒的眼神感受到了不寒而栗。
这个男人居高临下的一个眼神,就让他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气场强大,一走进包间便让大家都感觉到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方东陈扫到了他腕的表。
如果他没认错,是grandasterche。
这块不对外出售,在某次拍卖会上被神秘买家买走的表,外界传言的“表王”。
这块价值连城的表,配着这个男人矜贵的气质,没有一丝突兀,反而很合衬。
方东陈不自觉地动了动右腕,借着和桌布的摩擦,把袖口往上撸了撸,遮住了自己的劳力士。
这个男人的西装衬衣看上去全是定制的,价格不菲。
他原本最爱炫耀的这一身行头,相比之下简直不值一提。
萧津琛的目光转向岑念,眼神没有一丝波动,却染上一丝丝不易被人发现的温柔。
“我来吃饭。”萧津琛对岑念说。
岑念有点惊讶:“啊?你还没吃饭啊?”
这时,一个同学插了句嘴:“岑念,这位是……?”
大家很好奇这个男人的身份,在座的有人蠢蠢欲动起了小心思,幻想着如果这是岑念的哥哥之类的还能让岑念帮忙介绍认识一下。
可萧津琛完全没有搭理她们的意思,这些心思他一眼就能看穿。
也就岑念不知道她老公有多抢。
岑念伸,往后扬了扬,对着萧津琛的方向,说:“这是我老公,萧津琛。”
在座的所有人都被岑念这话给惊呆了。
除了萧津琛。
他只是挑了挑眉,对岑念介绍自己时说的“老公”两字很满意。
岑念身边两个座位坐的是在补习班稍微熟一点的两个同学,方东陈为了给岑念营造一种他很知礼的感觉,刻意选了相隔一人的座位。
萧津琛顺势伸出,捏了捏岑念的小,两人无名指的戒指碰了碰。
岑念觉得这个动作太过亲密,触电般马上抽回了,***地瞪了他一眼。
这些小动作,落在外人眼里,只觉得两人感情真好。
萧津琛走了两步,在岑念和方东陈间那个女人很识相地起了身,“我让你吧,你们夫妻坐一起。”
岑念听见“夫妻”两字,脸颊红了红,说了句“谢谢”。
海棠亭的大圆桌,可容纳二十人就餐。
他们十余人本就坐的不挤,如今只是再挪一个位置而已。
萧津琛按下呼叫键,很快就有侍者进来,帮忙收拾好了餐位,换上了崭新的餐具。
他就这样坐在了岑念旁边。
岑念今天穿着一件格子衬衣和牛仔裤,看上去十分清新。
萧津琛穿的正装,两人坐在一起居然毫无违和感,反倒让人觉得十分搭。
其实在来之前,萧津琛已经简单的吃过饭了。
可他一坐下,岑念就选一些他平时喜欢吃的菜给他夹,就怕他吃不饱,饿着了。
“你多吃点,上班辛苦了。”岑念很认真地说,然后又给萧津琛夹了一筷子水煮肉片。
萧津琛丝毫不显山露水地坐在岑念旁边,她夹他就吃。
岑念这话萧津琛听着倒觉得没什么,但是在外人眼里,只觉得这两人感情真好。
特别是方东陈,现在心就像刀子在扎一般。
难堪、失望……还有男人脆弱的自尊心。
突然,包间外响起了敲门声。
方东陈被萧津琛的到来给***到了,门打开时才想起他给岑念准备的玫瑰花。
还没从失落的情绪走出来,现在又被自己准备的“惊喜”杀了个措不及。
他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酒店的侍者推着玫瑰进来了。
在来之前,他特意叮嘱过,时间到了直接送进来,没想到这就是在给自挖坑。
满满一捧玫瑰,一共有九十九朵,上面还有张写着岑念名字的卡片。
大红色的花朵,鲜艳刺眼,花瓣沾着点点水珠,***欲滴。
在座的除了岑念,都知道这花是谁送给谁的。
岑念看着花,还有些不明所以。
萧津琛放下筷子,优雅地擦了擦嘴角,把修长的臂横搭在岑念的椅背上。
看着就像是在拥着岑念一般。
宣示着他对岑念的主权。
萧津琛的眼神不经意地扫过方东陈,方东陈努力强装镇定,可花已经被推进来了。
他还没想出该这么解释。
“这花是……?”岑念疑惑地问道。
坐在岑念旁边的女同学反映很快,怕大家尴尬,就说道:“我们想着你要去江城了,以后不能常见面了,就一起买了束花送给你。”
大家很快反应过来,跟着附和道。
岑念“哦”了一声,起身蹦到了那九十九朵玫瑰旁边,仔细看了看,还低头嗅了嗅玫瑰的香气。
“哇,谢谢你们,我很喜欢。”
这是她第一次收到花呢。
这场闹剧就算这么过去了,可有的人心有戚戚,面对一桌珍馐再也吃不下饭了。
方东陈脑子里乌八糟的,全是自己差点差点作出的尴尬事。
岑念老公再晚到一会儿,他就会直接表白了。
真是想想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
而且,他突然想了起来,脑子突然灵光一过,岑念的老公姓萧。
临时决定就定下来的天盛宴会厅,和这个气宇轩昂的男人。
莫非他就是萧氏的少爷?
方东陈想到这,不寒而栗。只觉得自己运气好,这个花没有成功以他的名义送出。
不然他就完蛋了。
过了会儿,大家都放下了筷子,介意着场面尴尬,都没多留就离开了。
岑念和大家做别后,站在那一大捧花面前,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该怎么办。
“萧津琛,你能帮我抱一下吗?好沉啊。”岑念试着捧了一下,有些重。
而且花束很大,抱起来还会挡住视线。
萧津琛单插在兜里,举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我还要加班。”
岑念皱眉,看着他:“今天是周末诶,你天天都加班,家也不回……”
岑念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其他意思,只是陈述事实。
但是萧津琛听着,就听出了另一种味道。
“陪我加班。”萧津琛不由分说,直接给岑念下了命令。
岑念仰着头,萧津琛高她一截,但输人不能输气势。
大声地反驳:“我不!陪你加班你要给我开工资吗?我要回家看剧了。”
萧津琛冷声说:“一个小时,抵这顿饭钱。”
岑念听到“饭钱”这两个字,立马偃旗息鼓,弱弱地问:“就一个小时?”
萧津琛点头:“嗯,你可以在办公室玩。”
岑念看向了那束玫瑰:“那花……”
萧津琛有些不耐烦,眉头微蹙:“不就是一束花。”
岑念有点着急:“这是我第一次收到花呢!”
萧津琛随口就说:“我以前给你送的有这一百倍。”
岑念有些迷茫:“嗯?你说什么?”
萧津琛转过身,跨着步子走到门口,拉开了门:“没什么,跟我去公司,花等会让人送来。”

臣服全文在线阅读章节试读

岑念和舒楠聊到傍晚,舒楠接了个小舅舅催她回家的电话才离开。
离开之前还依依不舍地对岑念说,“我明天再来看你。”
第二天舒楠来的时候也不再客套地抱束花了。
而是带了许多小零食。
她虽然没了记忆,但是内心深处对舒楠的感觉就很亲切。
这些潜意识都是不会骗人的。
比如她想起萧津琛就有些生气,虽然她也不确定这个生气是因为他一直没来看自己,还是以前他就经常会惹自己生气。
岑念住院的最后两天,都是在和舒楠嗑瓜子聊天中度过的。
如果不是舒楠要去外地参加一个她最近喜欢的明星的生日会,出院那天她是会来接岑念的。
如果不是舒楠在她出院这天没来,岑念也不会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意识到——
萧津琛已经四天没来看过她了!!
整整四天!!
他这个月的零用钱不想要了吧!
岑念在手机备忘录里记了下来,“四天没来看我,扣五千”。
上午的时候拆了纱布,额头的伤已经结疤,除了还有一些红肿之外,没什么大碍了。
那个白头发的医生专程来到病房,给岑念嘱咐了很多,岑念都认真地记下来了。
中午的时候护士送来了药,告诉岑念可以出院了。
岑念也没什么东西在医院,就是那个撞坏的了包舍不得丢。
还有舒楠给她送来几件换洗的衣服。
岑念把自己仅有的东西收拾好,又想起出院还得办手续。
她身体一直很好,没住过院,也不知道这手续该在哪办。
岑念埋着头往病房外走,准备找个护士问问,嘴里的还念念有词:“萧津琛***!”
然后迎面就撞上了一个坚实有力的胸膛。
萧·***·津琛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岑念,语气不善:“你在说什么?”
岑念立马提起十二分精神,往后连退两步到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萧津琛今天依旧一身黑色的西装,打着领带,表情沉冷,看上去就不甚和善的样子。
“没,没什么。”岑念虽然在心里骂他骂的厉害,但是真人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还是怂了。
萧津琛比自己高比自己壮,算了算了,认怂一次。
萧津琛耳朵没聋,自然是听见了。
不过这些话他以前听得也不少,现在已经毫无波澜,免疫了。
“走。”萧津琛丢下一个字就转身。
“喂,你走那么快干嘛?走哪去啊?”岑念在背后大声说道。
“回家。”萧津琛转头,对她说了两个字就继续迈腿向前。
岑念小嘴一直不停:“…… 你@#@%&,行李都不知道帮我拿一下吗?”
转身回病房自己拿行李,男人靠不住!
萧津琛这次走远了没听见,不过刚好走到病房门口的周岩都听见了。
周岩刚才在停车,萧津琛下车之前对他交代:“你去办出院手续。”
言外之意就是:我去接岑念。
周岩办好手续才去的病房,迎面就看见了萧津琛冷肃的模样。
“去帮她拿下行李。”
丢下这句话给他就往停车场走。
周岩走到病房门口,还没敲门就听见了岑念的抱怨。
周岩:“…… ”
他硬着头皮敲了敲门,假装刚才自己失聪了。
岑念回过头,秀气的眉毛还皱成一团,转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
看见来人不是萧津琛,表情才放松。
但是心里骂他骂得更厉害了。
她甚至怀疑舒楠一直给她灌输的“你们”感情不错,都是逗她玩的。
这样都算感情不错,那和萧津琛感情不好的人是不是见面就打架啊?
“岑小姐好,我来帮你拿行李。”两年前初次见面的时候,岑念让他这么叫她。
岑念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前面挂上和萧津琛有关的头衔。
岑念对周岩印象还不错,客气地说:“好的,那麻烦你了。”
两人到了停车场,萧津琛已经在后排坐下了。
周岩把岑念的东西放在后备箱,岑念本来是想坐在前面的,她才不要和萧津琛坐一起。
可是在她拉开车门的一瞬间,车祸的一些片段涌到了眼前。
剧烈的撞击声,突然弹出的安全气囊……
岑念“啪”地一下关上车门,刚才还气势汹汹,不到三秒就偃旗息鼓。
老老实实坐在了萧津琛身边。
萧津琛正在翻阅文件,余光瞥见岑念的动作,目光扫向了她。
“看什么看?后面宽敞我才坐过来的。”岑念死要面子,还在生气萧津琛几天没来看自己还不给自己提行李的事情,倔强地给自己找台阶下。
“好。”萧津琛回了她一个字,表情放松了一些,低头继续翻阅手里的文件。
周岩踩下油门,流线型的车身驶出了医院,缓缓融入车流。
今天是周末,路上很多车,有些拥堵。
难得一见出了太阳,岑念把车窗摇了下来,头靠在车门上打量着窗外的风景。
江城虽然也是一线城市,前些年也发展的不错,但是六年后的京市和岑念印象中的江城完全不一样。
四处都是高楼,车不管开到哪里都很堵。
整个城市像按下了快进键,什么都是忙忙碌碌。
岑念看着车在这一条条大路上左转右拐,突然对周岩说:“我记得你不是助理吗?怎么还兼职司机呀?”
岑念突然对他说话,周岩精神马上紧张了起来。
从后视镜中窥探了一下萧津琛的表情。
很好,面无表情,就像没听见岑念对自己说话一样。
周岩才敢客气地回答:“萧总的司机家中有事,请了一个月假,所以最近都是我来开车。”
岑念:“哦,这样啊。那你得叫他给你加工资,算两份工资。”
这话周岩没法接,他也不敢接。
他的工资年前才涨过,现在哪敢动这个念头。
“开车别分心。”萧津琛冷冷的一句话,关上了岑念蠢蠢欲动的话匣子。
“哼。”岑念冷哼一声,转头看向窗外。
提到钱就这样,落魄少爷可怕的自尊心。
一个小时后,迈巴赫驶入海樾公馆的停下停车场。
岑念记得这里,舒楠给她提起过,是她和萧津琛的婚房。
萧津琛放下文件,到家了都不忘给周岩交代几句工作上的事。
岑念没等他,直接拉开车门,准备自己拿行李。
萧津琛这时才信步走到后备箱前,单手拎起了岑念的行李。
“回家。”丢下两个字,就往电梯走。
岑念虽然很不满意萧津琛这种不等人的习惯,但看在他主动帮自己拿行李的份上就暂时大发慈悲的原谅他了。
这次就不扣他钱了。
萧津琛刷了住户卡,电梯门“滴”地一声打开。
楼层按钮自动亮起。
岑念看了一眼楼层,38楼,这栋的顶层。
到了顶层,电梯门打开。
岑念跟着萧津琛走出了电梯。
这一层楼一共两户。
萧津琛走到左边那一户的门口,大拇指往门锁上一按,门锁“咔”地一下打开。
岑念很好奇自己的“新家”是什么样子,到了家也不拘束,脱了鞋就噔噔噔往屋里跑。
“哇…… ”岑念在进门之前有想过这一层楼只有一户的房子会有多大,真的看到了还是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也太大了。
萧津琛无视了岑念夸张的反应,昨天已经叫家政来打扫过了,现在家里一尘不染,干净整洁。
他按下墙壁上的一个开关,房间里的窗帘拉开,灯光亮起。
现代化的智能家居系统和基调灰色的装修,既低调又奢华,客厅和餐厅都是开放式格局。
岑念虽然不太中意这个冷淡的颜色,一看就知道是萧津琛的直男审美。
但是这房子好大,她好喜欢。
她围着房子观察了一圈,目测这房子得有五百平。
最最让她惊讶,不是比她江城的家都大的步入式衣帽间和里面琳琅满目的衣服首饰包包,也不是满墙堆满书本像图书馆一样的书房。
而是在屋子的尽头,往上走几级阶梯,有个游泳池。
泳池不大,长方形的泳池占地不到一百平,但是泳池边缘是一个小看台,落地窗采用单向可视玻璃。
岑念沿着泳池边缘走到窗前,看着脚下的城市之景,视野十分开阔。
玻璃隐约不见,好像一脚踩下就会掉下去。
“哇…… ”泳池没有放水,岑念坐在泳池边上,小腿一晃一晃的。
房间里有恒温系统,岑念走了一圈有点热了,脱下了外套放在一边。
“萧津琛。”岑念有些拘泥又地喊道站在门口,正冷漠地看着她的萧津琛。
这个泳池原本是一个超大的观景阳台,结婚之前萧津琛临时让改成室内泳池,施工难度不小。
萧津琛的手插在兜里,脱掉了西装外套,只剩一件黑色的衬衣。
纽扣解开了几颗,隐约可见胸膛的肌肉。
萧津琛:“嗯?”
他难得在看岑念的时候露出略带柔和的表情。
“这个泳池能不能放热水啊?我想泡温泉。”岑念眼巴巴地看着他,全然忘了刚才还在抱怨他对自己冷淡。
萧津琛:“…… ”
“不能。”
“啊,那好可惜啊。”岑念有些失落地垂下头。
两年前,岑念第一次见到这个泳池的时候也问了他一样的话。
萧津琛也是一样的回答。
岑念在这转了一圈,又起身,好奇走去其他房间。
泳池连接着卧室外的观景阳台,岑念觉得这个房子像迷宫一样,怎么又走回卧室了。
刚才进来的时候房间里窗帘没拉开,随便扫了一眼就离开了。
萧津琛跟在她身后,按下墙上的开关后,卧室落地窗前的窗帘也自动打开了。
落地玻璃前放着一个软塌,岑念本来是想坐下歇一歇,看见窗帘拉开后转身跪在软榻上,趴在玻璃上看着和刚才角度不一样的景观。
岑念双手撑在玻璃上,突然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很奇怪的画面。
她含着泪跪在软榻上,双手撑着玻璃,哽咽地说:“求你了,你轻点…… ”
转头一眼,背后的男人正是萧津琛。
他死死掐着自己的腰,听见自己的求饶之后,动作更狠了。
眼底染上了一些猩红,岑念呼吸上气不接下气。
回忆里的画面很模糊,她隐约记得自己穿着睡裙,萧津琛上半身赤着,那一块块腹肌……
岑念还记得最后,她在玻璃的倒影上看见萧津琛手臂扬起,巴掌拍在了自己的pigu上。
“啪”地一声……
萧津琛一直耐心地跟在岑念身后,看她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参观房间。
突然,岑念回过头,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萧津琛:“怎么了?”
“你,你…… ”岑念颤抖着嗓音,战战兢兢地问,“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家暴我?”

小编推荐

臣服 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