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悟后我成了神仙们的团宠(余瑶)
醒悟后我成了神仙们的团宠(余瑶)

醒悟后我成了神仙们的团宠(余瑶)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5-09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醒悟后我成了神仙们的团宠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画七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黎明,破晓的天光从山崖尖一跃而起,像是一把无往不利的尖枪,利索地刺开了沉甸甸的暗色,幽幽青光铺天盖地倾泻而下,黑暗如潮水般退去。余瑶将手中泛黄的薄薄一册古籍递给扶桑,抽了抽嘴角,问:“解生死丹的法子,只有这一个吗?”

余瑶内容介绍

六人一雀在山顶草屋中待了一夜。
黎明,破晓的天光从山崖尖一跃而起,像是一把无往不利的尖枪,利索地刺开了沉甸甸的暗色,幽幽青光铺天盖地倾泻而下,黑暗如潮水般退去。
余瑶将手中泛黄的薄薄一册古籍递给扶桑,抽了抽嘴角,问:“解生死丹的法子,只有这一个吗?”
一片静寂中,扶桑蹙眉,半晌后回:“这些都是各族各界的上古藏书,概括天地,包罗万象,若是全翻过一遍,只找到这么一个,就证明只有这一个法子了。”
余瑶肩膀耸了下来,半晌,她又随意翻了翻身边堆成一摞的古书,空气中难免弥漫出一股子幽凉的,陈腐的霉味。

醒悟后我成了神仙们的团宠余瑶全文阅读

这些书他们翻了一晚上。
再找不到其他有用的线索了。
余瑶突然捏了捏手指关节,声音怎么听怎么牵强:“还是来商量怎么将云烨拿下,囚在何处,日后如何处理吧。”
她算是看出来了,与其指望这个见鬼的解丹法子,还不如直接将云烨囚起来关着靠谱。
琴灵将书拿过去又看了一遍,也有些头疼,“若想单方面解除联系,得用万年玄晶连接自身精血,寻个愿意与自己同生共死的男子,再结一次生死契。”
“单方面解除联系的一方将受到极重的反噬,修为全废,需得下凡历劫,重头来过。”
——等于白说。
万年玄晶虽说稀罕,但其实并不是没有法子寻到。
关键在于后两个条件。
光是寻个愿意与自己同生共死的,就难倒了她,更别说再与别人结一次生死契,之后废掉修为,下凡应劫。
余瑶活了六万年,一路顺风顺水,这一回,像是将近几万年积蓄的所有糟心事都劈头盖脸地砸到她的脑袋上,砸得她措手不及,一脸懵逼。
墨纶抬眸,声音清和:“这法子虽然严苛了些,但也并非绝不可取。下凡历劫对她来说,不过是去人间游玩一圈,雷劫都无需过,便可重返十三重天。”
“——万年玄晶的话,我妖界倒是还剩一些。”
琴灵颔首,声音中的紧绷之意稍缓,“可问题是,现在上哪去找一个心甘情愿与瑶瑶结契的男子?”
余瑶心想这位姐可真是一点面子不给她留。
凌洵懒洋洋地表态:“我反正不愿意。”
扶桑面前,那只火红的雀儿清脆地鸣叫一声,宣誓主权一样歪了歪头,蹭了两下他的手指。
余瑶顿时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
上古黑心莲混成这幅样子,除了她,再没有第二个了。
余瑶略感慨了一下,倒也没在意这些。
她是个心宽的,也有着一些神族的傲气,决计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身边的人跟着受罪。
兴师动众至此,她已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事过之后,必要将此次欠下的人情一一还下。
财神倒是用手肘撞了她一下,一副舍身就义的模样,“若是实在没别的法子,我也可将就将就,就怕你扛不住天雷,百年之后和我一同归西。”
余瑶连忙摆手,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这就算了,我怕九十九道天雷下来,给我劈得元神都不剩。”
说起来,财神原本也是个玉树临风的风流神君,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每过千年,便会经历九十九道天雷,元气大伤。成百上千个千年下来,到了现在,修为和身体都停留在了十岁孩童的阶段。
许多人都暗自猜测,再来十次雷劫,十三重天将会空出一个神位来。
余瑶曾问过财神,奈何后者总是打哈哈混过去,次数多了,他摆明了不想提,她也不好再问。
墨纶有些责怪地瞥了余瑶一眼,理智分析道:“云烨身份毕竟不同寻常,我们固然能将他锁着绑着,但此后的无数岁月,你都只能与他绑在一起了。”
哪怕日后,遇到了真正心仪喜欢的。
也不能在一起。
自己的道侣同他人生死相连,情敌还日夜在眼皮子底下晃荡,动不得伤不得,当祖宗一样的供着。
是只王八也受不了这样的气。
余瑶倒没有想那般深远,只是纯粹觉着膈应。
扶桑瞥了眼外边的天色,而后将那日同余瑶说的六界恐有动荡的话又跟另几个说了一遍。
凌洵桃花眼半开半阖,一副困顿惺忪的模样,显然没当一回事,“帝子现世,哪安稳得下来,再说——神灵陨落,我估摸着不是被天雷劈死了,就是被自己蠢死了。”他似笑非笑地瞥了财神与余瑶几眼。
末了,还有些意犹未尽地嘲了句:“十三重天难得出了两个痴情种,啧,为爱遭千万年雷刑,嗯?还有个——”他的目光又转悠到余瑶的脸上,似乎在酝酿斟酌着词句。
“还有个嘛,生来就没带脑子。”
余瑶知道他的性子,一日不损人一日不舒坦,因此没与他逞口舌之快。
“距庆典开始还有三个半时辰,我身为蓬莱之主,便先走一步,你们随意,只一点,别给我惹出祸事来。”扶桑站起身,依旧云淡风轻的模样,“自然,若是谁想与帝子练练手,当我没说。”

醒悟后我成了神仙们的团宠免费阅读

余瑶等人尽皆闭嘴。
扶桑见此情形,方放了些心。这群人说一是一,谁也管不住,他还真怕一转身就听到他们直接打到天族太子歇脚的地方捆了云烨的消息。
扶桑一走,凌洵便无法忍受一般,与墨纶、财神勾肩搭背地出了草屋的门,边走边道:“早晚掀了这破屋的顶,又破又烂,上次来还长一丛毒蘑菇,也不知扶桑怎么想的,好好的大殿空着不住,非要挤这破屋。”
余瑶:“……”
琴灵走近一些,高高束起的乌发如同上好的丝绸,流水一样的光泽,她仔细盯着余瑶额心上黯淡无光的莲印看了半晌,半晌有些遗憾地问:“瑶瑶,你额间莲印与灵力修为有关?”
余瑶伸手摸了摸,自己也说不清楚,因而含糊地回:“应当是的,自身情况不大好的时候,莲印也会跟着淡下来。”
“谁叫你整日跟着财神瞎溜达,平素也不紧着修炼,这六万年过去,凌洵在魔宫养的那只王八修为都比你高。”琴灵伤人不自知。
余瑶心道这话简直尴尬又要命,眼珠子转了一圈,问:“怎么没见尤延?”
“正要与你说呢,尤延和伏辰都要晚些,大概能赶在帝子前头到。尤延前些日子闭关,昨日才得知你出了事,气得嗷嗷叫,拉着伏辰一起去取万鬼水想帮你提升些修为,想着你下回遇到别人,不至于被欺负得那样惨。”琴灵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弯了弯眉,笑:“放心,这回,我十三重天能打的都来了。凌洵不靠谱,但你那便宜弟弟和徒弟发起狂来,那可真是——啧。”
余瑶微愣,总算有些欣慰地道:“我从前看人,那没话说,一看一个准,现在不行了,尽遇见些不知所谓的奇葩。”
“尤延脾气暴,炮筒子一点就着,又最护着你这个便宜姐姐,常年在邺都镇压百万鬼噩,他杀心强盛,伏辰更是信奉以杀止杀,走的是幽冥路。待会若是见到了,先不要将生死丹的事与他们说,免得场面失控。”琴灵拉过余姚的手,将自身灵力渡了一些给她。
“我心里有数,放心。”
余瑶瞅了眼已然放亮的天,想起待会或将要命的场景,眉心突突地疼,她将琴灵拉到一边,问:“你们都准备了什么贺礼?说出来让我心里有个底。”
琴灵跟她关系好,知道她是与常人不一般的脑回路,又怕她在这样的场合出差错乱子,手指在虚空一点,玄色的厚重木盒便落在了余瑶的手中。
余瑶挑眉,吧嗒一声挑开了暗扣,盒中之物的真容显露出来。
她看了两眼,默默地关了盒子,手里像是捧着一个烫手山芋。
“万年竹炎。”余瑶道:“还是三朵。”
“你们神君都这么富有的吗?”
琴灵不置可否,英气的眉微微往上一挑,“你也在神君之列。”
“可是我穷。”余瑶笑得比哭难看,“还欠着一屁股的债。”
看了琴灵的贺礼,余瑶怎么也能大概猜到其他几位的,当即不再抱有侥幸心理。
“你总嚷嚷着自己欠了债,到底欠了谁的,欠了些什么,我这回带了些家底来,替你还了便是。”琴灵出手十分大方。
余瑶默了半晌,而后一串接一串往外蹦:“十块玄金仙铁,太上那边借的,二十八朵玉尖花,小君山那边欠着,七十二颗菩提子……”
琴灵疑惑打断她:“你要这些做什么?还一借就这么多。”
余瑶猛的闭了闭眼:“那时候不是和云烨处着呢么,鬼迷心窍,他炼丹总缺少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又都还挺珍贵难找……”
她不敢去看琴灵的脸色,有些心虚地道:“头脑一发热,中了蛊一样,去找他们想正大光明的买吧,那些人都推说自己手里的乃无价之宝,说什么也不卖。”
琴灵:“卖都不卖,能就这样借给你?”
“倒也没那样简单。”
余瑶掌心浮现出一块莹白的玉佩,甫一出现,无形的威亚便悄然弥漫,这小小的草屋里,像是蹲了一只绝世凶兽,随时准备扑上来将人撕成碎片。
“这是——”琴灵望着玉佩上栩栩如生的鲲鹏生纹,慢慢变了脸色。
“顾昀析沉睡前给的,大概当时太匆忙,上霄剑和这玉都还在我手里,他就沉睡闭关去了。”
然后一睡八千年。
鲲鹏令,见玉如见人。
有这块玉在,那群老头只能捏着鼻子认栽,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
琴灵面无表情:“所以你用鲲鹏令,只为给云烨炼丹借材料?”
余瑶点头,望向琴灵,问:“你听着,觉着我可还有救吗?”
“没得救。”琴灵又扎一刀:“自然,若是帝子还念着你光屁股跟在他后面玩泥巴的情谊,应该能求个痛快。”

小编推荐理由

醒悟后我成了神仙们的团宠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