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5-09

小说介绍

主人公是萧津琛岑念的小说,名字是《臣服》,大神作者“糖醋奶茶”的作品,正在未来网火热进行中,小说主要讲述了:萧津琛苦心经营了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这么多年,即使知道岑念不爱他,依旧装聋作哑。为了不看到岑念对他冷嘲热讽的脸,他做过寺里的俗家弟子,也曾远走海外一年。却等到了岑念找离婚律师的消息。

萧津琛岑念小说简介

萧津琛和岑念商业联姻,表面上相敬如宾,私下两人却早已找好了离婚律师。
就在大家猜测两人多久能和平分手,到底是谁外面的人能成功上位时。
岑念却突发意外,车祸失忆。
醒来后,萧津琛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站在她面前,冷峻的脸色不带一丝温柔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岑念不但没有嘲讽回来,反而却嘴角一瘪,白皙的脸颊瞬间布满泪痕:“老公你为什么要凶我!”

臣服全文阅读

今天京市降温了,萧津琛穿了一件灰色的毛呢大衣,进屋之后就脱下了。
萧津琛本就不是一个爱拘束的人,他一边朝岑念背后走去,一边单手解开衬衣上方的几颗扣子。
岑念还在啃着炸鸡,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脑屏幕。
萧津琛都走到了她身后,都没发现。
萧津琛今天心情不错,突然起了捉弄岑念的心思。
他伸手拨开岑念头戴式耳机的一边,一松手,耳机“啪”地一下又弹了回去。
岑念正看得认真,沉迷于剧情。
被萧津琛这么一吓,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转过头一看,发现是萧津琛后,摘下耳机丢在桌上。
站起来,瞪了他一眼:“你吓死我了!”
说完,伸手揉着自己耳朵。
“痛?”萧津琛问。
耳机罩上有海绵,其实不痛,但萧津琛都这么问了,岑念鬼使神差地就回答:“痛死了。”
萧津琛漫不经心地回答:“哦,那我下次轻点。”
岑念气鼓鼓地盯着他,眼神不知怎么回事,慢慢朝下,落在了萧津琛的胸口。
衬衣扣子解开了一半,刚好能够看见里面的景色,这个胸肌……
萧津琛察觉到了岑念的视线,眼尾挑了挑。
以前两人才结婚不久的时候,岑念最喜欢的就是摸萧津琛的肌肉。
活脱脱一个女色|魔。
那时候萧津琛血气方刚,经不起挑拨,岑念一动手,他抓住岑念的手腕,喑哑着嗓音问道:“想干嘛?”
岑念在这方面从不掩饰,更何况两人已婚,也没必要掩饰。
故意伸出食指,在萧津琛胸口轻勾,答不对题:“想。”
……
萧津琛一回忆起以前的画面,只觉得前几天那股火又开始蹿了,扫了一眼,发现岑念在察觉到他的视线后故意躲闪的眼神。
“我洗澡去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岑念还没反应过来,萧津琛就突然变脸了。
想了想,难道是自己的眼神太赤|裸裸了?
没想到萧津琛这么含蓄,那自己下次也收敛一点好了。
岑念坐下,点下播放键后继续看剧。
萧津琛冲完澡出来的时候,岑念正好看完了一集。
她关掉了电脑,把炸鸡端了出来。
萧津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用笔记本电脑工作。
他穿着深色的家居服,额间的发丝还有些湿答答的,头发没有像以前一样打理得很严谨,这样看着温顺了许多。
岑念把炸鸡放在了茶几上,“尝一尝,我自己炸的。”
萧津琛抬头看了一眼,又把目光转向电脑屏幕:“不吃。”
“切。”岑念对着萧津琛撅了撅嘴,继续吃自己做的炸鸡。
下午看剧的时候,女主角一直在念叨吃炸鸡,把岑念也念叨饿了。
在厨房翻翻找找,把食材找齐了,自己腌料炸出来的。
萧津琛居然还不吃。
岑念边吃边问萧津琛:“你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呀?我以为你要周末才回来呢。”
萧津琛头也不抬地回答:“今天下班早,就回来睡。”
岑念:“哦,这样啊。”
看样子萧津琛现在的日子真的挺难过的,下班早都九点多才到家,工作的地方应该很远吧。
回家了还要继续工作,真是太不容易了。
岑念吃完了炸鸡后,去厨房洗了碗。
萧津琛还在客厅办公。
“我先睡了哦。”岑念站在卧室门口对萧津琛说。
“嗯。”萧津琛应了一声,继续工作。
岑念今天早上起得早,现在还真有些困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个小时后,萧津琛合上了电脑。
卧室门半掩着,岑念给他留了个缝隙。
萧津琛把卧室门拉上,走到另一间卧室拿了床被子后回到客厅。
在沙发上将就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岑念忘了调闹钟,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偌大的床,身边那一块儿并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岑念松了口气,又觉得有些奇怪,萧津琛昨晚睡得哪?
她起床找了一圈,发现萧津琛已经走了。
岑念起床洗漱后换了身衣服,走出了家门。
家里没有新鲜的水果,岑念准备去买一点。
萧津琛又是好几天没有回家。
岑念一个人在家里过了几天,萧津琛都没有再回来过。
直到这个周末过完,岑念终于发现了有些不对。
萧津琛周末也没回家。
她本想问问萧津琛,但又怕打扰他工作。
落魄家族里不受宠的少爷,只能用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
岑念想想都觉得萧津琛不容易。
她最近也在尝试着自己出门,小区附近的几条街道她都转了转。
担心自己会走丢,岑念每次都不敢走太远了,认熟了这段路才敢继续往远了走。
虽然立春了,但京市在一夜大风后又降了温。
岑念今天出门的时候穿上了厚厚的羽绒服。
昨天出门认路的时候,发现了一家理发店,岑念还是不太习惯长头发。
剪完头发后,岑念看着自己齐肩的短发很是满意。
但在看到价格单吓了一大跳,六年后物价这么恐怖吗?剪个头发都要一千块了。
结账的时候,岑念心疼地点开微信支付。
一千块,够她吃好多饭了。
“岑女士,您在我们店的会员卡还有余额。”前台小姐姐微笑着对她说。
岑念收回了手机:“哦哦,那直接扣吧。”
扣完钱,前台递了张单子给她。
岑念签字后才看见,卡上余额还有五位数。
岑念回家的路上还一直在想,自己怎么如此富婆了。
老岑看来真的发达了。
她在心里暗自计划,下次出门的时候把那几张银行卡都拿出来查查余额,如果钱多就让萧津琛辞职算了。
没必要这么拼命,可以换个稍微轻松点的工作,如果暂时找不到工作,自己也可以养他一段时间的。
毕竟……都结婚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嫁什么随什么。
想到这,岑念耳根子就有些发烫。
如果他不介意,也可以去帮老岑,老岑这么好,肯定也会对自己女婿很好的。
萧津琛这几天出差去了趟洛镇,上次开会开到一半因为岑念车祸提前离开,有些事情还没处理好。
洛镇是一个保存尚为完好的古镇,最近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扶持,准备把洛镇旅游业作为重点开发。
萧氏在洛镇有一个现代化的度假酒店,这次的会议主要是针对省上即将在X酒店招待外宾的事情。
萧津琛处理好了事情,飞机落地后就给周岩放了一天的假,让司机送自己回海樾。
他上飞机之前,在监控里看到岑念傻乎乎地搬了根椅子去阳台,不会用升降晾衣架,站在椅子上晾衣服差点摔了。
萧津琛到家的时候,家里空无一人。
岑念最近经常出门,但都不久就回家了。
萧津琛有些累,他回到家后先洗了个澡,然后走到了书房。
他拿出来一把钥匙,打开了右边的那个保险柜。
里面放着许多本文件和他的结婚证。
还有两份离婚协议。
他拿出来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锁上保险柜的一瞬间,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萧津琛走出去一看,岑念拎着一袋橙子,还举着一根晾衣杆,正在脱鞋。
看到萧津琛的瞬间,岑念绽开了一个笑容:“你回来啦。”

臣服免费阅读

“你知道开开心心地和他打招呼后,他说什么了吗?”岑念猛地灌了一口水,把白瓷杯重重地放在桌上,学着萧津琛的语气:“他居然说’岑念,你拄根拐杖干嘛?’”
舒楠听得直笑,捂着嘴的手移到了肚子上,越笑声音越大,整个人趴在了桌上:“不行了岑念,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岑念气鼓鼓地看着她:“你也笑我!我不就是不会用升降晾衣架吗?有这么好笑吗?”
那天萧津琛到家后,看着岑念手里的晾衣杆,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目光。
岑念解释道:“我买来晾衣服的。”
萧津琛什么也没说,只是带着岑念走到了阳台,按下了墙上的一个开关……
岑念看着缓缓下降的晾衣架,“哇…… 好高级…… ”
萧津琛穿着白色的衬衣,西装裤下的双腿十分修长。
他双手插兜,看了岑念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岑念还是读懂了他眼神里的意思。
一只眼里是S,一只眼里是B。
他冷声问道:“还有什么不会的?”
岑念老老实实地说:“洗碗机、扫地机器人……”
她扳着手指头一一细数,偷偷抬头看了萧津琛一眼。
按照他的臭脾气,应该会转头就走才对。
没想到萧津琛不但听完了,还一一教会了岑念。
岑念没来得及给舒楠讲后面这段,她就已经笑趴了。
这件事的重点根本就不是萧津琛说自己拄拐,而是舒楠一见面就问她最近和萧津琛怎么样了?
想告诉舒楠“你放心萧津琛对我挺好的”好吗!
舒楠还在笑的时候,家中的佣人抱着一张小毯子走了出来:“夫人,吹风了,把毯子披上吧。”
两人在舒楠家里郊区庄园超级大的后院的草坪晒太阳,冬春交际的时节,气温多变。
刚还有太阳,现在乌云又出来了,还刮起了一阵风。
舒楠前几天追星回家后哮喘犯了,就搬到了空气比较好的郊区来住。
下午舒楠派司机来接岑念,过了快两个小时才到。
早上出门,到舒楠家直接就能吃午饭了。
吃午饭的时候,岑念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排场。
舒楠现在身体抱恙,吃饭的时候一边站了两个人,帮她夹菜。
舒楠坐在欧式餐桌的尽头,岑念在她旁边。
两个人吃饭,佣人做了大半桌菜。
舒楠放下筷子,就有人提醒她该加衣了。
她就像个小公主一样,被保护地好好的。
两人饭后到后院草坪散步,看佣人那架势恨不得把舒楠抬出来,不让她脚沾地。
舒楠披好了毯子,在佣人走开了之后才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无聊,在这里人影都见不到,叫你来陪我玩你还要等周末才来。”
因为生病,舒楠不施粉黛的脸色有些苍白。
岑念解释:“我周一到周五要在家里听网课呢。”
舒楠:“…… ”
她差点就忘了,岑念现在是十七岁女高中生人设。
岑念偶然在网上发现了S大居然有公开的网课课程,她就按照课程,给自己排了一个课程表,从头开始学习。
岑念又说:“他们为什么时刻不离地跟着你啊?”
刚才才***一个佣人,现在又出来了一个。
手里拿着一顶小檐帽。
舒楠叹了口气,“唉,都是我老公安排的呗。”
岑念:“…… ”
果然,年纪大的人就是不一样。
虽然她很心疼舒楠年纪轻轻就嫁给了萧津琛人到中年的舅舅,但是别人老公至少贴心啊。
不像萧津琛,岑念总觉得自己每次对他笑,他就爱答不理,就像在刻意讨好一般。
两人正在闲聊,就见佣人带着一个短发,穿着皮衣、紧身牛仔裤和黑色长靴,英姿飒爽的酷姐走了过来。
“凌云!”舒楠老远瞧见了人。
凌云是萧津琛妈妈明若兰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和小舅舅明朔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明朔虽然也和明若兰同父异母,但是是明家明媒正娶进门的。
但凌云是……私生女。
不过凌云也是个有骨气的人,母亲病故后才知道身世,但没有理会过明家的人,也没用明家一分钱。
和明家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大学毕业后自己在娱乐圈闯荡,现在在某剧组做制片。
和明朔关系好也是因为母亲去世后的家长会都是明朔去帮她开的。
明朔也是她唯一承认是自己亲人的明家人。
而她刚好,和舒楠是大学同学,关系很好的室友。
结果没想到,转眼之间大学同学就成了自己***。
岑念是在结婚后才和她认识。
“你好。”岑念略微有些拘谨。
舒楠抱怨道:“你怎么才到呀?别告诉我你骑那个牛逼哄哄的大摩托还能堵车。”
“念念,你现在情况这么样了?你车祸的时候剧组有事走不开,抱歉了。”凌云无视了舒楠,拉过椅子坐下,问候岑念。
岑念点头:“我没什么大碍了,就是以前的事情暂时想不起来了。”
凌云在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岑念:“没事就好,这是生日礼物,生日快乐。过年没回家,现在才送给你。还不晚吧?”
岑念接过一看,是当红小生谢湛词的照片,上面还写着“to念念,生日快乐”。
岑念喜欢谢湛词喜欢了很多年,高中时期的偶像就是他。
没想到自己有天也能拥有他的签名照,还是to签。
“谢谢谢谢!!我太喜欢了!”岑念抱着照片,爱不释手,激动到脸都红了。
舒楠抱着小毯子,看着凌云:“我也想要谢湛词的to签…… ”
凌云白了她一眼:“算了吧,前几天你才参加了另一个明星的生日会,别告诉我你现在又喜欢谢湛词了。”
舒楠点点头:“是的。”
凌云不理会她,继续和岑念说话:“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岑念:“我不太习惯长头发,怎么样?还好看吗?我问萧津琛好不好看他都不理我呢。”
凌云听到这,挑了挑眉,扫了舒楠一眼。
岑念失忆的事,舒楠有给她讲。
凌云又问:“哦?萧津琛现在回家住了?”
岑念没有察觉到凌云话里的深意,老老实实回答:“也不是经常回来啦,他工作忙,三天前出差回来的时候在家住了一晚,今天周末,应该也会回家吧。”
舒楠听着听着,就把头往毯子里埋。
终于——
“念念,我有点想吃草莓,能麻烦你进屋子里帮我拿点吗?”凌云笑了笑,说道。
岑念点了点头,没有察觉到凌云是有意在支开自己。
在她起身离开后,凌云目光转向了把头像鸵鸟一样埋着的舒楠。
“说说吧,舒楠,你干了什么好事。”岑念醒后就只见过萧津琛和舒楠,如果不是舒楠给她说了什么,岑念就算失忆,也不可能突然转变对萧津琛的态度,提到他的名字能这般自然、和谐。
舒楠老老实实交代了。
凌云看着她,眉毛微蹙:“你这不是在帮倒忙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岑念失忆前和萧津琛的关系是什么样,你就不怕她有一天就想起来了?”
舒楠小声说:“我也不是故意的啦,虽然我的话有歧义,但是是岑念自己误会了嘛。”
凌云:“萧津琛那件事你知道的,岑念没失忆的话不可能忍得下去,他…… ”
舒楠打断了她:“别说了别说了,岑念回来了,求求你了大姐。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而且那件事岑念都翻篇没提了,我们也不说了行不行?我求求你了,大侄儿的婚姻就靠我们拯救了。”
凌云多想说一句“他自己也不见得还想过下去”,可岑念已经走近了。
岑念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小篮子,里面全是大个又新鲜的有机草莓。
“快吃吧。”岑念看着凌云,露出了一个笑脸。
舒楠几近哀求地看着她。
凌云:“…… 吃吧,舒楠也多吃点,以后少说话。”
舒楠知道凌云这是放了她一马,终于松了口气。
三人就这么一边吃着水果,喝着热茶,听凌云聊聊娱乐圈的八卦。
五点多的时候,岑念的手机响了。
居然是萧津琛打来的。
不只是岑念,舒楠和凌云都有些惊讶。
岑念接起电话:“喂?”
电话里传来萧津琛一贯冰冷的声音:“我在舒楠家门口,回家了。”
岑念:“哦…… ”
电话又被挂了。
岑念不好意思地说:“我要回家啦,萧津琛在门口等我了。”
凌云诧异的目光一闪而过,正准备问什么,舒楠急忙说:“好的,拜拜,下周有空的话一起逛街!”
岑念从后院走到前门,走了快十分钟。
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舒楠家真的好大。
佣人把她送到了前门,一辆黑色的迈巴赫正停在门口。
司机见到岑念走近,下车帮忙拉开了车门。
岑念坐在后座,萧津琛也坐在后座。
司机踩下油门,车缓缓起步。
“你今天怎么来接我了?”岑念问道。
萧津琛:“刚好在这边,顺路。”
他下午的时候刚好在视察度假酒店的进度,离舒楠家的庄园不远。
岑念:“……哦。”
亏她还以为萧津琛是专程来接她的呢,原来是顺路!
果然,***还是那个***。
太过分了,下次见面她一定要给舒楠讲这件事。
然后,车内就陷入了谜一般的安静。
司机自然是专心开车不说话的,岑念坐在萧津琛身边,他在看财经杂志,自己拿着手机翻了翻也没什么玩的。
“那个…… ”岑念主动挑起了话题,“就是谢湛词你知道吧?那个大明星,巨帅的那个,前年拿下影帝的谢湛词。”
萧津琛翻了页:“嗯。”
岑念:“我喜欢了他好多年哦,今天听凌云说,他居然结婚了诶,应该不久后就会公开了。他老婆是圈外人,和他是初恋,两人分手几年才和好,和好后就直接结婚了,好羡慕哦。”
萧津琛突然合上杂志,眼底闪过一丝冰冷:“所以呢?”
岑念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到萧津琛了,但是直觉告诉自己。
他在生气。

小编点评

臣服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