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5-09

小说介绍

《臣服》是由作者糖醋奶茶所著,主角是萧津琛岑念,臣服萧津琛岑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津琛和岑念商业联姻,表面上相敬如宾,私下两人却早已找好了离婚律师。就在大家猜测两人多久能和平分手,到底是谁外面的人能成功上位时。岑念却突发意外,车祸失忆。

萧津琛岑念小说简介

醒来后,萧津琛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站在她面前,冷峻的脸色不带一丝温柔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岑念不但没有嘲讽回来,反而却嘴角一瘪,白皙的脸颊瞬间布满泪痕:“老公你为什么要凶我!”

臣服萧津琛岑念完结全文阅读

“你知道开开心心地和他打招呼后,他说什么了吗?”岑念猛地灌了一口水,把白瓷杯重重地放在桌上,学着萧津琛的语气:“他居然说’岑念,你拄根拐杖干嘛?’”
舒楠听得直笑,捂着嘴的手移到了肚子上,越笑声音越大,整个人趴在了桌上:“不行了岑念,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岑念气鼓鼓地看着她:“你也笑我!我不就是不会用升降晾衣架吗?有这么好笑吗?”
那天萧津琛到家后,看着岑念手里的晾衣杆,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目光。
岑念解释道:“我买来晾衣服的。”
萧津琛什么也没说,只是带着岑念走到了阳台,按下了墙上的一个开关……
岑念看着缓缓下降的晾衣架,“哇…… 好高级…… ”
萧津琛穿着白色的衬衣,西装裤下的双腿十分修长。
他双手插兜,看了岑念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岑念还是读懂了他眼神里的意思。
一只眼里是S,一只眼里是B。
他冷声问道:“还有什么不会的?”
岑念老老实实地说:“洗碗机、扫地机器人……”
她扳着手指头一一细数,偷偷抬头看了萧津琛一眼。
按照他的臭脾气,应该会转头就走才对。
没想到萧津琛不但听完了,还一一教会了岑念。
岑念没来得及给舒楠讲后面这段,她就已经笑趴了。
这件事的重点根本就不是萧津琛说自己拄拐,而是舒楠一见面就问她最近和萧津琛怎么样了?
想告诉舒楠“你放心萧津琛对我挺好的”好吗!
舒楠还在笑的时候,家中的佣人抱着一张小毯子走了出来:“夫人,吹风了,把毯子披上吧。”
两人在舒楠家里郊区庄园超级大的后院的草坪晒太阳,冬春交际的时节,气温多变。
刚还有太阳,现在乌云又出来了,还刮起了一阵风。
舒楠前几天追星回家后哮喘犯了,就搬到了空气比较好的郊区来住。
下午舒楠派司机来接岑念,过了快两个小时才到。
早上出门,到舒楠家直接就能吃午饭了。
吃午饭的时候,岑念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排场。
舒楠现在身体抱恙,吃饭的时候一边站了两个人,帮她夹菜。
舒楠坐在欧式餐桌的尽头,岑念在她旁边。
两个人吃饭,佣人做了大半桌菜。
舒楠放下筷子,就有人提醒她该加衣了。
她就像个小公主一样,被保护地好好的。
两人饭后到后院草坪散步,看佣人那架势恨不得把舒楠抬出来,不让她脚沾地。
舒楠披好了毯子,在佣人走开了之后才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无聊,在这里人影都见不到,叫你来陪我玩你还要等周末才来。”
因为生病,舒楠不施粉黛的脸色有些苍白。
岑念解释:“我周一到周五要在家里听网课呢。”
舒楠:“…… ”
她差点就忘了,岑念现在是十七岁女高中生人设。
岑念偶然在网上发现了S大居然有公开的网课课程,她就按照课程,给自己排了一个课程表,从头开始学习。
岑念又说:“他们为什么时刻不离地跟着你啊?”
刚才才***一个佣人,现在又出来了一个。
手里拿着一顶小檐帽。
舒楠叹了口气,“唉,都是我老公安排的呗。”
岑念:“…… ”
果然,年纪大的人就是不一样。
虽然她很心疼舒楠年纪轻轻就嫁给了萧津琛人到中年的舅舅,但是别人老公至少贴心啊。
不像萧津琛,岑念总觉得自己每次对他笑,他就爱答不理,就像在刻意讨好一般。
两人正在闲聊,就见佣人带着一个短发,穿着皮衣、紧身牛仔裤和黑色长靴,英姿飒爽的酷姐走了过来。
“凌云!”舒楠老远瞧见了人。
凌云是萧津琛妈妈明若兰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和小舅舅明朔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明朔虽然也和明若兰同父异母,但是是明家明媒正娶进门的。
但凌云是……私生女。
不过凌云也是个有骨气的人,母亲病故后才知道身世,但没有理会过明家的人,也没用明家一分钱。
和明家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大学毕业后自己在娱乐圈闯荡,现在在某剧组做制片。
和明朔关系好也是因为母亲去世后的家长会都是明朔去帮她开的。
明朔也是她唯一承认是自己亲人的明家人。
而她刚好,和舒楠是大学同学,关系很好的室友。
结果没想到,转眼之间大学同学就成了自己***。
岑念是在结婚后才和她认识。
“你好。”岑念略微有些拘谨。
舒楠抱怨道:“你怎么才到呀?别告诉我你骑那个牛逼哄哄的大摩托还能堵车。”
“念念,你现在情况这么样了?你车祸的时候剧组有事走不开,抱歉了。”凌云无视了舒楠,拉过椅子坐下,问候岑念。
岑念点头:“我没什么大碍了,就是以前的事情暂时想不起来了。”
凌云在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岑念:“没事就好,这是生日礼物,生日快乐。过年没回家,现在才送给你。还不晚吧?”
岑念接过一看,是当红小生谢湛词的照片,上面还写着“to念念,生日快乐”。
岑念喜欢谢湛词喜欢了很多年,高中时期的偶像就是他。
没想到自己有天也能拥有他的签名照,还是to签。
“谢谢谢谢!!我太喜欢了!”岑念抱着照片,爱不释手,激动到脸都红了。
舒楠抱着小毯子,看着凌云:“我也想要谢湛词的to签…… ”
凌云白了她一眼:“算了吧,前几天你才参加了另一个明星的生日会,别告诉我你现在又喜欢谢湛词了。”
舒楠点点头:“是的。”
凌云不理会她,继续和岑念说话:“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岑念:“我不太习惯长头发,怎么样?还好看吗?我问萧津琛好不好看他都不理我呢。”
凌云听到这,挑了挑眉,扫了舒楠一眼。
岑念失忆的事,舒楠有给她讲。
凌云又问:“哦?萧津琛现在回家住了?”
岑念没有察觉到凌云话里的深意,老老实实回答:“也不是经常回来啦,他工作忙,三天前出差回来的时候在家住了一晚,今天周末,应该也会回家吧。”
舒楠听着听着,就把头往毯子里埋。
终于——
“念念,我有点想吃草莓,能麻烦你进屋子里帮我拿点吗?”凌云笑了笑,说道。
岑念点了点头,没有察觉到凌云是有意在支开自己。
在她起身离开后,凌云目光转向了把头像鸵鸟一样埋着的舒楠。
“说说吧,舒楠,你干了什么好事。”岑念醒后就只见过萧津琛和舒楠,如果不是舒楠给她说了什么,岑念就算失忆,也不可能突然转变对萧津琛的态度,提到他的名字能这般自然、和谐。
舒楠老老实实交代了。
凌云看着她,眉毛微蹙:“你这不是在帮倒忙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岑念失忆前和萧津琛的关系是什么样,你就不怕她有一天就想起来了?”
舒楠小声说:“我也不是故意的啦,虽然我的话有歧义,但是是岑念自己误会了嘛。”
凌云:“萧津琛那件事你知道的,岑念没失忆的话不可能忍得下去,他…… ”
舒楠打断了她:“别说了别说了,岑念回来了,求求你了大姐。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而且那件事岑念都翻篇没提了,我们也不说了行不行?我求求你了,大侄儿的婚姻就靠我们拯救了。”
凌云多想说一句“他自己也不见得还想过下去”,可岑念已经走近了。
岑念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小篮子,里面全是大个又新鲜的有机草莓。
“快吃吧。”岑念看着凌云,露出了一个笑脸。
舒楠几近哀求地看着她。
凌云:“…… 吃吧,舒楠也多吃点,以后少说话。”
舒楠知道凌云这是放了她一马,终于松了口气。
三人就这么一边吃着水果,喝着热茶,听凌云聊聊娱乐圈的八卦。
五点多的时候,岑念的手机响了。
居然是萧津琛打来的。
不只是岑念,舒楠和凌云都有些惊讶。
岑念接起电话:“喂?”
电话里传来萧津琛一贯冰冷的声音:“我在舒楠家门口,回家了。”
岑念:“哦…… ”
电话又被挂了。
岑念不好意思地说:“我要回家啦,萧津琛在门口等我了。”
凌云诧异的目光一闪而过,正准备问什么,舒楠急忙说:“好的,拜拜,下周有空的话一起逛街!”
岑念从后院走到前门,走了快十分钟。
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舒楠家真的好大。
佣人把她送到了前门,一辆黑色的迈巴赫正停在门口。
司机见到岑念走近,下车帮忙拉开了车门。
岑念坐在后座,萧津琛也坐在后座。
司机踩下油门,车缓缓起步。
“你今天怎么来接我了?”岑念问道。
萧津琛:“刚好在这边,顺路。”
他下午的时候刚好在视察度假酒店的进度,离舒楠家的庄园不远。
岑念:“……哦。”
亏她还以为萧津琛是专程来接她的呢,原来是顺路!
果然,***还是那个***。
太过分了,下次见面她一定要给舒楠讲这件事。
然后,车内就陷入了谜一般的安静。
司机自然是专心开车不说话的,岑念坐在萧津琛身边,他在看财经杂志,自己拿着手机翻了翻也没什么玩的。
“那个…… ”岑念主动挑起了话题,“就是谢湛词你知道吧?那个大明星,巨帅的那个,前年拿下影帝的谢湛词。”
萧津琛翻了页:“嗯。”
岑念:“我喜欢了他好多年哦,今天听凌云说,他居然结婚了诶,应该不久后就会公开了。他老婆是圈外人,和他是初恋,两人分手几年才和好,和好后就直接结婚了,好羡慕哦。”
萧津琛突然合上杂志,眼底闪过一丝冰冷:“所以呢?”
岑念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到萧津琛了,但是直觉告诉自己。
他在生气。

臣服萧津琛岑念完整版免费阅读

岑念从小到大,自认为最好的一个性格优点就是凡事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虽然这点有利有弊,但是岑念每次犯错后都会先反省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
确定不是自己的错了再去找别人理论。
今天也是。
岑念仔仔细细想了想刚才和萧津琛的对话。
上车后都还是很正常的交流,然后……
自己在他面前猛夸了一顿谢湛词,然后在他面前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自己对谢湛词的喜欢。
岑念想,虽然她现在对萧津琛没什么感情,但是合法的夫妻名份摆在那。
如果萧津琛在她面前猛夸一顿别的女人,她肯定会质疑他是不是要变心了,然后生气。
这么一想,岑念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夸得有些过了。
下次一定收敛一点。
岑念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决定让萧津琛知道自己认错的态度。
她伸出手指,戳了戳萧津琛的胳膊。
啧,***的肌肉。
萧津琛宽厚的肩膀和手臂的肌肉,把这身定制的西装完全撑了起来,岑念觉得萧津琛穿西装,比商场的挂出来的模特照片都有型。
看着特别有安全感,和萧津琛在一起都不怕碰到打劫的,他这身肌肉能一个打十个。
哦对了,下次逛超市也能叫上他,他肯定能拎好多东西。
“你干嘛?”萧津琛终于不耐烦了,转头问道岑念。
岑念回过神,抽回了自己一直在戳萧津琛手臂的指头。
“你经常锻炼吗?你肌肉***啊。”岑念决定先奉承一下他。
“还有更硬的。”萧津琛顺口回答了一句。
这个熟悉的对话,自己都愣了一瞬。
之前有次在家,睡觉之前他接了个工作上的电话。
岑念穿着睡衣,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故意使坏去捏他臂膀。
捏了半天,发现自己根本捏不动。
萧津琛终于挂了电话,转头看向使坏的岑念。
岑念媚眼如丝,轻声说:“你肌肉***啊。”
萧津琛哑声道:“还有更硬的。”
然俯身抓住了岑念纤细白嫩的脚踝,她发现惹火上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萧津琛紧紧攥住她的脚踝,岑念那点小力气根本躲闪不了。
那晚,萧津琛一直没松手,压着她。
让岑念深刻体会了一下,什么是更硬的东西。
萧津琛抽回思绪,目光转向岑念。
岑念一脸单纯地看着他,压根没想到那方面去。
她只以为萧津琛是在炫耀自己的肌肉。
“那个,我刚才就是随便夸夸,女孩子嘛,都喜欢追星的。所以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岑念试探着问道。
萧津琛把目光撇开,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嗯。”
一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家。
岑念在路上一直盘算着,要怎么和萧津琛说这事。
两人进了屋,岑念脱掉了厚厚的羽绒服。
“你吃饭了吗?”岑念问道。
萧津琛:“没有。”
岑念眨了眨眼,对他说:“那你来帮我杀鱼吧,我给你做晚饭。”
萧津琛剑眉一凛:“杀鱼?”
岑念走进厨房,萧津琛跟在她身后。
只见厨房的洗碗池里,有一条鱼正在水里欢乐地游弋。
它还不知道,自己一个小时后就会成为一道味道鲜美的水煮鱼了。
岑念撸起袖子,直接伸手下水。
一下子就把鱼抓了起来。
萧津琛往后退了一步。
岑念“啪”地把鱼头往案板上一砸,嘴里还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杀生了杀生了。”
萧津琛紧蹙着眉头:“……你为什么不买杀好了的鱼?”
岑念转过头,嘴角勾着,笑嘻嘻地说:“我前几天去超市买的,不知道你多久会回家就一直养着了,如果杀好了放冰箱里冻几天就不新鲜了。”
萧津琛表情有一丝松动。
岑念:“快来帮我呀。”
萧津琛:“……好。”
他脱掉了西装外套,解开了袖扣,把袖子挽了上去。
萧津琛走到操作台前,看着岑念已经戴上手套开始动刀了,自己却有些无从下手。
他紧紧抿着嘴唇,“我该做什么?”
岑念问道:“你杀过鱼吗?”
萧津琛:“没有。”
岑念又问道:“那你看别人杀过鱼吗?”
萧津琛:“也没有。”
岑念摆了摆手,无奈地说道:“算了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等我一会儿,很快的。”
萧津琛:“好。”
他也是万万没想到,岑念还会杀鱼。
不过他没有离开厨房,一直站在岑念身后,看着她的背影忙忙碌碌。
岑念终于准备好了食材,鱼和豆腐都下锅后,她一边洗手一边说:“十分钟后就好了。”
萧津琛双手环抱:“嗯。”
岑念又问他:“我们以前在家里都是我做饭吗?”
她一说到“我们”这两个字,就感觉自己脸颊发烫。
这还是她失忆后,第一次和萧津琛一起吃饭。
两人独处的时间少,萧津琛与她而言,除了心里自然的一种熟悉感,更多的还是陌生。
可只要一说到“我们”,就会联想到两人结婚后这段时间,有着最亲密的关系。
她脑袋里的小火车就控制不住“呜呜呜”地往前开。
萧津琛淡淡地说:“没有,我们很少一起吃饭,平时工作忙。”
岑念点了点头:“哦,这样啊。”
又有些忍不住心疼他了。
钱没挣到多少,甚至需要自己给他转零用钱,却还在为家里拼死工作。
萧津琛真的太惨了。
萧津琛突然有些别扭,他对岑念说:“我去阳台抽支烟。”
岑念:“好。”
萧津琛走到客厅外的露台,打开了窗户。
他很少在家里抽烟,今天却不知怎么的,烟瘾上来了。
没找到打火机,萧津琛走回客厅,在茶几上找到了一盒火柴。
萧津琛嘴里咬着一支烟,拿出一根火柴擦过盒子侧面。
火花瞬间燃起,萧津琛一只手拢着火,深吸一口,点燃了烟。
露台没有开灯,火柴照亮了周围,转瞬又熄灭。
他站在最顶端,俯瞰着这个城市的夜景。
车流依旧,车灯辉映。
京市永远都在忙碌。
萧津琛把火柴丢在垃圾桶,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
等到他抽完了这支烟,再走回厨房的时候,岑念刚好关了火。
“我来吧。”萧津琛轻而易举地端起锅,把鱼都倒进了碗里。
然后端着碗走到了餐厅。
岑念跟在身后,拿着两双筷子和两个碗紧随其后。
菜摆上了桌,岑念把筷子递给萧津琛:“快尝尝。”
萧津琛加了一片鱼肉,吃了一口后说道:“味道不错。”
岑念有点小骄傲地说:“我做饭都是自己学的哦,老岑也说我水煮鱼做的最好吃了。”
萧津琛依旧面无表情,声线却柔和了几分:“嗯。”
岑念也有些饿了,拿起筷子开始吃鱼。
吃到一半,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萧津琛。”岑念叫了他的名字。
萧津琛抬起头:“嗯?”
岑念深呼吸一口气:“我想和你商量件事。”
萧津琛拿着筷子的手一僵,随即抽回,把筷子放在了碗上。
“你说。”
岑念看着萧津琛如墨色般的眼睛,认真地说:“我大学的学的东西都不记得了,我最近在自己上网课,但我还是想报个班学习,说不定能快点想起来大学的学到的专业知识,然后找工作、考证。”
萧津琛没想到岑念会突然提起这件事,倒有些诧异。
不过他也不反对,爽快地答应:“好。”
“还有。”岑念紧接着又说:“如果你…… 工作实在累,就辞职算了吧。舒楠说你学历很好,是S大金融硕士,应该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或者你可以跟着老岑一起工作,到时候我也能挣钱了。”
今天是周末,萧津琛还在工作,太辛苦了。
萧津琛越听越觉得匪夷所思。
岑念又继续说:“我知道你现在在家里的境遇并不好,不过你别担心,我查了卡里的余额,里面还剩很多钱,我也不扣你零用钱了,你可以慢慢找个喜欢的工作,或者暂时休息一下。”
岑念昨天出门的时候,顺路去银行查了一下卡里的余额。
那七位数的存款,让她顿时有了心安的感觉。
萧津琛反问道:“零用钱?”
岑念点点头:“对啊,就是我每个月给你转那十万块。”
萧津琛沉思片刻,问道:“舒楠到底给你说了什么?”
岑念把自己知道的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萧津琛。
包括萧津琛存了十个月零用钱给自己买包的事情。
萧津琛眼角动了动,看着岑念一脸单纯的傻样,说道:“岑念,首先我要给你解释,零用钱这件事是真的,不过你就给我转了三个月,而且钱我后来都转回给你了。在我回萧氏工作后,我的资金就能正常使用,而且萧氏并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也不是你想象的什么小公司。你还记得江城市中心的天盛尚渡酒店吗?”
岑念点了点头。
“我家开的。”
萧津琛这四个字,犹如平地惊雷。
炸得岑念脑子都懵掉了。
天盛尚渡是江城的地标建筑,而且天盛旗下大大小小的星级酒店在全国有一百余家,就算岑念的记忆只停留在十七岁,她也听说过天盛这两个字,知道这个酒店集团有多牛逼。
原来这就是萧津琛家开的哦……
岑念昨天晚上和老岑打电话的时候有试探着问过,老岑说自己的公司现在资产已经过千万了。
岑念当时还觉得老岑真了不起。
没想到……
岑念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这就是舒楠说的两家商业合作提前婚期?她还以为萧津琛家里和老岑现在的公司差不多,还觉得这段婚姻算是传说中的商业联姻。
这跨了108个阶层还算联姻吗?
萧津琛家随便一家酒店都不止老岑现在的身家。
她还让萧津琛去帮老岑……
老岑的公司请不起这尊大神。
萧津琛又说:“至于那个包,如果你喜欢,我能够每天给你买一个,只要爱马仕产量够,我连续给你买一年都可以。”
他正式接手公司大部分工作后,明若兰就把自己名下的股份以及很多资产转给了他,萧津琛每天坐在家里,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钱涌进账户。
“那这个婚房是…… ?”岑念不死心地问道,她查过海樾的市场价,这套房子市值五千万。
萧津琛:“你爸和我一起买的”
岑念松了口气。
“爸给我们出了一百万。”
岑念这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整个人都傻掉了。
她举起手示意萧津琛暂停,恨不得把头埋到桌子下面去:“你别说了……”
让她自己先尴尬一会儿。

小说推荐

楚女不归,楼枕小河春水。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臣服萧津琛岑念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关注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