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5-10

小说介绍

《臣服》是作者糖醋奶茶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萧津琛岑念,小说讲述了萧津琛和岑念商业联姻,表面上相敬如宾,私下两人却早已找好了离婚律师。 就在大家猜测两人多久能和平分手,到底是谁外面的人能成功上位时。小编为你带来臣服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周岩看着萧津琛直在拿着手机打字,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屏幕都黑了也没看眼。
顺嘴问了句:“萧总,qq可以用了吗?”
萧津琛的qq许久不用,登陆上的时候显示账号有风险。
周岩这个美国某知名大学的金融硕士,萧氏首席经理特助,在今天新get了个“如何解决qq登陆问题”的技能。

臣服全文阅读

岑念等了好久,萧津琛还没有回复她。
她又发了条自认为很凶的威胁短信:【你再不回我,我就生气了。】
萧津琛的短信终于姗姗来迟:【378xxxx】
岑念收到短信后,复制粘贴,搜索好友,发了添加请求。
很快,萧津琛就通过了岑念的好友请求。
【加qq有事?】萧津琛还在路上,现在不忙,难得好脾气主动给岑念发了消息。
岑念:【省钱,短信毛条呢。】
萧津琛:【……】
周岩看着萧津琛直在拿着手机打字,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屏幕都黑了也没看眼。
顺嘴问了句:“萧总,qq可以用了吗?”
萧津琛的qq许久不用,登陆上的时候显示账号有风险。
周岩这个美国某知名大学的金融硕士,萧氏首席经理特助,在今天新get了个“如何解决qq登陆问题”的技能。
萧津琛淡淡地回答:“嗯。”
周岩看萧津琛看手机看得认真,十分懂事地闭嘴整理资料。
岑念:【我过年的时候都不在这里住吗?今天物业把生日礼物送来了,说我前段时间都不在家。】
萧津琛眼神暗:【嗯,你过年在你爸家里,我在国外还没回来。】
岑念倒没想太多,她的生日在大年初,老公不在和老岑起过自然是正常的。
岑念也发现了今天萧津琛心情不错,有问必答,继续问道:【我们以前没加qq,都是怎么联系的啊?短信?电话?】
萧津琛:【微信,现在大家都常用微信。】
岑念想起了池迎迎那天回复她的内容,也说是微信给她发了消息。
可是她记得高的时候大家都是用qq比较多啊,时代变化也太快了吧。
岑念很快地下好了微信,她的微信号很早就注册了,但是不常用。
幸好微信绑定了qq,能直接登陆,岑念顺利地登上了自己的微信。
登上,就跳出来了几条消息,老岑的,池迎迎的,舒楠的。
萧津琛到了郊区,再次主动发来了信息:【工作了。】
岑念:【好,你先忙。可爱/】
这才对嘛,这才像正常感情好的夫妻之间的聊天。
岑念午饭也是自己做的,冰箱里菜很多,她做了顿十分丰盛的午饭。
打开手机相机,拍了张照,发到了qq空间。
发完照片之后,岑念又点开了微信。
除了让她吃惊,有三万多块巨款的微信零钱余额。
还有她的朋友圈。
岑念点开了自己的朋友圈,她的朋友圈设置了近三天可见。
但是之前的照片都没删。
怪不得自己空间都没什么东西了,原来大学之后自己就喜欢发朋友圈了。
岑念口气翻到了底。
六年前,拿到s大的录取通知书。
在那年,考过了英语四级,期末考试年级第,和池迎迎在公园堆雪人。
五年前,在家日式甜品店打工,和同事相处愉快,还有她亲手做的松饼。
参加社团活动,主持了次系里的晚会,在寝室和室友偷偷煮火锅。
四年前,老岑在江城买了新房子,看照片里房子又大又宽敞。
大三的她高分考过六级,在朋友圈晒成绩的时候英语老师点了个赞。
还有熬夜看剧,对最后男主居然死了这种神剧情的吐槽。
那年开始,岑念在星巴克做兼职,课余的时候还去旁听其他系的课。
大四那年,岑念在京市个外合资的建筑公司实习,那年老岑在京市买了房。
虽然在四环,位置般,但岑念还是很开心的在朋友圈发了老岑和她的合照。
岑念翻了半个小时的朋友圈,惊叹自己忘记的那六年,是怎样丰富多彩的人生。
岑念的最后条朋友圈,就是大四那年的冬天,她和老岑的合照。
之后两年多都没有条朋友圈,她不知道是被删掉了还是没有发。
更让她觉得奇怪的是,萧津琛完全没有在他的朋友圈出现过。
自己大学的时候这么低调吗?谈恋爱了都不发朋友圈。
岑念本想问问萧津琛,但是想着他在工作,现在打扰不太合适。
洗完了碗后,按照自己制定的时间表上的安排,午休到了两点。
醒来后,岑念又去了书房。
书房是家里所有房间设计,比较让岑念满意的间。
书房差不多五十平,三面墙都是书柜,另外面做了两张书桌。
岑念直觉告诉自己右边那张是给自己准备的,她上午也是坐在这背的单词。
采用的都是浅木色的设计,比其他房间冷硬的风格柔和了许多。
书房里什么都有,岑念还在抽屉里找到了两个单词本。
唯奇怪的就是,在书桌旁边,并排放了两个保险柜。
岑念试了试密码,两个保险柜的密码和她包里的银行卡都样,是她的生日。
但是保险柜密码输对了之后还要用钥匙,才能打开。
岑念没有钥匙,也没功夫去找了。
她现在还得背单词呢。
想到这,岑念有点难过。
如果自己没办法恢复记忆,那是不是就会记不起大学学的东西了。
建筑设计这个专业,大学里学的专业知识非常重要。
可是岑念现在对于专业的认知直接从当初的年级第,退化到了现在的外行人,更别说ps、cad和sketchup的使用了。
岑念突然觉得背那么多单词也没用了,自己始终是丢掉了那六年学到的东西。
难过之余,岑念打开了电脑。
-
晚上点,萧津琛才结束了和公司主管的会议。
下午会议开始之前,他点开家里的监控看了眼。
客厅和书房都装有监控,是之前他和岑念都搬离海樾公馆的时候装上的。
开会之前,他打开监控软件看了眼,岑念正在书房看书。
会议结束后,秘书正在和萧津琛核对明天的工作安排。
对完行程后,萧津琛突然对周岩说:“我今晚回海樾,你先下班吧。”
最近因为郊区度假酒店的事情,萧津琛和周岩都直接住在了天盛东方,每晚下班后还要在萧津琛的套房里处理工作上的问题。
突然宣布不加班了,周岩还真有些意外。
但是听萧津琛说,他要回海樾。
周岩就懂了。
小别胜新婚嘛。
萧总之前个人在伦敦呆了那么久,也该好好和岑小姐相处下了。
周岩今天去财务部门,还听见有员工在卦萧总是不是要离婚了。
萧氏集团两个萧总,个是萧津琛,另个是萧津远。
萧津远还没结婚,员工口的“萧总”自然指的是萧津琛。
周岩虽然也听说过这些传闻,特别是在伦敦那年,萧津琛个人扛起萧氏欧洲集团大梁的时候。
他日日跟在萧津琛身边,没见到萧津琛和岑念有过联系。
那年萧氏才开拓欧洲市场,萧津琛不分昼夜地工作。
在欧洲市场走向正轨之后就回到了国内。
周岩把件收整好,对萧津琛说:“萧总,那我先走了。”
萧津琛点了点头。
在周岩离开后不久,萧津琛放下了件,拿起车钥匙走向了电梯。
萧氏大楼离海樾很近,踩油门,松。
三分钟后就到了。
萧津琛有年多没回海樾住了,打开门的瞬间还有些不习惯。
他换掉鞋子,径直走向书房。
岑念果然还在书房。
只见她肩膀耸耸,桌上的餐盘里放着炸鸡,还有罐打开的可乐。
电脑屏幕上放着几年前大火的韩剧《来自星星的你》。
岑念戴着耳机,没有察觉到背后有人。
“都敏俊xi……    ”岑念看到动人之处,突然带着哭腔喊了句。

臣服免费阅读

今天京市降温了,萧津琛穿了件灰色的毛呢大衣,进屋之后就脱下了。
萧津琛本性是个不爱拘束的人,他边朝岑念背后走去,边单手解开衬衣上方的几颗扣子。
岑念还在啃着炸鸡,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脑屏幕。
萧津琛都走到了她身后,都没发现。
萧津琛不知道岑念看这么认真是为什么,那些明星有这么帅?
突然,他起了捉弄岑念的心思。
他伸手拨开岑念头戴式耳机的边,松手,耳机“啪”地下又弹了回去。
岑念正看得认真,沉迷于剧情。
被萧津琛这么吓,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转过头看,发现是萧津琛后,摘下耳机丢在桌上。
站起来,瞪了他眼:“你吓死我了!”
说完,伸手揉着自己耳朵。
“痛?”萧津琛问。
耳机罩上有海绵,其实不痛,但萧津琛都这么问了,岑念鬼使神差地就回答:“痛死了。”
萧津琛漫不经心地回答:“哦,那我下次轻点。”
岑念气鼓鼓地盯着他,眼神却不知怎么回事,慢慢朝下,落在了萧津琛的胸口。
衬衣扣子解开了半,刚好能够看见里面的景色,这个胸肌……
萧津琛察觉到了岑念的视线,眼尾挑了挑。
以前两人才结婚不久的时候,岑念最喜欢的就是摸萧津琛的肌肉。
那块块的,拍出来不用p都能当画报。
活脱脱就个女色|魔。
那时候萧津琛血气方刚,经不起挑拨,岑念动手,他抓住岑念的手腕,故意喑哑着嗓音问道:“你想干嘛?”
岑念在这方面从不掩饰,更何况两人已婚,也没必要掩饰。
故意伸出食指,在萧津琛胸口轻勾,答不对题:“想。”
……
萧津琛回忆起以前的画面,只觉得前几天那股火又开始蹿了,扫了眼,发现岑念在察觉到他的视线后故意躲闪的眼神。
“我洗澡去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岑念还没反应过来,萧津琛就突然变脸了。
想了想,难道是自己的眼神太赤|裸裸了?
没想到萧津琛这么含蓄,那自己下次也收敛点好了。
岑念坐下,点下播放键后继续看剧。
萧津琛冲完澡出来的时候,岑念正好看完了集。
她关掉了电脑,把炸鸡端了出来。
萧津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用笔记本电脑工作。
他穿着深色的家居服,额间的发丝还有些湿答答的,头发没有像以前样打理得很严谨,这样看着温顺了许多。
岑念把炸鸡放在了茶几上,笑着说:“尝尝,我自己炸的。”
萧津琛抬头看了眼,又把目光转向电脑屏幕:“不吃。”
他向就不吃垃圾食品,这次也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切。”岑念对着萧津琛撅了撅嘴,继续吃自己做的炸鸡。
下午看剧的时候,女主角直在念叨吃炸鸡,把岑念也念叨饿了。
在厨房翻翻找找,把食材找齐了,自己腌料炸出来的。
萧津琛居然还不吃。
以前的岑念知道萧津琛的习惯,但是现在的岑念不知道。
萧津琛又解释道:“我从小就不吃油炸食品。”
岑念点了点头,边吃边问萧津琛:“你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呀?我以为你要周末才回来呢。”
萧津琛头也不抬地回答:“今天下班早,就回来睡。”
岑念:“哦,这样啊。”
看样子萧津琛现在的日子真的挺难过的,下班早都九点多才到家,工作的地方应该很远吧。
回家了还要继续工作,真是太不容易了。
岑念吃完炸鸡后,去厨房洗了碗。
萧津琛还在客厅办公。
“我先睡了哦。”岑念站在卧室门口对萧津琛说。
“嗯。”萧津琛应了声,继续工作。
岑念今天早上起得早,现在还真有些困了。
在床上躺了会儿,就睡着了。
个小时后,萧津琛合上了电脑。
卧室门半掩着,岑念给他留了个缝隙。
他还以为岑念忘了关门。
萧津琛把卧室门拉上,走到另间卧室拿了床被子后回到客厅。
在沙发上将就了晚上。
第二天早上,岑念忘了调闹钟,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偌大的床,身边那块儿并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岑念还觉得有些奇怪,萧津琛昨晚睡的哪?
她起床找了圈,发现萧津琛已经走了。
岑念起床洗漱后换了身衣服,走出了家门。
家里没有新鲜的水果,岑念准备去买点。
之后几天,萧津琛都没有回家。
岑念个人在家里过了几天。
直到这个周末过完,岑念终于发现了有些不对。
萧津琛居然周末也没回家。
她本想打电话问问萧津琛,但又怕打扰他工作。
落魄家族里不受宠的少爷,只能用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
岑念想想都觉得萧津琛不容易。
她最近也在尝试着自己出门,小区附近的几条街道她都转了转。
担心自己会走丢,岑念每次都不敢走太远了,认熟了这段路才敢继续往远了走。
虽然立春了,但京市在夜大风后又降了温。
岑念今天出门的时候穿上了厚厚的羽绒服。
昨天出门认路的时候,发现了家理发店,岑念还是不太习惯长头发。
剪完头发后,岑念看着自己齐肩的短发很是满意。
但在看到价格单吓了大跳,六年后物价这么恐怖吗?剪个头发都要千块了。
结账的时候,岑念心疼地点开微信支付。
千块,够她吃好多饭了。
“岑女士,您在我们店的会员卡还有余额。”前台小姐姐微笑着对她说。
岑念收回了手机,松了口气:“哦哦,那直接扣吧。”
扣完钱,前台递了张单子给她。
岑念签字后才看见,卡上余额还有五位数。
岑念回家的路上还直在想,自己怎么如此富婆了。
老岑看来真的发达了。
她在心里暗自计划,下次出门的时候把那几张银行卡都拿出来查查余额,如果钱多就让萧津琛辞职算了。
没必要这么拼命,可以换个稍微轻松点的工作,如果暂时找不到工作,自己也可以养他段时间的。
如果他不介意,也可以去帮老岑,老岑这么好,肯定也会对自己女婿很好的。
-
萧津琛这几天出差去了趟洛镇,上次开会开到半因为岑念车祸提前离开,有些事情还没处理好。
洛镇是个保存尚为完好的古镇,最近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扶持,准备把洛镇旅游业作为重点开发。
萧氏在洛镇有个现代化的度假酒店,这次的会议主要是针对省上即将在x酒店接待外宾的事情。
萧津琛处理好了事情,飞机落地后就给周岩放了天的假,让司机送自己回海樾。
他上飞机之前,在监控里看到岑念傻乎乎地搬了根椅子去阳台,不会用阳台的升降晾衣架,站在椅子上挂衣服,个踉跄差点摔了。
到家的时候,家里空无人。
岑念最近经常出门,但都不久就回家了。
她以前总是在家呆不住,每天都会约舒楠或者凌云出去玩,再或者就是约她高同学池迎迎。
没想到失忆后岑念还是这么爱往外跑。
萧津琛有些累,他回到家后先洗了个澡,然后走到了书房。
他从抽屉里拿出来把钥匙,打开了右边的那个保险柜。
保险柜他和岑念人个,用来放些私密和贵重的东西。
两人互不知道密码和钥匙放在哪。
他的保险柜里面放着许多本件和他的结婚证。
还有两份离婚协议。
萧津琛拿出来看了看,神色冷了几分,然后又放了回去。
锁上保险柜的瞬间,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萧津琛走出去看,岑念拎着袋橙子,还拄着根晾衣杆,正在脱鞋。
穿着长到脚踝的羽绒服,外套帽子也盖在了头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她刚才在和舒楠视频,给她看自己的新发型。
舒楠明天就回来了,约她还有另外个叫凌云的朋友起喝下午茶。
进屋的时候挂掉了视频,她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后就看到了站在客厅的萧津琛。
瞬间,岑念嘴角上扬,笑嘻嘻地说:“你回来啦。”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臣服全本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