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隐婚妻子(丁临孙妍)
影帝的隐婚妻子(丁临孙妍)

影帝的隐婚妻子(丁临孙妍)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5-30

小说介绍

主角是丁临孙妍小说《影帝的隐婚妻子》给大家安排上了,影帝的隐婚妻子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丁临也知道急也没用,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强迫自己入睡。孙妍今日休假,带了熙熙、孙妈妈和灿姐到水上乐园玩。

丁临孙妍小说简介

丁临是素颜接受的采访,眼睛略有点浮肿,脸很清透白嫩,鼻子却有些发红——即使他这样不在乎上镜效果,却依旧惊人的好看。
主持人问丁临:“丁临,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不是单身?”
丁临想了想,道:“我目前是单身。”
他有过短暂婚史,不过很快就被人给抛弃了。
主持人“哇呜”了一声,又问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请问丁临,你排斥婚姻吗?”
丁临很认真地回答:“为什么要排斥婚姻?人到了年纪,不都该结婚吗?人人都不结婚生孩子,那咱们国家以后不就没有下一代建设国家了?”
孙妍忍不住笑了起来——丁临可太傻了,当红男明星,哪个敢这样大喇喇说自己想结婚的。

影帝的隐婚妻子全文阅读

车上了高速,丁临给经纪人打电话报备。
经纪人亮哥从丁临十六岁出道就开始带他,跟家人也差不多了,听说丁临家里有事,忙道:“要不要公司帮忙?”
丁临安慰他:“哥,不用,我回去看看再说。”
挂了经纪人的电话,丁临又给孙妍打电话,还是没有人接。
他的助理大刘见丁临确实有些紧张,忙道:“小丁,你别急,万一是出去玩忘记带手机呢!”
另一个助理大王也劝他:“这一路得七八个小时,小丁你先睡一会儿,等睡醒了再打一下试试。”
丁临握着手机,眉头微蹙,过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熙熙妈妈是个工作狂,我听熙熙说,她有一次上班,两天一夜没睡,整整工作了三十六个小时......我真有点怕。”
孙妍一投入工作里,就忘记了一切,再加上工作情况特殊,经常上夜班,丁临其实很担心她。
他一看到网上有人因工作太忙劳累过度猝死,就心里揪得慌,生怕下次看到的人是孙妍。
韩忱的老婆跟韩忱结婚后,就专心致志在家管孩子,闲了读读书,学学插花,做做瑜伽,这样多好呀!
偏偏孙妍热爱工作......
丁临也知道急也没用,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强迫自己入睡。
孙妍今日休假,带了熙熙、孙妈妈和灿姐到水上乐园玩。
孙妍在存包处存包的时候,熙熙拿了孙妍的手机,给爸爸拨了一个电话,没人接,他也没管,直接把手机给了妈妈,孙妍把手机放进包里,存了起来。
这个水上乐园很好玩,熙熙很喜欢一个人工造浪项目,趴在妈妈背上,娘俩玩得开心极了。
单是在人工造浪这里,他们都玩了两个小时。
中午在水上乐园里的餐厅吃了汉堡和薯条,孙妍又带着熙熙去玩漂流。
孙妍和熙熙一条船,孙妈妈和灿姐一条船,随着船不断撞击拐弯,熙熙不断发出尖叫声,嗓子都快喊哑了。
他们上午九点进水上乐园,一直玩到了下午六点才要离开。
孙妍一拿出手机,就看到了上面几十个未接来电,全是丁临。
她拨了回去。
手机响了一下就接通了。
丁临一向说话不紧不慢,这会儿却语速很快,声音也有些大:“孙妍,你怎么了?没事吧?”
孙妍忙道:“我没事啊,我带熙熙来水上乐园玩,玩了整整一天,手机存到了存包处。”
得知孙妍和熙熙没事,丁临这才松了一口气,语气舒缓了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孙妍取笑他:“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整天担心我出事?”
丁临沉默了片刻,道:“我正开车回Z城。我去你那儿看看熙熙。”
孙妍看了看时间,道:“这会儿六点,路上正堵车,我们大家也得八点了。”
丁临算了算时间,道:“我差不多十点半十一点到。”
熙熙路上睡了一路,回到家反倒精神了起来,拉着姥姥下楼去小区广场上玩去了。
孙妍想着灿姐今天也累了,就让她歇着,从外面叫了熙熙爱吃的福记外卖,一家人吃了晚饭。
孙妈妈和灿姐今天都累得够呛,洗漱罢各自回房睡了。
孙妍和熙熙一起读了一会儿《青蛙弗洛格》,见熙熙眼睛都睁不开了,还竭力睁着,不由笑了,柔声道:“熙熙,妈妈亲熙熙一下,熙熙闭上眼睛睡觉好不好?”
熙熙摇了摇头:“我要把手放在妈妈肚肚上睡觉。”
孙妍看着熙熙努力睁得圆溜溜看自己的眼睛,心里一软,道:“好吧!”
熙熙侧身贴着妈妈躺下,把手伸进妈妈睡衣里,放在柔软的肚皮上,闭上了眼睛,一分钟不到,就睡着了。
孙妍一动也不敢动,一直等到熙熙睡熟,这才轻手轻脚翻身,背对着熙熙,拿了一本专业书看了起来。
他们局要搭建全路最新型的ATP设备试验台,领导已经把任务交给孙妍了,孙妍这段时间会很忙。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
孙妍觉得眼睛有些干涩,合上书闭上了眼睛,预备休息一会儿。
觉得眼睛缓过来了,孙妍又拿过手机,点开了微博。
她还是按照老习惯,先去看热搜榜。
丁临居然又上热搜了——“丁临承认单身不拒绝婚姻”。
原来是综艺节目放出来的采访花絮。
孙妍把声音调低,点开视频看了起来。
丁临是素颜接受的采访,眼睛略有点浮肿,脸很清透白嫩,鼻子却有些发红——即使他这样不在乎上镜效果,却依旧惊人的好看。
主持人问丁临:“丁临,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不是单身?”
丁临想了想,道:“我目前是单身。”
他有过短暂婚史,不过很快就被人给抛弃了。
主持人“哇呜”了一声,又问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请问丁临,你排斥婚姻吗?”
丁临很认真地回答:“为什么要排斥婚姻?人到了年纪,不都该结婚吗?人人都不结婚生孩子,那咱们国家以后不就没有下一代建设国家了?”
孙妍忍不住笑了起来——丁临可太傻了,当红男明星,哪个敢这样大喇喇说自己想结婚的。
还有那句“人人都不结婚生孩子,那咱们国家以后不就没有下一代建设国家了”,简直老气横秋,跟催婚的老干部一样。
孙妍再看下面粉丝的控评,发现丁临的粉丝偏偏吃他这一套,觉得他说得对,都劝他努力工作,将来找到优秀完美的另一半,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孙妍不禁又笑了。
丁临的粉丝据说百分之八十都是妈粉,可是以孙妍这段时间观察粉圈的经验,这百分之八十妈粉,有一大半都是披着妈粉皮的女友粉。
孙妍刚关了视频,手机就开始震动。
是丁临打来的。
孙妍这才发现已经十一点半了。
她点了接通,轻轻起身,一边接电话,一边离开了卧室。
丁临低声道:“我到你家小区门口了,你来接我吧!”
孙妍忙道:“等着我,我很快就到。”
她这套房子距离单位很近,是别的职工为了分新房子而上交的旧房子,最高七层,没有电梯。
好在孙妍的房子就在三楼,而且是三室两厅,虽然三个卧室中两个客卧面积都有点小,却足够住了。
丁临让助理开着车去酒店住一晚,明天开车先回京城,他自己戴着帽子和口罩,拉着大行李箱在小区外面等着。
孙妍这个铁路住宅小区是刷卡***,他没卡进不去。
孙妍在睡衣外面穿了件长风衣,脚上穿着运动鞋,一路小跑跑了过来,大老远就看到丁临手扶着栏杆低着头站在那里,头上戴着帽子,身材削瘦,双腿修长,大约是穿着运动夹克和牛仔裤的缘故,瞧着越发的瘦弱单薄。
她莫名有些心酸,走了过去,刷卡开了门:“进来吧!”
丁临推着行李箱,跟着孙妍进了大门。
孙妍这里他来过几次,都是为了送熙熙来见妈妈。
到了一单元外面,孙妍又刷开了楼门,扭头看丁临的行李箱,道:“行李箱我来拿吧!”
丁临这个行李箱还挺大的,她担心丁临太瘦拿不动——这行李箱硕大无比,看着比丁临体积都大。
丁临瞅了孙妍一眼,弯下腰,轻而易举地举起了行李箱:“走吧!”
孙妍:“......”
哇,丁临这家伙还是好man,好有男友力!
怪不得人说他又A又苏,荷尔蒙炸裂。
进了孙妍家,丁临站在玄关处,看着孙妍弯着腰从鞋柜里给他找拖鞋。
孙妍拿出一双未拆封的新拖鞋:“这是我们单位发的福利,我去的晚,没女款了,就领了一双男款拖鞋。正好是43码,你也能穿。”
她们单位每到三八节、劳动节之类节日都要发福利,发的都是拖鞋、洗衣液、卫生纸和洗发液之类。
丁临因为不爱看书,眼睛至今没有近视,眼神十分锐利,已经看到鞋柜里还有一双男款拖鞋了,直接问了出来:“那双男款拖鞋是谁穿的?”
孙妍一边拆新拖鞋的包装,一边解释道:“前段时间我爸过来住了几天,这双鞋是给我爸准备的。”
说完她意识到自己不用向丁临解释,便瞅了丁临一眼。
丁临似没感觉似的,乖乖站在那里等着孙妍拆拖鞋的包装。
换上新拖鞋后,丁临去洗手间洗手洗脸去了。
孙妍跟了过去,看着丁临瘦得颈节粒粒突起的后颈和单薄的宽肩,心里莫名有点难受,低声问丁临:“你饿不饿?”
丁临爱吃饺子,一边搓洗手上的洗手液,一边看着镜子里的孙妍:“冰箱里有没有速冻饺子?”
孙妍“嗯”了一声,道:“有鲜虾饺,还有猪肉白菜饺,你吃哪一种?”
丁临不肯做选择:“这两样各下一盘吧!”
孙妍看了看他单薄的背:“你晚上敢吃这么多?”
丁临打开水龙头,把手放在水龙头下面冲洗:“我刚杀青的那个戏,人设是得了重病,羸弱得很,所以我一直不敢吃东西。下个戏是演一个程序员,人设是微胖秃顶不得志。”
孙妍笑了:“你头发那么多,怎么秃?”
丁临也笑:“剧组自有办法。”
孙妍笑着去了厨房,心里想着:丁临看来是想摆脱流量标签,连微胖秃头不得志的程序员这样的角色也敢接。
饺子下锅之后,孙妍又拿了个小碗,倒了些醋,先给丁临端到了餐厅。
丁临不在餐厅,也不在客厅,不过主卧的门露着一条缝,隐隐透出光来——他应该是***看熙熙了。
把两盘饺子和醋碗摆好,孙妍才去卧室叫丁临:“饺子煮好了,来吃吧!”
丁临在餐桌前坐下开始吃饺子。
孙妍又给他盛了一碗饺子汤,放在丁临面前,然后在一边坐着玩手机。
丁临见她在打双升,就问孙妍:“我记得你以前玩的是一个什么头脑风暴游戏,你还玩到了全国最高级别。”
孙妍从小就是神童,智商一向碾压丁临,这既是丁临的童年阴影,又是他骄傲的一点。
上学的时候,他妈老是拿孙妍***他,嫌他学习不开窍。
不过孙妍聪明,丁临又从小到大觉得与有荣焉,和别人说起来,骄傲得很。
孙妍也想起了往事,一边出牌,一边道:“我通关了,就不太想玩了,后来游戏升级,变成组队玩,老给我匹配猪队友,我就不玩了。”
那一年发生疫情,她被隔离在了丁临在京城的房子里,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一天到晚玩头脑风暴之类益智游戏。
哦,熙熙就是那段时间的产物。
这段历史,可千万不要被熙熙知道!
想到这里,孙妍抬头看向丁临。
丁临正在吃饺子,鼓着脸颊停了下来,眼睛圆溜溜亮晶晶看着孙妍——他也想到了这一点:千万别让熙熙知道!
不然熙熙会难过的。
丁临和熙熙一样,吃东西细嚼慢咽。
把嘴里的食物咽下之后,丁临这才道:“孙妍,这件事你别和熙熙提。”
孙妍怀孕的时候,丁临手机上下了不少听书APP,听了不少儿童教育方面的书,形成了一种认识:儿童只有坚信自己是爸妈爱的结晶,才会更健康快乐的成长。
孙妍连连点头:“我明白,你放心吧!”
吃完两盘饺子,又喝了饺子汤,丁临起身收拾了空盘和碗筷,去厨房清洗收拾去了。
他和孙妍在一起,都是孙妍做饭,他洗完收拾厨房。
收拾好厨房出来,丁临去主卧找孙妍:“我今晚在你这儿凑活一夜,明天等熙熙醒了,我带他回去看他爷爷奶奶。”
孙妍看了看床,再看了看床尾的沙发:“那你得睡沙发。”
丁临不想睡沙发,就和孙妍商量:“咱俩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睡沙发,怎么样?”
孙妍直接就要拒绝:“我才不——”
丁临看着她的眼睛,一脸的委屈,慢慢道:“我都愿意让熙熙陪你两个月了......”
孙妍:“......那咱们剪刀石头布吧,三局两胜。”
丁临接连胜了两局,压倒性胜利,开开心心拿了睡衣和洗漱包,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孙妍发现自己又上丁临的当了,气得要死——她和丁临玩剪刀石头布,从小到大基本没赢过。
可是愿赌服输,她默默拿了毯子和枕头在沙发上铺好,预备晚上自己睡沙发。
丁临洗漱完回来,发现孙妍老老实实在沙发上睡下了,开开心心上了床,陪着熙熙睡下了。
嗯,孙妍的床好香啊,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好熟悉......
没等丁临想出来,他就***了梦乡。

影帝的隐婚妻子免费阅读

睡醒之后,熙熙第一件事就是找妈妈。
他闭着眼睛,伸手去摸妈妈。
咦,妈妈的肚皮怎么不是软绵绵的?
熙熙睁开了眼睛,发现身旁躺的是爸爸,愣了片刻,然后扑了上去:“爸爸爸爸爸爸!”
丁临睡得正香,被熙熙的尖叫声给吵醒了,左手抱着熙熙,右手抹了抹脸:“儿子儿子儿子......”
熙熙自从过完年,好几个月没见爸爸了,这会儿就有些激动,扑在爸爸身上嗷嗷直叫。
孙妈妈多年担任高中语文老师,天天有早自习,习惯了早起,六点就起来了。
她先去小区广场上锻炼了一个小时,到了七点半再出去买了早饭带了回去。
一进门,孙妈妈就听见熙熙在主卧嗷嗷直叫。
她想着得先把熙熙抱出来,好让孙妍再睡会儿懒觉,放下早拧开了主卧的门,口中道:“熙熙,姥姥抱——”
看着躺在大床上的漂亮青年和在一边蹦跶的熙熙,孙妈妈剩下的话全都憋了回去,呆呆站在那里看着,怀疑自己眼花了。
丁临反应了过来,忙摁住弹跳不停的熙熙,把有些长的黑发都拨到了脑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阿姨。”
他这个戏需要留头发,杀青了也没来得及去剪发,头发有些长,刘海都盖住眼睛了。
熙熙什么都不懂,被爸爸摁着,胳膊腿儿还不停地动:“爸爸爸爸,我的礼物呢?我的乐高呢?”
孙妈妈这会儿终于回过神了:“妍妍呢?”
“妈,我在沙发上睡......”孙妍从沙发上探出胳膊摇了摇。
孙妈妈探头一看,见孙妍盖着毯子睡在沙发上,心里一松,“哦”了一声,关上了门。
关上门之后,她不知怎么的,又略有些失望,便敲了敲门,道:“早饭买回来了,快起来吃吧!”
这时候灿姐也起来了。
她早看见卫生间洗脸池旁放着的丁临的洗漱包了。
丁临一向恋旧,洗漱包一用好几年,灿姐一看就认出来了,猜到夜里丁临过来了。
见孙妈妈过来,灿姐忙道:“丁临爱吃小馄饨,我去外面买碗上海小馄饨。”
孙妈妈心里有些乱,道:“辛苦你了。”
她还真没买丁临的早饭。
对于丁临这个女婿,孙妈妈心情复杂。
这样的女婿,长得好,有教养,人又善良实在,又是她看着长大的,孙妈妈喜欢得很,所以孙妍上研究生时忽然说和丁临隐婚了,她还是很高兴的,也没嫌弃丁临当时在家抠脚一年,收入连房租都不够。
孙妈妈和孙爸爸一商量,把给孙妍攒的三十万作为嫁妆,直接转到了孙妍银行账户里。
谁知道没多久,熙熙就出生了,然后又过了没多久,孙妍就和丁临离婚了,熙熙归丁临抚养。
对于女儿女婿的结婚和离婚,孙爸爸孙妈妈除了拿出三十万嫁妆之外,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参与。
后来孙妍告诉她,单位分房,那三十万嫁妆孙妍用来付房款了。
丁临要起床了。
他先提醒孙妍:“孙妍,我要换衣服了。”
孙妍“哦”了一声,拉高毯子遮住了脸。
丁临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件白体恤、一条运动裤和一双运动袜,背对着孙妍脱了睡衣,开始换衣服。
熙熙从床上跳到了沙发上,又去***扰妈妈。
孙妍身上盖的毯子被熙熙揭开了,她索性把熙熙抱在怀里,闻了闻他身上的奶香:“嗯,小宝宝可真好闻。”
熙熙把脸埋进妈妈怀里:“呀,妈妈也很好闻。”
丁临换好衣服,把换下的衣服叠好,用袋子装了,放在了行李箱里。
孙妍抱着熙熙坐起来,探头看了看丁临打开的行李箱,见里面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摆放得井井有条,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禁笑了:“丁临,你还是这么爱整理。”
丁临看了看孙妍的房间:“那上午我给你整理好房间再走。”
孙妍这个卧室,整洁是够整洁,就是有些乱,床头柜上堆满了书,台灯的按钮都被盖住了;窗前电脑桌上台式机和笔记本并排放着,旁边也乱糟糟放了好多书和文件;衣架上挂了好些件衣服,也该整理了......
孙妍忙道:“不用不用,你整理完,我急着用的时候不好找。”
丁临也不多说,走过来把熙熙给揪了出来:“出去和爸爸一起洗漱,让妈妈再睡一会儿。”
熙熙不乐意,挣手挣脚要去妈妈怀里。
丁临抱紧他:“洗漱完吃完早饭,爸爸把礼物给你。”
熙熙“嗷”了一声,乖乖抱着爸爸脖子出去了。
孙妈妈刚在餐桌上摆好早饭,见丁临抱了熙熙出来,真是眼前一亮——这父子俩可真好看!
接着就想叹气:丁临本来才二十五,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跟熙熙哪里像父子,根本像是兄弟俩。
丁临和熙熙一起去卫生间放水,然后出来一起洗漱——熙熙个子太矮了,只能站在凳子上。
父子俩长得很像,一起刷牙,一起洗脸,彼此看着镜中的对方,都笑了起来,觉得对方真给自己长脸。
丁临夸儿子:“熙熙你真帅。”
熙熙夸丁临:“爸爸你也帅。”
父子俩互夸了一番,都开心得很。
这时候灿姐把小馄饨也买回来了。
孙妈妈、灿姐、丁临和熙熙围着餐桌吃早饭。
丁临一边吃自己的,一边用调羹喂熙熙吃,父子俩配合默契,一看就是习惯了的。
孙妈妈在一边看了,知道丁临很疼爱熙熙,也知道照顾熙熙,心里还是很欣慰的。
孙妍这时候才从房间出来。
她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
等她打扮得清爽漂亮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丁临他们已经吃完早饭了。
孙妈妈把早饭热了热,端出来看着孙妍吃:“今天还要出去?”
孙妍在家是不化妆的,今天化了妆,看来是要出去了。
孙妍夹了一个小笼包吃了:“等一会儿丁临接了熙熙和灿姐回家,我要去单位做实验,还得跟动车去京城和沪城做监测......有几个数据有些问题,我得再确定一下。”
得知熙熙要跟着丁临回家了,孙妈妈心里有些空落落的:“那熙熙什么时候回来?”
丁临正在卧室给熙熙收拾行李:“阿姨,我在家休息十天,过完五一再进组拍戏,熙熙这十天先跟着我。”
孙妈妈“啊”了一声,和孙妍说道:“熙熙这几天不在你这儿,那我回去看看你爸,我不在家,他老在单位食堂吃,我不放心。”
孙妍喝了一口粥,笑了起来:“妈,你就算在家,做饭的人也是我爸吧?”
她妈妈做饭实在是太难吃了,只要孙妍和孙爸爸在家,他们父女俩就不让孙妈妈进厨房。
孙妍也是因为这个,练出了一手好厨艺。
孙妈妈瞪了孙妍一眼:“......你这孩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又提醒孙妍:“我不在这儿,你工作不要太拼了,上次三十多个小时没睡,很容易猝死的。”
丁临一手牵着熙熙,一手推着行李箱从卧室出来了,听到孙妈妈的话,忙道:“阿姨,你劝劝孙妍,她一忙起来就不管不顾。”
孙妍:“......知道了。”
丁临用一套新出的乐高,挽回了熙熙的心,熙熙愿意和他一起回家了。
孙妈妈有点担心:“丁临,你这样出去,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丁临前年凭借一部警匪剧大火,去年又上了一部爆红的古装剧,今年初又成了影帝,电视上一天到晚都是他的广告,超市手机店连锁店到处都有他的立牌,而且女粉多得很,这样出去很容易被认出来的。
那丁临离过婚有孩子的事不就暴露了?
丁临笑了笑,戴上棒球帽,又拿了副黑框眼镜戴上:“阿姨,这样呢?”
孙妈妈笑了:“你小心点吧!”
其实细看的话,还是有可能被认出的,毕竟丁临经常素颜上节目。
熙熙早习惯了分别,可是真要和妈妈分开了,他还是很难过。
孙妍蹲下来,温柔地看着熙熙:“熙熙,再过几天,你就能见到妈妈了,到时候妈妈带你去吃汉堡喝可乐,好不好?”
熙熙想笑,又想哭,最后含着泪扑进妈妈怀里,在妈妈脸上亲了好几下,这才跟着爸爸走了。
丁临带着熙熙和灿姐一走,家里就只剩下孙妈妈和孙妍了。
孙妈妈看着孙妍潮湿的眼睛,叹了口气道:“后悔了吧?”
又道:“说来也巧,你俩在一起时,丁临没戏可拍,都要改行了;结果你们一离婚,他马上爆红。”
孙妍低声道:“演员哪里那么容易红,就算演技再好,也得有人给机会啊!”
丁临十二岁时,就定下了目标,他要做中国最好的演员。
为了这个目标,他一直在努力,可是就因为不屈服潜规则,一直糊得彻底。
现在他红了,有了选择的权力,那就朝着当初的理想继续往上走吧!
把妈妈送到高铁站后,孙妍直接拿着换洗衣服去了单位,一边做试验,一边跟着动车做监测,整整忙了五天。
丁临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儿,孙妍先道:“我在复兴号上。”
想了想,又道:“哦,我跟车到了沪城。”
丁临沉默片刻,问道:“孙妍,你几天没睡了?”

小说推荐

完了完了,小编已经沉浸在影帝的隐婚妻子丁临孙妍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