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浮生共深情(宋钰沈丛言)
许你浮生共深情(宋钰沈丛言)

许你浮生共深情(宋钰沈丛言)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6-18

小说介绍

《许你浮生共深情》小说讲述的是主角宋钰沈丛言的故事;小编推荐许你浮生共深情全文免费阅读:沈丛言刚一打开门,便看见丁思琦单手撑在门框上,挺胸撅***靠在门边,脖子呈九十度的奇怪***‘媚眼如丝’的看着沈丛言……“hi,在忙吗……”这女人彻底疯了?

小说简介

宋钰,一个出生在贫民窟的女孩,再次睁开眼睛,却以白富美的身份,重回于世,她以为自己的美好人生就要开始,自此,会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人生赢家,结果却发现理想很***,现实很骨感,她身边的那个王子病病娇未婚夫一个人,就足以将宋钰所有的完美人生规划,一一打乱……

许你浮生共深情免费阅读

丁思琦恍然惶恐的接受了自己的奇遇,回到名下的房子,她生疏的将指纹放上门。
‘滴’的一声机械音,房门自动打开。
一推开门,一室灿烂阳光倾泻而入。
偌大的落地窗外是全市最好的景色,江景和高楼大厦两道风景一览无余,衣帽间,台球室,健身房……夸张得宛如奢侈品百货商场。
丁思琦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她呆呆的站在客厅中央,环顾四周,头晕目眩,惊得下巴都合不上。
上辈子没享受过一天好日子,死了竟然咸鱼翻身了?
还是说她穷得太过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既然这样,她就不能辜负老天爷的美意了!
……
整整两天,丁思琦待在公寓中进行了数不清的换装和换妆活动。
疲惫是什么,她根本不知道!仅仅是查看丁思琦的账户余额,挨个数后面的0已经让她兴奋得整夜睡不着觉,更别说衣帽间中数不清的大牌衣服……直到一道催促的门铃响起,打破了她沉迷奢华的气氛。
“谁?”
丁思琦裹着某奢侈品牌的限量版睡衣,高贵冷艳的拉开门,刚一开门,丁思琦还没看清来人,便感觉自己随着人潮被挤回了屋子中,伴随着七嘴八舌的嘈杂。
数张嘴脸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得丁思琦头疼。
“停停停!”
丁思琦将自己的手从其中一人那里抽了回来,挺直胸膛裹紧了自己的小睡衣,将自己立到一米之外,直着眼睛问道:“所以你们到底来干嘛的?”
她一个字都没听清楚!
不过眼前这些人她倒是认出来了,都是她的亲戚,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虎豹。
“这两天你都在干什么!赶紧去跟沈丛言道歉!”严厉的女声传来,丁思琦的母亲从人后走出,居高临下的命令对方。
她的头发高高盘起,浑身上下的打扮透露出两个字:有钱。
和丁思琦目前将钱往身上堆的穿衣风格不相上下,对方斜着眼睛不满晲着丁思琦,态度可见一斑。
丁思琦清冷的眼型一眨,恍然大悟。
看来那天宴会后,她和沈丛言吵架的事情传回了丁家,丁家这些人赶着来劝说她回去的。
记忆中,丁思琦和她母亲一直不亲,沈家老爷子当初念在旧情给她和沈从言定下了亲事,丁父去世后,丁母便将沈家当成了救命稻草,一众亲戚更是丁母的拥护者。
呸,什么封建社会包办婚姻,牺牲一人幸福全家,她可不干这种伟大的事情。
“道什么歉?”丁思琦一张如玉精致的脸庞嫌弃的扯了扯,裹着自己的睡袍,高贵冷艳的一甩下巴:“我人美钱多的,干什么想不开嫁人?”
此话一出,众亲戚一脸诧异,嘈杂的几人有一瞬间的停泄。
丁思琦先是一楞,骤然反应过来。
从前的丁思琦从小教导严格,规矩两个字几乎刻在了骨子里面,行事说话分寸点到即止。
“我的意思是……现在的生活也挺好的……丁家虽然情况不好,但咱们可以想想其他解决的方法呀……”丁思琦扯着嘴皮子圆了圆场面话,她说的可都是实话,现在的日子好得飞起,她干嘛要去巴结沈丛言求他娶自己。
众亲戚面面相觑。
“我看你是病糊涂了!!丁氏财政漏洞那么大你都忘了吗!还能有什么办法!要攀不上沈家这门亲,凭你?丁家迟早玩完!”
嘈杂声中,不知道谁的声音传来,丁思琦一惊,只听到了后半句,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哈?”
她这才刚重生,丁家就要破产了?那她不是过不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了?
一声叹息还没完整的从喉咙中溢出来,丁母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把刀,铮铮比划在自己的脖子上。
“诶!有话好好说,拿刀干什么!”
“去道歉!”丁母大有一副丁思琦不同意她就当场***的模样。
众亲戚边苦口婆心的劝慰丁母,目光边虎视眈眈的落在丁思琦的脸上。
丁思琦眉头拧起,视线从眼前这些人身上扫过。
丁父去世后,丁氏分崩离析,丁思琦做为独女,强行上任已经惹来许多非议。丁氏的状况不好,丁母与众亲戚却只想攀上沈家,让丁思琦嫁给沈从言以此获得沈氏的支持。
这是捷径,却也是沈从言瞧不上丁思琦的原因之一。一个只想卖了自己换取锦衣玉食的女人,像沈从言那种天之骄子又怎么会瞧得上。
丁思琦平日里守规矩,骨子里却也有富家女的自尊,在得知了沈从言的想法后,便打算肃清公司,靠一己之力将丁氏扶上正轨。
可空有一腔想法,却还没行动就悄无声息被人下毒差点死在了沈宅。
下毒的人是谁?想让丁思琦死在沈宅又是否只是个巧合?
这豪门深似海的,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夹缝生存,还没到一年估计就尸骨无存了,再加上这丁氏一个大烂摊子,要靠她维持,简直比登天还难。
她这都是什么该死的命运,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做一个貌美如花的富二代吗……“你去不去!”僵持间,丁母又是一声喝令,将丁思琦的思绪拉回。
丁思琦心下一狠,“去去去,我去!”
敌人在暗她在明,下毒的事可以日后再查,想办法抱上沈从言这条大腿才是眼下要紧的事。
牺牲她一人幸福不要紧,留条小命享享福才重要!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有钱人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躲在沈丛言的旁边,喝喝燕窝,这日子它不香吗!
好不容易将丁家的人送走,房子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丁思琦莫名的叹了口气,她和沈丛言初次见面的印象实在不太美丽,记忆中沈从言也并没正眼瞧过她,要让沈丛言成功接受她的道歉,估计得好好想个办法。
看沈丛言那富得流油的样子,也不缺什么。
看来,她目前唯一能吸引沈丛言的,只剩下自己这幅该死的美丽皮囊了……

许你浮生共深情全文阅读

沈家。
丁思琦拢着丝巾披肩,将衣柜中的大LOGO都翻了出来,才搭出了这奢华的一身,她坐在沈家沙发上,品着上等茶叶,询问佣人:“沈丛言什么时候下来?”
佣人面带笑容,“稍等。”
而她已经在这里等了一小时了。
看出了沈从言这是刻意躲着她,丁思琦决定主动出击。
“砰砰砰。”
短暂的沉默后,书房中传来走路的动静。
沈丛言刚一打开门,便看见丁思琦单手撑在门框上,挺胸撅***靠在门边,脖子呈九十度的奇怪***‘媚眼如丝’的看着沈丛言……“hi,在忙吗……”
这女人彻底疯了?
沈丛言甚至有那么一刻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面无表情,抬手就要关门。
“等等!”丁思琦早有防备,及时制止了沈丛言的动作,她讪笑一声:“我是来求和的。”
沈丛言黑眸微抬,黝黑的瞳孔将对面女人扫了一眼,冷漠的嘴角一扯,“没兴趣。”
丁思琦眼睛微眨,以为他还在为上次那一巴掌置气,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别这样,上次就是个小小的意外。”
僵硬的走了两步,搭着对方的肩膀,另一只手抚上沈丛言的脸,双眼朦胧。
当细腻掌心摸在他脸上的那一刻,沈丛言再也无法忍受了。
他被土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几乎是崩溃的将丁思琦扔在了地上。
深邃的视线嫌弃的看着对方揉***的动作,长腿绕着丁思琦,比泥土还朴实的‘***’萦绕在自己的脑海中,他质疑出声:“你在……勾引我?”
丁思琦仰面躺在地毯上,在沈丛言的注视下,硬生生的将自己摔疼了的面部表情控制住了,她爬了起来,龇牙一笑:“不美吗?”
利用自身优势发挥长处,她做的很好的呀。别说是沈从言了,连她自己都要被自己美死了。
沈丛言黑眉拧得更深,他怀疑对方不止心脏有病,脑子的问题也不小。
“神经病。”
‘啪’的一声,沈丛言毫不留情的将门关上。
门风凌冽,差点拍上丁思琦的面门。
她心疼的摸着鼻子,咬牙切齿的瞪着那扇门,别以为她拿他没办法!
“沈从言,你给我开门!你信不信我曝光你始乱终弃,害得我心脏病发,趁机吃我豆腐!”
“沈丛言!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丁思琦拍门的声响鬼畜并富有节奏,楼下的佣人面面相觑,也不约而同的怀疑对方疯了。
整整十分钟,丁思琦就没停过,她不知疲倦,沈丛言在书房批文件,更是被吵得不厌其烦。
终于忍无可忍,他冷着脸拉开门。
“你……”
“沈丛言!”
没有想到门会突然打开,丁思琦还扑在门上拍着,上半身失重,瞬间不受控制的朝沈丛言栽了过去。
意外来得很突然,方才还吵闹的别墅骤然安静了下来……丁思琦睁着眼睛,将脸从沈从言宽厚的胸膛间抬起,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隐约读懂了对方毫不隐藏的……嫌弃之意。
“丁思琦,我希望你明白,你再折腾,我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从始自终,在这桩联姻中,沈从言就没想过妥协,他是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几近完美,对自己的要求也是苛刻至极,包括自己的结婚人选。
丁思琦在他的印象中,古板、无趣,虚有其表毫无主见,不过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精致娃娃。
她愿意做丁家的棋子,沈从言却不接受成为别人的摇钱树。
解除婚约的话他既然已经提出,此刻丁思琦的扭捏造作在他眼里,更像是极力的讨好与纠缠。
沈丛言黑色的眸子微抬,冰冷无情的打消对方旖旎的念头,“既然你想引起我的注意力,现在你如愿了……”
他冷冷一笑,“把这脏东西给我扔出去!”
沈从言的话一出口,楼下的几人便闻声上楼要将丁思琦再次“请”出去。
“别动我!”丁思琦反应过来,惊叫一声,死皮赖脸的抱着沈丛言的腰,半个人都吊在了对方的身上,“沈从言,你好歹也听我道个歉,咱俩一笔勾销,人可以走,婚不能不结啊!”
见两人缠在一起,佣人见状没人敢上前,相互为难相觑。
“松开!”沈丛言冷脸低喝。
“我不!”丁思琦变本加厉往上爬,两只手死死的圈住沈丛言脖子。
“你松不松!”
“不松!“丁思琦双腿抱住对方的腰,活脱脱一只无赖的树懒。
沈家老爷子一进门,看见的便是如此混乱又血脉喷张的一幕……“爷爷。”沈丛言试图甩开身上的树懒,高冷清隽的脸上不加掩饰的嫌弃。
爷爷?
丁思琦看着众人不可思议又八卦的目光,下意识摆手解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手一松,啪的,丁思琦落到了地上。
她***吃痛,一张脸揪成了一团,突然就哀嚎连天:“沈丛言你没有心,我都道歉了你还要我怎么样!爹不疼娘不爱的,我怎么这么难啊……”
突然,丁思琦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前世的可怜遭遇,心底一酸,眼角真的挤出了两滴眼泪。
前世像她那爹要生活费已经是百般折磨了,怎么这世遇到个更难缠的王子病。
沈丛言迈开长腿,走到老爷子的面前,恭敬道:“爷爷,您怎么来了?”
“哎!摔痛了没有?”沈家老爷子抓着拐杖,赶紧越过了沈丛言,心疼的把丁思琦扶了起来,满眼都是这丫头平时最守规矩,现在哭成这样一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赶紧给琦琦弄点核桃酥来,我的乖孙受委屈了!”
那核桃酥是沈家老爷子最喜欢吃的东西,他一向是喜欢谁就给谁准备核桃酥。
被忽视了的沈丛言嘴角狠狠的抽搐了瞬间,“爷爷,她就摔了一下,没那么金贵。”
“是啊,爷爷,我没事。”沈老爷子的关心让丁思琦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琦琦真懂事。”
一旁的沈丛言面无表情的看着这爷孙情深,这就懂事了?
待爷爷离开,他非得让人把丁思琦扔出去不可。
正想着,沈老爷子招手吩咐:“去,给琦琦收拾一间屋子出来。”沈老爷子看两人感情挺好,巴不得两人现在就就地成婚。

宋钰沈丛言小说

小说许你浮生共深情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