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们的团宠(余瑶)
神仙们的团宠(余瑶)

神仙们的团宠(余瑶)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8-20

小说介绍

余瑶小说神仙们的团宠,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神仙们的团宠全文免费阅读。时光回溯,余瑶忆及自己的脑残行为,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大彻大悟,二话没说,转身回了活化石级的神仙窝里找靠山。仙风道骨在仙界负有盛名的师祖大动肝火:“天族欺人太甚!”护短霸王弟弟冷着脸出关:“竟有人敢蒙骗阿姐。”

余瑶小说简介

余瑶是天上地下唯一一朵黑心莲,身份辈分高得吓人,只可惜本体有伤,修为死活提不上去,被六界神仙暗地里嘲笑为废神,没少被拉出来挡黑锅。
而后,她被天族暗算,种下咒引,从此迷天孙云烨迷得神魂颠倒,不能自控,为他上神山取药,下邺都求丹,最后雷劫时,被/操控着用真身替云烨生受致命一击,被榨干价值后,反遭诬蔑,仙身被封,灵力尽失。

神仙们的团宠全文阅读

清凉池边,招财童子模样的财神噎了噎,一张巴掌大的男童脸凑到余瑶跟前,声音很是稚嫩:“余瑶你没事吧,灵力没了,脑子也出问题了?”
余瑶面不改色将那张脸推开,心底的疑问一个接一个冒出来,心想这算是怎么回事?
那段画面是真是假尚未可知,假的便也罢了,若是真的……
那现在算是从头来过?
时光回溯,天地逆转?
她眯着眼睛,好半晌才从久远的模糊的记忆里寻出了这么个事情。
然六界之中,有此等本事的,掰着手指都数得过来,且此法有违天道,一个不慎,施法者还得遭到反噬,所以早被列为六界禁术,上古神籍均无记载。
余瑶也是偶然从蓬莱那棵老扶桑那听得,隐约还有几分印象。
她顿了顿,扭头问财神:“你说……万一我哪一天要死了,有谁会施时间禁咒救我?”
许是她的眼神太过澄澈认真,再结合此刻情境,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财神不由得缩了缩脖子,道:“诶瑶瑶你别这么看我,我有个几斤几两你还不知道吗,你让我助你发财还好说,时间禁咒那玩意,把我榨干了都使不出来。”
余瑶:“……”还挺有自知之明。
上古十神中,若论废材程度,财神第一,余瑶第二,别的神要么能打,要么于六界有功,再不济也得是扶桑神君那种活得久,见多识广,问什么都能答出来的。
只有余瑶和财神,不能打,三步一喘,一问三不知,俨然十三重天的两朵盛放的奇葩。
“恢复灵力倒不难,我上回在狐狸那要了两颗聚灵丸,有备无患,这不刚好能用上。”财神袖袍一挥,小白玉瓶便现于手中,瓶身倾倒,两颗青色的聚灵丹滚了出来。
“谢了。”余瑶闭目服下,内视自身。聚灵丸所化的灵气汇成了小河,又因没了可以流通的过道而四处冲撞,将她体内搅得天翻地覆。
一阵阵令人眼前发晕的剧痛传来,余瑶不得不皱眉将体内的灵气引导出来。
不该是这样的。
聚灵丸虽不说是何了不得的稀奇丹丸,但对灵力恢复向来有奇效。她虽然没有指望能让自身恢复如初,但却也没想到,会让本就不容乐观的情况雪上加霜。
身子有些圆滚的财神看起来就是个不满十岁的童子,两侧鬓边各扎了个小揪揪,看上去喜庆又逗人爱,此时也悄然泯了笑,正色问:“怎么回事?”
“没用。”余瑶默不作声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有些馨甜香气的血,眼神冷得叫人后背发寒,“这事一定和云烨有关。”
她现在稀里糊涂的,许多事情都想不明白,唯有一件是清楚明白摆在她眼前的——不论是现在的情况还是那段突如其来的记忆里,云烨都有从中作梗。
“你现在这样的情况,还是先去一趟蓬莱吧。”财神挠了挠头,说:“你我都未经历过这样怪事,扶桑知道得多,兴许能看出些什么。”
余瑶默了默,没有出声。
她前段时间才为了云烨去找扶桑要扶桑果,这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戴上了那么大一顶绿/帽,此时前去,还不知道会被那一毛不拔的老扶桑损成什么模样。
但是眼下,好像也没有其他办法。
索性脸面这东西,丢了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自然是没有命重要的。
“走。”余瑶也不过多思虑,朝财神点了点头,“我灵力尽失,凌空诀暂使不出来,你先借我一物傍身,到了蓬莱还你。”
财神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一言难尽,在余瑶疑惑的目光中,他磨磨蹭蹭地从袖子里掏出一颗金灿灿的小元宝来,那元宝被财神捻在两指中,约摸只有小拇指一半大小。
财神随手将那小元宝一丢,它便咕噜咕噜滚到余姚的脚边,迎风一变,变成了一只百丈大小的金船,余瑶看得眼皮子一跳,问:“我怎么上去?”
云烨匆匆忙忙处理完定亲的事,赶着来十三重天时,恰巧见到财神与余瑶排对排坐在一只金光闪闪的元宝上,正要破空而起。他心念一动,白衣凌空,右手微抬,下一刻,那艘看上去威风凛凛的船便被迫悬浮在半空中,不上不下。
余瑶的瞳色在此时一点一点沉下来。
这样的场景,与那段记忆完美地重合了起来。
元宝船上,一团白光乍现,云烨踏云雾降至船尾,衣裳上的玄月纹被风吹得鼓动,他面容清俊,狭长的星眸中时时蕴着浅淡的笑,脚下缩地成寸,朝着余瑶逼近,声音好似和风细雨拂面的温柔:“瑶瑶。”
余瑶两条细长的眉拧起,她本体为黑心莲,容貌就算在九重天诸多女仙中亦是一等一的惹眼,此时杏眸中蕴着薄怒,红唇微抿,饶是一向自诩视女人如红粉骷髅的云烨,也不由得眯了眯眼。余瑶这个女人,生来高人一等,刁蛮任性,他能忍受至今,这张挑不出瑕疵的容貌占了大头。
如今的情形是他一面应下了与温言的亲事,一面拖着余瑶。
冲击神位,余瑶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让他自己渡雷劫,十死无生。
但是云烨的确没有想到,余瑶和财神会突至九重天,亲自见了他与温言的定亲过程。
其实这件事,瞒是瞒不过的,他早已想好了对策。但余瑶这一出现,他心里到底多了丝慌乱。
“瑶瑶。”云烨没有去看一旁饶有兴味的财神,而是径直站到余瑶的跟前,眼皮向下微耷,下颚线条流畅,白衣凌世,多情又温柔,是所有女子都无法抵挡的那一款。
余瑶当年会应了他,可能也是因为十三重天上,实在找不出这样一个温润如玉会说好话的。
“离我远些。”余瑶冷眼望他,“天族三皇子,既已定亲,便当自重,别再扮着深情说叫人误会的话,不要将所有人都当成傻子。”
今日任他舌灿莲花,她也绝不会听信半个字。
而且若是所料不错,接下来,他就应该同她解释,她必然不听,这个时候,他就该吐血晕倒在她面前了。
这样一来,那段记忆的真假,也能有个定论。
余瑶略有些复杂的目光落在云烨温和的侧脸上,后者被她一番话说得敛了笑,他皱眉,清声又耐心地解释:“瑶瑶,这段日子你所见所闻,皆非我愿,父君与母妃之令,实非我能抵抗。”
“来前,我已与父君母妃表明心意,你若愿意,我改日便上十三重天提亲,风风光光迎你入天族。”不得不说,从云烨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眼都十分好听,带着一股子安抚人心的不疾不徐的意味。也不知是没忍住还是故意为之,财神听到这里,轻笑了两声,他的外貌太具有欺骗性,因而哪怕声音里的嘲讽意味不轻,瞧着他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云烨也只是眯了眯眼,没有与他过多计较。
“瑶瑶。”云烨极低地叹息一声,一副拿她全然没办法的无奈模样,“我待你是认真的。”
余瑶顿觉一阵反胃。
“你预备如何?定亲宴已结束,锦鲤族能让其圣女予你做侧妃?还是与我平起平坐共侍三皇子你?”余瑶上下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不说锦鲤族能不能答应,我,何时说过要嫁你?”
“云烨,别太将自己当回事了。”余瑶说话的声音十分好听,也不知是存心还是无意,这样刻薄的字眼,愣叫她咬出了绵软的调。
云烨时时噙着笑的眼神淡了下去,他定定地瞧了余瑶好一会儿,忽而又笑了起来。
“瑶瑶,你别同我闹。”云烨又朝前走了一步,“你现在情绪不定。”他又仔细感应了一下她周身紊乱破碎的灵力,“灵力也全没了,还是先去我那吧。”
余瑶被他气得身子微微的抖,她重重磕了一下唇,钝钝的痛感传来,还未开口说话,财神就拦身挡在了她的前头,只不过人实在太矮,没什么太强的存在感,余瑶与云烨皆低头望他。
“三皇子这是恼羞成怒,想将瑶瑶强带回九重天幽禁?”财神挑眉,手中隐隐有光泽涌动。
云烨脸上温润笑意不变,声音清朗:“瑶瑶同我闹性子,我自然得哄着,十三重天不是说话之地,也恐扰了几位神君的清净,去我那正好将事情全部说开,免得瑶瑶心里存了疙瘩。谈幽禁,未免太伤感情。”
一字一句,皆是深情。话说到这等份上,除了佩服他的厚脸皮,也没什么好继续下去的了。
余瑶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清明,她侧首,问的却是:“我灵力尽失,与你可有关系?”
云烨不料她尽有所察觉,当下不禁瞳孔微缩,手掌缓缓握拢,半晌点头,如实道:“还记得上回你我一同服下的丹丸吗?”
余瑶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来。
云烨在炼丹一途上十分有天赋,修炼之余便时不时捣鼓一炉出来,只是他炼出的那些丹丸,大多都是有助清心静心的,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余瑶本体又是莲,根本无惧杂念,所以说起来,她真正吃过的云烨给的丹丸,只有一粒。
三清丹。有增练修为的妙用,对余瑶这种懒得动弹懒得修炼的人来说,比什么都有吸引力。
就那一粒。云烨动了动唇角,在两人的凝视中开口,如实道:“那是生死丹。”
余瑶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

神仙们的团宠免费阅读

顾名思义,同生共死,服下生死丹的任何一方陨落,另一人也无法幸免,从此性命相连,等同于一根绳上的蚱蜢。
余瑶望着云烨近在咫尺,如玉一样清润俊逸的脸庞,气得手掌微微不稳,她咬着音,一字一句地问:“我现下的情形,与生死丹有什么关系?”
云烨伸手捏了捏眉心与鼻骨连接处,声音里终于带上些不得已的无奈与歉意“炼丹时,我添了几味药引,现在你我二人一体同心,我伤你伤,我死你死。”
“来之前,父君动怒,请了刑罚。”
一套天族刑罚下来,云烨必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所以她也跟着遭殃。
“你为何给我服用生死丹?或者说,你想要我替你做什么?”余瑶问。
“瑶瑶。”云烨朝她招手,“我所求,不过生同衾,死同***。”
这话听着,要多膈应有多膈应。
若不是阴差阳错的,余瑶被财神拉着去了玄天门,若不是脑海中稀里糊涂多出来那么一段画面,面对他这样软硬兼施的手段与深情,只怕也抵抗不了多久。
瞧瞧,虽然我骗你吃了生死丹,可我也吃了啊,我生与死都想和你在一起,我这是爱你啊!我甚至违抗父命,甘愿受罚,就为了能风风光光娶你进天族,或许其中连哄带骗,行为欠妥,但这份用心,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同时,又把其中的利害得失给她摆得明明白白。
只有凭借神族顽强至极的生命力,她帮云烨挡下致命雷劫,两人才能有活路。
可是余瑶隐隐的又觉得不对。记忆中的影像,她最终可是被取了莲心,丢入六道轮回中,奄奄一息,那时候云烨可是活得春风得意。
那么,两种解释。
一,云烨手中,有解丹的法子。
二,那段记忆是假的。
甭管是哪种,她都已经跳下了大坑。
余瑶眉心突突地疼,她素手朝虚空一握,碧落灯乍现,原本缭绕在船身的青雾灵泽霎时偃旗息鼓,远远避开。
“满嘴的鬼话还是去哄天真无邪的锦鲤圣女吧。”她似笑非笑,眼角眉梢皆是冷意。
云烨右眼重重一跳,唇角温润笑意一滞,目光几乎凝在余瑶手中的碧落灯上。
紧接着,眼神阴郁下来。
她竟恼怒到了想对他动手的程度。
余瑶搭在灯柄上的手指一根根***到泛白,她不是傻子,事到如今,多多少少能猜到一些云烨的心理。
先将生死丹的情况挑明,再服个软,说自己为她余瑶受了伤,她就是再恼怒,也只能忍着咽下这口气。
别说打不过,就算打得过,她能扑上去将给云烨杀了,然后自己跟着陪葬吗?
显然,她并没有与云烨同归于尽的想法。
云烨也猜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的声音依旧从容,甚至还上前一步,朝余瑶伸出了手,“瑶瑶,我无意瞒你,此处不是谈话之地,还是回九重天再细细与你解释。”
“你灵力全失,碧落灯拦不住我,收回去吧。”
云烨嘴唇微动,眼皮子微微向下,折出两道不深不浅的褶皱。下一刻,玄白的袖袍一招,余瑶手中的碧落灯上,垂着的流苏穗子大幅度晃动,上头柔和的幽光顿时黯了七八分。
余瑶极轻地闷哼一声,朝后退了五六步才堪堪稳住身形,眉心中的莲花印黯淡得几乎隐入肌肤。
她平时精力不放在修炼上,全盛时仗着碧落灯,勉强能与云烨拼个十几上百招,现在没了灵力,就是个一个空架子,碧落灯再厉害也无法。
云烨其实也不好受,他本意虽说是想施展苦肉计让余瑶动容,但天族刑罚却是真的结结实实挨了下来,刚刚与余瑶硬碰硬,远没有看上去那般轻松。
说什么,余瑶今日都得跟他回九重天去。
外头虽传生死丹无解,但十三重天上的那几个,活了不知多少万年,他手里都有破解的古方,他们未必就没有。
但凡有一丝可能,他都赌不起。
云烨将拳置于唇边,重重咳了一声,将喉间腥甜咽下大半,但仍有一小条血迹顺着唇角蜿蜒,一路流淌到下颚。
余瑶盯着那条血痕,微微眯了眼。
这个时候,饶是她再不信,心里的底也有了个七七八八。
云烨惨白寡瘦的手指在半空中一点,财神掌中的光芒便如风中摇曳之火,嗤的一声灭了个彻底。
财神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再看看一身白衣淡然无比的男子,半晌,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嘴角。
蓄了好久的力,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
欺人太甚!
云烨静静望着余瑶,缓缓的,修长五指收拢,银色无形的牢笼下一刻便将余瑶与财神笼罩***,他低眸,声线微哑:“瑶瑶,眼下你什么话都听不***,等你冷静下来,我再细细解释。”
“现在,你和财神,先随我走一趟吧。”
相处三百年,余瑶从未见识云烨如此令人作呕的一面。
她黑发黑眸,立在银白牢笼中,温柔的***无风自动。
被他这样一番连敲带打***下来,余瑶心里燃起的火越烧越旺,到了最后,一盆冷水突然兜头浇下。
熊熊烈火变成了顺着脊背游走的寒意。
妈的。要不是打不过,此刻非要跳起来打爆他的狗头才算完。
余瑶头一次懊悔自己平时总跟着财神不干正事,顾不上修炼,这回总算体会到了其中差距。
好气哦。“云烨。”余瑶敛神,像是头一回认识他一般,声音里噙着轻微的躁意,“我今天发现,你话是真的多,装腔作势没完没了了还。”
云烨一愣,旋即温和宽纵地笑,瞳孔颜色墨一样的幽深。他手掌微握,一股不知名的暴涨的吸力将余瑶扯向他的方向。
“唰!”无形的银色灵力被拦腰斩断。
遭此变故,云烨不由侧目朝余瑶望去,然后瞳孔微微一缩,脸色彻彻底底阴郁下来。
他一字一句地开口,似要将心中的震撼也一起吐露出来,“上、霄、剑?”
悬浮在余瑶跟前的,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甫一出现,天地间流动的灵气就悄悄滞涩下来。
匕首长两尺,周身散发着惊人的灵力波动,细看,上面还蜿蜒盘旋着不知名的古老的纹路,极深邃复杂,刃尖一点寒光,能将人的灵魂都刺穿。
云烨缓缓吐出一口气,饶是再好的心性,面对今日这般接二连三脱离控制的情形,也有些遭不住。
余瑶长指点在那漂亮的弯月匕首上,在两人或讶异或震惊的目光下,小巧的匕首悄然变化着形状,一声清脆的咔嚓声,暗扣与暗扣完美衔接。
曾经令无数神鬼恶灵闻风丧胆的上霄剑,在时隔万年之后,再次显露了它的真面目。
余瑶伸手,握住剑柄,轻飘飘地往下划拉一下。
囚着财神与余瑶的银色牢笼应声而碎。
云烨死死皱眉。
只这一下,他就知道,今日打着的如意算盘,多半要落空。
上霄剑。帝子顾昀析的本命神器。
若是云烨没有见识过万年前邺都动荡,那人轻飘飘从天而降,一剑封万魔的情形,或许今日,他还有胆识敢硬碰硬一番。
没见过顾昀析出手的,永远也不会知道,那凌空一剑斩下,能造成何等骇人的威能。
帝子顾昀析,饶是云烨这等心高气傲自诩不凡的人物,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强大。
是的,与生俱来,无法比拟的强大。
哪怕因他喜怒无常,杀伐不断的行为引来诸多不满非议,也无人敢多说句什么。
这就是帝子。
六道的亲子。
云烨虚虚握掌,胸膛口有一股戾气升腾翻滚,他的目光全然落在了余瑶手中的冰晶长剑上,声音低沉下来:“瑶瑶,帝子的上霄剑,怎会存放在你身上?”
余瑶脸色并不好看,也根本不打算理会云烨的问话。
她五指根根纤细如青葱,朝虚空一握,长剑便顺服地贴上她的手掌,随后剑尖微颤,爆发出七彩的混沌光泽,锐利至极的剑气仿佛能撕碎虚空,斩断世间一切枷锁。
神物有灵,上霄剑更是早早诞生出了剑灵。
只是这个剑灵,很吵。
吵得余瑶本就不是很清醒的脑子嗡嗡作响。
剑灵的身子十分小,落在余瑶的掌心中,正正好是巴掌大小,形状俨然便是缩小版的上霄剑。
剑灵的声音很是雀跃,恨不得跟余瑶拍着胸脯展示自己的强大,“夫人放心,此子身负重伤,绝对不是我的对手。”说罢,它昂着脑袋,又象征性地问了问:“怎么处理?直接绞杀还是封印?”
余瑶被它一句大喇喇的夫人叫得脊背发凉。
对余瑶这种喜欢狐假虎威,能大树底下好乘凉绝不自己奋斗的人来说,数千年将上霄剑藏得严严实实,确实是有原因的。
一则,确实是没什么同人动手的机会。
二则,就是这剑灵说话实在欠揍,黑的都给说成白的,挑拨是非,无中生有,净给她惹事。
不止余瑶,云烨与财神也都注意到了剑灵对余瑶的称呼。
“夫……人?”云烨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眼,瞳孔颜色渐渐幽暗深邃,不知是因为接二连三脱离控制的变故,还是因为身上有伤,他原本温润如玉的脸庞惨白如鬼魅。
余瑶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回看他。
“去吧,别揍太惨。”下一刻,余瑶朝剑灵颔首,说得干脆利落。
因为生死丹与天族的缘故,今日不得不留他一条狗命。
但不揍一顿,难解心头郁气。
两息之后,余瑶瞥着被揍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云烨,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水眸中瞳色黑得发亮,“云烨,你最好祈祷,生死丹当真没有可解之法。”
“瑶瑶。”云烨的呼吸极重,他望着近在咫尺的精致脸庞,突然咧嘴笑了笑,“疼吗?”
“我受了伤,你疼吗?”
余瑶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他的问题。
上霄剑化为锋利的匕首落入她的手中,薄如蝉翼的刀刃在她葱白的手指间翻飞,然后抵着云烨的胸口,一寸寸没入。
血水将玄白的衣裳染成绯色,像是一朵朵盛开的绚丽的花。
云烨瞳孔微缩。
余瑶笑得没心没肺,“你说,疼吗?”
当然疼,余瑶疼得想哭。

小说推荐

转眼间神仙们的团宠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