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红唇(裴奚若傅展行)
咬红唇(裴奚若傅展行)

咬红唇(裴奚若傅展行)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3-17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裴奚若傅展行,咬红唇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嫁入豪门第一年,裴奚若就以身体不好为由出国疗养,跟她那便宜老公半年多没见。回国的飞机上,她摘下墨镜,

裴奚若傅展行小说简介

#02
“???”
刚松一口气的沈鸣差点被自己呛死。
与此同时,车技向来稳如老狗的司机不知怎的也突然发挥失常,猝不及防来了一记急刹车。
“抱歉傅总,前面有人横穿马路。”司机冒着冷汗,小心地跟沈鸣对视了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出了某种窒息。

咬红唇裴奚若傅展行全文阅读

“八个前任”这种事,绝对不是什么愉快话题吧?
这裴小姐可真会聊天!
但出乎意料,傅展行并不见愠色,语气如常,“我尽量。”
“实在撑不住,也不强求,毕竟我还年轻,可以再去寻找第十春。”裴奚若眼波柔柔,往他身上绕。
他目不斜视,“裴小姐,如果你真的感谢我,就安静一点。”
“噢,”裴奚若从善如流,从他身上移开目光,眼梢却弯出了小狐狸般的狡黠,“那我听听歌吧。”
没人反对——或者说,没人理她。
裴奚若自顾自打开手机,连上车载蓝牙,没几秒,一曲重金属摇滚乐直接从音箱中炸了出来。
“Unseen and deadly!
Phantom of the skies!
Tool of massdestuction!
Child of an insane mind!”
前奏就是雷声轰鸣般的鼓点,紧跟着男声嘶吼,震得人心脏狂跳,前排沈鸣差点被吓得直接原地去世。
而傅展行,只很轻地皱了下眉,随即便恢复了无波无澜的表情。
裴奚若有些佩服了。
还真应了手腕上那串佛珠啊,无论眼前发生什么,这男人都是一副清心淡定的模样,仿佛随时可以入定。
搞得她有一瞬间,都不好意思作妖了呢。
---
大概司机也欣赏不了重金属摇滚之美,一路上将车开得飞快,没用十分钟,便将裴奚若送到了住处楼下。
裴奚若朝身旁男人漾出笑意,“那我走了,拜拜,傅先生。”
“裴小姐慢走。”他微微颔首。终于正眼看了她一眼。
车门砰地关上,女人窈窈窕窕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
被重金属乐吵了一路,沈鸣瘫在副驾,有种虚脱之感,这会儿脑海里还是疯狂作响的回声。
“傅总,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傅展行淡道:“别讲。”
沈鸣:“……”
不知怎的,他从傅总这两个字中,听出了“已上贼船,多说无益”的无奈和复杂。
不讲就不讲吧,他估计傅总也懂——这裴小姐时而娇柔,时而狂野,属实让人摸不清路数。普通男人,根本招架不住啊。
---
“怎么样?你觉得他最多能撑几天?”
裴奚若走进家门,简星然敷着白色面膜,从沙发后边探出头来。
“不好说,感觉是史上最难缠的对手。”她给了极高评价。
“九号选手可以啊,”简星然肃然起敬,又有些纳闷,“不过,他这种从小到大的模范生,不是应该很好对付吗?怎么你好像有点儿……出师不利?”
被她说中,确实出师不利。
裴奚若事先调查过,傅展行此人性子淡,喜静,最不喜花里胡哨的东西。当时她还暗暗庆幸——这不是巧了吗,她最擅长花里胡哨了。
谁知那男人却很沉得住气,算上今日,见了两面,无论她怎样踩上他的雷点,他都无动于衷。
从私生活方面入手吧,暂时没什么收获——那位傅先生竟然真的跟传闻中那样,品行高洁,无可指摘。
“也许是头一回碰见和尚类型吧,”裴奚若并不畏惧这点小挫折,红唇弯了弯,“时间还长,走着瞧。”
简星然坐起来,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旁人讲起裴奚若,少不了一番评头论足,其中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先后谈了八家联姻,没一次修成正果。
一两个还好说,八个都不要她,那肯定是她有问题。
只有简星然知道,这八个人里,有两个是和平退出,四个被捉/奸在床,一个闻风而逃,剩的那个下场最好——在裴奚若的撺掇之下,大胆反抗家族示爱白月光,如今可能孩子都有了。
“话说回来,我们九号选手真的很优秀啊!”简星然翻出今早收藏的一篇文章,“你看完说吧,我觉得他甩了前八个好几条街欸。”

裴奚若傅展行免费阅读

文章出自某个权威机构,讲的国内民营航天现状,当中便提到了傅氏集团旗下的风展科技。
国内航天领域一直缺乏实力强劲的民营企业,虽说这是块价值万亿财富的蛋糕,可没有雄厚资本,谁也不敢贸然行动。
当初傅展行尚未毕业,接手风展科技这个烂摊子时,没人看好,甚至不少人就此猜疑,他是被逐出了傅氏集团核心区。
结果短短两年,风展科技就在科创板成功上市,经两轮融资顺利IPO,获投资金三十六亿,股价一夜飙升。截止今年六月,总计发射十七颗商业卫星,专利技术创新不断,以披靡姿态驰骋于民营航天领域。
风展科技大获成功,惹得原先那群人纷纷调转风向,说傅展行正是凭这项成绩力挽狂澜,才在傅氏继承人之争中,成为最终赢家。
文中有不少专业词汇,裴奚若瞄了两眼,就开始打呵欠。
“这么优秀的人,和我就更不合适了。”她是看到数学物理就犯困的学渣,“一定很没共同语言。”
简星然:“……”
好像也不是没道理。
“再说,我也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好,才不愿意结婚的呀,”裴奚若笑眯眯起身,朝洗漱间走去,顺带朝她抛了个媚眼,“像我这样的美女,嫁人是一种浪费。”
有人自恋得暗搓搓,有人却自恋得光明正大。
裴奚若无疑是后者——她的微博名,“裴仙仙”,是“水仙”的“仙”,古希腊神话中纳喀索斯的化身,最自恋的一种花。
然而没人会拿这个做文章,因为裴奚若确实长了张明艳脸蛋,身材也是一等一的性感。崇拜者赞她天生妩媚,嫉妒者骂她花瓶狐狸精。但毫无疑问,她的确有这资本。
在无可辩驳的美丽面前,自恋也无伤大雅。
甚至,你会不自觉认同她的观点。
美女应该孤芳自赏。
而不是被人采撷。
---
周末,裴母大驾光临,拉裴奚若去看艺术展。
艺术展么,裴奚若是喜欢的,她自己也算个小艺术家,只是跟裴母一起,就有点鸿门宴那味儿了。
这两年,裴父裴母想要她尽早订下婚事,陆陆续续给她相了不少亲,被她一个个揪住把柄整没了。
第八任下岗之后,裴奚若趁机提了一大串对未来老公的要求,扬言做不到这些条件,就别再往她眼前送照片了。
本想让裴母知难而退,哪知家里费尽苦心,还真找到一个不抽烟,不喝酒,不玩女人,无任何不良嗜好,正直又禁欲,堪称新世纪苦行僧的模范男人。
就是前几天刚见过面的,九号选手了。
自己定的条件,总不好这么快出尔反尔,跟家里撒泼打滚宁死不嫁傅展行当然可以,但难保不会有下一任相亲对象。耍赖这招,也不会百试百灵。
是以,裴奚若只能迂回作战。
今日的展区位于一整栋别墅中,共计三十二间房,分别以三十二位艺术家的作品装填,各具风格。
裴母当初辍学出道,成为著名影星,后来嫁给高中没念完就下海经商的地产大亨裴父,对于别人背地里总说裴家“没文化、暴发户”一事,很是耿耿于怀。
于是一直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看展的爱好,从小将裴奚若往艺术之路上引。
“本想让你当个钢琴家,小提琴家什么的,多高雅,哪知你偏偏喜欢什么花里胡哨的版画。”裴母恰好看见一副草间弥生的波点作品,感觉实在欣赏不来,摇了摇头。
她跟老裴只有这一个独生女,打小就宠着,从名字上就可见一斑——裴是父姓,奚是母姓,“若”则是希望像他们两个。
结果,裴奚若确实继承了她的美貌,也继承了老裴的聪明。可却将他们两个的厌学基因也一块收了,从小到大,都是班中的吊车尾。对于经商,更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傅家这位青年才俊,真的很不错,”裴母想起傅展行,止不住满意的笑容,“这次我们非常谨慎地多方面打探过了,一定不会像前八个那样。若若,你和他相处,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呀。”裴奚若眨眨眼,“不过,还要再了解了解。”
她跟傅展行相亲见的那一面,并没正式确立关系。“未婚夫”,不过是她嘴上叫叫,谁也没当真。
“当然了,之前我们也就是不抱希望地往傅氏那探了探,哪知真能得到回应,我还有点不敢相信呢。”裴母拍拍她的手背,“你要把握住呀,尽早把婚事定下来。傅展行,多好的男人,一表人才,出身名门,洁身自好,可以说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污点。”
“嫁给他之后,我就是他最大的污点了。”她可是有八个前任的女人,风评差得很。
裴母嗔怪地打了下她的手,“瞎说。”
裴奚若面上笑意漾开,继续看展。
心里却在盘算。
说起来,她有好几天没见自己的未婚夫了呢。也不知道那位一表人才,洁身自好的未婚夫最近在忙什么。
念经吗?

小编推荐理由

咬红唇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