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下岗做替身(顾法宁景元化)
白月光下岗做替身(顾法宁景元化)

白月光下岗做替身(顾法宁景元化)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21-03-24

小说介绍

顾法宁景元化小说————白月光下岗做替身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宁隽所著,讲述了顾法宁穿进一篇替身文,成了四个大佬的白月光,是死得凄惨的白月光反派。穿书后为了避免被压榨,顾法宁ca

顾法宁景元化小说简介

作者有话要说:
小透明开新,简单点,评论+收藏=红包1.
故事发生在南境七十二城的某胡同旮旯里。 
对着她丑到人畜不分的通缉令沉默一会,顾法宁决定不再打劫,回归朴实打工人身份。
如果将修真界五大派看作有编制的大企,不入流小门小派是996私企,专跟主角对着干的魔教是扫|黑除恶打击对象的话——
那她正在面试的城主府就是家族企业包身工。 

白月光下岗做替身顾法宁景元化全文阅读

她所在的青阳城仙凡杂居,修士中又以散修居多,矮子里拔高个,金丹四重境的城主都能是修为最高的人。
也不赖嘛,都快比上她这个被赶出宗门被通缉的孽徒了。
顾法宁挤在人群里如是想,她好歹出身修真界五大派,灵药法器堆砌了不少,凭这些眼界和修为——
去应聘洒扫丫鬟还是很稳的。
但自信也就持续到她看见应征的队伍。
里边人头攒动,尤其以青年和美貌少女居多,她探了探周围人的修为,大多都是练气期修士,少数几个筑基,连提剑维持秩序的护卫都是筑基三重的修士:“大家不要抢,后来的排队去!”
好家伙,应聘城主府的家仆都要在修士里内卷。
顾法宁心痛地听了一嘴附近人闲谈,想着先看看竞争者都是什么资质。
“还好这次招收的家仆都是活契,干满五年就能走,要不是薪俸足够多,我一个修士哪会来当家仆。”
这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打工人。
“北堂家是修仙世族,虽然北堂城主只是一门旁支,但北堂夫人仁厚,说不定干好了得夫人赏识留在府里,这可比我一人摸索修炼,刀口求生的好。”
这是想过安分日子的修炼人。
“你们想的真深远,我是想吃青阳城的珍馐糕,这么多年就惦记这一口。”
这是朴实无华干饭人。
排了一上午队,终于轮到顾法宁。
面试的管事一老一少,少管事的即将突破练气,脸看着十分面善,问话温文尔雅:“为何要来城主府?”
顾法宁:“北堂城主以仁善闻名,城中安宁祥和;即便做修士,我的资质也就那样,倒不如早早安稳下来。”说了些跟前边应征者大同小异的话,她又补充了几句,“母亲腿脚不便,急需用钱,就图个钱多事少离家近。”
这些话倒也实在,出身来路简洁明了,又有家人牵绊,谈吐也没那好高骛远气,资质不错,只是……
这姑娘气场明显压过旁人,眼光澄如秋水,周身自带三分剑气,和多柔婉的南境女子大有不同。
少管事握笔的手腕一转,抬头扫过她的面容,闪过一瞬惊艳的神色:“记下名字,留用吧。”
登记名字的老管事眉毛胡须一般长,老树皮样的脸,握笔的手指颤颤巍巍,微妙地衬出城主府的确缺人,头也不抬问:“叫什么名?”
顾法宁谨慎地没有道出真名:“马冬梅。”
老头子没听清:“马东什么?”
顾法宁:“…马冬梅。”
老头子似乎耳背:“马什么梅啊?”
顾法宁:“…马冬梅。”
老头子唔一声,在花名册上写下她的名字:牛天梅。
2.
记下名字便是过了初选,十几个入选的姑娘在偏房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渐渐开始说起话,顾法宁一人靠在墙角假寐,开始思考之后的路。
那管事眼神微妙得让人不爽,要不是她来青阳城是为了避开书里那该死的NP剧情,顾法宁甚至想套上麻袋揍他一顿。
在某棠多人运动文《我是四个大佬的替身》里,顾法宁是书里早亡的白月光。
并且穿来的时间很不巧,已经下线了。
白月光是赤霄宗人人艳羡的小师姐,一身月白长裙清雅出尘,但凡叫的上名号的男角色,在文中都会为她痴为她狂,为她哐哐撞大墙,各种天材异宝送到眼前,都是为了博美人一笑。
可惜白月光并非女主,为了替师尊摘破除心魔劫的褚兰草,她不慎跌入被称为万魔坟场的暗渊。
没人觉得她能活,爱她最隐忍的师尊也这般认为,甚至没有派出搜查弟子追寻她的下落。
在诸人心照不宣的沉默下,她的名字,成了宗门的禁忌。
很久之后,师尊又收了小徒弟。
小徒弟就是本文的女主,穿雪白的裙子,学什么都又快又好,声音又甜又软,笑起来还有小梨涡。
四个大佬都忘不了白月光,便对她的愧疚全部移情到女主那里。
女主作为白月光的傻白甜替身,以为男主们对她好是因为她的努力,发展到小替身快要和师尊袒露心意的阶段,白月光的死对头实在看不过眼,溯影石甩在小替身脸上:
“得了吧,要不是这张脸,就你也配做我对手?”
然后小替身身心崩溃,全文后半段则是大佬们的追妻火葬场,他们追,她逃,她插翅难飞,她在四个大佬的红鸾帐里疲惫睡去。

白月光下岗做替身顾法宁景元化免费阅读

看到这的顾法宁: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算算时间,小替身大概刚刚入门,正是备受宠爱的时间段。
根据后期的迷惑走向,白月光千辛万苦回到宗门,却发现自己成了笑话,悲哀之下想要虐小替身,却被四个大佬联手囚|禁,被吃干抹净后挫骨扬灰。
作为修仙文的高危职业白月光,顾法宁选择打劫呸,打工。
以打工人的朴实视角来看,白月光被宗门单方面解雇,没有N+1,没有抚恤金,好不容易继续入职,关系户直接顶替原岗位,垃圾宗门实锤了。
光风霁月的师姐褪去门派法衣,大抵也想有尊严地活着吧。
洒扫丫鬟多好,包吃住,还有五年编制呢。
得了,干!
想好出路后顾法宁睁开眼,身边的圆脸少女朝她搭话:“咦,我觉得你是我们这里边长得最好看的,一定会被选上。”
……因为易颜丹太贵了,突如其来的夸赞让她一愣,尴尬而不失礼貌道:“我平平无奇,能进府还是看资质多一点。”
圆脸少女好奇地问:“我探看不到你的修为,想必是比我这练气要厉害,我叫向圆,你叫什么名字?”
“好家伙,还真只招修士扫地?”顾法宁沉默了一下,“在下马冬梅,幸会。”
正说着门帘忽然一掀,进来个嬷嬷打扮的女修,身量瘦削,窄脸高颧骨,眼窝凹陷,有点像她高中时期的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气场一出,原本还在小声交谈的女孩子们立即闭了嘴。
女修在她们面孔上扫视几圈,念了五六个名字:“恭喜六位,以后要好好为北堂家做事,听见了吗?”
向圆和被念到的人一脸喜色,忙不迭地答应,没选上的满脸怏怏不乐,顾法宁听完发现没她后心里一惊。
妈的,她好歹是个金丹五重,连当丫鬟都没资格了吗?
那今晚的饭钱又只能去打劫了吗?
女修要入选的少女都跟她走,到门口一数却只有五人,她莫名地拿起花名册看了看,朝房里的顾法宁吼道:“牛天梅,你是没长耳朵吗!”
顾法宁:?!?
初来乍到不好得罪人,顾法宁赶忙垮起个笑脸:“实在对不住,方才过于紧张,没听清前辈说话。”
看她神态还算恭谨,面相看着也不像蓄意找事,女修不置可否道:“今日就算了,到夫人面前切不可再犯错!”
老头子耳背坑人,她金盆洗手才三天,万事低调为先,牛天梅就牛天梅吧。
顾法宁很无奈地改了名,随女修去西苑偏房立规矩。一路下来溪水楼阁步移景异,假山石间水雾缭绕,偶然几只丹顶鹤漫步在紫竹林,灵气丰沛,弦乐间歇,的确是修炼的上好地方。
向圆自来熟,小声对她说话:“天呐这就是城主府吗,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
顾法宁以前是赤霄宗内门,什么场面没见过,城主府是好,比起五大派却是差得远了。
顾法宁敷衍地应和:“不错不错,整挺好,有我之前小门派那味。”
向圆立刻对她肃然起敬:“那你以前是剑修还是?”
顾法宁脸不红心不跳:“杂役。”
女修自称姓高,是夫人身边管教规矩的姑姑:“府里不会短了你们好处,立字据签五年活契,工钱三月一发,好好做事,想提拔的夫人自然会提拔。”
在她们能掐出水的娇嫩面孔上扫视一圈,高姑姑掐着嗓音道:“府里各处都有禁制,处处都是规矩,谁要是把心思动到不该动的地方,到时候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世族门楣!”
顾法宁在野茶馆听过闲话,北堂城主与夫人感情并不深厚,膝下只有一个过了十五的儿子,十八房小妾生了一百八十个孩子都盯着城主家业,能混出名堂的都是人精。
比如现在,顾法宁就感觉有道精悍的目光盯得她如芒刺在背。
微微侧首,方才面试的少管事站在偏房门外,似笑非笑的朝她看。
顾法宁心生警惕,朝里边一缩,借旁边的少女挡住视线。
高姑姑训完话,便让她们去换衣裳分房,少管事这才问:“菘少爷嫌弃小厮不利落,他的两个洒扫丫鬟何时才能送来?”
“最快明日,小方管事怎么亲自来了?”高姑姑客气地问,“有夫人在,菘少爷必然先挑最好的。”
小方管事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我瞧着,以为是遇见少爷的故人了,特意给姑姑指一指。”
顾法宁仗着修为,隔墙将少管事的语气表情尽收心底,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完犊子,在下她知道自己为什么被通缉了。
她打劫打到了北堂家嫡少爷的头上。
孽缘要从那天夜里说起。

小编推荐理由

白月光下岗做替身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