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每天都在崩人设(沐吹寒叶听江)
仙尊每天都在崩人设(沐吹寒叶听江)

仙尊每天都在崩人设(沐吹寒叶听江)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21-03-24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沐吹寒叶听江,仙尊每天都在崩人设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修仙界皆知,月临仙尊沐吹寒清傲出尘,皎如月华,无奈冷情冷性,拒人于千里之外。对此,沐吹寒本人有话要说

沐吹寒叶听江小说简介

沐吹寒再次睁开眼,一时间竟无法接受这么大的落差。
他来时在屋内,如今到了付彦身上,同样也是在一间屋子里。
只不过……这间屋子,放眼望去只有一个字能够形容。
穷。
太穷了。

沐吹寒叶听江全文阅读

沐吹寒从来没有体会过家徒四壁的感受,但天道大概是要补全这个缺憾,特意让他下来经历一番。
整间房子狭小得两三步就能走完,除了一张勉强还能躺人的破床,甚至连一件家具都没有。墙壁是质朴的黄土颜色,沐吹寒伸手抹了抹,便有土灰蔌蔌落了下来。
他刚醒来时倒的那一侧墙面上,还有大片暗红的痕迹。沐吹寒分出去的那一缕神识此时也和他的主魂相融,过去十八年的记忆纷涌而来。沐吹寒迅速从中抓住了重要的片段——
付彦一头撞向墙壁,血流不止,形状惨烈。
沐吹寒忍不住缩了缩身子,后知后觉地摸了摸额头,果然摸到了尚未干涸的血迹。手指抚过创口带来一阵疼痛。
好,原来这倒霉孩子遇到的生死大劫不是别的,是自杀。
好歹也是他分出去的神识,怎地就这般没志气,还能生出自杀的念头。得亏他直接过来了,不然他捏了几百年的这具身子不就废了吗?
沐吹寒一边自我鄙夷,一边接收着新来的那些记忆,很快找到了付彦自杀的缘由。
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穷字。
自十八年前落入人间,付彦被一名善心老妇收养,两人相依为命,过着清贫却幸福的日子。可惜前两年,老妇重病,付彦便各处奔波为养母筹钱治病,直到邻里见了他们也退避三舍,家里一切值钱的东西全典当完了,但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终究没能救下老妇性命。
如今付彦已将养母好生安葬,却又因丧葬之事欠了当地豪强一大笔钱无法归还,被人逼债上门。本来或许也顶多是个卖身葬母的悲情故事,偏生付彦生得好看,一伙人想逼他来个不同寻常的“卖身”,他这才万念俱灰,萌生死意。
沐吹寒迅速看完了付彦的一生,最后冷静地想,这事也不怪孩子。扪心自问,他若是也穷到这种地步,多半也想一死了之吧。
何况付彦虽是他神识所化,性格却和他本人完全不同。面对最后债主提出的讨债方式,宁折不弯,来了个玉石俱焚。若是换了沐吹寒本人,多半是先虚与委蛇,之后再跑也不迟。
只是可惜了他给付彦捏了这么一张漂亮的脸,配上这般正直的性子,倒是一点作用都没发挥出来。
付彦的脸严格来说,和沐吹寒本人很像。当时灵蒐草初成人形,长相全凭沐吹寒来定。可惜他不是什么能凭空捏脸的顶级画师,又长居隐清山,身边的参照物只有自己和缀星。缀星当时僵着脸死活不肯出卖色相,沐吹寒只好照着自己的面孔依样画葫芦乱来一番。
但他也不是完全没做改动。眼睛是决定一个人气质的关键,沐吹寒自己生了双凤眼,不做表情时便显得冷冽,随意一瞥,足以让外人感到高不可攀。也正是凭着这一点,他才得以维持高冷的形象对着一代代仰慕者招摇撞骗。
然而对于付彦,沐吹寒特意描了双柳叶眼。这双眼笑起来弯如柳叶,潋滟如春水,极为惑人,为他冰冷的五官点上了色彩。
在沐吹寒原本的设想里,付彦理当继承他本人浪荡的个性,过得极为轻松自在,谁能想到竟如此凄惨。柳叶眼原是为了笑起来好看,却硬生生被付彦活出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简直浪费了他的一片苦心。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问题,横竖现在已经是沐吹寒本人在操控这具身体,那他自然不会顺着这条老路走下去。
他在外人面前绷着那一副高山冰雪的模样活了千年,是时候放飞本性娱乐自我了。
沐吹寒这样想着,草草地检查了下这间小破屋,确认自己除了身上这身衣服没有其他能带走的东西,于是哼着小曲就准备出门。
第一步,先从挣钱开始。
沐吹寒懒懒地推开门,脑子里还在筹划来钱快的法子,眼前却猛地出现一个小山似的壮汉。若非他反应敏捷及时停下了脚步,这会多半已经一头撞到那人身上了。
沐吹寒后退几步,仔细打量起突然出现的人。那大汉比他高出大半个头,生得十分健壮,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他方才已经读过付彦的记忆,一扫到大汉的脸就认了出来,这人好巧不巧,正是把付彦逼死的讨债人之一。
沐吹寒跑路被堵,颇有点尴尬地理了理身上的单衣。他没有什么复仇的心思,于是挤出一道笑容,温和地打商量:“大哥,您看能让我先出去吗?”
大汉的身材,将付彦这间破屋的门口堵得严严实实,沐吹寒现在就是想跑也跑不了。
果然,一听这话,那大汉就朝他愤怒地睁大了眼,随即毫不留情道:“还债。”
沐吹寒十分识相:“您看我现在也没钱,不如再给我一段时间……”
大汉不为所动:“还债。”
沐吹寒还没死心:“那您觉得这间小屋如何,不如我先拿它抵上一部分欠款?”
大汉嗤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变得嘲讽起来,似乎是在嘲笑他怎么敢说出这样不自量力的话。就是十间这样的茅草屋,也还不上付彦欠款的冰山一角。
于是大汉再开尊口,说出来的话终于不同了:“房子不行。”
“哦。”沐吹寒极其顺口地接了一句:“那什么可以呢?”
“你。”大汉讲得十分斩钉截铁。
绕来绕去终于又绕回了这个话题。沐吹寒眼见没法糊弄过他,于是也只好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好。”
付彦带给他的这个开局着实离谱。这具身体未经修炼,光靠力气也绝不是大汉的对手。眼下要逃开这位追债人,只能动用灵力。
然而沐吹寒的神魂已入逍遥境,如果贸然用法术,只会导致躯体承载不了神魂的力量,最后闹到同归于尽,把这具好不容易铸就的身体又给毁了。
为了这么点小事,不值当。
而且想想接下来可能遭遇的情况,沐吹寒竟然还觉得有些新奇。
大汉本来见惯了付彦那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这回还准备了不少威逼利诱的说辞,打算先恐吓,再动手。没想到竟然得了句轻飘飘的好,让他顿时有种一拳打在棉絮上的无力感。

仙尊每天都在崩人设免费阅读

他皱起了眉头,甚至怀疑其中有诈。
但沐吹寒果然就安生地待在原地,不动了,甚至有闲心问了句:“那大哥,咱们现在去哪?”
大汉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被卖前还这么有闲情逸致,更觉事情不对劲。他试着往屋里踏进了一步,沐吹寒依旧没躲,脸上露出微笑:“我们走吧。”
大汉摸不着头脑,但心里那点犹豫很快就被冲散。他这个任务僵持了太久,拿下付彦,他才能拿到自己被拖欠的酬金。
金钱使人勇敢。大汉很快不顾疑虑,拿了根麻绳把正在微笑的少年绑了起来。
沐吹寒十分配合,让伸手就伸手,主动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粽子,然后被大汉提溜着走了。
他一路上都在揣测目的地。本来以为能让付彦不惜自杀的,大概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秦楼楚馆,但没想到,大汉最终在一家茶楼前停了下来,带着沐吹寒走了进去。
茶馆老板似乎是知道这里有什么交易,见到被绑住的沐吹寒,也是一脸见惯不惊,甚至没有多给他一眼,任由他们上了二楼。
大汉最终停在一间雅阁门口。在敲门之前,他又将沐吹寒全身上下审视了一遍。最后大概是觉得五花大绑的样子不甚雅观,又料定在雅阁里的人面前,沐吹寒并耍不了什么花样,于是给他解开了身上的绳子。
这一切做完,他才珍而重之地敲响了门。
很快,里面便响起一个稚童的声音:“进。”
沐吹寒随着大汉进门,雅阁里一共两人。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正在册子上记录些什么,而另一名七八岁的小童侍立在旁。
听到他们进来,管事并未抬头,继续握着笔书写,只是随口问道:“来者何人,所携何物?”
大汉把沐吹寒往前推了推,十分恭谨地答道:“黄管事请看。”
沐吹寒打量管事,这里分明是人间,他却在管事身上感受到了灵力波动,显然也是从修仙界而来,怪不得能让大汉如此毕恭毕敬。
人间灵气稀薄,只有少量有天赋的骄子才能踏入修仙界,追寻长生之道。故而修士在人间往往极受尊崇。
沐吹寒甚至还有空促狭地想,大汉要是知道他卖的是自己这个修仙界公认的第一人,表情一定也很好看。
管事听了这话,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不紧不慢地写上最后几个字,将手里的册子合上收好,这才慢吞吞地看向沐吹寒。
沐吹寒朝他一笑。
管事这才来了几分兴致,评价道:“相貌上佳。”
修仙界美人如云,但眼前这少年虽然来自人间,外貌也完全不输给那些美名在外的修士。不过更让这管事在意的,却是这少年周身的气质。
柔而不怯,魅而不妖。
即使是一身破旧单衣也掩饰不住的风姿。
大汉听到称赞,喜形于色。就知道这小子长得好,把他带来见管事果然能卖出个好价钱。
“不过——”管事又转折道:“相貌在上修界可不重要。”
他一挥手,桌上就凭空出现了两面水镜。
这两面水镜在修仙界很常见,一面测体质根骨,一面测灵识天赋。唯有二者俱佳,才能在漫漫修仙路上走得长远。
而修士大能见惯了美人,管事知道,想要卖出好价钱,空有外貌远远不够,兼具天赋根骨才真正算是奇货可居。
他的算盘打得极好,若是少年天资平庸,那么就带回去做个杂役;但凡略有些天赋,便能算是他们拍卖场上的一件珍贵拍品;若是万里挑一天资绝佳,他就将少年送去大宗门修炼,日后成才,他也算是有知遇之恩。
无论是哪种情况,这买卖必然不亏。
管事难得露出笑容,示意少年用手去触碰水镜。
沐吹寒缓缓伸手,放上了第一面测试体质的镜子。这个流程他很熟悉,放上手后,测试者就能从水镜中吸收灵流,灵流越强,意味着根骨越佳。
然而,沐吹寒等了许久,这水镜一动不动,他也不曾感受到灵流的气息。
莫非付彦这具身体不适合修炼?灵蒐草化成的躯体,不当如此啊!
管事眼里露出失望之色,沐吹寒却不信邪,又耐心地等了等。水镜终于慢吞吞有了变化,涌起一阵浅紫色的雾气。
与此同时,沐吹寒感到一阵无力,心内空荡荡无所凭依。他低头一看,水镜之中,渐渐汇聚出五道浅紫色的灵流,源源不断地从他的身体涌向那团朦胧的雾气!
这具身体如坠虚空,几乎被抽干力气,而镜中灵流越发凝实,从浅紫色渐渐变为深紫,水镜的雾气越来越重,到最后几乎凝成一片紫色实体,欲要破镜而出。
管事顾不得掩饰惊讶,他活了这许多年,却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般场面,面色激动地叫出了声,语带颤意:“五阴融心,五阴融心!”
沐吹寒眼前一黑。
五阴融心之体。
换句通俗易懂的话来说——顶级炉鼎之体。

小编推荐理由

仙尊每天都在崩人设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