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大的娃重生了(秦棠溪明殊)
养大的娃重生了(秦棠溪明殊)

养大的娃重生了(秦棠溪明殊)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21-03-29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秦棠溪明殊,养大的娃重生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花楼出来的小姑娘身子柔软,胆小如鼠,最拿手的把戏就是能把腰对半折起。长公主夜夜就看着她下腰、对半折起

秦棠溪明殊小说简介

秦棠溪是被人骗进玉楼春的,好友江知宜本是浪荡不安的性子,不想竟打起了她的注意。
吴谙是出了名的风流人物,人虽风流,但脑子格外地好使,比如一举扳倒对家信国公府,获得皇帝的赏识,得了户部侍郎的位置。
在玉楼春里更是横着走,没成想,今日就在阴沟里翻了船。
京兆府尹江知宜靠在栏杆上看了整出好戏后,慢吞吞地离开玉楼春,而楼里早就翻天覆地变样了。
弥珍几乎是震惊地凝视这位天神般的女子,只见她微微俯身将明姝搀扶起来,目光冷若冰山,一眼都不瞧吴谙,带着人就离开玉楼春。

养大的娃重生了秦棠溪明殊全文阅读

吴谙衣衫不整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迫不及待地追赶着长公主的脚步,而管事这个时候迅速将明姝搀进屋里。
弥珍这个时候恍然大悟,咬咬牙跟上吴谙。
长公主府的马车早就停在楼外,秦棠溪径直登上马车,吴谙望而止步,也不敢回楼再行快乐的事情,打马回了荣昌侯府。
荣昌侯本搂着妾室快活,冷不丁地被人踹开房门,怒气冲冲地就要骂人,抬头却见儿子站在门口,满头的怒火硬生生地忍了下去,披衣走出了屋子。
吴谙脸色阴沉,“今日我在玉楼春撞见了长公主。”
“长公主?”荣昌侯愣了愣,“她去玉楼春作甚?”
“我怎么知道……”吴谙咬牙,眸子里崩出一缕憎恨,“信国公一事本就惹得她不快,这个时候儿子担心她以此事作要挟。”
本朝虽然没有律例不准朝臣去花楼,但是秦棠溪就不是一个正常人,把持着朝政不归还政权,往日里行事甚是狠辣。若在这个时候因小失大,损失可就大了。
“你怕什么,皇帝都已及笄了,再过不久就会亲政,谅她这个时候不敢轻举妄动,我可是皇帝外祖父。”荣昌侯满不在乎道,夜里冷风灌进身体里冻得瑟瑟发抖,实在忍受不知就将儿子推开,自己转头进屋。
吴谙心中放不下,翌日朝后就找皇帝去商议。
****
街面上的花灯少了很多,永平巷子里的灯笼也拆了些,走进去的时候还是能感到那股热闹的气氛。
平儿再度跨进玉楼春的时候,嘴巴里嘀嘀咕咕:“殿下这是怎么了,这里的人个个那么不正经,怎地就往这里跑。”
而在后院的一间屋子里管事正在给明姝上药,口中劝说道:“昨日救你的那位贵人又来了,你不想去伺候小侯爷,就去见见她。”
铜镜里的女子额头上一块猩红的疤痕,巴掌大的小脸更是毫无血色,泛着纸白的唇角微微抿着,脑海里闪过的不是吴谙油腻的脸,而是长公主淡漠睥睨的眼神。
镇国长公主秦棠溪是本朝最显赫的女子,就连皇帝都要礼让三分。皇帝五岁登基,十年来都是长公主代为摄政,这样的女子风华与才情都是上天赐予的。
明姝忍着全身颤栗咬牙不肯说话,落在肮脏的地方,她就不再是清雅高贵的信国公府的嫡女。
管事劝说了几句,见她还是一副不识趣的样子,当即就冷了脸色说狠话:“我买你花了万两银子,有的是办法让这些银子回来,你最好识趣些。昨夜的荣昌侯府的小侯爷可是出名的狠辣,我可提醒你,不听话的后果可是很多的。”
明姝缓缓闭上眼睛,任由两行泪滑过眼角。
外间的秦棠溪照旧坐在自己昨日的位置上,隔壁的雅间却换了人,时不时传来嘤嘤的女子声,平儿听得脸红心跳,甚至捂住了耳朵。
躲在暗处盯了许久的弥珍在见到无人靠近她后,端着一盏酒徐徐走近。
秦棠溪的目光落在看高台上的女子身上,昨日是妖娆的舞姿,今日却是抚琴,琴声过于中规中矩,没有太多的灵力。
平儿见到有人走过来,老鹰护小鸡般挡着弥珍靠近:“走开,长得那么丑,不配和我家主子喝酒。”
“平儿。”秦棠溪轻声呵斥。
平儿挤眉弄眼地退了下去。
弥珍窃喜,摄于长公主的威严,到底没敢贴过去,照旧给她斟酒,盈盈笑说:“殿下是喜欢这里了?”
玉楼春的花魁隔三差五就会换,新人换旧人,美名在外。就连吴谙都会沉浸在这里,她相信,长公主也会喜欢。
秦棠溪远远地凝视高台上,琴声刺耳,难听得很。
弥珍说得嘴巴都快干了,却没有得来长公主一句回话,心中沮丧,长公主靠坐在椅子上,目光凝视着高台上的纱幔。
红色的纱幔此起彼伏,琴声陡然一转,她蓦地回首,抚琴的人换了。
高山流水的琴音,多了股空灵。
秦棠溪微微眯住眼睛,帘后的人影瞧不真切,比起方才的琴声不止高了多少。花楼楚馆里的琴多以讨好人为主,而这人的琴音造诣远胜寻常人。
但她听出了几分不同寻常熟悉感,好似那人就在帘后,她出声轻唤:“平儿。”
平儿努努嘴巴,从袖袋里掏了些银子出来,大步向高台走去。
弥珍听不出琴音的差别,好奇长公主怎地突然就赏了,细观她的容颜,波澜不惊,与方才无异。
不久后,平儿就回来了,俯在秦棠溪耳畔低语说了几句,秦棠溪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瞬息后又平展开来。
琴声一停,她便离开了。
管事玉娘亲自送了人出门,转头就乐滋滋地找上明姝。
弥珍半道上拦住她:“玉娘可知方才抚琴的人是谁?”

养大的娃重生了秦棠溪明殊免费阅读

玉娘年过三十了,眉眼间还有几分当年的风情在,举手投足也是稳当了些,“是明姝,方才那位贵人还给了银子。”
又是明姝。弥珍默然叹息,玉娘喜得不行,“早就知她不同寻常了,没成想琴也弹得这么好。”
寻常穷苦人家把女儿卖进来,楼里都会请人教授琴棋书画,明姝却是不同,不仅会弹琴,还弹得这么好。
一时间,明姝成了玉楼春最吃香的人。
接连几日,秦棠溪都会来玉楼春坐上半个时辰,听完一曲就离开。
就连皇帝都听出些许风声,朝会后留了吴谙下来,“朕听闻阿姐这几日都会去花楼听曲?”
今上是位刚及笄的女子,在位十年,跟着秦棠溪学了不少治国之道,明黄色的裙裳穿在身上,多了女子的明媚。
吴谙就比皇帝大了六岁,明姝的事情耿耿在怀,闻言便回道:“听说是这么回事,长公主行事古怪,臣也不明她的意思。”
皇帝托腮思索须臾,“阿姐听的曲是不是都来自一人?”
吴谙记恨的就是这件事,昨日去玉楼春想见明姝,管事玉凉竟以秦棠溪的名义拒绝了。
“好像是一人,是叫明姝。”
皇帝又道:“是何底细?”
“底细干净,是家中贫困,父母为给她弟弟娶妻就将人卖了,听说得了不少银子。”
“那也甚是寻常。”皇帝旋即就放心了。
吴谙趁机又道:“长公主是女子,又是皇室中的人,频繁流连烟花之地怕是会引人胡言。”
“本朝无律法约束,朕也耐她不得。”皇帝没有办法,若是亲政也就是罢了,偏偏斩杀了她的臂膀信国公也没有使她乱了方寸。
吴谙小步上前,低声说话:“臣有一计。”
皇帝眼光湛亮:“快、快说来朕听听。”
****
二月初这日下了大雨,玉楼春的客人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扎堆般挤在厅堂内。
明姝换了华服,杏黄色的裙裳上以丝线绣制了大朵大朵的牡丹花,玉娘叹息道:“若是官宦人家,定将这普通的丝线换作金丝,必然大放光彩。”
明姝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裙裳,金丝?
她也曾用过,前世作为信国公独女赵澜的时候,何曾是金丝,就算是雀羽也是常用。
玉娘瞧着铜镜里美若神女的明姝眼中放了光彩,朝着婢女扬了扬下颚,亲自给明姝描眉上妆,笑吟吟告诉她:“女为悦己者容,只要你听话,我保管你衣食无缺。”
明姝听得麻木了,这具身体的父母将女儿以万两银子卖了,回去置办田地添置屋舍,骨肉亲情竟比不上身外之物。
婢女这时端了热汤过来,玉娘接过来递给明姝:“喝碗汤热热身子。”
明姝半日里没有喝水,上了台不知何时才回来,没有迟疑地接过喝了下去。
热汤入腹,整个人都暖和不少,僵硬的四肢也变得灵活了些,她朝玉娘行礼就往高台走去。
玉娘在心里默默数了三,就见明姝的身体倒了下来,她忙让人准备木箱。
迷晕的明姝被装进了木箱,辗转抬上了马车。
****
淅淅沥沥的雨从屋檐上落了下来,平儿捧着参茶进屋,却见郡主秦见晗走进屋。
秦棠溪有位好友,多年前惨死,留下一女,被她接回府里以郡主的爵位待之。
秦见晗小心翼翼地走进去,朝着案后的人行礼,“姨母,陛下令人送了礼来。”
秦棠溪抬了抬眼眸,“什么礼?”
“不知,儿只见一只半人高的木箱送入府里,可要搬来?”秦见晗摇首不知。
秦棠溪望着案牍上的奏疏后,许久未曾开言。

小编推荐理由

养大的娃重生了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