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神的偏执美人(江淮苏北)
学神的偏执美人(江淮苏北)

学神的偏执美人(江淮苏北)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21-03-30

小说介绍

《学神的偏执美人》全文讲述了江淮、苏北之间的故事,作者封落雁,他心里瞬间升起了不太好的预感:“淮啊,你在看什么?”江淮指了指正在演讲的学长:“那人,看见没?”陈默:“看……看见了。”江淮勾着唇笑:“我的。”

小说简介

-江海一中高二年级来了一个转学生,腰细腿长,长得又帅,只可惜是个疯子。
陈默和好友一起转学,开学第一天就死命地劝说好友少惹事,结果他转头就看见好友目光炙热地盯着高三那位正在演讲的年级第一看。
他心里瞬间升起了不太好的预感:“淮啊,你在看什么?”
江淮指了指正在演讲的学长:“那人,看见没?”
陈默:“看……看见了。”
江淮勾着唇笑:“我的。”
-I love you, I am a monster, but I love you.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学神的偏执美人全文阅读

“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你伤害了我~”
江淮微微皱眉,今晚第六次伸手揉了揉耳朵。
晚上的酒吧本来就是群魔乱舞的地方,更遑论在他眼里,就是一群乱七八糟的动物跟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又蹦又跳,诡异级别堪称是玄幻世界的异象。
啧。
他是吃错了药才跟着这帮人来这破地方。
这意思倒不是说他是个好学生看不起这地方,不是这地方的问题,是他自己不对劲。
——他有病。
他有精神病,能开医院证明的那种。
准确的说来是叫做功能性精神障碍,其实平时对生活也没什么大的影响,就是发病的时候看不认识的人都是动物,认识的人就是什么东西都有。比如说他的发小陈默,可能是平时太过于啰嗦,发病的时候在他眼里就是一只汤勺。
“啊啊啊啊啊啊——”
酒吧里的动物们突然更疯狂了起来,一阵阵喧闹声裹着八月份的热气拼了命地往他的耳朵里钻。
江淮第七次揉了揉耳朵,条件反射地眯了眯茶色的眼睛往酒吧热闹的源地看去,看了半晌没看出个什么,不耐烦地收回视线时齐齐和这“动物园”里的另一个人对了个视。
是的,另一个人。
一个男生,比他大个一两岁的样子,穿的也挺正常,不像是他之前没犯病时看到的,他那些狐朋狗友们恨不得只扯块布遮住重点部位的样子。他穿了一件利落的黑色短袖,一只手搭在膝盖上,另一只手夹了只烟,没点火,看起来只是拿着转着玩儿。
男生黑发下面露出一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本来这种眼型是看着有些轻佻的,但是他的瞳孔似乎比常人要来的黑一些,硬生生的把桃花眼那几分多情的意味压了下去,显出有些瘆人的凛冽。
男生也注意到他,微微向着这边点了点头,然后就移开了视线。
诶,江淮的身体坐正了几分,眸子里像是蹦进了火星:这人有点意思。
这是他从有记忆以来,发病的时候看见的唯一一个除他以外的人。
……而且这位哥哥长得也不错。
男生似乎也是被强行逮来的,看着兴致缺缺,除了偶尔旁边的同伴们喊他的时候接了两句话之外,就一直垂着头无意识的滑动着手机。
旁边的人似乎又跟他开了句玩笑,一堆人开始大声的起哄,男生笑着骂了两句,起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了。
走了?
江淮跟着皱眉,视线下意识地跟着男生飘了一路,直到看到了男生错过了门口,提起来的心脏才又放了下去。
不过还没等他彻底放心下来,就又见男生过了个拐角,走进了一条灯光昏暗的长廊。
江淮条件反射地就想着跟上去,还没站起来动作就猛地一顿。
啧。
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他的表情多了几分古怪。
这盯着人家看了一路的行为,怎么说都有些猥琐。
不过他向来心胸宽广,这种程度的猥琐放在他自己身上,他是向来不怎么在意的。这位哥哥是真的有点意思,他看都看了一路了,不是有个成语叫抛砖引玉嘛,砖都抛了,他再跟上去也不是什么大事嘛?
很快他就把自己淬炼了十六年才积累出来的一点的节操给抛在了脑后,毫无心理负担地跟了上去。
这家酒吧是他发小家的哥哥花重金弄出来的,长廊的隔音效果对得起那点钱,一走进来就象是踏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大得震耳的声音瞬间就小下来了,灯光昏暗,配上轻柔的小提琴音乐……这地方居然看着有些暧昧。
江淮心脏猛地一跳,有些迟疑地停在了拐角,然后用他鲜少运作的脑袋想了想,居然迟迟的觉得他这行为着实不怎么好。
——万一要是那小哥哥旁边还有另外一个人,不管是男的女的,还是老的少的,都不怎么合适。
就在他踌躇之际,像是特意回应他脑袋里的想法似的,拐角那边竟然响起了某种不可描述的声音。
江淮:“……”
他虽然精神不正常了点,打架凶了点,成绩差了点,但他知道他本质上还是个好学生的。
这……
小哥哥的路子竟然这么野吗?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钝了,有些转不过来,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摸出了一根烟。
虽然陈默和他小姨对他抽烟这事儿反应挺大的,但是叭,这摸都摸出来了,而且那两个人现在也不在……
江淮果断往里面走了几步,手上已经熟练地点上了烟,不过他刚刚才放嘴里吸了一口,就被不远处猝然响起来的声音给吓的抖了抖。
“江淮——”
艹!陈默那汤勺!!早不来晚不来,老子都点上了吸了一口了,怎么偏偏这时候找来了?!!
这么想着,他手上的动作可半点不含糊,两下把烟给掐灭了,顺手推开了不远处的小隔间就躲了进去。
陈汤勺上辈子就是属狗的,虽然他才叼着烟吸了一口,但鬼知道他闻不闻得出来!
要是真闻出来了——江淮想想就背脊发凉,那汤勺的嘴他是见识过的,两个小时都不知道能不能放过他。
他还没喘口气,转头就被吓了一跳。这小隔间没关门,里面却有个人,好巧不巧,里面这人还是他看了一路又跟了一路的那位。
“江淮?人呢?”
陈默的声音越来越近,江淮淡定得很,顺手就锁上了小隔间的门。说起来,这时候他才发现这儿是厕所。
男生把他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唇角溢出了一丝笑,眉梢一挑,眼看着准备开口,然后——
江淮条件反射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唇,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进!
男生被他压在门上,发出了砰的一声,惊得另一边嗯嗯啊啊的声音都停住了。
陈默被吓了一跳,顿了顿,还是向着声源地走了两步,不过最里面的那个隔间里的两位好像兴趣有些特别,很快声音就重新响了起来,还有着越来越夸张的趋势。
他虽然算是这地方的小老板,但像这次这种“视察工作”还是第一次来,而且到底是个学生,小黄片都没见过几次,就更不要说这种站着明目张胆的听人春宫了。
两秒钟后,陈默就脸红心跳地默默地退了出去。
另一边,江淮因为捂着男生的嘴,整个人都扑进了男生的怀里,两个人隔得近,正值八月份也热,再者,江淮的体温本来就偏低,男生的体温通过紧挨着的地方传过来,烫的他晃了晃神。
“人走了。”男生清隽的声音带着些哑,因为他的手还捂着这人的嘴,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
不过不难分辨,这位小哥哥不仅人长的不错,声音也是他吃的类型。
他就说这位哥哥有点意思。
江淮伸回了手,要是个正常人这种情况就得尴尬了,无奈他就不适合正常人,脸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他挑起唇笑了笑,还没说话门外面就又想起了熟悉的声音——
“江淮——”
之前可劲折腾的那两位好像终于收场走了,没了活春宫阻止,两下陈默就走到了之前发出砰的一声的那小隔间门口,想了想,他没有伸手敲门,停在门口又喊了一声:“淮?”
江淮被他吓了一跳,手一抖又捂住了男生的嘴,而且因为他这动作,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比之前还隔的近。
他一只手捂着男生的嘴,另一只手按在男生的肩上,本来是个怎么看怎么像是校园霸凌现场的动作,这时候却怎么看怎么暧昧。
江淮那只手温凉的手心沁出了一点汗。
陈默没有在门外呆太久,等了一阵都没有回答,他嘀咕了一声“人又跑哪儿去了”之后就走了。
江淮松了口气。
这下才是彻底松开了男生,懒着身体往旁边的墙壁上一靠,抬眸眉眼弯弯的看着男生:“哥哥,谢谢啊。”
男生保持着之前的动作没变,似笑非笑的低头看他:“怎么?男朋友查岗?”
“哪儿能啊?”江淮随口答,然后垂眸就看见了地上的烟灰,眸子动了动,恍然大悟,然后又有些头疼。
他就说他不过才吸了一口,怎么这么大的味道,感情之前闻到的味道不是他身上的。这下好了,刚才和这位小哥哥“亲密接触”了这么一会儿,身上的烟味肯定更重了。
不过,说起来,就地上的烟灰来看,这位小哥哥抽了不少啊,想着想着,他的神情又多了些微妙:陈默听了两分钟活春宫都受不了,这位小哥哥在这里面待了这么久,听了个完整版的?
男生感受到他的目光越来越诡异,笑了笑,岔开了话题:“不是男朋友,这么怕?”
“他话多。”江淮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嫌弃,说着,他话音一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男生,眸色越燃越亮,看着有点疯。
男生挑眉:“干什么?”
江淮舔了舔唇,无比诚实:“哥哥,我要上你。”
他说的是“要”,不是“想”。
男生再次挑眉,定定地看着他。
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皮肤白得像是触手温润的羊脂软玉,黑发细软,眉下有一双澄澈的丹凤眼,笑得微微鼓起来的脸颊边还缀着两个浅浅的酒窝,看着整个人都乖得很。
只是那双眼睛。
——澄澈的茶色里裹夹着灼人的炽热,完全就是一个小疯子。
两分钟后,男生眉梢又挂上了带着些许慵懒的笑,他轻轻笑了声,给这大言不惭的小疯子下了个结论:“做梦呢。”

学神的偏执美人免费阅读

“小北……我是不是活该的?”
泪水从女人空洞的眼睛里夺眶而出,两秒钟后,女人垂下头,把脸埋进了手里,从微微颤抖的肩膀看,不难猜出她的绝望。
女人身体削瘦,她骨架本来就很小,坐在床上的时候像是无助的小孩子缩成了一团,周身萦绕的那种绝望完全看不出来平时商场上雷厉风行的样子。
苏北站在旁边看着她,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团沾了水的棉花,半晌,才轻声说:“我出去一下。”
说完,他就径直转身出了病房,直到无意识的走到了这层楼安全通道的转角,他才一下子如同被卸去了全身的力气,倚在了雪白的墙上。
“呼……”他吐出了一口浊气,闭了闭眼,还没喘过气来,空荡荡的楼道里就响起了“哒”的一声很明显的声音。
嗯?
苏北微微睁开眼,这声音有点像是打火机的声音。
很快,他眼睛里又溢出了一丝苦笑,想一想,又觉得没什么稀奇的,医院里生老病死天天都有,有个人和他一样来这楼道里找清净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那声音应该是楼下传上来的,很快他这层楼就闻到了烟味,苏北微微蹙眉,刚准备走就停住了脚步。
楼下传来了清亮带着些沙哑的声音:“又不是我想来的。”
这声音听着挺年轻,最重要的是……这声音他昨天才听到过。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小疯子是叫……江淮?
他顿了顿,往栏杆侧走了几步,往下看刚好可以看见下层楼右手指间夹着烟的少年。
他穿了一条黑色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短袖,头上软软的发丝有两根支楞了起来。他微微垂着头,修长的脖颈露了出来,白的有些晃眼睛。
苏北的手指下意识的搓了搓,几乎是下一舜就联想到了昨天狭小的空间里,他不注意隔着衣服碰到的那截腰,上面绷了一层薄薄的肌肉,却还是细的要命。
他的喉结滚了滚,面上神色莫名,只是那双有些凛冽的桃花眼里多了几分暗色。
下面的小疯子完全没有觉察到这个隐秘的空间里不止他一个人,他像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突然抬起了头,看向了自己的侧面面向一团空气,表情透着些不耐烦:“我说了,我没想治。”
苏北的眸色动了动,终于浮现出了几分诧异。如果不是他亲眼看见,他估计会认为旁边真的有个人。
这小疯子……
江淮换了个站姿,动作熟练的弹了弹手指间的香烟,然后又把烟塞进了殷红的唇间,声音听着有些含糊:“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他神色间多了些自嘲:“我也清楚自己配不配得上……”
“……不需要你们提醒。”他后面的尾音突然重了,脸颊边若隐若现的酒窝都透着戾气。
你们?感情这小疯子的剧本里,还不止两个人?
苏北轻轻挑了挑眉。
“老子死不死关你们球事。”小疯子扯下了烟,顺手把它在铁栏杆上按灭,然后隔着两三米的距离“空投”把烟蒂扔进了垃圾桶,“滚吧。”
过了几分钟,小疯子都一直保持着那个站在原地垂着头的动作,苏北都快以为这剧本已经剧终了,没想到小疯子又轻轻啧了一声:“还看?”
苏北呼吸一滞,这是发现他了?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小疯子像是彻底认输了,蹲在了地上,他轻声嘀咕着:“说了让你们走了。”
他语气里透着麻木,也没有别的什么情绪,像是已经习惯了:“我没想治啊,我清楚自己是个怪物……我跟你们一样的。”
他顿了顿,然后像之前扔烟头一样,把手边的一大包药扔进了垃圾桶,发出了很响的“咚”的一声,他自己都像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了眼背后,确认没人才松了口气:“陈默那汤勺没来啊。”
苏北眸色动了动。
小疯子似乎是觉着无聊,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抠自己的鞋带,散了又系上,系上了又抠散开,重复了十几遍之后就又站了起来:“不行啊,”他嘀咕着,表情有些纠结,看着像是幼儿园的小孩子,“现在把药给丢了,一会儿那汤勺问起来怎么交代?”
他转过头看着垃圾桶,茶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嫌弃。
苏北看到这儿心里觉着好笑,这人自己丢的,又觉着嫌弃?
下面的小疯子犹豫了好久,最终真一只手“捏着鼻子”把一大袋药从垃圾桶里又拎了出来,他侧了侧头,像是在和“你们”商量:“我把药拿回去再扔,行不行啊?”
像是得到了拒绝,小疯子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一脚踹到了栏杆上:“惯的你。”然后他疼得皱了皱眉,似乎是身上还背着酷盖包袱没表现出来,语气又凶了些:“老子就要把它带回去,关你们球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楼道里真的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我淮?你在这儿干嘛呢?”他话音一顿,下一舜业务熟练的问:“你药呢?又丢了?”
苏北失笑,原来这小疯子不是灵光一闪觉得把药丢了不好应付,而是之前就试过了没糊弄过去的经验之谈。
小疯子亮了亮手里的药,懒洋洋的道:“没有,留着的。”
陈默沉默片刻,还是决定忽略掉装药的袋子上粘上的垃圾桶里的烟灰,配合疯批发小的表演:“行吧,走不走?回去了。”
江淮点头,跟着眼前的大汤勺走出了楼道。
楼道里又恢复了空寂。
半晌,苏北唇角带了一抹轻笑,这小疯子,有点意思。
……
第二天是开学第一天,不过等着江淮和陈默一起到了学校的时候,都已经下午三点了。
九月分的天气依旧炎热,更遑论操场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江淮感觉自己就是一包子,不仅呆在蒸笼里热的要命,而且耳朵里全是热水沸腾的声音。
操场中央的主席台上好像上去了一个人,台下的学生们瞬间哄闹起来,女生们声嘶力竭的吼:“学神——”
这场面,估计已经赶得上明星演唱会了。
“那老头怎么说?”他按了按耳朵,不耐烦地一把抓下头上黑色的鸭舌帽,拿在手上随手扇着风。
那老头指的是他们新班主任,说起来还是他和陈默做的不太对,他昨天晚上到凌晨才睡,今天中午十二点从床上爬起来的,转学第一天就迟到……
江淮摸着没有几两的良心想:要是那老头骂他们几句,看在才到新学校的份上,也不是不能忍。
陈默收了手机,往另一个方向走:“在那边,黄老大说高二2班在最中间,估计有点热。”
这时候台上已经站了人,不得不说他们来的时间还挺巧,刚刚赶上了开学典礼的倒数第二个流程:学生代表发言。
他们俩走到操场中央,这队伍排的挺紧,一下子也看不出来到底哪个班才是“黄老大”说的C位。
陈默在旁边看,江淮站在原地没出声,倒是听了一耳朵的八卦:“学校是真的把学神弄成了我们一中的排面啊……”
“哈哈哈,你听到刚才主持人介绍的没有?我笑疯了,”另一个学生开始模仿:
“有请我们现任高三第一名,上一届理想杯物理竞赛一等奖获得者,上一届理想杯数学竞赛一等奖获得者,上一届……”他后面又细数了好几个“上一届”才连上了:“现任学生会主席苏北,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
几个男生笑成了一团。
陈默在旁边快找了一圈了都没有摸清楚,江淮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随手逮了刚才绘声绘色模仿主持人的那个男生:“问一下,知道高二2班在哪儿吗?”
他是生的真的白,而且是晒不黑的那种,脸颊跟瓷器似的,在阳光下看着白的晃眼睛,上面缀着的两个酒窝像是盛了一汪清水,看着又软又乖,但那双茶色的丹凤眼尾像是被晒久了又多了一抹惊心动魄的艳色,看得男生晃了晃神。
江淮见男生看着他走神,心里简直莫名其妙,皱了皱眉,然后直接松开了他问了旁边的一个女生:“问一下,知道高二2班在哪里吗?”
女生也晃了晃神,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就,就在这儿,我们是2班的。”
说完,女生又看了他两眼,这人真的……好漂亮。
江淮是真的觉得莫名其妙,他从升高中开始稳坐江城二中校霸一年,在他们学校还真的没看到过这种盯着他看得目不转睛的。
不过他也只是奇怪了那么一小瞬,然后就把它抛在了脑后,喊了一声“陈默”把人给叫过来了之后,就安静的站在了这条队伍的最后面。
过了两分钟,女生转过头来:“同学,我问一下,你们是我们班上的转学生吗?”
陈默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带上了帽子,明显不想理人的疯批发小,无奈的搭话:“啊,是。”
女生小小的惊叫了一声:“啊!真的是!!”激动了一会儿之后,她冷静下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不起,实在是你们两个人进了我们班,瞬间就提高了我们班的颜值!”
陈默听着想笑,在女生转回头激动之后,扭头拍了拍江淮的肩膀,刚准备说话就对上了自家发小的目光,心里瞬间升起了不怎么好的预感。
这人茶色的眸子向上升了好几个亮度,眸光都灼得人有些发烫了,这明显……是要搞事情的样子啊。
他心里的警报瞬间拉响:“淮,淮啊,你在看什么?”
然后他就见自家疯批发小指了指台上正在演讲的人:“那人,看见了吗?”
陈默:“看……看见了。”
江淮勾着唇笑:“我要上他。”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学神的偏执美人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