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后我成了人形兵器[无限流](庄霁宿琅白)
失忆后我成了人形兵器[无限流](庄霁宿琅白)

失忆后我成了人形兵器[无限流](庄霁宿琅白)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21-04-02

小说介绍

庄霁宿琅白小说————失忆后我成了人形兵器[无限流]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明湖丸所著,讲述了恐怖游戏唯一的通关者宿琅白从地狱中走出,瓷白的脸颊上沾着爱人的血迹系统:【恭喜!通关任务达成,你要实

庄霁宿琅白小说简介

【关卡编号D3154c,圆塔博弈】
【参加者:7人】
————
极高的天花板上,垂下五盏枝形烛台,白色的长烛色泽如同人骨,却给人一种精致旖丽的美感。
昏暗的晚宴厅内,长桌延伸向彩绘玻璃制成的扇形窗,窗外却没有一丝阳光,只有微蓝的月光照入,处处透着诡异。

失忆后我成了人形兵器[无限流]庄霁宿琅白全文阅读

今天,是古老的血族公爵每月一次的宴席,邀请主动踏入密室的人类客人来到城堡,赌上他们所拥有的血液,与公爵共进晚餐。
获得公爵赏识的人类客人能得到一份礼物,至于其他人,则很有可能变成他的食物。
头戴银色卷曲假发的侍者从准备室走出,静寂无声地踩过地砖,躬身在庄霁右侧,低语道:“他们来到了这一层,人数已经齐了。”
庄霁坐在主座,漆黑的短发与一身利落的礼服,唯有瞳孔的一点红色让他显得不像人类。
说实话,他不需要侍者向他报告什么,早从那些人类进入圆塔开始,他的眼睛就看得一清二楚,他的耳朵也能听到他们所有的对话。
让他惊讶的是,这群人类没有在圆塔的其他楼层耽搁太久,无视了好几个规则简单的楼层,直接向血族晚宴而来。
他作为圆塔副本的boss,当然在每一层都有自己的分·身。按照以往的经验,那些人类会倾向于选择规则明确的楼层。
不过,这些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不管他们去到哪里,选择什么样的生存方式,都无关乎他这个“法官”。
他只负责收取规定份额的生命。
庄霁微微颔首,抬起右手,对侍者温和地道:“邀请我的客人们入席,让他们分别在不同的房间换上礼服,不要误了时间。”
他话音刚落,餐厅外就传来一声钟响,浑厚得如同从地底发出,连桌上的银制餐具也和它共鸣着。
重重墙壁之外,七名人类正徘徊在等候室。颇具年代感的木质家具、小型油画装点着等候室,让这个地方看起来颇具人情味。可他们还记得,刚才进门之前,分明不是这幅景象。
一个娇小的女生朝人群中挤了挤,试图让自己不至于落单。戴着眼镜的阴沉男子瞥了一眼那女生,眼中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只有轻蔑和不满。
他们是临时组建的队伍,因为碰巧在同一个副本中遇上,才勉强一同行动,虽然团体行动能让生存率提高,但有些副本会强迫玩家互相竞争。
眼镜男虽然只是第三次进副本,但前两次被老玩家带着,也明白了一些自保的方式。像队里的这位娇小女生,一看就是新人,对自己产生不了任何威胁,却有可能拖整个队伍的后腿。
至于另一个人……
眼镜男看向人群边缘的年轻男子,他一身柔软宽松的毛呢外套,连鞋子上都一尘不染,那张白得像瓷器一般的脸庞上,浅色瞳孔平静无波。
这人太美了,让他不禁心生警惕。
那浅色瞳的男子看见他,露出了温和的微笑,一丝错漏都找不出。当时在选择楼层时,就是这人蛊惑了大家,说其他楼层的游戏规则死亡率高,他们才进了这个诡异的“血族晚宴”游戏。
被夺走话语权的眼镜男子心中暗暗憋着气,要找机会扳回一城。
“你们听到钟声了吗?为什么没人讲解规则……”娇小的女生低声问道,有些没底气。
她身旁的几人没人答得出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此时,年轻男子开口道:“不需要担心,我们原本有一个小时的选择时间,现在我们提前进入楼层,那时限就提前了,不久就会有人邀请我们入席了。”
他说的是进入楼层前,指示牌上的文字——“血族晚宴:被邀请的客人们蒙上面纱,回答主人的……”
文字的后续都被涂掉了,其他楼层也都是如此,规则说得含糊不清,只能靠猜。
宿琅白回答那女生的时候,语调十分平和,仿佛在说什么极其平常的小事,有种抚慰人心的效果。
果然,这么一问一答,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安定下来了,对他投去信任的目光。
忽然,等候室的两侧木门自动开启,从中走出的两位仿佛中世纪古堡中的侍者,一头银色卷曲假发,身着繁复的侍者服,走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他们脸上,都蒙着黑色的面纱,看不清容貌——正如指示牌所说的那样。
“请各位客人进入更衣室更衣。”两名侍者以笔挺的姿势行礼,几乎是异口同声地朗声道。
他们的动作太过相似,简直像是镜面的两侧,精确而对称。
玩家们吓了一跳,只见面前的一堵墙从中间分开,露出后面的一排木门,共有七扇,正好对应七名玩家。
他们对这小机关倒不惊讶,毕竟圆塔里到处是这种机关,但“更衣”?这还真是充满了仪式感,让人感到了一丝恶趣味。
宿琅白扫了一眼每扇门的位置和间隔,没有过多犹豫,就上前几步,走到一扇门前推开,为其他人做出了示范。
其他人纷纷模仿了他的动作。就算不情不愿,也必须按照npc侍者的要求行事。
在这个恐怖游戏中,规则就是一切。
他们没有注意到,宿琅白关上更衣室房门的一瞬间,极轻地抽了一口气。
在无人的更衣室内,他脸上那种温和的笑意迅速退去,只剩下冰冷得近乎残酷的神情。
他修长的手指紧紧抓着自己的上臂,骨节发白,微微颤抖着,压抑极深地溢出一声呜咽。
从宿琅白一开始进入这个副本起,他就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然而这个可能性过于美好,让他难以置信。
如今,在离晚宴厅如此之近的地方,他才终于确认了这一点。方才因为其他玩家的存在,让他没法表露自己真实的情绪,可如今独处,让后怕、狂喜、与愤怒一瞬间涌上心头。
庄霁……他还没有彻底消失。

失忆后我成了人形兵器[无限流]免费阅读

然而很有可能,此刻庄霁已经迷失在了恐怖游戏之中,成为了系统的一部分。
当初,在他们两人一起进入的最后一关,在绝望之中,庄霁为了保护自己,吸收了一半的系统之力,以自身作为硬件载体,强行改写了绝不可能通关的规则,让宿琅白活着通过了副本。
宿琅白成为了游戏开始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最终通关者。然而,其代价也是他难以承受的。
他独自活了下来。
当系统的机械音响起,问他通关之后想要实现什么愿望时,他脑海中却只有一个念头——
深深的自责与后悔。
如果当时自己能够更加强大、更加谨慎一些,如果自己不曾那么依恋庄霁。
如果他们不是恋人,如果庄霁不曾与他相遇……
宿琅白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去思考以后的事。
当时,系统告诉他无法救回庄霁,因此,他许下了另一个心愿——再次进入这个无解的恐怖游戏,从头开始闯关。
他相信庄霁的一部分还存在于副本和游戏之中,他要用自己的双手将那人带出去,不管对方是否还记得自己、是否会再次喜欢自己。
他也同样不惜代价。
精心布置的晚宴厅内,幽幽的烛光照亮了晶莹的水晶杯,长桌上摆放着两排餐具,窗外的月色更加暗淡,仿佛一晃神,就落入了漆黑的水中。
坐在黑丝绒靠垫的主座上,庄霁凝视着人类们走入更衣室,有一瞬间的好奇。
方才还显露出十分自信的高挑男子,转眼间就在更衣室中露出了脆弱的一面,这种情况也不少见,大多数来到此处的人类都很恐惧。
随即,男子就恢复了冷静,甚至在拿起黑色斗篷和面纱后,还露出了些许的失望之情。
所谓的“更衣”,也并非是真的要换上量身定做的礼服,而是用斗篷和雾气遮掩身材,用面纱盖住面貌。
可这位男子的动作……
他在失望什么?因为自己不能在晚宴主人面前更衣,而感到了失望?他的举动,就好像知道庄霁能透过墙壁,看到一切一般。
庄霁漫无目的地想着,有些人类对于被看到自己的身体格外在意,在其他楼层的规则下,就有人宁可裹着带血的衣物,也不肯脱下来疗伤。
他将视线从那名男子身上移开,没有过多在意这件事,运用血族的特性,将自己的身形彻底隐去。
晚宴厅内,只剩下他身后两侧站着的侍者,如同家具一般融入夜色。
咔擦,大门被从外侧打开,一位侍者带领着某个身披斗篷的人类进入厅内,人类的脸上盖着面纱,身形动作也被黑色的斗篷和雾气遮掩,几乎看不出原本样貌。
可他犹豫不前的步伐,依旧透露出了他内心的慌乱与不安。
他是第一个客人,那位侍者将他引导到长桌一侧靠近门的位置,并非第一个位置、而是中间靠外的位置。
这名人类明显对位置的安排非常不解,但他别无选择,在侍者拉开椅背后,他小心地搭着椅子边缘坐下,东张西望了一下,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主座,而后,被主座后站着的两名静态的侍者吓了一跳。
非常典型的反应,庄霁刻意地单独邀请每一位客人落座,让他们分不清彼此间的顺序,甚至不清楚自己身边看到的人,是否是方才一起进入等候室的同伴。
暂时的惊恐过去了,第一位客人环视着四周,除了一片浓雾般的黑暗,只能看清被人骨蜡烛照亮的长桌。
长桌两侧,共有十一张椅子,对应着十一套餐具。
人数……对不上。
咔擦,大门又一次开启,第一位客人猛地回头,看到又一位浑身黑色斗篷的人类被侍者引导,走到了某张座椅前。
座位是乱序,这一次,第二位客人非常镇静,没有东张西望或是吵吵嚷嚷,平静地坐在了被指定的位子上。
慢慢地,十一位晚宴参加者都被引导落座,每人身后都站着一位侍者,像是监视、又像是保护者。
后来进入大厅的客人中,有一进来就和其他人搭话的,也有默默记住座位次序、来宾顺序的,基本上每位客人入座的间隔时间都几乎一致,而他们的装束也一摸一样——
充斥着黑色迷之雾气的斗篷,和黑色面纱。
庄霁扫视了一圈客人们,满意地朝侍者点了点头,指尖轻点桌面,发出金属撞击一般的鸣声,伴随着客人们的眩晕感,他的身影端正地显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身着古典贵族礼服的赤瞳血族,对他惊恐的人类客人露出一个亲切的微笑,开口道:“我喜欢忠实于欲望之人。既然,你们已经听说过我的传闻,应该明白坐在这里代表着什么。我的手上握有你们都想要得到的东西,但我只会将它给予真正的人类。”
“请别客气,先与我一同享用这顿晚餐。餐点一共有五道,由我优秀的仆从精心准备,希望适合各位的口味,那么——”
庄霁举起盛着些许暗红色液体的水晶杯,沉醉地晃了晃,两侧的侍者从黑暗中拉动了某种机关,沉重的铁链摩擦声响起,高耸的天花板上忽然坠下了五个沉重的刑架,实木材质,上面包着雕花的铁块,还有若隐若现的血腥味。
隐藏在烛光之外的黑暗中,只能看出个大概。
然而,五架刑具,五道餐点,还有水晶杯中的那种色泽。
在场的所有玩家瞬间煞白了脸,感到有点贫血。

小编推荐理由

失忆后我成了人形兵器[无限流]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