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修有感而孕后选择(谢忱山魔尊)
佛修有感而孕后选择(谢忱山魔尊)

佛修有感而孕后选择(谢忱山魔尊)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1-04-02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谢忱山魔尊,佛修有感而孕后选择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01某月某日,秋。谢忱山成了佛修。某年某月,冬。谢忱山发现他怀孕了。而这两件事,都和魔尊有千丝万缕的

谢忱山魔尊小说简介

谢忱山在做梦。
他梦见自己翱翔三万里,自炙热滚烫的沙丘飞跃到湿冷冰寒的古魔血丘。
那是曾经妖与魔的古战场。
也是至今百年未曾停歇的妖魔大战之所在。
在那阴冷的血丘中,古老嗜血的苍茫古林闪烁着幽冥的阴暗。如同绞杀机的战场中,有一处最令人瞩目。

佛修有感而孕后选择谢忱山魔尊全文阅读

高瘦的魅影穿梭在数以万计的妖族间,每一次出现都带走几百条生命。
他的脸色白得过头,唇红得染血,眼底嗜血的猩红与疯狂的杀戮便是他的代名词。
魔尊。
谢忱山在梦里看着他。
看得有些入神。
只是忽有一炽热的灼烧感冲至肚脐下三寸,让谢忱山不由得低头。梦中的他是没有身形的,不过他还是直直地望着应当是腹部的位置。
灼烧化为剧痛,仿若有滚动的光点,随着“喀嚓”的声响,光更多了,一点点蔓延进来,融入腹中,顿时充盈整具身体。
一声喟叹。
沐浴在这样的光芒中,痛苦全部散去。
谢忱山闭上了眼睛。
古魔血丘。
魔尊从妖物破开的胸膛抽回手,面无表情地舔干了血肉。朝着阴暗无穷尽的虚空望去,撑天破地的身影时而浓缩时而膨胀,虚无定性,没人知道他的本体是何模样。
当他停下时,敢于靠近他的妖魔也无一个。
魔尊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看似寂寞,实则出神。
“谢……”
他试图吐出一个字眼。
然后又面无表情捂嘴,把那个字团吧团吧塞回去了。
饿。
他很饿。
魔尊抬起猩红的眼,对于血肉的渴求,是无止尽的偏执。
他好饿。
魔裂开了嘴。

谢忱山醒来的时候,膝上的灰色僧袍落了大片的桑葚。
在这沙漠地区,寻到这样的果子可是少有。
他高高瘦瘦的,眼睛十分漂亮。一眼望去,最先就会被这样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给吸引住,等到他们看到其他部分的时候,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失落,这样普通的五官,似乎配不上这样一双眼睛。
滚烫的沙子中,挤挤挨挨着几团初生的妖兽。
皮毛如雪一般白,软嫩得如同上等丝绸。
这几头小兽是昨日谢忱山刚从沙丘中揪出来的。
妖兽甫一出生,就需要肉食才能生长。幼崽也需要食物才能活命,他们的父母不知去向,谢忱山一个和尚,更是不可能带有荤肉。
索性以指化刀,从胳膊割下几片肉来喂食。
他既醒了,便拎着几头幼崽的毛毛起身,同那些被采摘来的桑葚滚落一处,皆用僧衣下摆兜住,迈步往外走。
走走停停,谢忱山并未动用任何灵力,用一双脚走出了那片食人的沙漠。
临近沙漠的城镇,叫沙丘城。
非常应景。
沙丘城临近食人沙漠,故而人气凋零,少有人来往。
谢忱山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在城镇的某处揪出来一处修仙居所。
修仙居所是专门为来往行走的各路修道人士准备,不管是何门何派,只要是正派出身就能在此处歇息。眼下这处修仙居所从外看不过是普通的客栈,可一旦跨过门槛,就能看到内里流光溢彩、充盈着灵气般的仙境模样。
谢忱山跨过门槛时,袖中兜着的几头幼崽染了他身上的檀香,并未惊动禁制,故而那手脚利索的引客人上前,笑着说道:“大师,可是要稍作休息?”
尽管这位大师没有落发,可身上的僧袍总不是作假的。
谢忱山从袖口拎出来三头白嫩.嫩的幼崽,“我来送这三个孩子寻个有缘人。”
引客人笑容不变,朝着那三头幼崽看去,边说着:“大师,若是妖兽,还得看他们……”身上是否有过于浓郁的凶煞之气这句话还未说完,她就突然顿住。
她从三头幼崽身上只能感觉到淡淡的佛香,血脉纯净得仿若灵兽。
谢忱山开口,无喜亦无悲:“我已喂过他们血肉开蒙,从此不再贪杀嗜血,只需收养他们之人心善便可。”
引客人还没说话,就有人大步从后走来,朗声大笑:“原来是无灯大师!别来无恙,经年一别,我们可有数十寒暑不曾见面了。”
引客人知道他。
他是最近暂住在修仙居所的剑修孟侠,出身万剑派,是元婴期之下剑修第一人,相貌俊朗,其剑大开大合,中正大气,自有气派仪度在身。
在这方大世界内名气可见一斑。
而无灯大师……
引客人回眸,那位神情平和,普通外貌的和尚好似突然高大起来,不由得让人钦佩敬仰。华光寺的大师自来是响当当的名头,而这无灯大师更是其中之佼佼者。
华光寺的修者要出寺感悟缘法,从来都需要灭过佛前三千盏长明不暗的佛灯,过半数才能下山。而这位无灯大师在百年前出山之时,只不过站在佛前三息,便灭尽所有佛灯。
自此,他原本的佛号已然被人忘却,修仙界皆称呼他为无灯大师。而这位大师更有一处让世人钦佩,就连邪魔外道都说不出个“不”字的善行。
尝有佛祖割肉喂鹰之大功德,乃舍己为人。
无灯大师也是如此。
那身血肉仿佛是枷锁凡尘,若有所需者,他便会舍弃血肉以救人,结下无数善缘,就连那魔界凶残嗜血之辈,魔尊,都在百年前下令,凡他域内,任何魔族都不得伤及任一佛修。
违者,处死。
便可见大师之风采。
孟侠也知晓他这位友人的行事,看了眼他拎着的三只幼崽,朗笑着说道:“正好我有几个师兄弟正缺了灵兽镇心,大师这三头不若给了我吧?”
谢忱山自无不可。
万剑派的弟子皆是剑修,剑以杀伐为重,久之容易偏激。若有血脉纯正的灵兽伴身,能消融几分肃杀之意。而吃下他血肉的妖兽幼崽,沾染了佛香檀味,也是极好的选择。
妖兽的幼崽自出生就有意识,知道自己不会变为盘中餐又或者命陨,便一只只乖巧地舔过谢忱山的手指,然后迈着小蹄子走到孟侠的身边。
孟侠先去把幼崽安置在百兽笼里,这才寻了个引客人再找无灯的踪迹。
他离开前,还听到他说要留下。
引客人把他带到一处幽静的小院子,门外的禁制并未被打开,孟侠只消敲敲门扉,里面的人就能听到动静了。
“进来。”
谢忱山的声音就好像在他耳边响起,孟侠笑着推门进去。

谢忱山魔尊免费阅读

谢忱山正在庭院闭目打坐。
孟侠一抬手,身后的门就自然合上。他摸着下巴说道:“现在都没旁人了,你就别端着个孤高淡漠的架子,我瞧着都瘆得慌。”
谢忱山幽幽地说道:“你坐不坐?”
“坐,为何不坐?”孟侠兴高采烈地坐下来。
他闭关了五十年,可还真是许久没看到过朋友的模样了。
谢忱山睁开眼,他的僧衣还兜着那些妖兽崽子叼来的桑葚,清透圆润得仿佛刚采摘下来。
他捻了一颗来吃。
酸涩与甘甜两种古怪的味道在唇舌间荡开。
“你刚刚在掐算什么?”
孟侠也取了颗来吃,好奇地问道。
谢忱山舒展了腰身,平和地说道:“子嗣。”
孟侠脸色一僵,俊朗的脸上古怪地扫了一眼谢忱山,“你这是思春了?”
说起来,他们谁也不知道为何谢忱山没有落发,却能成为华光寺的修者,他的师兄弟们个个都是大光头。
谢忱山懒洋洋地踹了他一脚,左手搭在小腹上说道:“说正事。”
“能有什么正事?你是和尚又不能婚娶,子嗣这事就跟你无缘……莫不是你没落发,所以六根不清净?”孟侠边笑着边挑眉,“你就爱挡着你那张脸,你不是说皮相皆白骨吗?留着又如何?”
这方大世界总归有好事者要做那排名,如孟侠就是元婴之下剑修第一人,自然也有那金丹第一,元婴第一等排名。而除开一骑绝尘出现在各大榜单上的天之骄子们外,惹人关注的莫怪乎一道美人榜。
百年前,诸仙峰。
高耸山峰涌动着茫茫的云雾,打眼望去竟不知要绵延到几何去,云深雾浓处,仿若有淡淡的微光穿梭云游。宝器云船等皆悬浮云端,修士如仙人姿容,风采绰绰。期间有气势磅礴者如山海浩瀚,时不时踩着佩剑投入那彩光四溢的峰头。
诸仙峰上,每五百年一出的炼剑宝物将要现世。
此桩自来都是剑修的盛宴。
然百年前这难得一遇的盛典被妖族所利用,借此引来正处在饥饿中的魔尊。
由此拉开一场血腥的厮杀。
无人知道魔尊的原身是怎般模样,世人见之往往是人形,身材瘦削,神情倦怠,脸白似雪,唇红似血,就如同一个最寻常的书生。可当他化身,赫然是千万丈高的身形,诡谲莫测的吞吐中看不出原身,只余下残暴恶劣的本质。
诸仙峰已然成为血色,妖、魔、人的血污涂满了原本灵动浩渺的云海,各色符箓宝光与暗金灰白的死寂交缠在一处,简直是杀了个昏天暗地。
孟侠捂着胸口狂吐血,俊朗的脸上血色全无。
他刚刚替自己师兄挡了一击,差点没把自己弄死。胸口的灼烧感侵蚀着灵肉,让孟侠不得不连续吞服了三瓶丹药才堪堪止住。他有些绝望地看着这场阻止不及的惨剧,抽出本命宝剑,正打算燃烧灵台去做那自爆的行径时,一只手轻轻按住了他。
任凭他多大的力气,那看似干净无力的手都没让孟侠脱手,他咬牙愤懑,正回头一望。
“我来。”
落珠如玉。
只见灰色僧袍的和尚好似一点点被擦出痕迹,双手合十那瞬,眉目慈悲佛意与湛如朗月的光华甚是相容,眉眼如同落满天上星辰。
就那一眼,就让孟侠松了力去。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那僧人就这么踏足云海,往那血色中去。
苍茫云海间,化身千万丈的魔尊正扯下一头巨妖的尾巴。其身形看不出侵吞数以万计的血肉去往何方,手指撕下一片妖肉含在嘴里咀嚼。
他阖眼。
好饿。
他真的好饿。
稍远处,孟侠的师长、万剑派的长老护着门下弟子。此次不过是为了历练,不为夺宝,故只派出了两位元婴期的长老看护,至现在还能勉强护得座下弟子安全,已是难得。
毕竟那魔尊是百多年前横空出世的一头邪魔。
不知其原身,不知其来历,只在魔域杀得昏天暗地,杀得血流成河,杀得连妖魔都吓破了胆,踩着旧魔尊的尸骨成为新一任的魔尊。
他本性贪婪肆意,喜食血肉,滥杀成性……简直比上一个魔尊拥有着更蓬勃无止境的破坏欲。
万剑派长老看着站定不动细尝妖肉的万丈身影,正打算掐一剑诀扑身上前,却被身后弟子的喃喃拦住,“长老,那位大师往那里去了——”
大师?
万剑派长老凝神,哪里来的大师?
他抬眼看去,登时就察觉到为何那弟子说话的声音如此飘忽,为何周边如此寂然……就在这本该哀鸿的战场中,纵然是他,都有片刻凝滞。
不曾有一日,他竟会感慨一位僧人有如此灼灼风采。
如惊鸿,如霜绝。
僧人踏空至阖目的魔尊面前,站在万丈高的身影前面,那僧人显得如此渺小,身如萤虫。众人但见魔尊倏地睁眼,空洞幽黑的瞳孔往下一滚,如同尖针死寂地盯着那渺小的人影。
然后,急速缩小的身影中,魔尊重变回了那个纤长身影,苍白,又阴郁的书生模样。
僧人笑:“随我去罢。”
魔尊无言。
如同他的出现,诸仙峰上的无数妖魔与修者就见僧人自然牵起魔尊的手腕,就这么一点点擦去身形,重归寂然。
亦然消弭了这场险些万劫不复的大战。
劫后逃生的诸大派宗门子弟自是打引符回宗门报信,余下妖物见无法得逞纷纷逃离,邪魔更是在魔尊离开的时候就消散身影了。
就在这战后休整的寂静中,合.欢掌门梅如玉喃喃自语:“其相尤美,其骨更绝,当为世间第一美人矣。”
声不大,音却响。
孟侠龇牙咧嘴,靠着大师兄喘气,听着大师兄嘀咕的话语,“美人?可那不是和尚吗?不对,他怎么没受戒落发?”
小师妹笑眯眯地说道:“那师哥再找一个如他这般姿容如玉的人来。”
大师兄蹙眉,旋即憨厚的脸上露出尴尬。
合.欢门根骨就是那种门道的双修之法,这世间若有何者最适当评价美人,自然当属已臻化境的合.欢掌门梅如玉。
美人……
“美人啊。”
孟侠回神感慨了一声,看着已经是他多年老友的谢忱山,“都多少年没看到你原来那张脸了,任谁都不知道惊鸿一面的第一美人竟然会是无灯大师。也不知道当初你到底和那魔尊作甚去了?”
谢忱山眨了眨眼,抚着小腹的手指愉悦地敲了敲,眉眼微弯地笑起来,“同他生孩子去了。”
孟侠一口水喷了出来。

小编推荐理由

佛修有感而孕后选择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