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摘了魔尊的花(白栀眠司岸)
我摘了魔尊的花(白栀眠司岸)

我摘了魔尊的花(白栀眠司岸)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21-04-06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栀眠司岸,我摘了魔尊的花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穿成修仙文里的恶毒女配,白栀眠摩拳擦掌,准备作天作地。【任务提示:请保护原书女主,直到她飞升成仙。】

白栀眠司岸小说简介

灵植园内。
本该环绕在树上的藤蔓状灵植不知为何离开了原本的支撑物,此时紧紧地缠绕在少女的腰肢和脚踝上,并恶作剧似的将她高高托起。
少女显然是经过了剧烈的挣扎,原本套在她身上的白色道袍已然垂落,露出穿在里面的绯红色襦裙。
她稍稍一动,灵植便缠得更加紧。
222号:“有人来了。”

我摘了魔尊的花白栀眠司岸全文阅读

听到提示,一眼认出牧月霜,困在灵植里的白栀眠迫不及待地喊道:“师……”
第二个姐字还没来得及出口,藤蔓灵植的卷须就已经伸展开来,覆住了她的唇。
白栀眠:“……”
“眠儿别怕!”
见状,牧月霜根本没有多想,就拔出手中的剑准备砍断这困住她师妹的灵植。
白栀眠见她踮起脚,正要腾空而起,身后却有一人拉住了她的衣袖。
——又是谁碍事!
222号:“那是本文男主,你的暗恋对象,叶居常。”
叶居常,牧月霜的表兄;也是《问心》里的男主角。
该来的还是来了。
文中写道,白栀眠对牧月霜抱有如此大的敌意,还有一方面的原因是,她们喜欢上了同一个男子。
必须要维持人设的白栀眠,这时候见到“心上人”,当然要向他求救:“叶师兄救我!”
“叶师兄?”牧月霜侧目,望见给她送完信后本该离开的师兄二人又折返回来。
而趁她停住的这半瞬,叶居常足尖轻点,已然先她一步登上了灵植的高处。
下一刻,粗长弯曲的灵植在空中断成数截,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啊——!”
缠绕在身上的灵植轰然解体,失去支撑的白栀眠脸色突变,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想不起该施什么咒才能安全落地,本能地喊了一声:“叶师兄!”
司岸原想无视,可下方的魔修正在疯狂地挤眉弄眼,示意尊主他此时的身份乃是宗门弟子;牧月霜脸上满是焦急,她正挥剑砍向散落在周身的灵植。
到底是灵植,即便被分解得四分五裂,也还能灵活地摆动。
——它们拖住了牧月霜的脚步。
危险逼近,求人不如求己,白栀眠正要运起体内仅存的灵气准备自救,却发现自己落入了个冰冷的怀抱。
她微微抬起头,猝不及防地撞进一双毫无温度的黑瞳中。
眼前的男子长相清秀,神情冷漠,她却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奇特感觉。
尤其是当她的视线不经意地扫过他纤长的睫毛时,隐隐望见他眼皮的褶皱处藏着颗血色的妖痣。
心跳莫名其妙地漏了一拍。
但再看一眼,那若隐若现的痣已然消失不见,仿佛是她紧张之下产生的幻觉。
牧月霜眼睁睁地看着两人有惊无险地落了地,这才松了口气。
司岸刚单脚沾地,白栀眠就想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然而222号叫了一声:“宿主,人设!”
“……”
她生生地停住动作,等到司岸松开了手臂,才抓着他的衣服抬起头来,带着挤出来的娇羞道:“谢谢师兄救我。”
说完自己先打了个寒颤。
司岸轻笑了声,问道:“师妹为何要惹那灵植?”
这也是一旁的牧月霜想问的话。
她走到白栀眠的身侧,先是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她,然后才道:“眠儿,可是发现了护宗咒的缺口?”
白栀眠想都没想,立刻否认道:“不是!”
不能破坏人设,她硬着头皮解释道:“我只是……喜欢那朵长在灵植上的寄生花。”说罢,她举起了手里攥着的那朵花给众人看。
牧月霜微愣,似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理由。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依照师妹的脾性,也不是不可能。
见牧月霜脸上露出几分相信的表情,白栀眠再次强调道:“我是因为检查完护宗咒后觉得无聊,就来灵植园里逛了逛,正巧看到这朵花,觉得好看就想摘下来。”
“这片区域的护宗咒没有任何缺口?”司岸又问。
“没有。”白栀眠斩钉截铁地回答。
为了表明说话的真实性,她昂起头,眨了眨眼睛。
少女本就长了双灵动的大眼睛,此时她一卖乖,牧月霜便信了九分。
司岸却盯着她手里的那花儿多看了几眼。
方才他救她时,注意到她死死地抓着这朵花不肯放。
当时那么危急的情况下,她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惧意,竟还能分出几分心思去想一朵只是长得娇艳了些的寄生花?
“谢谢师兄。”白栀眠平复心情后,再次向解救她的人郑重道谢。
“不用谢。”司岸抬眸看向她,语气中带上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但你要真想感谢的话,就好好照顾这朵花。”
“我会的。”少女明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真挚和诚意。
“那好。”司岸颔首一笑,朝身旁的魔修看去,“我们先走了。”
白栀眠目送两人离开后,才回身和牧月霜对话。
“师姐,真不怪我!”她嗔道,“我也没想到那灵植竟如此凶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灵气会被它吸走。”
牧月霜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白栀眠的身上,又弯腰捡起掉落在一旁的道袍,而后道:“眠儿,我听闻天木灵根对某些植物有致命的诱惑力,因此它们贪图你身上的灵气也正常。”
白栀眠:“可刚刚那棵是灵植。”
她被缠绕时,分明有种那灵植要将她吸收殆尽,让她和它融为一体的感觉。
闻言,牧月霜缓缓道:“有些植物在这里被称之为灵植,但你要知道魔界中生长的植物和它们并无太大区别。”

白栀眠司岸免费阅读

听到魔界这个词,白栀眠的心顿时一惊,失去了将这个话题讨论下去的兴趣。
两人走在回去交差的路上,她认真回想剧情,有意无意地试探道:“师姐,叶师兄找你有什么事吗?”
牧月霜默了默。
白栀眠察觉到她对于这个话题有些抵触,但为了气运值,她不得不接着说:“是牧家的人来找你了吗?”
霎时,牧月霜清冷的脸庞上出现了惆怅和诧异交织的情绪。
她没想到白栀眠会知道这件事,还主动提起。
“宗里都传遍了。”白栀眠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太过分,但她知道她所做的事是在揭人伤疤。
《问心》的开场设置了真假千金的经典桥段,牧月霜是牧家被调换的真千金,而牧家乃是修真界里势力极大的世家之一。
早在好几年前,他们就发现了牧月霜被家贼抱走之事,但直到去年牧月霜成为轻虚宗的内门弟子,他们才找上她,将她认回族内。
白栀眠知道,牧家看重的只是牧月霜轻虚宗内门弟子这个身份,同时也能让主族其他子弟进入轻虚宗后能有个照拂。
“牧家主族那些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她继续道,“师姐,你想想我父亲。”
牧月霜一愣。
她偏过头,发现白栀眠的眼里竟蓄着几滴眼泪。
“眠儿……”牧月霜想起她父亲的事,开口安慰道,“别太难过……我会照顾好你的。”
白栀眠低了低头,轻轻地“嗯”了声。
在牧月霜面前提起自己的身世,曾是原主屡试不爽的手段之一。
鲜少有人知道,白栀眠的爷爷本姓牧,原是牧家主族的一房。
当年白爷爷怒急之下,做出与牧家割裂的决定,并立誓永生不会再回牧家。
因此白栀眠的父亲不姓牧,白父在和她的母亲结为道侣后,给她取名时用的是白母的姓。
“我想成为你父亲那样,顶天立地,心怀大义的剑修。”提到白父,牧月霜的表情立刻多云转晴。
然而她并没有多说。
白栀眠的父母皆已陨落,但他们曾经拯救了大半个修真界。
“师姐,过两日去见牧家人,我想和你一起。”白栀眠再次试探道。
一般到了这个时候,牧月霜都会答应她的要求。
“好。”牧月霜果然答应了下来。
……
牧月霜先将情绪不太稳定的白栀眠送回她们的住处。
两人虽已成为内门弟子,但尚未拜到宗内峰主的座下,因此她们仍住在两人一间房的主峰上。
牧月霜:“眠儿,我去交代护宗咒检查的事,很快回来。”
“好。”白栀眠朝她挥了挥手。
此时她的眼角边仍留着残留的泪痕,她用力地擦了擦,等牧月霜关上门才慢慢开始整理思绪。
提到白父时,即便尽力控制情绪,她还是落了泪。
受到原书剧情影响,她还是想替名义上的父亲做些事情的。
不仅是为了气运值。
想到这,白栀眠拿出先前好不容易得到的花,在心里对叶居常默念了声抱歉。

叶居常的住处。
魔修看着正在把捏造的记忆放入叶居常脑中的司岸,心中虽是疑问却不敢出声。
尊主身上散发着一种不寻常的气息,让他望而生畏。
“白栀眠。”司岸忽地出声。
这是他从叶居常记忆里读取的信息,牧月霜在他面前提过他这个师妹。
除了名字,叶居常脑海里并没有太多关于白栀眠的印象。
司岸想起不久前白栀眠说话笃定既又真诚的模样。
护宗咒的确有个小缺口,位置在寄生于藤蔓上的某朵花里。
为了准确得知缺口是否会发现,他不仅将灵识放入花中,还放了一部分在藤蔓中。
轻虚宗的护宗咒极其霸道,修为越是高的魔修被压制得越狠,因此白栀眠的灵气通过藤蔓传到他身上时,他反而受了反噬。
以及,他在想那藤蔓缠绕白栀眠时,灵识传给他的感觉。
按道理来说,被放入灵识的灵植不该做出这样的反应。
那种感觉太强烈,甚至让他折返,亲手收回灵植内的灵识。
顺便见一见是何人发现了线索。
“不能再假扮成叶居常了。”已变回原本模样的银发男子神色散漫,略微垂下的左眼皮间,有颗潋滟如血的红痣。
刚说完,司岸就察觉到他的另一丝灵识在颤动。
——那朵藏着缺口的花被毁了。
白栀眠向他保证的话在耳边重现。
司岸一反先前的兴致阑珊,口中吐出的字句间透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呵,小骗子。”

小编推荐理由

我摘了魔尊的花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