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是个万人迷(宿怀星燕以泽)
魔尊是个万人迷(宿怀星燕以泽)

魔尊是个万人迷(宿怀星燕以泽)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21-04-06

小说介绍

宿怀星燕以泽小说————魔尊是个万人迷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夜行歌所著,讲述了宿怀星是九州最凶残的大魔王,也是潜伏在仙宗的最成功的卧底。不仅混成了正道魁首、一代圣父,还拐到一个资

宿怀星燕以泽内容介绍

宿怀星潜伏在青云宗已经二十年了。
这件事说来不大光彩。
二十年前,青云剑仙召集同道讨伐魔教。
宿怀星身为魔教教主,听到仙宗结盟的消息,那是半点不怕的。
仙门弟子人均高岭之花,骄横冷傲不服管,聚在一起根本是一盘散沙。自宿怀星开创魔教起,类似的“同盟”起码来了十回,十有八.九内讧散伙,余下一二他们直接把“盟主”给端了。

魔尊是个万人迷宿怀星燕以泽全文阅读

然而这次,情况大有不同。
青云剑仙不是一般的高岭之花。剑仙名望之高,空前仅有。仙门弟子受其感召,一鼓作气攻入魔教大本营,正邪两道来了一次惊世大战。
战斗过程不细说,总之,魔教这边用了点下作手段,青云剑仙重伤,仙宗同盟被迫求和。
经此一战,宿怀星深深自省,为什么名门仙宗强者林立,他们魔修菜鸡遍地?这次他取巧胜了青云剑仙,下一次呢?剑仙养伤期间,他该如何振兴魔教?
爱岗敬业的教主大人想了三天三夜,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
他要到青云宗当卧底!
首要目标败坏剑仙名声、瓦解下一次仙宗同盟,顺带调查研究、打探青云宗不断壮大的秘诀。
卧底一当就是二十年。
趁剑仙闭关养伤,宿怀星二十年如一日斩妖除魔、济危扶弱、惩恶扬善……混到现在,魔教教主已经混成瑶华峰首席长老、修真界公认的正道楷模、无数道修推崇敬仰的仙门第一人。
宿怀星却高兴不起来。
在青云宗待的时间越久、地位越高,宿怀星越是费解——为什么仙宗天才跟街头撸白菜似的一抓一大把,他们魔教一个个烂泥扶不上墙?如何逆转局势,让青云宗人才断代?
宿怀星决定开展第二步计划。
带坏仙门风气、策反误入正道的好苗子!
……
青云宗五年一度的开山大典即将召开。
开山大典不仅关系到内门弟子选拔,更是青云宗对外宣示实力的庆典,场面甚是壮观,前来观礼的宗派代表数不胜数。
如此盛大的庆典,宿怀星只穿着一身单薄轻衫,青丝随意挽起。姿容是素衣木簪也压不住的明艳,却因眉目间的淡漠,平添一分清冷。
没什么花哨的排场,简简单单入座观礼。
衣角带起的微风驱散云雾,引来数不清的注视。宿怀星微微侧目。青云宗弟子一扫散漫之态,以兵器行礼。他们对飞剑的控制不如内门师兄精妙,礼节做出来不大好看,但谁都能从中感受到他们至高的敬意。
宿怀星轻轻一笑。
如和煦春风,把骨子里透出来的疏离之感冲淡了。
这一笑不知多少人心猿意马浮想联翩。青云弟子立刻清醒过来,掐死不该有的念头,生怕亵渎了师叔祖。再凝神一看,师叔祖神色疏淡,又是清清冷冷的模样了。
方才惊鸿一瞥的温柔,越发显得珍贵起来。
……
宿怀星当众刷了一回好感,心满意足拢拢衣袖。
不同于青云剑仙那种高岭之花,宿怀星走的是亲和路线。
为人亲和也是有讲究的,不能逮谁亲谁。宿怀星给分.身精心设计了一套人设:修行时他是天纵奇才、颖悟绝伦,论道时他胸怀天下、心系苍生;容貌怎么出众怎么来,但是打扮要朴素、行事要低调;平常和人交往要多高冷有多高冷,不经意间展露些许惜弱的爱怜……人设立稳了,再针对哪一个人亲和,事半功倍。
宿怀星钻研过,这叫反差,名门弟子很吃这一套。
比如青云宗掌门,对谁都是不假辞色、有公无私,宿怀星在他面前演了二十年的清冷绝俗,那天在瑶华峰,宿怀星亲和了一回,拉拢人心的效果立竿见影,现在掌门真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青云宗掌门啊!仙门数一数二的顶级大佬,还是青云剑仙至交好友!
想象一下,闭关二十多年的剑仙走出洞府,中州大陆已经改天换地,曾经共伐魔教的掌门真人叛出仙宗,为魔域开疆拓土……
你朋友真棒,现在他是我的了。
那场面宿怀星想想都要笑出声。
虽说以他们目前的交情,策反青云掌门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但宿怀星决定朝这个目标努力,做一个有梦想的卧底,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除了仙门顶级大佬,还没成长起来的小弟子同样很重要。观念尚未塑成的小修士最好培养了,带回魔域调.教几年,保准一个个忠贞不二。
宿怀星专注大比会场,一心为魔教挑选栋梁之才。
开山大典的风格和青云弟子手中的剑一样,简单、直接,无需天地异象壮声势,普普通通就开始了。有资格参加大典的年轻弟子走上石台,展示自己的修为,提出或者接受同门的挑战。
大比正激烈,一名执法弟子忽然登上云台,与天门峰长老耳语一番。宿怀星隐约听见“魔教”二字,眉心微蹙,淡淡问道:“何事?”
执法弟子道:“五行宗受邀前来观礼,途中遭遇魔修,被掳走几名小弟子……”
宿怀星表面冷淡,内心已是惊涛骇浪。
这踏马哪个混蛋干的好事?五行宗这种垃圾门派为什么要给眼神?什么歪瓜裂枣都往回抢,收破烂吗!
不行!必须把人追回来,不能让他们拉低魔修水准!
宿怀星道:“往哪边逃了?”
执法弟子道:“嘉陵渡。”
宿怀星不多话,踏云便走。猛然迸发的凛冽杀意,落在青云弟子眼中,是嫉恶如仇、悲天悯人,是师叔祖心系苍生的明证。
——立稳人设的好处就在这,哪怕作风歪一点,旁观者自动脑补就能给你掰正了。
宿怀星风驰电掣追杀而去,临近嘉陵渡口,便听见一阵邪笑:“你叫啊,叫大声点,嘿嘿嘿……”
啧,这什么炮灰台词。
宿怀星剑意结阵封死去路,斜飞的气劲正好砸晕了五行宗小弟子。耍威风的几个魔修也被砸倒在地,凶神恶煞抬起头,看清动手的是谁,不干不净的脏话噎在嗓子里。
“参见教主!”
魔修自以为办了一件大好事,想把仙门万中挑一的小美人献给教主。
这些人不狡辩还好,宿怀星听了他们犯浑的理由,怒火腾的升起,冷笑一声:“真不愧是九执管教的好手下。”
魔修再蠢也听出他心情不佳,冷汗直流:“属下知错!属下知错!”
宿怀星冷声道:“错哪儿了?”
这、都说教主好美色,他们抢两个美人肯定不算错吧?错的只能是……魔修义正严辞道:“五行宗道修姿色平平,配不上教主!”
魔修前额叩地闭眼吹教主大人龙章凤姿出尘绝世,身处仙门是金玉坠泥淖云云。

魔尊是个万人迷宿怀星燕以泽免费阅读

宿怀星差点气笑了。
“抬头。”
魔修依言抬起头。
修真界从不缺少美人。凡人洗筋伐髓、脱胎换骨,三分的姿色也会蜕变为十分。教主这具分.身当然很美,但和本尊相比稍逊一筹,在谪仙遍地的修真界,其实算不得绝色。却又莫名、让人移不开眼的……冶艳。
禁欲而冶艳。
毫不相干、截然相反的两种气质,偏偏在他身上达成完美的和谐。
魔修喉结颤了颤。他知道自己不该继续看下去,可是他移不开眼。无论怎样默诵心诀,也无法压平心头翻涌的燥意。
宿怀星垂眸望着他,起初目光是冷的,顾盼之间,眉梢浸染的寒霜无声消弭,惹人沉醉的温和:“好看吗?”
许是鬼神迷了心窍,魔修嗫嚅道:“好、好看……啊——!!”
惨叫声凄厉至极。
腕骨大约碎了。好在施暴者只用了蛮力没用法术,休养一阵子就能恢复过来。魔修又惊又惧,听得教主自言自语般说:“你还,真敢,看啊。”
魔修顿感委屈,明明是您让我看的啊……
宿怀星哪管他委不委屈,心想这群人真是被副教主养野了。随手掷出一块传讯玉牌:“回去告诉九执,非我调令,魔教弟子不准踏出雾州半步。”
……
施法掩护没脑子的魔修逃出嘉陵渡,不一会儿,天边流光一闪,青云宗掌门追了过来。
宿怀星确认自己并未留下破绽,道:“你怎么来了。”
掌门真人道:“听说魔修作乱,我来看看……”你。最后那个字含在唇齿间,辗转未敢言。
掌门真人视线转了转,看向昏迷不醒的五行宗小弟子,几可乱真的打斗痕迹,还有宿怀星脚下渗开一片的、刺眼的血迹。掌门真人低声道:“这种事交给执法弟子即可,道君何必亲自出手?”
宿怀星道:“举手之劳罢了。”
——他如此关怀弱小,关心修真界的未来。
相比宿怀星的“正直坦荡”,掌门真人不禁唾弃自己的冷血,唾弃自己不分场合的浮躁。
“圣人”宿怀星记挂着“拉拢青云宗掌门”的计策,亲自帮五行宗小弟子找来师长不说,还用上奇奇怪怪的借口,邀请掌门真人同行。
宿怀星有点担心对方拒绝,毕竟他们俩交情实在很一般,他想投其所好都不知道从哪入手。
掌门真人微微颔首。
冷淡得刚刚好,无人发觉淡漠之下汹涌的热意。
他想可能不是错觉,这段时日,道君确实对他若有似无的亲近。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这个人心系天下、悲悯苍生、待万物灵长一视同仁,偏偏看你一人是不同的。
掌门真人忍不住想、想……
把他拉下神坛,砸碎他神祇一般的壳子,让他历尽人世浮华、尝遍七情六欲……
掌门真人目不斜视,任由贪念蔓延滋长。
宿怀星不知他千回百转的心思,琢磨着怎么“礼贤下士”。有点难,青云宗掌门物欲挺淡一人,从没听说他喜好什么东西。
两人各怀鬼胎,气氛诡异而沉默。
……
青云山外一座寻常小镇,四通八达的巷子略显逼仄。四周房屋老旧,看起来很有些年头,许多小楼外墙剥落,露出暗红的房砖。
临时搭起的草棚遮不住多少雨,十来个孩子衣裳湿淋淋,瑟瑟缩缩挤成一团。
一个面貌猥琐的男人站在屋檐底下,招呼巷口的婆子:“俺这边便宜,男娃儿,只要三钱……”
“三钱?那娃娃怕不是你拐来的?”
“哪能哦,俺家都是本分人,哪敢做犯法的事哦……”
“再便宜点,你看这娃脑门有疤。”
两人买卖猪狗一般讨价还价。
伴随着嘈杂人声,燕以泽睁开双眼。
他费力撑坐起来,扶稳石墙的手还没红砖大,握剑都有些费劲。
一双孩童的手。
怎么回事?
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铺天盖地的龙息……唔,他重伤,血脉受损,退化的身体落在哪处荒山野岭,被人牙子抓到这里。大概是这样。
燕以泽尝试运转功法,突然血气上涌,撕心裂肺咳嗽起来。
“你看看,你看看,这还是个病痨鬼!”讲价的婆子唾沫横飞,食指戳上小孩儿脑门,“一钱银子,我要了。”
人牙子不乐意:“您也太会讲价了。”
天边闪过一道流光。光芒由远而近,落在巷子口,凭空现出两个人。
人牙子骇了一跳。
宿怀星一眼看出他们在搞什么勾当,随手拘了人牙子,通知官府来查。瞥见墙角咳嗽不止的小孩子,上前为他把脉。
燕以泽一惊,来不及挣扎就被捏住手腕,急忙低下头,唯恐对方瞧见他眼眸深处寂灭的龙焰。
真气源源不断渡入经脉。孩童苍白的脸颊浮现一抹血色,很快褪得一干二净。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揪起——这人发现了么?发现他血脉有异,来路不正?
那只温热的手抚上他的额角,轻轻碰痊愈的伤口。动作实在温柔,温柔得令他毛骨悚然。
他听到惑人心魄的声音说:“你可愿随我修大道,求长生?”

小编推荐理由

魔尊是个万人迷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