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之直播在古代(陶言邱云淞)
种田之直播在古代(陶言邱云淞)

种田之直播在古代(陶言邱云淞)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4-07

小说介绍

陶言邱云淞小说————种田之直播在古代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又上一点所著,讲述了陶言是个小哥儿,但是在外人看来长相平平,还不爱抹粉。于是一直到十八岁了也没有人上门提亲。村子里的人对

陶言邱云淞小说简介

陶言左手提着一个木桶,里面装着洗好的衣服,右手提着实木的木盆,步伐迅速地往家里走去。
快到家时,正在晒豆子的张淑兰听到门口的动静,立即迎着出来,要接过他手里的桶。
“娘,没事,我自己可以。”陶言躲开他娘的动作,绕过张淑兰往院子里走去。
“爹。”陶言冲正在院中编织竹席的陶兴发喊了一声。
陶言放下手中的桶和盆,甩了甩手。提了这么老远的路,还是有些酸软。

陶言邱云淞全文阅读

陶兴发满是沟壑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疼:“言哥儿,都是爹没用……”
如果不是他上山挖草药时摔断了腿,家里早就打了井,自己的孩子也不用从学堂里退学,如今每日要去老远的地方洗衣挑水。
陶言拿过靠在院角的竹竿撑好,张淑兰适时拿着一块布擦拭起竹竿。
“爹,你看我之前身体多差,时不时就要去抓药吃上两天,现在身强体壮,一年到头都没咳嗽一声,多结实。”陶言将木桶里的衣服拿出来抖了抖,挂在竹竿上后再拽拽抻平,“半年前的那次生病是意外,我们不算啊。”
张淑兰和陶言一起晒衣,听到陶言的话,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一般疼痛:“你一个哥儿,原本该是被爹娘好好疼宠着,现在却要你撑起这个家,苦了你这孩子,如今这么大年纪也还没议亲。”
说着,她的眼圈便红了起来。
陶言原本就比一般哥儿长得要高大修长,干了几年农活后,身子骨更是比哥儿结实不少,若不是看他右耳朵的耳洞,谁能认得出他是个哥儿?
世上分男人、女人,男人里还分了哥儿和汉子。
哥儿外形除了比汉子瘦弱点,没有什么大不同。每一个哥儿的孕痣长的地方也不一样,为了区别,所有哥儿在出生没多久就会扎一个耳洞。
陶言不怕苦,不怕累,就怕他娘落泪,急道:“娘,我没觉着苦,只是你这一哭,眼泪可真要落在我心头,觉着苦了。再说了,议亲这也是看缘分的,缘分未到,急急忙忙我把自己嫁出去,说不准就进了狼窝。”
张淑兰忙用袖子擦擦泪,扯着嘴角道:“是娘不好,好端端的平白惹你难过。你快进屋里喝杯热水暖暖,这几件衣服就交给我。”
陶言点点头,往屋子里去,倒了碗热水先暖暖手,接着才缓缓喝下。
喝完热水,身上感觉立即暖和起来,他便放下碗往自己房间走去。
进了屋,他推开窗户,用木棍支好,让阳光洒进屋内,接着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册子。
册子的纸已经泛黄,但是没有半点褶皱,一看就是主人精心保护着的。
翻开册子,里面的字都是他之前所认识的不同,按照陶言所认为的,这字就是缺胳膊少腿。
也不知是谁为了偷懒,少写几个笔画,竟然将字简略了许多。
陶言吐槽了一句,便开始认认真真复习起字来。
要问陶言为何知道这些字,还要从半年前陶言的一次重病说起……
那日,陶言也是如往常一般上山挖草药。
以往他都会注意不要往深山里走,可是这次他也不知怎的竟然忘记了,等回过神来,天上已经下起了大雨,他冒雨赶了大半个时辰的路,回来后就倒下了。
这一烧就是几日,张淑兰和陶兴发没日没夜地照顾着他,可惜他一直说着胡话,哪怕灌了药也不见醒。
屋外的雨也下了几日,这天晚上更是电闪雷鸣。
陶言已经药也喝不下,喂了就吐。
村里的大夫摸着陶言的脑袋,叹了一口气:“我再下一剂猛药,今夜言哥儿要是醒不过来,只怕凶多吉少了。”
此时一个巨大的闪电划破天空,一时间黑夜竟亮如白昼。
张淑兰急坏了,跪在陶言床边,一直祈祷着上苍可怜可怜他们一家人。
也不知是药起了作用还是张淑兰的祈祷被路过的神仙听到,陶言竟然醒了过来,并且恢复得很快。
张淑兰和陶兴发见自己的孩子终于没事而且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总算是放下了心。
只有陶言自己知道,这次生病,他身上多了个不得了的东西。
根据他的观察,这个玩意儿叫什么直播系统。
这天他正在和他爹一起编织竹席,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是否开启直播系统?”
这声音非男非女,似远似近,把陶言吓了一跳。
他四处张望了一番,没见到人。
陶兴发见状,有些奇怪地问:“言哥儿,怎么了?”
他也环顾了一圈。
陶言摇摇头,暗自镇定下来,他不能吓到自己的爹娘。
“是否开启直播系统?”
等他冷静下来,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会是有鬼吧?
陶言打了个寒颤,但是看看大好的日头,想着也不会有这么不怕死的鬼。

种田之直播在古代陶言邱云淞免费阅读

“是否开启直播系统?”
在声音第三次响起时,陶言一咬牙,几不可闻地应了声:“是。”
原本他还怕这声音太轻,哪知根本不是问题。
“滴——”一声后,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块悬空的光幕。
他的眼睛顿时瞪大了,抬头看向陶兴发。
陶兴发皱着眉:“怎么了?”
陶言见自己的爹没有一点反应,便明白过来这个光幕只有自己能看到。
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随意找了个理由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观察起光幕。
光幕四四方方,边角落里还有更小的方块,每个方块里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字。
陶言不认识这些字,但是他胆子大,猜测着按了几个,竟然给他按出了个盲人导航模式,只要他点击一下他想点的字,耳边就会出现相应的读音。
他的眼睛一亮,立即掏出了自己舍不得用的空白纸来记录下每个字。积少成多,写满了字的纸已经成了一个小册子,他也已经能够连蒙带猜地使用这个直播系统。
佛说三千世界,这个直播系统大概是仙界之物,有些世界里的人就喜欢观察其他世界的生活,于是这个直播系统就像是一座桥连接起各个世界。
这个直播系统会根据具体的情况自己询问是否要开启直播,也可以听从拥有者的意见何时出现。
原本陶言并不喜欢被人观察自己的生活,但是在知道这个系统直播每有一个人观看,观看超过一刻钟,便有一个积分,而积分可以去物品超市兑换许许多多的新奇之物后,陶言顿时觉得自己知道了一个发家致富的好方法。
“可惜啊……”
陶言打开直播系统,点进物品超市:白菜种子十个积分,鸡蛋十个积分,水桶一百个积分……还有一些未解锁区域,不知道里面的物品的价格会高到何种地步。
当日看到有这么多物品有多激动,随后看到需要兑换的积分后就有多失望。
“怎么不去抢钱?”
陶言看着光幕左上角自己的积分,一个“13”可怜兮兮孤单单地挂在那。
这还是有些人不小心点进来,好奇心重待了一会儿才赚来的积分。
有一个人走时,还留下一句:UP主人挺帅,只是内容太无聊了,有缘再见。
陶言原本想转空子,虽然无聊,说不准还是会有好奇心重的人点进来。可惜等他播了四个时辰后,系统强制关闭了,美其言曰:关注UP主身心健康。
这个奇怪的“UP”符号,他猜了半天,大致猜到是对自己这种搞直播之人的称呼。
“陶大哥,你家言哥儿在吗?”院中徐大婶洪亮的声音打断了陶言的思绪。
他将手册重新放回抽屉里,起身往外走。
“他在屋里。怎么,妹子找他有事?”陶兴发给竹席收了尾,放下手中的活问道。
“我是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想让你们家早些知道好有个准备。”徐大婶是陶家的邻居,就住在边上,与张淑兰关系不错。
张淑兰刚去了厨房,这会儿和陶言一起到了院子:“妹子,是什么事啊?”
徐大婶望着陶言看了好一会儿后道:“言哥儿过了年要十八了吧?”
陶言点点头:“大娘,是的。”
“这下,你们该发愁了。”徐大婶眉头一皱,道,“我家那口子今天去了镇上,听人说,朝廷下了命令,十六岁以上的哥儿姑娘要是没嫁人就要交罚金,虽说不知道要交多少。但是一定不是个小数目。过了十八要是还没有嫁人,就要服从分配,盲嫁了。”
“朝廷是糊涂了,怎么会下这么个要人命的政策?”张淑兰看着自家哥儿,有些着急。
“嫂子,你可别说胡话。”徐大婶忙上前捂住张淑兰的嘴,眼镜往院外瞅了两眼,“这可不是我们平头老百姓能议论的。”
等张淑兰冷静下来了,徐大婶放下了自己的手,继续道:“我家那口子打听到,这些年边境一直不太平,几场仗下来我们崇国人口不足,这是为了增加人口啊。”
“就算是为了增加人口,也不能这么逼我们老百姓啊!”陶兴发握紧了手中的竹片,连手心被毛刺扎入都没有发现。
“朝廷颁布的政策,我们也没办法改变。陶大哥,嫂子,你们要早做准备。”徐大婶是看着陶言长大,也是真心疼他。
忽然得到这样一个消息,在徐大婶走后,陶家陷入了长时间的沉寂。
“爹娘,你们不要着急,这未必就一定是真的,等我去打听清楚先再说。”陶言见自己爹娘满腹愁绪,虽然自己心中也有些烦乱,却依旧先想着安抚他们。
“我去村长那问问。”陶言站起身,对着张淑兰继续道,“娘,家里还有鸡蛋吗?您帮我装几个。”
“还有,原先准备赶集时带去卖,先给你装了。”张淑兰也赶紧从凳子上起来。

小编推荐理由

种田之直播在古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