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姬束叶飞鸾)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姬束叶飞鸾)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姬束叶飞鸾)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1-04-07

小说介绍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是网络金牌写手“涑茴”创作的穿越类言情小说,主角是姬束叶飞鸾,为了存活下去,女人只能满血复活,开始与这群小人们斗智斗勇。不仅如此,她还替自己找了一个大靠山……

小说简介

一场实验事故,让叶飞鸾不幸穿越到了古代,再次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古代大昌国静安侯府的嫡长女姬束。原主看似身份尊贵,可是却生活在狼窝之中,前有一心想要她命的白莲花表妹,后有满肚子坏水的继室祖母,左是心思各异的叔叔婶婶,右是表里不一的堂姐妹们……为了存活下去,女人只能满血复活,开始与这群小人们斗智斗勇。不仅如此,她还替自己找了一个大靠山……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全文阅读

初冬时节,京城却已是寒意刺骨。雨淅沥沥地下,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小水洼。
梅兰妆披着一件红色大氅站在檐下,身旁丫鬟春玉撑着伞,口中还在劝,"姑娘,咱们还是回去吧,大姑娘不是都已经醒了吗,身边又不缺人伺候,很快就会好的。倒是您,身子骨弱,哪里受得住这般风吹雨打的…"
话音未落,一盆水泼了过来,正好泼主仆二人身上。
子佩拿着木盆,居高临下道:"身子骨弱就别在这站岗装门神,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姑娘苛待了她。"
她语气尖锐近乎刻薄,梅兰妆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眼眶立即含了泪,人也摇摇欲坠。春玉气愤道:"我们姑娘好心来探病,大姑娘闭门不见就算了,何苦还说这样的话?当真看我们姑娘无父无母好欺负吗?若是老夫人知道…"
梅兰妆及时呵斥,"春玉,闭嘴。"
子佩只觉得作呕,冷笑道:"谁探病还穿得这么花枝招展的?是来探我家姑娘死了没有吧?让表姑娘失望了,我们姑娘好得很,用不着您操心。"
梅兰妆浑身发抖,"你…"
子佩撇嘴,满眼不耐,"侯府不是戏园子,表姑娘有这唱跳俱佳的本事,还是到老夫人那演吧,我们姑娘可不好这个。"
她骂完还呸了声,直接把不屑和厌恶两个词挂脸上,转身就进了屋。
"什么玩意儿,装腔作势扭扭捏捏,也不怕闪着腰。"
子矜走过来,"你小声点,别吵着姑娘。"
子佩立即噤声,隔着帘子瞧见主子正坐在床头垂眸看书,"姑娘刚醒没两日,大夫叮嘱了要好好休养,不可操劳伤神的,怎么又看上书了?"
子矜无奈,"姑娘吩咐的,说是今日精神好些了,左右呆在屋子里闲得慌,看看书就当打发时间了。"又问,"表姑娘走了?"
子佩撇撇嘴,"不走还在外面淋雨吗?八成又去老夫人那告状了。姑娘那药里肯定是她动了手脚,眼见着侯爷不在府中,想要我们姑娘的命。装得那么柔弱,心思却这般狠毒,等侯爷和世子回来,一定要把这个恶妇赶出去,否则一日都不得安宁。"
里头传来一声浅笑。
"子佩如今越发厉害了,都快赶上京兆府尹断案了。"
两人立即走进去。
"姑娘。"
叶飞鸾放下书,眉目尚余憔悴之态,却难掩倾城丽色。
"让你出去给她个教训,怎么反倒是把自己气着了?"
子佩撇撇嘴,"奴婢就是瞧不管表姑娘虚伪做作的模样,明明一门心思的想害姑娘,偏装得一脸的姐妹情深,佛口蛇心,令人作呕。还好姑娘您醒过来了,还发现了她的奸计,没能让她得逞,日后也断不会再受她摆布。"
叶飞鸾暂时没吭声。
子佩哪里知道,她的主子,静安侯府的大姑娘,早已魂飞天外。如今住在这具躯壳的,乃是来自异世的一介孤魂。叶飞鸾自己也没想到,实验室爆炸,她自己连同所有人都跟着整栋楼被炸毁。不成想,一睁眼居然穿越到了异时空,一个中国历史上不曾存在过的朝代--大昌。
刚醒过来的时候叶飞鸾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可两日下来终于确定,这是真的。她不但穿越了,还接受了来自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如此地匪夷所思,却又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冷静下来后,她便开始了解自己如今的处境。
巧的是这具身体和她同姓,容貌与她几乎一模一样,却小了许多,过了年也才十五。乃静安侯府嫡长女,生母早逝,还有个同胞兄长,也就是侯府世子,叶长稀。上个月便随父静安侯去北方平叛,尚未回归。
而方才来探病的那位表姑娘梅兰妆,是老夫人娘家侄女儿,因双亲亡故族人不容,三年前便来京城投靠侯府,平日里与叶飞鸾姐姐妹妹的,装得挺像那么回事,实际上却是个白莲花绿茶外加一副蛇蝎心肠。连身边伺候的子佩和子矜都瞧出来了,几次委婉提醒,偏叶飞鸾是个花瓶,空有容貌却没脑子,对梅兰妆深信不疑,结果小命都折在了人家手上,悔之晚矣。
叶飞鸾是玩儿毒的,穿越过来第一天就发现自己喝的药有问题,却没让两个丫鬟声张。梅兰妆大约是见她活过来觉得不可思议,想要一探究竟,却不想这具身体换了芯子,直接把她拒之门外。这会儿,怕是已经哭到老夫人跟前了。
她猜得没错。
梅兰妆被子佩泼了一盆冷水,怒火中烧,连衣服都没换,就柔弱袅袅的去了畅心院。
畅心院人还不少,二夫人三夫人都在,正围炉说话。梅兰妆走进来,一声'姑祖母’还没落下,老夫人就直接坐直了身体,"你不是去绛雪居看你大表姐了吗,怎么弄得如此狼狈?"
梅兰妆还没开口,春玉就跪了下来,哭道:"老夫人,您可要为我们姑娘做主啊。"
二夫人赶紧让人帮梅兰妆解下湿漉漉的大氅,换上新的,又搬了凳子过来,让她坐在炉子旁烤火。
老夫人满面肃容,道:"到底怎么回事,仔细说来。"
春玉便说了,"大姑娘病了这几日,我们姑娘一直忧心忡忡,今天听说大姑娘醒了,便去探望,却不料被挡在了门外。我们姑娘也不敢硬闯,只能在廊檐下等着,足足站了小半个时辰,人都要晕了。谁知那子佩出门就是一盆冷水迎面泼来,这大冬天的,我们姑娘身子骨又弱,这不是要她的命吗?这还不算,子佩还出言不逊,十分张狂傲慢,把我们姑娘骂得狗血淋头,如此刻薄,也不知是受了谁的指使…"
梅兰妆方才一直哆哆嗦嗦的坐着,不甚风折的模样,眼圈儿红红眼睫染泪,我见犹怜,却一句话都不说。等春玉状都告完了,才适时打断。
"春玉,够了…"
虽是呵止,语气却并不严厉,隐忍居多,再配合她梨花带雨的神情,任谁一眼看去便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老夫人本就偏心她,听此言观此景,登时怒火滔天。
"岂有此理!"她满面怒容,"侯府竟有如此胆大欺主的丫鬟,来人,去绛雪居,把子佩子矜给我捆了,今日,我非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免费阅读

"不劳烦祖母了。"
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叶飞鸾在两个丫鬟的簇拥下缓缓走进。她大病初愈,面容微白,披着一件纯白色狐裘大衣,素净却不失雍容。再加上她容色出众,自有气度。
梅兰妆捏着帕子的手一紧,眼底划过嫉恨之色。
谁都没料到叶飞鸾会突然出现,均是一脸愕然,老夫人反应过来,冷着脸发罪道:"你来得正好,方才兰妆去看你,为何闭门不见?还纵容身边人如此羞辱她。你平日里骄纵就算了,怎可如此刻薄你表妹?传出去还以为我们侯府的姑娘没教养,,岂非让人笑话?"
叶飞鸾病了几日没见她问候一句,梅兰妆不过就是被泼了一身水她立即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质问。
到底不是亲生的。
子佩气不过就要上前分辨,被叶飞鸾伸手一拦,不慌不忙道:"羞辱?刻薄?"
她目光瞥过坐在炉火前啜泣的梅兰妆,"这都是表妹说的吗?"
梅兰妆看她一眼,满脸哀戚,欲言又止。
春玉愤懑道:"我们姑娘向来柔弱心善,哪怕是被欺负了也不会多说一句,是奴婢看不惯大姑娘身边人奴大欺主,才向老夫人禀明真相的。大姑娘若要责罚,就冲奴婢来,别为难我们姑娘。"
梅兰妆刚要装模作样地呵斥她,叶飞鸾就低喝一声。
"放肆!"
她满面肃容,冷声道:"主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如此不知礼数,子佩,给我掌嘴。"
"是。"
子佩精神一振,当即上前,啪啪就是两耳光落在春玉脸上。
满屋子都被她突然的发难惊得目瞪口呆,春玉更是满眼的不可置信,反应过来后气得浑身发抖。
"你、你敢打我?"
她怒极就要打回去,却被子佩抓住,反手又是一巴掌,直接把她扇倒在地。
梅兰妆如梦初醒,连忙起身,柔柔弱弱道:"表姐,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没管教好春玉,让她冲撞了你。这就带她回去,再不许她乱说话。"
她满脸哀求,明明受了委屈还隐忍求全,多么的通情达理。对比之下,叶飞鸾是如此的飞扬跋扈咄咄逼人。
三夫人道:"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春玉就算犯了什么错,也该由兰妆亲自处置。况且老夫人在这里,自会主持公道。飞鸾,你这般行事,也太过轻狂了些。"
当家的二夫人都没插话,她倒是跑出来'仗义执言’了。果真是老夫人的嫡亲儿媳,说话底气就是足。
"三婶婶此言差矣。"叶飞鸾道:"表妹如今寄居侯府,她身边的丫鬟自然隶属侯府。却背主妄言,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当着祖母与婶婶们的面就敢顶撞与我,如此不知尊卑心思恶毒之人,留在表妹身边才是祸患。按照家规,合该拖出去打死,以儆效尤。"
梅兰妆又惊又怒。
老夫人再也听不下去了,怒道:"你听听你说的是什么话?一个大家闺秀,动不动就是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纵奴犯上,就是侯府的体统了么?"
从前的叶飞鸾兴许会忍,现在可不会让自己受委屈。
"祖母方才也看见了,我刚问了一句,她就跳出来颐指气使,哪里有半点做奴才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公主,在这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表妹是她的主子,连番斥责她都不听,想来平素里没少被她拿捏,否则哪有今日之祸?"
春玉眼见她颠倒黑白,气得浑身发抖,"你说谎,分明是你看我家姑娘柔弱,百般欺辱…"
子佩上前又是一耳光,"跟主子说话还你你我我的,果真可恶。"
春玉险些气得背过气去。
老夫人还没发难,叶飞鸾继续道:"你说我欺辱表妹?这倒是好笑了,整个侯府都知道,素日里表妹与我最是亲近,两个月前我还将母亲留给我的嫁妆里一副珊瑚耳坠给了她做生辰贺礼,我欺负她?那不如你给我一副珊瑚耳坠,我也让你欺负一回,可好?"
春玉张着嘴,憋了半天怼出一句,"那是你虚情假意,做给旁人看的。方才姑娘去看你,你闭门不见还让子佩泼了她一身水,可怜我们姑娘生来柔弱,若是因此染了病…"
叶飞鸾轻笑一声。
"怪道祖母如此生气,原来都是你这丫鬟挑唆的。"
堂上众人皆是一怔。
春玉怒道:"你休要狡辩…"
叶飞鸾不急不缓,道:"我刚已经说了,我和表妹无冤无仇,害她我图什么?就图让她病一场?如此大费周章,我还不如直接给她投毒,神不知鬼不觉的,倒是省得你在此诬告于我。"
'投毒’两个字让梅兰妆浑身一震,刚要制止春玉,让她别再说了,顺便再示弱揭过此事,让叶飞鸾落一个心思恶毒刻薄表妹的名声。叶飞鸾却不肯放过她,继续道:"你说我让人泼了表妹一身水,可只有你一个人瞧见了,空口无凭,此事咱们暂且不论。我只问你,你既知表妹柔弱,受不得风,眼见她如此狼狈寥落,为何不劝她回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再来与老夫人请安?初冬时节,寒意刺骨,你皮糙肉厚倒是没什么,表妹千金之体岂能马虎?若是不慎染了风寒落下病根,这个责任谁来担当?你如此所为是何居心?"
春玉瞠目结舌。
梅兰妆看不下去了,"表姐…"
叶飞鸾握住她的手,很是亲和道:"我知道你惯来待下温厚,从不忍苛责。但这丫鬟用心歹毒,不但借机挑唆你我,还忤逆犯上害你性命,此等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之人,断然留不得,否则才是伤了咱们姐妹的情分。"
梅兰妆怔怔看着她。
明明是她的丫鬟泼了自己一身水,到头来全都怪在了春玉头上,几句话就想夺了春玉的命,偏还一副与自己姐妹情深的模样,让自己无话可说。否则就成她们主仆俩合谋算计叶飞鸾,居心恶毒。
叶飞鸾这个草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事情急转直下,老夫人也是措手不及,正不知如何是好,二夫人开口了。

小编推荐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