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虐文男主的懦弱丈夫(秦子业容柒)
穿成虐文男主的懦弱丈夫(秦子业容柒)

穿成虐文男主的懦弱丈夫(秦子业容柒)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4-08

小说介绍

秦子业容柒小说————穿成虐文男主的懦弱丈夫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帝熙所著,讲述了【白驹挟风,少年归来】武力值爆表世家穿越将军攻VS前期软萌心机后期前世记忆觉醒黑化狠辣军师受秦子业穿

秦子业容柒内容介绍

秦子业没想到自己还有再次重活的机会,他以前是安昌侯世子,从古代重活到现代,现在这又是穿回了古代。
面前阁楼矗立,长廊古道,秦子业狭长的眼眸微眯,瞥见自己身上繁琐复杂的红色长袍,他的脚步停留在长廊上,眼里满是惊疑。
长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秦子业转过身去瞧,只见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小厮急冲冲地向他跑来,在目光触见他时,眼睛都亮了。
“世子,您在席间喝了太多的酒,让小的扶你回去吧。”小厮一脸殷切地说,对着秦子业恭敬行了一礼,便要去扶他。
“好啊。”秦子业伸出手让小厮抓住,玉冠长发,目光溃散。

穿成虐文男主的懦弱丈夫秦子业容柒全文阅读

小厮扶着秦子业朝不同的方向走去,秦子业觉得有点不寻常,原身在大喜的日子里朝小厮指的不同方向走不可能是吃饱了撑的。秦子业的步子渐缓,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一转而逝。
“我不是要去洞房吗?”秦子业带着迷茫的声音突然响起倒是把小厮吓一跳,秦子业见状,眼眸闪过一丝暗流。
“世子小的正要带您去呢,您别急。”小厮镇定下来,声音带着讨好。
“……”秦子业的步子没有在动,微风拂过他俊美的脸,一双眼眸幽深不见底。
小厮心中慌张,仗着平时对着这位懦弱世子的了解,大着胆子说道,“世子,快走吧,别耽误了吉时。”
*
大红喜字贴在窗上,喜烛把室内照得通亮,在床铺上放着花生,桂圆,红枣,绣着鸳鸯的枕头和被子放在一旁,一个清瘦的人影端正的坐在床侧,头上盖着红喜帕。
“少爷,你要不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一旁的贴身小厮刘书提醒道。
“……这不合规矩。”容柒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他的双手规矩的放在腿上,红盖头下的脸颊有几分红晕。
他早就盼着嫁进安阳侯府逃离苦海,虽然他的未婚夫是京城里出名的懦弱性子,但是好歹也是一个侯府世子,只要他紧紧捏住丈夫的心,日子一定比在相府里快活。
吱嘎一声,门开了。容柒的手指无措地在衣服上抓了抓,随即又慢慢放松了身子,这是他要相度一生的人,不必如此紧张,不必如此害怕。
“侯爷?怎么是您?!”刘书看见安阳侯醉醺醺的就往婚房里走,安阳侯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在喜床上的清瘦身影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
“嘭!”小厮的身子撞在长廊的柱子上,在他脖子上是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小厮的脸色憋红,目光惊恐的看着平时懦弱的世子。
“你说,我这手上一用力,你的小命还在吗?”秦子业语气轻飘飘的,一双狭长的眼眸似笑非笑落在小厮的脸上。
手上猛的一个收紧,看见小厮青白的面色,秦子业嗤笑一声放过小厮的脖子,小厮瘫倒在地上,贪婪地吸着大片的空气。
秦子业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小厮的样子,小厮连忙做求饶状,规规矩矩地跪在秦子业面前。
“咳咳……世子饶命!小的是侯爷身边的人派来的,世子夫人是京城出名的美人,所以侯爷……”恰到好处的停顿小厮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世子夫人虽然是相府嫡子,但是并不受宠,而且世子也不是不喜欢世子夫人吗?”小厮跪伏在地上并没有看见上方的秦子业脸色一阵变换。
儿子成亲老子洞房,成亲对象还是一个男人,这么神奇的走向秦子业知道的就正好有那么一本小说,他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沉声道:“还不快带路!”
*
“怎么?你还不愿意?”安阳侯醉眼朦胧,盯着容柒俊美的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小白兔。
看见地上的喜帕,容柒叹了口气,心中有几分遗憾,看来这个喜帕是不能让世子给他掀开了。他听见安阳侯的话,柔顺地低下自己的头,露出白皙修长的脖子十分无害。
“侯爷,我是您的儿媳。出嫁从夫,一男不侍二夫,更何况是父子。”容柒知道安阳侯行事荒诞,没想到这才是新婚之夜就要面对公公的逼迫,他按下心中的不安,不卑不亢地回话。
只要他拖到世子回来,那么危机就解除了。就算是再懦弱的人遇上自己的新婚妻子可能会被父亲逼迫也会忍不住出头吧,容柒这样想着心中又平添几分信心。
容柒的贴身小厮刘书已经被打晕过去,安阳侯看见容柒的镇定的样子,也不难猜到这人是把希望放在自己儿子的身上,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儿子什么性子安阳侯了如指掌。
“你死心吧,子业他看见我的侍卫站在外面决计是不会打扰我的好事。”安阳侯说着不屑地轻笑一声,一双本来醉意朦胧的眸子露出锋利的光。
“侯爷怎么敢确定?”容柒看见安阳侯像盯着猎物的眼神,不甘示弱的反驳。
安阳侯不耐烦了本想霸王硬上弓,结果他听见外来的脚步声盯着容柒突然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
外面传来两道脚步声,“世子,侯爷在里面,请您回去。”侍卫挡住秦子业的路,不准秦子业进自己的喜房。

穿成虐文男主的懦弱丈夫秦子业容柒免费阅读

“容柒,你觉得我儿子敢忤逆我吗?”安阳侯的语气带着胜券在握的笃定。
听见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容柒忍不住喊道:“世子,我是容柒。”
秦子业厚面皮的顶着侍卫们鄙视的眼神,听见容柒的声音脚步一顿,他背对着侍卫,嘴角扬起一个肆意的弧度,声音低沉悦耳,“我知道了。”
直到脚步声听不见容柒忍不住失望和焦虑,他的手指捏紧,手心发汗。
“容柒,我的儿子我比你更了解。”安阳侯眼眸轻挑,“所以今晚只会是我跟你洞房。”
“侯爷这样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吗?”容柒还是没有放弃挣扎,他把一把水果刀捏在手心上。
“我是龙子,自是得天庇护。”安阳侯也并不在意容柒的小动作,在安阳侯面前容柒的小动作不过是螳臂当车。
“你做我的人可比做我的儿媳好多了。”安阳侯说着向容柒靠近。
“啪啪啪!”一道人影从门口撞了进来,正是安阳侯的侍卫,侍卫神色痛苦,吐出一口鲜血。
安阳侯神色惊疑不定,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是谁?!敢擅闯安阳侯府!”安阳侯面容震怒,一双眼眸紧紧盯着门口。
“我进自己的喜房不过分吧?”秦子业红衣玉冠,黑眸幽深如冰,对着不可置信的安阳侯勾了勾嘴角。
“你!你个逆子!”安阳侯看见是秦子业虽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心中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歹人闯进安阳侯府就好。
“逆子?我还没有逆呢。”秦子业脚步渐渐靠近安阳侯,声音冰冷泛凉,“如果连父亲都没有打过,我怎么能叫逆子呢。”
“秦子业!你想造反吗?!”
“造反的是父亲才对!你早年就因为淫|秽后宫被皇爷爷贬为安阳侯,纵容外面的世家把安阳侯府的脸面踩在地下!现在还不安分要对自己的儿媳下手,你可曾半分为我考虑过!”秦子业眼眶泛红,手指握紧,狠声道。
安阳侯神色一愣,看见自己儿子犹如困兽一样的可怜样,眼眶微红,鼻子发颤,他的心中掀起一丝波澜。
“子业……”安阳侯喟叹一声,也不知是何心情。
“从前我想得到父亲的关怀,不想给父亲惹麻烦所以才默默受辱,不管是外面还是家里面我都没有一个世子的样子,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对着父亲有一丝渴望了。”秦子业倔强地看着安阳侯的脸庞,他恶狠狠的说,挥出一拳打在安阳侯养尊处贵的脸上。
“秦子业!你……”安阳侯暴跳如雷,一触到秦子业悲凉的目光,他心虚别过头去。
"现在还请父亲离开我的喜房。"秦子业冷冷地说,丝毫不给安阳侯面子。
安阳侯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秦子业站在原地没有说话,目光看着安阳侯渐渐远去,好似整个魂也散了。
他勉力对着容柒笑了笑,“抱歉,让你新婚之夜受惊了。”
面前的秦子业有着一副极好的容色,五官深邃,狭长的眸子失魂落魄,鼻梁高挺,薄唇轻抿。红色的喜袍在他身上更衬人清隽无双。
容柒本来已经心生绝望,可是这个丈夫闯进喜房,也在容柒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世子,谢谢你。”容柒忍住心中的羞赧上前抱住秦子业的身子,手上温热的触感,让容柒烫红了脸。
秦子业的身子一僵,随即慢慢放松,他的目光幽深晦暗,凭着跟安阳侯的话,他可以慢慢的改变秦子业的形象而不受怀疑,一旦受到怀疑,光是秦子业皇室宗亲的身份,就没有人敢明面上质疑他的身份,更何况他可是有正当的理由改变,谁要敢来找死,秦子业一定让人明白想要从他身上讨便宜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喜烛还在燃烧,里面的侍卫已经被小厮拖走,秦子业觉着容柒抱的时间有点长,他迟疑地拍拍容柒的肩。容柒自幼看人脸色行事,便自觉的放开秦子业的腰,站在原地十分乖顺。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虐文男主的懦弱丈夫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