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也女扮男装(伊雅·穆尔托秦解真)
夫君也女扮男装(伊雅·穆尔托秦解真)

夫君也女扮男装(伊雅·穆尔托秦解真)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21-04-08

小说介绍

伊雅·穆尔托秦解真小说————夫君也女扮男装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谋星所著,讲述了正式书名:《桃娘剑》内文比较正经!剑客闷攻x大小姐诱受——比较轻松版的文案——秦解真随母被拐,母亲带

伊雅·穆尔托秦解真内容介绍

冬日近了些,窗格子落了些雪 ,推开来的时候簌簌下落。
门口急冲冲地进来一名穿得厚实的侍女,先把打来的热水轻轻放在地上,再推开格子窗,将盖着的帘撩开些,让光透进来。
里屋的那人听了动静,先是起了床,被子唰唰响,然后是下了地,穿了鞋,披了衣服。
她声音有些哑,低声地说:“天气如何?”
侍女转身对她笑说:“小姐,天气可好了!你看,外头晒得暖融融的,台子上我也看人扫干净了,比武的事您就别担心了。”

夫君也女扮男装全文阅读

她黑发黑眸,那小姐走出来,却是一名金发碧眼的胡人女子。她头发颜色稍浅一些,像春天微微照下来落到花上的阳光的颜色,既不浓烈,也不鲜艳,眼睛颜色却很漂亮——偏蓝色一些,像天山脚下牧民卖的蓝松石。
她长得很美,却比胡人多一种柔媚的神情。可是此时她又笑不出来,表情无悲无喜,又像天山上的雪了。她这样漂亮的女子一皱眉,是让人要难过的,可现在这种难过,又似乎无法可解,在她眉心打了个结。
侍女名唤小刀,名字凶了些,但却是此名胡姬救她时所起,她便很喜欢这名字。
小刀看主人一脸严肃,心里也隐约知道是什么事情,便宽舒道:“小姐,我以前听你说话本上的故事……那上面说,中原的侠客可厉害了,怎么就不能赢‘他’呢?”
她的小姐就说:“话本到底是话本,小刀。”
这世界上难道英雄侠客到处乱跑,能来十个八个的?况且,‘他’在西域成名已久,成名久的,卖他一个面子,年轻的,又打不过‘他’……
可最后话头还是咽下去了。
‘他’指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叔叔,韦南雁。
伊雅·穆尔托没说话,拿起梳子,轻轻地打理她那一头淡金色的长发。原先,她是很爱笑的,可自从父亲病重后,她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后来,韦南雁又要来抢夺她的家产,她的商会——甚至还要纳她为妾,她又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呢?
胡人不重名分,也不看重婚姻家世,但这毕竟是□□。可这西域边陲,商会与武人的势力极大,谁又能为她做主呢?伊雅从未想过谁做主的事情,也就对这场比武招亲并无什么兴趣。
比武招亲是她的叔叔韦南雁起的名头。伊雅对此没什么希望,当下倦倦地靠在椅子上。
小刀终究是年轻了些,就笑道:“小姐,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是要好好打扮的。至少不能让外人觉得小姐已经没了想法。我看那章家商会,大少奶奶可是五十有余还在亲自跑分行呢!”
伊雅也笑,心里觉得小刀说得对,起身去换衣服了,说:“我自己来就行。”
胡人生性洒脱,小刀虽然唤伊雅作小姐、主子的,两人关系却更亲密些,只是小刀要报恩,伊雅才随着她去。小刀应了一声,出门去看比武了。
过半晌,小刀回来了,报说:“输了。”
过了晌午,伊雅用完午膳,半靠在贵妃榻上打盹。小刀等着她醒,又怕她不高兴,等她起了,先是学着外面商贩语调说了一会笑话,才说:“最后的赢家对上韦南雁,都输了。”
伊雅点头,也想着别让小刀担心,说:“我知了。”
再到日头快沉了,小刀进来说:“台下快没人了。”
伊雅算着,到现在应该快结束了。又想:现在不去可就显得自己软弱了,不管韦南雁如何羞辱她,也得做个样子给外人来看。晚了冷了些,她进屋又披上一件雪狐裘,像雪雕的玉人,她抬头找侍女,道:“小刀,你……”
小刀却好像刚又去了一趟似的,从门外进来,汗津津,急匆匆地说道:“小姐,有人,有人……您去看吧!”
伊雅一愣,迅速地别上铁鞭,起身与小刀出门了。
穆尔托商会是回川城第一大商会,门面也好,正对广场,如今门口支了个擂台,虽已快黄昏了,周围还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花生瓜子热水全在人群中穿梭,比看唱戏还热闹。
比武招亲这种戏码,人总是看不厌的。
韦南雁手提着刀,面色阴沉。他也是胡人血统,蓝眼黑发,生得极高,像一座铁塔似的站在场上,看不出胜负样子。倒是对面的少年一脸兴高采烈,脸上一副高中探花的样子。
这少年使一柄玄铁刀,此时虽有擦伤,却看着无碍。
伊雅盯他看了一会,说:“不行。”
小刀气恼:“小姐,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与韦南雁打至平手,我听下面的人说,他叫……叫什么‘黑刀’的,也算是小有名气,怎么就不行了。”
伊雅却叹气。那厢韦南雁看到她出来了,却是阴然一笑,突然出手,一刀就将那刚刚似乎打至平手的少年劈落擂台,砸倒一片群众。
他原来只是为了骗人而已。
血大喇喇溅了一地,有人去探鼻息,半晌说道:“活不成了。”
伊雅并不奇怪。她对韦南雁太熟悉,知道他什么脾性,又看他虽然装出一副有些力竭的模样,可抓刀的手丝毫不颤,就已明了他什么意思。
她心思甚密,从手袖里掏出半两银子,对小刀说:“为这位英雄侠客寻个安身之地,顺便通知家人。”
说话声音不大,可大家都听见了,又想起这才是商会的话事人,穆尔托家族的大小姐。大家齐齐看向她,只见她小脸软绒绒地衬在狐裘里,虽然年轻,却自有一种大户人家的沉着冷静,不由得叹一声。又想,怪不得她叔叔要亲自坐镇,怕不是害怕被人放水娶走……
韦南雁呵呵一笑,他却并不在意她的美,只是在意如何名正言顺地接替商会。商会由长兄一手打拼下,人脉与账本自有一套,他一介莽夫不好掺手,就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倒是杀了伊雅也可,可又有人要他留住她的性命与地位,只好这么行动。

伊雅·穆尔托秦解真免费阅读

他如此强手,想到这人也不由得打了个激灵。正要抬脚去说两句讽刺话,却听闻风声一动。
韦南雁猛然回头,场中间又站了个人,低头在捡东西。
身子瘦了些,看起来比上一位更年轻,衣服有些风尘痕迹,但缝补过,一看就是个穷小子。
“这位侠客。你可是上来挑战我的?”韦南雁微一拱拳,客气发问。
剑客垂下眼眸,将捡起的事物收好,又说:“我是来捡东西的。”
说完,他就要走。韦南雁却心里冷笑,心想都那样杀人了,怎么还有愣头青?天色已晚,为免产生意外,不如杀鸡儆猴,赶紧解决完事。
他抽起大刀,顿步往前,一刀往黑衣侠客身前劈去。
大刀没有名字,却重六十六斤,呈玄青色,刀刃处微微发白。虽不算什么绝世神兵,但是韦南雁用了许久,如庖丁解牛用惯的厨刀一样,趁手至极。再说,韦南雁也以刀法成名,这刀他算得很准,至少会出现在黑衣人的右肩上。到时候一条膀子总是要交代的。
可刀没有出现。
一柄剑出现在它不应该出现的位置。
那剑朴实无华,那招式也普通,却硬是接住他一刀。
一阵浑厚内力传来,震得他虎口一麻,差点拿不住刀。
韦南雁大吃一惊,不禁蹬蹬后退两步,凝神去看这突然出现的小子。只见他看起来更像没发育好,一身伶仃瘦弱,全身着黑衣,头上更带一顶破破烂烂的斗笠。
斗笠破了一些,露出一颗黑玉似的眼睛。
剑客拿剑,剑却长得尤其奇怪,剑之淬炼,百炼成钢,质地均匀最结实,这把剑却一片黑,一片白,中间裂开一般露出金色长痕,像补锅一般,惨不忍睹。
黑衣剑客拿剑愣愣看他,声音低哑:“你为什么劈我?”
他说话声音逐渐变得清越,似是很久未开声。韦南雁却没见到他捡起何物件,只觉得他是上来了又胆怯——可转念一想,他内力如此超绝,又何苦胆怯?他一时间竟想不通,却不信他是真的上来捡东西的。
韦南雁随即哈哈大笑:“为何劈你?小子,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擂台,上来则战,命定随人?”
倒是剑客开口问他:“擂台且战,我要走,你可要留我?”
韦南雁说:“算你逃罢了。”
剑客却摇头,过一会说:“我师傅说了,我万万不可以逃,宁愿死也不能逃,否则就是丢了她老人家的面子。”
他说得古怪,韦南雁心里纳闷,怎有人的师傅宁愿自己徒弟死也不教他逃,难不成收了仇人徒弟,非要害死不成?
“那你便是要战?”
“讨教了。”剑客微微低头。
韦南雁冷哼一声,当即提刀起脚,使出看家刀法。
他使的刀法一环接一环,刀刀连环,是以施展到后面势头越猛,未想到这剑客却就站在那看,韦南雁可不觉得他真不懂,只越觉得古怪。等使到刀法最后一式金光乍现时,那剑客却抽出那怪剑,一招挑掉了他的刀。
刀一落地,看客都哗然。
韦南雁大骇,心想莫不是命中该有这一劫,他本性枭雄,竟也不求饶,硬挺着站在那处,双目圆睁,只等临头一剑。
他却想错了,他招招毒辣,心想擂台上人人都要杀,却未想过对方并未有杀他的意思,只是收了剑,道:“我赢了,这就不算逃。”
似乎他只是为了强调这点,说完就要走了。
他转身下去,那边小刀却拔腿跑来,气喘吁吁地说:“等会,等会……郎官,你怎么地就走呢!”
剑客奇道:“我赢了不就走吗?”
他虽武功高强,说话却十分直爽真诚,小刀见了真心欢喜,暗想小姐要找这么一个郎官,待她如此真诚,那是自己死了也愿意了。她当下态度更显得亲切了,说:“郎官,你擂台打赢了,是要娶我们家小姐的,你怎么就走了呢?”
她却未想到,她一说这个娶字,黑衣剑客却浑身打颤,连忙说道:“娶?我何时说过娶字?”

小编推荐理由

夫君也女扮男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