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把王爷宠翻了(萧初容燕云穆)
重生后她把王爷宠翻了(萧初容燕云穆)

重生后她把王爷宠翻了(萧初容燕云穆)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1-04-09

小说介绍

重生后她把王爷宠翻了结局是什么?主角是萧初容燕云穆,是作者“云初初”倾情打造的古代言情小说;一朝重生,她抱紧冷面王爷燕云穆的大腿,再也不肯放手,她开始对他嘘寒问暖,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他。

小说简介

前一世,萧初容错爱小人,她短暂的一生因为执着于错误的人,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暴尸荒野的下场。一朝重生,她抱紧冷面王爷燕云穆的大腿,再也不肯放手,她开始对他嘘寒问暖,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他。燕云穆眼看着那个原本对他爱答不理,甚至是厌恶至极的萧初容变得如此黏人,不由得乐在其中,他历经千帆,终于等到她的那句“我爱你”。

重生后她把王爷宠翻了全文阅读

这是第三天……
萧初容愣愣地望着墙上一只拳头大小的洞,她眯起被熏得半瞎的眼睛,看着朝来暮去,转了三个日夜。这三天,她没吃过一粒米,只靠着一碗混浊的水维持生命。
外头阳光正盛,她却再也触摸不到。
她是穆王妃……不,曾经是。她如今被关在这里,如同一个废人。可她医毒双绝,惊才艳艳,到底为什么……会沦落至此?她的眼废了,嗓子也哑了,那个她曾经喜欢过的人,甚至为了讨好她的嫡姐,断了她的手筋、脚筋。
可她自认为从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他们的事,却为何被害得这么惨?
她好恨,恨不得将那两人剥皮抽筋,拆骨入腹!
突然有脚步声传来,她看不清,只能侧着头倾听,来的是两个人。
"妹妹近来可好?"萧苓白在她面前站定,似是嫌弃这里污浊的空气,因而拿帕子捂着口鼻。她脸上流露出几分虚伪的怜悯,倚在身边人的身上,"相公,我看妹妹在这里怪可怜的,要不,我们给她个痛快?"
相公?
萧初容睁大了眼睛,可她只能看到大片大片的红,像是婚服。原来这两人竟是成婚了吗?多可笑,这二人原本是她最信任的人,到头来,却也是他们亲手把自己推进地狱。
她的手摸索着,摸到了那只盛水的碗,面对仇人,她竟无比的冷静,她说:"你们这对狗男女,我祝你们终成怨偶,不得好死!"
"你找死!"萧苓白一脚踹在她心窝,让萧初容疼得煞白了脸。
"我和少征两情相悦,必定白头偕老!"
"苓白,她已经疯了,多说无益。穆王那边……"说话声低了下去,萧初容并未听明白。
她冷冷地笑着,视野发红,她的眼中仿佛有泪流出,却是血一般的。
"他说的对,我疯了,是被你们逼疯的。萧苓白,我替你嫁给穆王,被当成全京城的笑话!段少征,你别忘了,要是没有我,你娘早死了!我萧初容是瞎了眼才会被你们蒙骗,可我还是不明白……"
沙哑的声音像是一把割着石头的钝刀,"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们的地方,甚至帮萧家给穆王下毒,可是为什么……"
"你想知道啊?"萧苓白痛快地笑了一声,恶毒地说道,"穆王挡了那位的路,只是他平时谨慎得很,但你偏偏能近他身,所以,你就被当成刽子手了。"
"多可笑是不是?你大概还不知道吧,穆王已经知道是你下的毒了,可他在你失踪后,居然还满京城地找你——你真让我觉得恶心,居然有心思勾搭一个废人。"
可她也有些嫉妒,穆王命大没死,明知道萧初容给他下毒,竟然能咽下这口气,还要找她!
她萧初容就该千人嫌万人厌!
可萧初容听后竟笑了起来,笑自己可怜,笑自己愚蠢。
低笑变成大笑,她真像是疯了一样。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她全都明白了!她命运坎坷,幼时被人拐走,于危难时遇到师父,师父传她医毒之术,她原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仅是个潇洒的小医女。
谁知那一天,萧家人找到了她,自称是她的家人,要接她回京城享受荣华富贵。而她,竟不顾师父的劝告,一头扎进了萧家,扎进了京城。
再然后,她的确过了一段顺心的好日子,可好景不长,她被告知自己和穆王有婚约,如果不嫁,就会给萧家引来灭门之灾。
她从小只有师父,没有家人,可她贪恋萧家虚假的亲情,以为自己终于有了家。于是她嫁了,可那穆王告诉她,和他有婚约的,是萧苓白。
那时,她才知道萧家之所以找回自己,不过是不想断送了萧苓白的后半生。
可难道她就该为萧苓白受苦?难道她就不是萧家的女儿?难道她……合该如此狼狈?
她不信!她不信!
忽的,她收起笑声,一只手端着碗,一只手扶着墙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面前的两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可她看不清楚。
"既然你们成婚了,作为你们爱情的见证者,我又怎能不敬你们一碗酒?"
她端起碗,上前两步。
"站住!"萧苓白一个哆嗦,呵斥她,"你别过来!"
萧初容勾起唇角,那张被毁了的脸显得异常可怕,"好,我不过来……我还是祝你们终成怨偶,不得好死!"
就在萧苓白张口欲骂时,萧初容看到模糊的人脸,一把将水泼了出去。一碗水泼了两个人。
"啊!我的脸!我的脸!"脸上传来剧痛,萧苓白狰狞地大叫着。
段少征也没好到哪里去,"不可能的!我们已经吃了你给百毒丹,从此百毒不侵,怎么会这样!"
"哈哈哈哈!百毒丹?百毒丹是我做的,我又怎能会不留个心眼呢?"
扔下手里的破碗,萧初容痛快地大笑着,突然,萧苓白发了狠,她抽出段少征腰间的匕首向萧初容冲了过去。
其实被刺中时,萧初容并没有觉得太疼,因为她身上的伤,比这痛多了。
她还放肆地笑着,感受着血液的流失,她忽然死死攥住萧苓白,吐出恶鬼一般的话语:"终有一日,我会将你们拖入地狱!"
她瞪着混沌的眼,死不瞑目。
"哈……哈哈哈!萧初容,你娘斗不过我娘,你也斗不过我!少征你看,我杀了她,我杀了她!"
眼前的尸体已经不成人形,萧苓白癫狂地大叫着,但下一刻,她忽觉身体一痛,缓缓回过头,她竟看到了段少征的尸体……
"不……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她想捂住伤口,却无济于事,"我还有后半生的荣华富贵,我不能死!"
一个人影出现在她面前,是那毁了容,断了退,又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穆王。
他此时面色煞白,浮现着将死之相。
暗卫们踹开段少征的尸体,抬着他到萧初容面前,而萧苓白正好就在萧初容旁边,于是他一刀抹了她的脖子。
"你终究不信我。"
燕云穆从椅子上滑落,抬手阻止了暗卫要帮他的动作。
他小心翼翼地抚开萧初容面上凌乱的发丝,眼中的痛苦快要溢出。"若有来生,你千万不要进京,就做个……浪迹天涯的医女也很好。"
说完,他忽然吐了一口黑血,原来他早就该死的,只是想着萧初容可能被萧家舍弃,下场凄惨,所以才硬撑到了这时候。
可他到底晚了一步。
"也不算太晚。"他笑了一下,在萧初容身旁躺下,一只手还紧紧握着萧初容尚有余温的手。
"滚蛋!你怎么这么傻啊!"半空里,萧初容无力地喊着,"还愣着干什么?你们赶快带他去找大夫啊!他还能救!还能救啊!"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明明已经死了,却还能滞留在此,但她无比感谢老天,让她在最后明白了自己并非孤身一人。但她知道得太晚了。
燕云穆咽了气,暗卫们还守在原地,只有谁也看不到的萧初容放肆地哭着,哭她自己,也哭着燕云穆。
"我后悔了……燕云穆……"

重生后她把王爷宠翻了免费阅读

"初容?初容?你这孩子,怎么变得如此无礼了?穆王有什么不好?既是王爷,又是个废人,王府上上下下的事都得交由你打理,这可是京城里多少女子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一阵风吹来,吹醒了迷茫中的萧初容。
她定睛看着面前的场景,突然攥紧了手。
这里是萧家!说话的人是萧夫人赵婉,另一个……是萧苓白!
她不是死了吗?她还记得燕云穆死在自己身旁时,自己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在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当初是多么的愚蠢,错把鱼目当珍珠,错把真心当草芥。
原来老天真的给了她一个机会!
暗暗攥紧的手被指甲划破,细微的疼痛感让她差点喜极而泣。
她重生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
见她迟迟不说话,赵婉拧了拧眉,眼里的怒气就要冲出来,这时,萧苓白却劝道:"娘,您就不要责怪妹妹了,那位穆王毕竟是废人,妹妹这一嫁过去,后半辈子可就……想来妹妹也不是故意在您面前无礼的。妹妹,你说是不是?"
她的声音婉转如黄鹂,是极好听的,可萧初容听着,就想起了上辈子的往事。萧苓白善于伪装,而她,也在萧苓白温热和善的笑容中一脚踏进了阴谋。
重来一世,她绝对不会重蹈覆辙,她要让这些人……也尝尝自己上辈子受的苦,她要让他们从今往后,一步步走进地狱!
她突然起身走到萧苓白跟前,抬手就给了她两个巴掌,没有留手,直接打得萧苓白脸颊通红。
清脆的声音骇人住了所有人,赵婉惊叫一声,扑了过来:"萧初容,你疯了?她可是嫡姐!果然是乡下来的野丫头,没有一点教养!"
萧苓白捂着被打的脸颊,眼泪止掉,她做出柔弱的模样,可萧初容却清楚地看到她眼中的怨恨,"妹妹,我哪里惹了你?你竟要这么对我?"
她甩了甩手,而后又拿帕子擦了擦,仿佛萧苓白是什么脏东西。她轻蔑地瞥着两人,却是连虚伪的表情都懒得做。
"我想你们是忘记了,我为何会嫁给穆王,成为穆王妃?还不是因为你们萧家舍不得萧苓白?我替她嫁了,你们不但不知感恩,还在我面前肆意诋毁我丈夫,当今的穆王爷。你们说,我要是将这些事告诉王爷,你们会有什么下场?"
她回到了归宁这天,上辈子,她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嫁给穆王的真相,听着赵婉和萧苓白的虚假关心,居然真的信了。而她更是和她们一起说着燕云穆的坏话,以至于……那位不良于行的穆王寻她而来时,正好听到了她的那些伤人话语。
心里蓦地一痛,上辈子她活在谎言之中,唯觉得对不起燕云穆。此生,她必定会永远守在他身边,什么毁容,什么断腿,她医毒双绝,难道还治不好一个燕云穆?
"你休得胡说!"赵婉指着她的手指微微发抖,心里却惊疑不定。这些事是萧家的秘密,上上下下的人绝没有会泄露的,萧初容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穆王告诉他的?可那穆王不是阴沉如鬼,骇人得很吗?怎么会……
她一时拿不定主意,只能矢口否认,"你是萧家遗落在外的女儿,将你找回来只是想补偿你罢了,与穆王的婚事是早就定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若是萧家悔婚,那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果然,她还是只会说什么为了萧家,可萧家当初舍弃她,如今又凭什么让她心甘情愿地付出?
"既然穆王那么好,怎么不让你的好女儿嫁过去?既说要补偿我,那好,你今日就让萧苓白跪下给我磕头,说她对不起我,这事,我便不提了。"
这话一出口,面前的两人就都呆住了,谁也没想到从前那么好糊弄的萧初容竟会变得如此咄咄逼人。
萧苓白气红了眼,一副不堪受辱就要昏过去的模样。
赵婉也顾不上要哄骗萧初容了,她面容扭曲,"她可是你嫡姐!"抬手就要打过去,然而萧初容半路截住了她的手,用力握着她的手腕,叫她疼得直吸凉气。
一众丫鬟婆子见势不妙,赶紧就要上来解救赵婉,萧初容使劲将她扔在地上,一脚踩在她胸口,目光环视众人,露出极其恶劣的冷笑。
"我可是穆王妃,皇室宗祠上有名有姓的,你们若敢动我,可要掂量掂量自己那颗脑袋有多重。"
当下果然没人敢上前来,唯有赵婉和萧苓白的心腹踌躇了片刻,但被萧初容冷冷一瞥,也萌生了退意。
赵婉的鼻子都要气歪了,胸口又闷又疼,"你们都活腻了吗?还不快将她弄走,如若不然,定叫你们好看!"
"啪啪"两声,赵婉脸上也被留下了两个对称的巴掌印。她惊慌地大叫起来,活像杀猪似的。
"你这贱人!你竟敢打我!"萧初容接连的举动让赵婉撕下了伪善的面具。
萧苓白扑过来拉扯她,却被她反手抓住了领子。
"你……你要干什么?"萧苓白害怕了,她觉得今日的萧初容仿佛是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要把所有人都害死才甘心!
看着她惊恐的表情,萧初容的手动了动,扣住了她的脖子。这下,不管是谩骂着的赵婉还是几乎崩溃的萧苓白,都不敢再出声。
"我说过了。"她的手慢慢收紧,感受着手下萧苓白跳动的脉搏,只要她再用点力,再等一等……这个自己到死都恨着的人,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再也翻不起风浪。
但……
就这么痛快地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
萧初容想到了更好的办法,她要一点点把这些人拉进地狱,她要夺走他们想要的一切。
不管是地位、权势、还是感情。
于是忽的松开手,萧苓白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眼中是逃过一劫的惶然,她浑身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在庆幸吗?"
萧初容俯身在她耳边低语,"我会让你后悔,让你恨不得在今日死去。"
"穆王殿下到!"外头忽然传来丫鬟刻意的行礼声。
萧初容狰狞的笑容猛地一收,她将萧苓白推倒在椅子上,又收回了踩在赵婉身上的脚,理了理稍微凌乱的衣裳,端端正正地坐了回去。
丫鬟婆子们这才挤过去,七手八脚地赵婉扶起来。
"来人!给我绑了这个目无尊长的贱骨头,行家法!"
"萧夫人想对本王的王妃做什么?"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在萧初容耳中恍若天籁。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重生后她把王爷宠翻了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