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薛任楚岚)
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薛任楚岚)

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薛任楚岚)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4-10

小说介绍

主角是薛任楚岚的都市小说《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火热来袭,作者猪肉炖粉条倾情力创,没有人知晓他这两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当薛任拿出自己的真正本事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果然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安排,通往王者的路途将会赢得更多的精彩。

小说简介

两年前的薛任还是一个受尽磨难不能反击的废柴,后来因为救妹妹而身陷牢狱之中,这也正是他此生的命运转折,当有一天薛任终于见到外边的太阳后,属于他的人生精彩才刚刚开始。没有人知晓他这两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当薛任拿出自己的真正本事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果然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安排,通往王者的路途将会赢得更多的精彩。

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全文阅读

"我不听!给我减刑!否则免谈!"
一个穿着囚服的年轻人,单脚踩着身下的真皮沙发,手里还托这个紫砂小茶壶。
"绝不可能!薛任!你想都不要想!"
狱守长卫谨大手猛地一拍桌子,双眼瞪得溜圆,一字一顿地大吼道。
二人仿佛水火不容,谁都不肯让步。
"咳嗯——"
一道略显紧促的咳嗽声响起,打断了二人的僵持。
会客室的主位之上,此时正坐着一位顾盼生威的中年人,陈铮不过四十出头便已高居江淮总督之位!
然而,本该大展拳脚的他此刻却病魔缠身,让这位泰山崩于眼前都面不改色的男人,竟凭空多了几丝烦躁。
"卫守长——"
陈铮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亲和的笑容,说道,"话也也不能说得太死板了,凡事好商量嘛。虽然减刑不符合规矩,但是由我亲自来做保释,总该是可以的吧?"
"这,这是自然——"
卫谨连连点头,他表面上虽然是一脸的为难,余光却是不着痕迹地朝着薛任瞥了瞥。
好像再说:机会来了,老子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薛任感激地看了卫谨一眼,然后二话不说,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朝陈铮递了上去,咧着嘴厚颜无耻地笑道,"嘿嘿,来!大佬!抽根华子!"
啪!
亲卫队长抬手将薛仁手上的烟盒打落在地,厉声呵斥道,"放肆!就凭你也配给老总递烟!?"
"嘁!不抽拉倒!"
薛任将地上的烟盒捡了起来,翻身又坐了回去,打火机'啪’的一声,悠哉哉点上一根。
"放肆!你这是大不敬!"
守在陈铮身边的亲卫队长终于是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一步迈出,下一秒便已然是出现在薛任的面前!
从小纪律严明的他,最看不起的就是薛任这种痞气又不识时务的人!
"给我把烟灭了!"那名亲卫队长虎躯一震,抬手朝着薛任嘴边叼着的烟头抓来。
薛任单手依然托着小茶壶,甚至身形都并未改变,只是脑袋微微一侧,便轻松躲开了这突然地袭击,空出的手在眼前人身上轻轻一点。
噗通——
亲卫队长只感觉下半身直接没了知觉,直接瘫倒在地!
"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惊恐万分,本能地叫道,"这小子不简单!给我拿下!"
呼啦!
一群人反应极快,训练有素的他们整齐划一,瞬间从腰间拔出武器,漆黑的洞口指向薛任的脑袋。
身为江淮总督的亲卫队,老总的安全自然是要放在第一位。
但这并不能吓到薛任,毕竟对方有求于他,又人命关天,岂能痛下杀手?
看到薛任浑身上下写满了不屑,亲卫队长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而且,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嘴巴突然就不好使了,吱吱晤唔地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住手!都给我放下!"陈铮沉声喝道
在示意一众侍卫队退后,他脸上有些歉然地说道,"薛神医,真是不好意思。"
薛任嘴角一挑,心想要不是家里妹妹来电话说要结婚了,老子才懒得管你们!
不过,陈铮诚恳的态度倒是让薛任十分满意。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笑吟吟地说道,"我有查过,剩下的半年,可以做保释。这里你级别最高,这样,你保释我,我保你长命百岁,如何?"
"……"中年人陷入了沉默。
龙国不像国外,一般来说,在国内,能够得到保释的都是特殊人才需要外出执行某些机密任务才行。
而且这里是漠北大狱,关押的那可都是罪大恶极的囚犯,甚至是战犯。
这小子虽说是被人陷害入狱,但攸关个人声誉,陈铮心中也是颇为犹豫。
薛任像是早就料到对方会有这般反应,故作高深地在陈铮的面前走了一圈,然后捏着下巴噘嘴分析道,"是否突然胸间剧痛、刺激性咳嗽、时常胸闷起夜、气急气喘,甚则呼吸困难?"
陈铮听得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道,"神医真乃神人也!"
"神人算不上,救人也不会,治病倒是有一手。"
薛任和陈铮四目相对,说道,"用我这么一个被陷害的毛头小子,换一个江淮总督,这笔买卖简直稳赚不赔,你不考虑一下?"
"成交!"陈铮直接答应下来。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若是再犹豫不决,那便显得实在小家子气。
"很好,既然如此,救人如救火,咱们事不宜迟,现在开始?"薛仁提议道。
陈铮已经答应下来,身为狱守长的卫谨全然丧失了否决权,心中一阵鄙夷。
这小子,知道救人如救火,那倒是先救人啊!还在这里谈条件!敲竹杠!
在经得陈铮点头后,薛任在怀里摸索了好一阵,取出一个小布包,从中抽出一根银针,手指在其上轻轻一弹。
嗡——
银针竟泛起一道肉眼可见的光泽,发出阵阵嗡鸣!
"醒气明针之法!"
人群的偏后方,突然传出一道惊呼!

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免费阅读

醒气明针之法?
众人疑惑,面面相觑后皆是一头雾水。
薛任不着痕迹地朝人群后方看了一眼,然后抬脚踢了踢瘫倒在路中间的亲卫队长,说道,"这位怎么称呼?给好人腾个地儿?"
"你——"
亲卫队长被这一脚踢得有些神清气爽,身子一轻,'嗖’的一声便是站起身来,"小子,要是治不好,我刘皓要你的命!"
薛任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直接无视了他的叫嚣,招手示意陈铮坐下来。
陈铮点了点头,对于眼前人他还是有所耳闻的,据密,他是徐道长的亲传,一身医术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徐道长当时乃是护国将神的御前亲卫,奇门遁甲样样精通,金戈铁马数十载,一直护得其周全。
数十年前,将神突然蒙难,重伤濒死,这位徐道长却拒绝救治,最终将神故去,举国悲悯,他本人也被最高仲裁判为叛国罪论处,终身监禁。
陈铮曾经有幸被将神封为御前一员小将,所以他是为数不多知道徐道长的囚禁之地的人。
辗转数十载,物是人非。
正当他面露依稀,心有所想之时,只觉得胸腔突然刺痛了一下,不由得回过神来。
薛任正面无表情地操控着银针,一根接着一根地刺入陈铮的胸口。
陈铮只感觉胸口灼热难耐,每一根银针都好像是烙铁一般,让他痛得眉头拧成一团。
"老总……"
亲卫队长刘皓见此一幕也是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前阻止为好。
很快,薛任便将银针刺满了陈铮的胸口。
以他的医术,即便是陈铮穿着衣服,薛任也能确保行针无误。
"散!"
薛任感受着银针上的气脉流动,口中轻喝一声,大手猛地一抬!
只听到"嗤"的一声,陈铮的脸上顿时大为轻松,整个人都精神百倍。
他不禁看看向人群的偏后方,不知与谁美目示意间赞许地点了点头。
见此一幕,刘皓瞪大双眼,足有好一会儿,这才惊叹道,"真是神了!小子,不对,神医,你这医术神了啊!"
薛任充耳不闻,将银针一根根取出,并顺手操起笔来,簌簌写下一行方子。
"按方子抓,早晚各服一次,切忌动怒,不易食辛辣,麝香,生冷之物。"
刘皓一改从前的轻蔑,双手接过方子,恭敬地问道,"神医,老总的病,多久能好?"
"好生将养,三个月,或许更短。"薛任的目光没有在刘皓的身上过多停留,自顾自地又在一旁的坐下。
陈铮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微笑,说道,"果真神清气爽,舒畅了不少,不愧是神医,真是厉害。"
一次行针就能让身患顽疾的人一改病态,简直就像一下子年轻了好多岁一样。
众人无不震惊地看着薛任,此人这般年轻,医术如此了得,日后定当前途无量啊!
这一点,陈铮又岂能看不出来?
他笑着和薛任握手,连连致谢道,"薛神医,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来日有空,到江淮寻我,我奉你为座上之宾。"
此话一出,整个侍卫队一片哗然。
能成为江淮总督的座上宾,这是何等的殊荣!何等的赞赏!
但是薛任却是一脸不以为意,张口敷衍道,"客气客气,保释麻烦快一点,我这几日就走。"
"好!"
陈铮爽朗一笑,自然也不能食言,转头对卫谨说道,"卫守长,既然如此,那我便做这个保释人,麻烦你了。"
"陈总督主哪里的话,我这就去办。"卫谨一脸苦笑,只能是妥协道。
"如此,那陈某就先告辞了。"
陈铮说罢,便带着一众人风风火火地离去。
直到车队缓缓驶出大狱正门,刘皓才忍不住对方才在人群后方惊叫的人问道,"田叔,什么是醒气明针啊?"
被叫做田叔的人很不起眼,为了便于隐藏,穿着和众侍卫一样的队服。
但此人却是陈铮的老管家,更是几大亲卫之一,在整个江淮地带恐怕都难逢敌手。
这般强者竟然此刻严重竟然充满了敬畏,这让刘皓更是一阵惊异。
"呼,醒气明针乃是神迹,是真气行针娴熟到极致才能勘破的法门,我也是侥幸听说过而已。"
田叔摇了摇头,一脸凝重地说道,"不过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我与他交手,三招之内,我必败无疑!"
"什么!?"刘皓目瞪口呆。
"此人的修为恐怕已入筑基,绝非我等可以觊觎。"
田叔深吸一口气,如释重负道,"好在他没什么企图,不然今天我等就算是拼死,也护不住督主。"
"嘶——"
刘皓听得倒吸一口凉气,心想,看来薛任此人一定要好好结交才行!
大堂里,薛任没有等多一会儿,卫谨便带着文件回来,放到了他面前。
"签字画押,赶紧滚蛋!"卫谨满脸不情愿,嘴上更是不耐烦道。
薛任的眼珠转了转,然后笑道,"嘿嘿,放心,等卫老哥在这大狱混不下去,尽管来寻我,在下保你荣华富——"
他的话都还没等说完,便被卫谨一巴掌拍在肩膀上,"臭小子,徐老一走,倒是没人管得住你了!"
"我现在是良民了,你可管不着我!"
薛任一句话差点没把卫谨气吐血,紧接着说道,"我得去和伙计们拜别一手!"
"拜别,等等!薛任,你给我站住,不准胡闹!"卫谨脸色大变,连忙追了上去。
囚犯们放风休息的校场上,此刻不止有囚犯,还有狱守人员。
在大狱里长年累月的,谁还没点病?
大家或多或少都受过薛仁的恩惠,长此以往,薛任成了大狱中最受欢迎的男人。
"同志们好好改造,在下先行一步!"薛任趾高气昂地冲校场挥手。
"薛神医,欢迎下次再来!"一众人唏嘘高呼着。
"再来我就是你们孙子!"薛任一脸臭屁地转身就走。
临行时,卫谨凑上前来,神秘地递出一张卡和一个条子。
"这张卡是徐老让我交给你的,说是这些年你积德行善的报酬。"
卫谨说道,"条子上的地址是一个大世家的老爷子,我好不容易替你争取的机会,也不知道死没死,听说治好他,赏金百万呢!"
"我去!"
薛任直接给卫谨来了个熊抱,上去就是老汉一口,"卫叔,我爱死你了!"
见着钱了,知道叫叔了?
淦!
钱已到手,薛任也不婆婆妈妈,转身就走。
径直出了大狱的门,薛任叫了计程车,老家在山沟里,要想到那只能是老火车走一波。
一路上,薛任拨通了妹妹薛婷婷的电话。
"喂?老妹儿啊,哥出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然而,电话的另一头却是传来一道憔悴疲惫的声音。
"哥,你赶快回来!家里出事了!"薛婷婷焦急地叫喊道。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