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戾王爷的掌心宠野翻了(苏沉央江东王)
暴戾王爷的掌心宠野翻了(苏沉央江东王)

暴戾王爷的掌心宠野翻了(苏沉央江东王)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1-04-11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沉央江东王小说《暴戾王爷的掌心宠野翻了》全本已完结,是由作者“灭绝师太”创作完成;原主本是金枝玉叶之身,奈何命运不济。她父亲曾经只是一个小官,母亲是首富之女,父亲踩着母亲的家族上位,外祖父家落败之后,父亲就将她们母女二人当成了耻辱,也正因此原主在家中得不到一点优待。思及如此,她的内心充满愤恨,这些不公平的待遇,原主可以忍受,但她绝对不能!

小说简介

苏沉央来自现代,机缘巧合之下她追赶上了前辈们的步伐,加入到了穿越大军中。她来到了一个架空的古代世界,开局就差一点被人处死,并且那个人还是原主的亲生父亲。要说原主本是金枝玉叶之身,奈何命运不济。她父亲曾经只是一个小官,母亲是首富之女,父亲踩着母亲的家族上位,外祖父家落败之后,父亲就将她们母女二人当成了耻辱,也正因此原主在家中得不到一点优待。思及如此,她的内心充满愤恨,这些不公平的待遇,原主可以忍受,但她绝对不能!

暴戾王爷的掌心宠野翻了全文阅读

第1章:杀人凶手?
“苏沉央,你这狠辣恶女,争风吃醋,纵火烧死叶紫苑,人证物证俱全,还敢抵赖吗?”
冷酷鄙夷的声音,在耳边嗡嗡响起来。
是谁在说话?
苏沉央费力睁开粘滞的眼皮,眼前一阵人影乱晃,手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她睁大眼睛,看向自己的双手。
眼前这双手,已经不能称之为手了,那十指变成肿胀的肉棍,每一根都皮开肉绽,惨不忍睹。有鲜血,自指尖淋漓而下,一滴又一滴,落在青石板地面上。
地面上已经是汪了两滩血,红得刺目。
苏沉央盯着那两汪血发怔。
“苏沉央,你这孽女,快都招了吧!难不成,你还想再受皮肉之苦吗?”
又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来,痛心,却又愤怒。
苏沉央循声望去,目光落在一张愤怒却不失俊雅的脸上,无数陌生混乱的信息倒灌!
苏沉央,大楚丞相苏千鸣嫡长女,年十六,母亲何知愿,大楚南城首富之女。
原本一个官家子弟,一个商户女,并非良配。只是苏家老太爷昔年贪墨巨款,为补亏空,身为苏家长子的苏千鸣便只能牺牲自己的感情,主动追求何知愿,借妻家财富崛起。
如今十年过去,当年破落的官家子弟,早已平步青云,成一国宰辅,帝君宠臣,一时风头无两。
而曾经的巨贾何家,却日渐没落,家财散尽,人丁渐稀,再不复当年盛况。这位苏相原就瞧不上这商户正妻,飞黄腾达之后,更将这段过往视为平生耻辱。恨不能将这一妻一女从他的生命中抹得一干二净,不留任何痕迹才好。
可巧,昨日,便遂了他的心愿。
昨日是苏家老太爷六十大寿,百官来贺,热闹非常。
谁曾想,这么热闹喜庆的日子,却闹出了一桩人命凶案。
死者叶紫苑,刑部侍郎叶永昭的掌上明珠,随父母赴宴时,竟然莫名被烧死在苏府的拢翠轩。
等人发现赶到时,可怜那鲜嫩嫩的小姑娘,早已烧得皮焦肉烂,面目全非。
当时在现场的人,只有一个苏沉央,身着血衣,手拿利器,如疯似癫。
她事发前曾与叶紫苑有过口角,自然就被当成了杀人真凶。
苏千鸣本就嫌这个女儿碍眼,如今正好顺手推舟,不瞒也不护,来个大义灭亲。
亲女是要灭的,但这慈父的形像,也还是要演一演的。
苏千鸣劝着女儿招供,劝到一半,忽然捶胸顿足,悲泣出声。
“你这死丫头,你说你平时性子暴躁,打打奴才,杀些猫儿狗儿的,也便罢了!”
“可这是一条鲜活的人命啊!你怎么能说杀就杀了?”
“做孽!这是做孽啊!你竟是跟你那亡母一样的冷血心肠!”
苏沉央歪头看了他半晌,“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她竟然还笑?”人群中一阵骚动。
“太可恶了!做下这等子恶事,居然还有脸笑!”
“这就是个冷血的!你们没听到苏相的话吗?平日里惯爱杀那些猫猫狗狗的,这样狠辣的性子,杀人不过是早晚的事!”
“还好这回逮到了!不然,日后说不定就跟那个鲜花杀人魔一样呢!”
一提到鲜花杀人魔,在场的人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说话的那个,也是一时嘴滑。
说完只觉后脑勺森然生凉,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看,捂住了嘴巴。
鲜花杀人魔半年前出现在楚京,专杀女子。
迄今为止,已有十数人死于他手。
每次杀人后,杀人魔都会剜走死者的心脏,同时,将一朵怒放的红色彼岸花,插在死者心脏位置。
死者口中,也会塞满红色花瓣。
其作案手法,十分变态怪异,被京人称为鲜花杀人魔。
这半年来,鲜花杀人魔在楚京肆意横行,连番作案。
官府日夜查访,直到现在,都不曾查到半点蛛丝马迹。
是以,这楚京城中,人人谈魔色变,生恐惹上杀身之祸。
苏千鸣听到鲜花杀人魔,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苏沉央敏锐的捕捉到他那微滞的神色,脸上笑意愈深。
“孽女!你还笑!”苏千鸣怒斥。
旁听叶永昭夫妇更是咬牙切齿,对着京兆尹刘轩怒叫:“大人,请您再用重刑,将这恶女抽筋扒皮,为我那可怜的女儿申冤!”
刘轩立时下令行刑,一旁衙役听命,如狼似虎上前。
苏千鸣以袖掩面,踉踉跄跄往外走,嘴里兀自哀声叫:“我实是看不下去了……”
外头围观的人唏嘘不断。
“苏相这颗慈父的心,怕是疼得要碎了啊!”
“谁说不是呢!养出这么一个女儿,真是遭罪啊!”
苏沉央见他要走,上前一步,伸出那双破烂的手,拦住他的去路。

暴戾王爷的掌心宠野翻了免费阅读

第2章:瞧个热闹!
“父亲留步!”她冷冷道。
“孽女!”苏千鸣痛声怒吼,“事到如今,你以为,为父还护得住你吗?”
“父亲就不要再演了吧!”苏沉央冷笑摇头,“黑锅都扔给我背了,怎还腆着脸说这些假惺惺的话?”
“我拦着父亲,只是因为,父亲亦是案中人,岂能就这么走掉了?”
苏千鸣听得心里“咯噔”一声,厉声怒叫:“孽女,你是眼见自己脱身不得,怨上了为父,要拉为父陪葬吗?”
“清者自清!”苏沉央牙尖嘴利回,“父亲若真清白,我又如何能拉得下来?”
“可父亲若是不干不净,也是定然洗不白的!”
“毕竟,这桩疑案的真相到底如何,苏相您是心知肚明!”
她这话一出,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这桩案子,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情?
大家都满面狐疑的望向苏千鸣。
衙门外的大街上,一辆马车正徐徐辗过。
车内一人,恰巧听到最后两句,心中一动,伸手撩开了车帘。
只是一撩帘的功夫,已有人注意到了他,人群中出现轻微骚动。
“是江东王!”有人脱口惊叫,却又在瞬间噤声掩唇。
大家齐唰唰往后退,却又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来,生恐惊动那车中人。
然而一边退着,却又忍不住要翘首去看那车帘后的人。
车帘后是一张绝美俊颜。
男子紫衣银发,浓眉雪肤,清贵高华,眸似寒星唇如樱,俊极却也冷极。
此时他正单手支额,懒洋洋的靠在车窗边,向大堂的方向掠过去。
被他这么一掠,那黑鸦鸦的人群立时飞避开来,一个小小的身影远远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那身影清瘦,单薄,柔弱。
可发出来的声音,却是清脆利落,如金石铿锵,掷地有声。
“苏相,您敢,留下来吗?”苏沉央一字一顿问。
苏千鸣两眼发直,唇角微微抽搐。
眼前这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真是他那个小老鼠一样的女儿吗?
他这个女儿,一向是个口拙舌笨的,胆子小,人也懦弱。
昨夜被押到顺天府大牢,她吓得浑身发抖,除了喊冤,一句辨白的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今儿从牢里拉出来,忽然像变了一个人?
他被惊到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居然有人敢怼苏相……”江东王楚知白唇角微勾,“有趣!容若,寻个地儿,瞧瞧热闹吧!”
内卫容若和容景对视一眼,面现惊讶。
殿下想瞧的热闹可真心不多,难得能遇上,那就,瞧瞧吧……
大堂上。
苏千鸣愣怔片刻,恨声骂道:“孽女,你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竟跑到这公堂之上胡说八道!刘大人,您就由得她这般胡说吗?”
他倏地看向堂上坐着的京兆府尹刘轩。
刘轩一拍手中惊堂木,对着左右衙役怒叫:“你们还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她按倒行刑!”
“大人!”苏沉央厉声叫,“您是想屈打成招吗?您可知此案真凶是谁吗?”
“那可是整个大楚都在追捕的鲜花杀人魔!”
最后五字一出,人群一阵喧哗。
刘轩惊得差点跳起来,怒叫:“胡说!明明是你嫉妒杀人,以为扯上鲜花杀人魔,便可以脱罪吗?”
“我有证据!”苏沉央扬声道,“叶紫苑的尸身之上,有鲜花杀人魔留下的证据!”
“大人,您,敢当着大家的面,验么?”
“大人!”顺天府仵作赵争站起来,道:“叶紫苑的尸身,已由老朽亲自验过,已出具验尸格录,老朽愿以项上人头担保,跟鲜花杀人魔无关!”
“是啊!”刘轩亦道,“赵争在衙门任职迄今已有二十年,经验丰富,破案无数,从无差错!”
“既无差错,为何不敢当着大家的面,再验一次呢?”苏沉央反唇相讥,“还是说,你们有什么猫腻,护着那恶魔,非得叫我来背这个黑锅?”
苏沉央的话,成功挑起了围观群众的怒火。
鲜花杀人魔如今是楚京人心里的一根刺,刺了大半年,拔除不得。
谁人无妻女?
这鲜花杀人魔一日不除,他们的妻女,便要提心吊胆过活!
这样的日子,实在是过够了!
“那就验嘛!”有人高声叫,“既然这姑娘说另有隐情,你们凭啥不让人说?”
“是啊,真金不怕火炼,心里没鬼怕什么?拉出来当堂一验,不是什么都明白了?”
“快验吧!快验吧!”
在人群的催促声中,刘轩生生急出了一脑门的汗。
而一旁的赵争,则艰难的咽了口唾液。
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苏千鸣。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暴戾王爷的掌心宠野翻了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