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宠妃一路躺赢(谢小盈)
咸鱼宠妃一路躺赢(谢小盈)

咸鱼宠妃一路躺赢(谢小盈)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4-12

小说介绍

谢小盈小说————咸鱼宠妃一路躺赢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小宴所著,讲述了进献入宫的谢才人成了大晋宫廷的最新笑柄,人人都瞧不起她。据说她的父亲是个无官无爵的商人,家人不事农工

谢小盈小说简介

小宴/文
冬月方至,大晋的都城延京就已风雪绵连,银装素裹。
宫城内,唯有大一点的宫殿烧起了地炕火龙。小宫阁里尚靠火盆取暖,炭火星子蹦上一次,就吓得谢小盈浑身一哆嗦,生怕这木质的建筑被火燎着,付之一炬。
穿着褐色宫服的内宦见她这样一惊一乍,禁不住扭头低声嗤笑。
——果然是商贾人家的女儿,初入宫闱,这样不经事,姿容平平不说,仪态更是潦草。

咸鱼宠妃一路躺赢谢小盈全文阅读

这豫王就算是陛下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进献这样的女子给陛下,也实在说得上是怠慢了。偏偏陛下当真给亲弟弟面子,此番南巡,世家望族各有女儿进献,偏偏到最后,陛下只带回了这个商贾谢氏女。
令人咋舌。
心里厌弃,该做的活计还是要做。宦官冲着谢小盈鞠腰,没有感情的声音响起:“谢才人,尚药局陈司医到。”
守在谢小盈身侧一个年纪大些的宫女与她对视一眼,代她开口:“请陈司医进来吧。”
谢小盈位居上首,哪里能看不出底下人的眉眼官司。
她表面是个年方十五的小丫头,实则是个活了近三十年的北漂社畜。
没什么理由的,在一个通宵加班的深夜,她实在撑不住睡着了。再一睁眼,就来到了所谓的大晋朝。身处江南,软玉温香,十多个婢子侍奉她一个人,上有父母兄长疼爱,下有奴婢成群。虽然一家人不太受上流贵族看得起,但却藏富其间,生活优渥,幸福安康。
谢小盈一夜从底层打工人变成富二代的资本家,惊呆了。
可惜谢小盈没当几天富家千金,就被父母塞进一抬小轿,得知自己成了被豫王进献给南巡天子的“美女”。还没等她见到传闻里九五之尊的面,谢小盈又稀里糊涂被安排着坐上回京的御船进了宫。
她一个彻头彻尾的北方人,第一次坐“游轮”居然发生在穿越以后!大船顺着运河摇摆三十天返回延京,谢小盈就整整晕船晕了三十天。吃什么吐什么,从早晕到晚,整个人坐不起来、下不了榻。
好在素未谋面的皇帝还记得有她这样一号人,命尚药局使人来治,几副中药喝下去,谢小盈还是没多少好转。陈司医很无奈地说了实话:“只要上了岸就万事大吉,请娘子再坚持一下吧。”
谢小盈就这样混混沌沌入了宫,被册为才人。奈何她晕船症状严重,身体虚弱,又逢延京入冬。皇后特地免了她出来拜见的礼,令她好好将养,继续让陈司医为她医治。
陈司医是个年轻老实的医官,谢小盈看得出宫里下人似乎不怎么待见她,但这位陈司医的态度始终不卑不亢。
循例,先号脉,又问情状,谢小盈很坦率地回答:“今天头不晕了,下地走路也很正常,只要东西不带什么荤腥,吃着就不恶心,应当是好全了。”
陈司医冲她笑笑,往下作揖:“那臣就在这里恭喜才人,已然痊愈了。”
“哎,给陈司医添麻烦了。”谢小盈有些不好意思,她在船上吐得厉害的时候,有一次还吐了陈司医一身。饶是如此,陈司医还是坚持在看望她这个“无药可治”的晕船人,既没有开太平方子糊弄,还琢磨了一些食补的办法,努力安排她进食。
一个多月的折磨,谢小盈虽消瘦一些,但精气神犹在。
即便体验过先进的现代医术,谢小盈也要感恩陈司医这份医者父母心。
说完这话,谢小盈立刻扭头望向身边的婢子,“莲月,你去拿我那个漆器匣子来,上面雕了木兰那个。”
莲月是从谢家随她入宫的大丫鬟,年纪二十有余,入宫前,谢小盈的母亲特地交代,莲月性情稳重,又是家生奴,可以信赖。谢小盈对古人礼教几乎一无所知,这些时日倒确实多亏莲月,她对这个丫鬟已经很是倚重了。
不多时,莲月捧着匣子回来。谢小盈“啪嗒”一声开锁打开,金灿灿的光一下跃然而出。男人手掌大小的匣子里,竟摆满了一块块垒落整齐的金条。
最开始领路的那个内宦一下子看直了眼,顾不得礼数,直勾勾地望了过去。
如今大晋改朝换代,新帝登基,后宫十余位嫔御里,不乏世家大族之女。可没听说哪宫嫔妃能有这样阔绰手笔,往日恩赐里,不过几贯铜板。体面些的,翡翠珠子已算重赏,偶有年节下才能见到金圆饼。
谢小盈丝毫不觉这一盒金条有什么稀罕,她从里抓出一块,亲自递给了陈司医,“虽不是大病,但多亏司医精心,我很是感激。”

谢小盈免费阅读

陈司医只是个八品官,一年俸禄都抵不过这一根金条。他惶然愣了下,立即俯身跪地:“才人重赏,臣愧不敢当!”
谢小盈皱皱眉,“这是你该拿的,司医切勿客气,何况我之后还要仰赖司医关照。”
陈司医听她这话,先是愣了几秒,随即才缓缓直起身,犹豫地接过了金条。
谢小盈见他收得很不踏实的样子,还宽慰道:“司医若觉得烫手,就想一想我的命,总归是比这一根金条值钱的。何况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徒有金条罢了。”
那内宦守在一旁,听到“徒有金条”,眼珠已快跌出眼眶。这才人即便出身低贱,说话也不好这么粗俗狂浪吧!
谢小盈扭头看了他一眼,正对上内宦震惊的视线,她笑一笑,随手摘下自己一对翡翠耳珰,递了过去,“你为司医带路,也辛苦了。司医廉洁,收我金条的事,你不要往外说。”
内宦双手捧住耳珰,情绪一时还没转过来。
先前是嫌弃,眼下又是惊喜,他脸上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摆,半晌才想起规矩,激动跪地:“谢才人赏,奴遵命。”
如此这番,谢小盈命莲月代她送客出去。
自己则趿拉着绣鞋下床,紧了紧身上袄子,围着屋子缓缓走了一圈。
侍奉她的还有另一个女孩叫荷光,年纪与谢小盈相仿,也不过十来岁,是陪着谢小盈一起长大的丫头。见莲月出去,荷光兴奋地出主意:“娘子,既大好了,咱们是不是要收拾一番,去拜谢皇后呀?”
“我不想去。”谢小盈断然拒绝,“皇后不是免了我的礼,叫我将养吗?我们就在这里好好将养,还是先别去了。”
荷光不大甘心,跟着谢小盈一起进了内室,“娘子,莲月姐姐不是同你讲过了?皇后说是关照,但把咱们分在这么偏远的宫阁,又不叫咱们去拜会,那不和进了冷宫一样?都这么久了,你还没见过陛下,再过阵子,陛下就该忘记你啦!”
谢小盈先把装金条的匣子上锁,又打开床头的雕花柜子。适才那内宦看见她有这样一匣子金条,就已经目瞪口呆、无法掩饰,殊不知自己这柜子里,摆着整整齐齐十余个这样的匣子,里面俱是金条。
谢小盈的父亲谢春宸在她入宫时,特地叮嘱过,入宫后性子要内敛谨慎,但也不必过分委屈。缺什么就使钱与人买通,谢家无权势、非氏族,唯一不缺的就是钱了。
谢小盈摸摸匣子,扭头笑起来,“忘记了岂不正好?”
离家前,谢小盈从父母言辞里揣度了几分,大抵能猜到,自己以平民之身,能在大晋朝成为皇帝的女人,多半还是因为谢家的泼天富贵。大晋朝历今才是第三朝,昔日外敌环伺,战争频频,国库虚空,如今百废待兴,豫王代皇帝找上谢家来,其实是存了点“借钱”的意思。
既要借钱,自然还要给谢家一点好处。奈何谢小盈上面两个兄弟都是跑商的俗人,谢家生意少不了兄弟两个支应,入朝为官已是来不及了。豫王和皇帝再三商议,只好纳一个谢家女儿入宫,以示诚意。
虽然谢小盈不怎么理解这个逻辑,但古人对此,确实视作天大恩赏。谢小盈父母喜不自胜,为女儿入宫准备良久,四十几抬奇珍异宝与绫罗绸缎,怕比今上内库还要富有。豫王不得已派人亲自护送,与谢小盈一同给抬进宫里来。
寻常小宫阁等闲都存不住谢小盈这些东西,以至于皇后听闻后十分为难,与皇帝商议几次,才最终挑了个有些偏远的清云馆安排谢才人住。
谢小盈虽不知这内幕,但对结果还是十分满意的。
她在公关公司做了七八年的乙方,社畜生活筋疲力竭,谢小盈曾经做梦都想成为不用奋斗的富二代,现在机会来了,她才不会去为了一个男人争得头破血流,参与什么宫斗争宠。
凭借一点家财的面子,想来皇帝不会怎么刁难她。
守着钱在无人打扰的地方过咸鱼生活,才是她这辈子的人生理想!

小编推荐理由

咸鱼宠妃一路躺赢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