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成欢(成欢)
美人成欢(成欢)

美人成欢(成欢)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2

小说介绍

成欢小说————美人成欢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花花卷子所著,讲述了莺歌燕舞丛中,沈誉将成欢赎了回来,他教她如何妩媚动人,如何摄人心魂。但就是不愿碰她。那日,风雪染白了

成欢内容介绍

已经申时,弯弯曲曲的河水岸,一排排嫩绿的柳树芽儿在微风中招展,绕城河边的春风楼内,红香绿玉,燕环肥瘦。
成欢被人从榻上推醒的时候,还刚刚的噩梦中恍惚。
推她的人叫玉采,有些不耐,直声叫唤,“快点,月儿阁汇合,别迟了!”
成欢揉了揉脑袋,应了一句,然后起身收拾。
刚刚收拾完毕,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成欢妹妹,你出门了吗?”

美人成欢全文阅读

成欢拉开身上的披帛,转过身看向门口,“姐姐进来吧。”
声音清灵,芍药推门而入,映入眼帘就看见成欢正面对着她。
姑娘穿着桃红薄纱舞裙,自肩入身后有两条长长的桃色云锦轻纱披帛,转身时披帛随着风的弧度扬起,她面上已上好了粉妆,柳叶眉间一点芙蓉花,手挽着拖地披帛,转身回望时蹙着眉,一股子绵绵情意。
见此状,芍药连忙关上身后的门,她快速走到成欢面前,从怀里掏出红绢,伸手擦掉她眉心的一点芙蓉花,又擦掉了她画好的眉型。
成欢疑惑皱眉,但没出声阻止。
擦掉之后,芍药才拉着成欢的手坐下,看着她说道,“成欢妹妹,月儿阁里都是什么客,姐姐清楚,你信不信姐姐?”
成欢微微笑笑,她自然是信的,自入这春风楼,她能够安然自今,多亏了李芍药在旁帮她。
芍药怜惜地看着成欢,本是天然的好样貌,不加粉饰也看得出是一美人胚子,但正是如此,又怎么躲得过月儿阁。
“我替你再重画,月儿阁没那么可怕,楼里许多姑娘争着想去,还去不成呢。”说着,芍药拿起一旁的眉笔,想到什么,心里依旧含着一丝担忧。
月儿阁所属春风楼,平时只待贵客,前往月儿阁服侍的也都是些既卖艺又卖身的姑娘。
长得好的姑娘,一晚上就能平步青云,搬进楼里最好的东厢房,被那些达官贵人供着养着。但往往这样的日子总不会长久,那些姑娘也最容易落得凄惨。
芍药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日子,进东厢,入上流,衣食无忧,但现在她也沦落到去服侍那些下等客人,因此,她深知,月儿阁里走一趟,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成欢刚来春风楼时走了运,初/夜售卖之后,第二日妈妈便让她去当了舞妓,不必去作卖身的行当。只是一周前,妈妈突然不知是怎么想起了她,要她去月儿阁伺候。
芍药帮成欢将眉重新画浅了一番,眉心的芙蓉花也换成了简单的一点红,装饰完毕,看着远不如刚刚惊艳的成欢,她心里稍微放下些心来,但又细细看了看成欢,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成欢不管如何打扮,也还是容易惹人注目。
长得太美,有时候倒不如长得一般。
“那里也不过都是些尊主子,他们爱怎样玩,你就随他们,只是切记,不可伤了自己,也莫在里面露了怯。”芍药说道。
听到这话,成欢抿了下唇,不语。
她知道芍药是为她好,可是有时候,明明是他人故意找她事。
见她不说话,芍药摇头,正预备再说些什么时,门被人从外面一下子推开。
门外进来两个粗胳膊的汉子,他们穿着楼里的短袖衫,嘴里叫喝着,“走了!”
两个汉子发现有两位姑娘在,顿时有些不耐,“你们这些姑娘就是爱嚼舌根,妈妈在等着了,客马上就到了,还在磨蹭什么。”
芍药只能连忙起身走,她不是月儿阁的姑娘,此时在这也不应该。
但芍药快出门时,两个汉子堵在门口,伸手拦住她,“这儿可不是你的位置,过来做什么?”说着,一手放在芍药的腰椎尾。
芍药连忙赔笑,悄悄将拿出一点碎银放在一人的手中,说道,“过来看看自家妹妹,两位爷,卖芍药一个面子。”
两人是楼里的老伙计,对芍药并不陌生,芍药在月儿阁住东厢房时,也给过他们不少好处,因此也能一眼就认出她来。
见芍药知事,两人瞧一眼手里的银子,随后便放走了她。
门口的事情,成欢全部目睹,但这事她见过不少,但在这里实属平常。
她刚来时还为芍药不平,但芍药反而只点着她的额头,笑她,“傻妹妹,这算什么?这种事情多着呢,你再愤懑也愤懑不过来。”
看,她们的命运就是如此,成欢盯着门口的两个男人,眼神没有先前那般温顺。
“看什么看,妈妈说了,你等下长点心,多和那些姑娘学学!”其中一个汉子见成欢盯着他们看,朝她大声叫道。
那两人突然朝她回看,成欢手指轻颤,连忙低下头,遮住神色,抬脚离开。
……
月儿阁在偏阁处,离开春风楼主楼,从下走三层,然后路过后厅,才到月儿阁。
成欢和另外四五个姑娘一起,一群穿着花花绿绿舞衣的姑娘跟在妈妈身后下楼。
成欢走在后面,帮妈妈做事的玉采在她旁边,见她画着清淡妆容,忍不住小声嘁了一句,“画成那样,是要丢我们春风楼的脸?”
成欢不说话,也不想接她话,在这里,更多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到了月儿阁外,玉采忽的小声说道,“妈妈说了,今儿客人都不一般,你若还是和平常一样惹那些爷生气,你就滚去踏马阁。”说完,像看好戏似地看成欢反应,好像已经猜到她今日一定会惹事。
芍药已经在待最低等的客,踏马楼的姑娘,甚至都是被人厌弃的那群,在那里,没有姑娘能活过一年。
可她,一直的目标都是好好活下去啊。
正走着,妈妈在前面停下,吩咐姑娘们去旁边的小亭里等着,自己先进了月儿阁。

美人成欢免费阅读

玉采在她面前停下,眯眼看着她,开口道,“妈妈说了,你的妆容不行,和我去那改改?”说完,下颚指了指一旁木梯下的小屋。
小屋偏僻,藏在楼梯下,不走近看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成欢抬眼看向那边,抿了嘴,芍药不在,这些人又开始了。
“去还是不去?”玉采有些不耐,说着就要去拉她的手。
成欢轻巧躲过,她知道,如若今日任由她们,明日她真的会被妈妈撵去踏马。
“妈妈刚刚什么话也没说。”成欢答道。
“我说她说了就是说了!”玉采靠近,小声逼道。
“……”
不远处,有道穿着湛蓝华服的男子正看着这边,他本是路过,但落于队伍最后的一位姑娘让他停下了步子。
初春的露水尚且清冷,余光一闪而过时,他好像看见了旧人。
女子略施粉黛,穿着单薄的舞衣,抬眼回话的模样让他一时晃了神。
站着听了几句耳朵,沈誉唇角勾了起来,抬脚往前走。
二人还在争执,玉采咄咄不休,成欢已经皱起了眉,一旁的姑娘也只在旁看笑话,无人敢去插手。
正焦灼着,耳边传来一道男音,温和舒缓,“你怎么在这?”
突然出现一个面容俊朗,气质不凡的男人,众人纷纷抬头去望。
成欢讶异着看着出现在她身边的男子,男子好像是在与她搭话,“你怎么还在这?”他又问了一遍。
玉采也万分惊讶,问道,“这位爷,您在和她说话?”
沈誉仿若未闻,直接伸手牵过她的手,掌心温润,和他人一般温和,拉着她就往前走。
玉采愣在原地,一时忘了跟上。
成欢也不知怎么回事,但走到月儿阁前,那人才松开她的手,问她,“可是在这停?”
抬眼看着此处楼上,正是妈妈刚刚进去的位置,成欢愣愣点头,男人笑了笑,笑容如沐春风,轻声道,“刚刚多有冒犯”,随后微微颔首,抬脚往一旁离开。
男人刚走,妈妈便从二楼出来,往下喊着让她们上来。
成欢此时才意识到,刚刚那人原来是在帮她,抬眼去看男人离开的方向,可早就看不见身影。
玉采走到成欢身边,小声道,“你可别惦记了,躲了一次算你走运,等下可不会有那般运气,楼里那些爷可没一个是你可以得罪的,你最好小心一点!”
听着威胁的话,成欢收回目光,看向玉采,眼里带着些探究。
前年,楼里的头牌刚进了月儿阁不久,听闻不知怎么得罪了贵客,妈妈毫不怜惜地就将那位头牌姑娘放弃了。
弃了哪里?怎么放弃……成欢不知,只知道那头牌与玉采曾走得近,可之后,倒也没怎么听她提起过。
连句问好的话都没有。
“看什么看?”玉采对她的眼神有些不悦。
成欢微微笑了笑,不搭理她,捻起裙摆,跟上几个姑娘。
……
帘子门外春意盎然,帘子门内歌舞升平。
缕缕飘飘渺渺的香炉烟从帘内飘到了帘子外,管竹丝乐不断,与春风主楼的靡靡之音万分不同,这里的人似乎情趣更为高雅。
但若说相同,他们都爱美人。
“万大人,您可真是好雅兴,居然请我们来这儿!”
被叫做万大人男人大腹便便,他摸着下巴的小短须笑呵呵地道,“梁王赏脸,自然要兴趣高雅一些,这儿的姑娘可都多才多艺。”说完,对一旁早就在一边听从吩咐的妈妈说,“上好的货,不好拿你试问!”
妈妈连声笑道,“自是好的。”说完,双手一拍,几个姑娘便一一走进来。
丝竹管乐再次升起,隔着一道屏障,随着屏风打开,穿着薄如蚕丝的姑娘们开始舞蹈,跟着琴音柔情蜜意,舞姿也妩媚多情起来。

小编推荐理由

美人成欢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