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无限游戏撩上帝(陆织)
我在无限游戏撩上帝(陆织)

我在无限游戏撩上帝(陆织)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21-04-12

小说介绍

陆织小说————我在无限游戏撩上帝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南风且所著,讲述了【推理解密流】扮猪吃老虎的骚cao作疯批*清冷闷着宠的美人上帝陆织意外jinru一个叫作【二十一日】

陆织内容介绍

“还有十分钟了……”
死寂的房间里只剩倒计时‘滴答’作响,有人牙齿打颤说了这么一句。
“柜子到底在哪里?”
这是一间无门无窗的封闭密室,只中央摆了六把椅子,对应六个人。
站着坐着的都有。

我在无限游戏撩上帝陆织全文阅读

还有个椅子不坐专蹲地板的青年,胳膊搭在曲着的长腿上,低垂着脸像是睡着了。
正对青年的墙上挂了一副瀑布油画图,画幅很长,从房顶一直延伸至墙根处。
色调灰冷,越往下越暗,打眼一看很像是墙根发霉喷薄长出了一堆的软体肉虫。
猎奇诡谲的画风衬得房间越发晦暗阴冷。
【欢迎来到‘二十一日’副本:快乐的黛莉】
稚嫩欢快的小女孩笑声再次响起,这是第二次播报。
【副本规模:十二人】
【难度等级:二级】
【固定奖励:积分*30,飞客币*40】
【随机奖励:亚石*1(概率:3%)】
【随机道具:不明】
【规则:不可离开房间】
【重要提示:不可离开房间】
【距倒计时结束:10分钟】
那个方才说话的人哆嗦着推了下掉了半边镜片的眼镜,死鱼一样窝在椅子上问:“出去了就是淘汰吗?那不是完了……”
没人回应他的话。
片刻后,正对着显示屏的平头冲地上啐了一声,“他娘的老子算是倒了血霉带你组队才抽到这种拉牛车分苍蝇腿的副本。”
通常情况下,固定奖励作为奖励池被胜利者共同瓜分,飞客币还好,只是这30的积分,就算是均摊,撑死了一人最多也就只能拿3分。
虽然临到副本开始都没凑齐十二人,但被六人均分后的积分也就只能勉强算是只吃撑了的苍蝇,干恶心人,没一点营养。
小眼镜扒拉着手里的角色卡,畏畏缩缩问:“涂哥,我每次副本都是最倒霉的那个,你说这次的客人是不又第一个就是我?”
“我他娘的哪知道。”平头不耐烦的站起来走了两圈,略微有些斜白的眼睛眯缝着,“你去问蹲地上睡觉的那个傻子,妈的总能遇到这种水场次的混子!”
蹲地上的混子一语不发,听完这话才惺忪转醒似的,略微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脚站了起来。
房间只一盏功率不高的氛围灯,勉强覆盖六把椅子的区域,方才这青年脸掩在暗处看不清五官,迈着长腿走到灯下时才显出了清傲俊俏的模样,秀鼻薄唇,只是脸色始终绷着,显得十分疏离。
青年就近找了把空椅子坐下,胳膊搭在椅背上回身看起了题目。
【题干:天真烂漫、善解人意等所有美好的词汇都可以用在形容八岁的黛莉身上。
世界仁慈悲悯,让她在爱与被爱中成长为一个热情好客的小可爱。
一向重男轻女的奶奶对她疼爱有加,爸爸妈妈把她当做掌上明珠,叔叔也很喜欢她,就连内向的哥哥都很爱粘着她……
黛莉的生日还有四天就要到了,她打算邀请四个人参加她的生日派对。
每晚,黛莉都会邀请其中一位客人到她的房间商量派对的事情,爱记录的黛莉会提前五分钟把要邀请的客人信息写进日记里。
今晚,你会是那位幸运的客人吗?】
【要求:尽你所能让黛莉开心吧!】
“不可离开房间”、“邀请客人到房间”……
神特么善解人意的小可爱。
约莫二十分钟前,陆织在一局狼人杀中被猎人开枪杀死,气极一拍桌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骂了句脏再坐下去的时候,就一屁股摔进了这里。
尾椎骨不知碎了没,随便一动都是扯着筋的疼,只是绷着脸都是好的……
他忍着面部扭曲继续看下去,题目下有三小行细则提示。
【提示1:黛莉耐心不足,最不擅长找人,顽皮的客人如果想要拒绝黛莉的邀请,可以选择躲在柜子里哦。】
【提示2:柜子每次只能容纳一人】
【提示3:同一位客人最多只能进一次柜子】
房间不大,环顾四周,别说是柜子,连张桌子都没有。
难道要把椅子拆了现做个柜子不成?
陆织冷着脸,低头食指弹了弹进来时凭空出现在手里的角色卡。
正面黑底红字四方卡牌,陆织有一把撕了的冲动。
上面只有两个字。
【妈妈】
这天杀游戏绝对在针对他。
角色卡未作保密,在刚才的十分钟里,几人互通了角色。
四十来岁样子的平头是叔叔,小眼镜是爸爸,一个穿着白裙子留着及腰红发小姑娘是姐姐,格子衫是哥哥,还有一个中年模样的女人拿到的是奶奶。
每个人都对应自己看起来十分符合的人设。
只有陆织是……妈妈……
“你是第一次吧?”
座位紧挨陆织左侧的格子衫忽然偏头凑过来。
陆织转头。
格子衫指了指陆织手上的卡片背面:“登陆者等级,哦也叫玩家等级,只有没有积分的玩家才会是0 ,当然如果被扣光了也会掉到0,不过看起来你不像是会被扣光积分的人。”
格子衫是2级。
这是一张样式极简单的黑色卡片,正面角色信息,背面光秃秃一个白色‘0’字,如果没有上面反复闪烁的小亮点,会当做是普通的纸质卡片也说不定。
卡片轻轻薄薄,却格外刚硬,无论怎么掰折都是纹丝不动,看着质量不错却有些掉色,这一折还滑了陆织一指肚的墨点子。
陆织还有点强迫症,他皱着眉头用力搓了两下,那墨迹很顽固的丝毫未浅,见格子衫仍然笑眯眯盯着他,陆织便抬头笑了下:“承你吉言。”
“我只有这一张飞客币了,如果淘汰就什么都没了……我不能淘汰……我不能……”小眼镜瘫在座位上两眼空空,喃喃自语。
“淘汰会怎么样?”陆织忽然问。
“会回家。”
“……”

我在无限游戏撩上帝陆织免费阅读

“你刚来,还不知道。地球,最多还有四年——”格子衫曲起拇指夸张比了下,“就要末日了。”
“……”
“我一开始也不信,但这游戏不是你自己走进来的吧,能凭空把一个——不对,”格子衫抬着下巴指了一圈,“把这么多大活人瞬间拉到一个空间里,看起来不像是随便谁都能做到的小打小闹吧。”
说到此处,格子衫谨慎的回头瞄了眼显示屏,压低了嗓音道:“我们都跟他们叫‘文明’。”
“文明?”陆织对这个词语很感兴趣。
听起来不像是个人。
不过确实干的也不是人事。
“不知道从谁那里先传出来的,我们给这个游戏叫做 ——‘文明施予地球的怜悯’。”
格子衫手指点了点自己的手卡,说:“这个游戏叫‘二十一日’,规则就是在二十一日内集齐亚、欧、美、非四块晶石解锁最终关,通关后才能拿到通往新世界的门票。”
格子衫脸色极其认真:“说句不自谦的话,进入游戏的都是现实世界中的精英翘楚,其中不乏天文物理和国际外星文明组织研究人员,大家通过各自的信息组合才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个游戏属性温和,没有非生即死那么激烈。但是——”格子衫定了定,“地球要末日了,回去都得死。”
不知是不是陆织目光过于轻淡的缘故,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把这个说法放在心上。
“是真的。”斜对面坐着的,只交换角色信息时说了一句话的中年女人开口说:“我是华夏大学物理学教授,其实在一年前,项目合作的国际航天航空局根据行星轨迹勘测就预测到了这件事,只是事关紧要,在未百分百确定的情况下为了避免恐慌,才没有向公众公布信息。”
楚门的世界?还是什么财阀组织恶趣味的人类观察游戏?
陆织默默审视着说话的几人。
“跟他费个什么劲,不信就自己主动淘汰了回家去!”平头不耐烦地吼了一声。
这一嗓子把跌躺在椅子上犯癔症的小眼镜吼醒了,他一个激灵坐起来,不可避免的又瞧见了倒计时。
还剩下三分钟。
“死了……这下真要死了……”小眼镜鼻涕淌到下巴上,一脸等死相。
其余四人虽没有自称霉运当头的小眼镜看起来这么绝望,但各个也都是肉眼可见的忐忑。
因为什么?
因为这坑爹的小女孩第一天日记是这样写的:
【路好远,好累。
不想写日记,直接去。】
陆织也累,这一屋子的男女老少都很累。
这小孩不守套路,这坑爹游戏不讲武德……
无门无柜,毫无线索。
陆织绕着房间走了一圈,还是空。
这房间除了明面上的线索,其余连根毛都没有。
他的目光再次望向对面墙壁上挂着的那副油画上。
色调幽暗的山林瀑布,混着湖碧色的水流自上而下倾泻,一直到画面的腰部都还是正常的水流形态。
再往下的部分被昏暗的光线遮掩不明。
加上几人只盯着题目去看,没人在意和题目完全无关、只作为装饰品存在的画里会有什么端倪。
画面的底部成为了“视线盲区”。
但蹲在地上坐了一会儿的陆织却是抬眼就注意到了这里。
游戏世界里,没有东西的存在是毫无意义的。
“游戏的规则是什么?”陆织忽然问格子衫。
“不能出了副本的区域。”
“我是说,‘二十一日’,这个游戏的共性规则是什么?”
格子衫像是被难住了,思考了片刻才回:“没有固定规则,如果有什么共性的话,那就是——都听上帝的。”
“我们称这个游戏的设计者叫做上帝。”格子衫又补充了一句。
最后五秒,倒计时的声音似乎成倍放大起来。
00:05
每过一秒,几人的心肝脾肺抖得就更厉害一度。
00:04
除了还在盯着题目看的陆织,剩余五人目光齐齐盯着自己的卡牌。
00:03
这房间连门都没有,小女孩怎么进来邀请人到她的房间?
00:02
陆织站起来用手指触了下只有着黑底白字的显示屏。
显示屏被分为两半,一半是题目和倒计时,一半是小女孩的日记。
难道这其实是个可以开的门?
00:00——
“是我……”
带着颤抖哭腔的娇泣从陆织右侧响起。
白裙女孩抬起手。
卡牌上代表着游戏开启的绿点已经熄灭。
这时,一道罄石撞玉的声音空谷而出——
“你好。白忍。”
原本写着日记的一侧屏幕,所有字体豁然消失。
一张强光下显得有些苍白的小尖脸从画面中亮起。

小编推荐理由

我在无限游戏撩上帝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