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独爱(容冬周起寒)
偏执独爱(容冬周起寒)

偏执独爱(容冬周起寒)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2

小说介绍

容冬周起寒小说————偏执独爱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沅芷兮所著,讲述了1、初初遇见,是在酒会上。周起寒不小心踩到了她的裙角,容冬还未反应,便听到对方疏离好听的嗓音:“抱歉

容冬周起寒内容介绍


榕城。三月末。
夜色弥漫。金碧辉煌的凯金酒店门口,红色超跑一个漂亮的甩尾,稳当停在正门。
许危尔单手撑在方向盘上,摆了自以为很帅的姿势,看向副驾驶脸色乍白要死不活的人,眉毛上挑几分,“怎么样,容姐,弟弟车技帅否?”
容冬忍住上冒的恶心感,手在胸口轻抚几下。

偏执独爱容冬周起寒全文阅读

半天,她淡定回:“否。”
许危尔洋洋自得的表情立马垮下,正腓腹容冬不懂欣赏时,听到她问:“姐姐漂亮否?”
“……”
容冬平复好,眸色看他。
许危尔迎着她的眼睛说不出单字否,本能的把人上下打量几眼,凭心论,容冬是个极好看的人。
细白软皮,鼻骨秀挺,漂亮的凤眼里似润着水色,看人时总让人浮想联翩,笑起来的时候,一张俏脸明艳生辉。
自诩见惯了美女的许危尔,看呆了。
容冬见他呆愣,抬手在他眼前挥挥,“炫技炫傻了?姐问你话呢,回答。”
许危尔回神,真诚道:“漂亮。”
容冬满意了,看他还傻乎乎的样子,没忍住上手捏了捏他包子脸,推门下车。
许危尔摸摸脸,目送她摇曳生姿往酒店大厅里,裤袋里手机响了声,他掏出看,是他亲姐许惜尔发得消息:【你把容容送来了吗?】
许危尔:【进去了。】
他收了手机,超跑轰隆跑远。
容冬闻声回头看,只看到华丽的车尾,想到许危尔的生死时速,不禁后怕。
后怕后,也挺爽的。
她笑笑,继续往里走。酒店大厅金碧辉煌,来往的人皆西装革履,衣裙动人,容冬跟着酒店侍者,往主会厅去。许惜尔看完消息,从里面出来,老远看到她乌发红唇,一袭黑色星空曳地裙,行走间贵气逼人。
“容容。”许惜尔走近她。
“惜尔!”容冬有点激动,急走几步迎上她,“我亲爱的惜尔宝贝,想死我了。”
“呵呵。不信。”许惜尔挽住她的胳膊,带着她往主会厅里走,“你来的时间正好,你父亲他们刚到,还没来得及去见周家人。不过,真有你的——”她扫了眼容冬身上的裙子,别有深意道,“某人能气出血。”
“容姐出马,效果拔群。”容冬想到许惜尔说得结果,嘴角笑意多了些。
“不愧是你!”
-
主会厅里,容如跟着容振青他们一同来参加周家举办的宴会,刚进来,认识的各家名媛立马围了过来,对她今天的穿着从头到脚夸了个遍。
“容如,你这裙子也太好看了吧!”
“是啊,blingbling的像天上的星空。”
“我可听说这是翡家新款,全球限量十套,你也太幸运了,竟然买到了!”
……
容如乐得嘴巴上翘,骄傲扬着下巴听着别人的奉承,压根没听出她们只是在夸裙子。
名媛们话题绕得快,很快从裙子上转开。
“听说你姐从敦煌回来了,怎么没来?”和容如交好的赵卉左右看看。
容如闻言,上扬的嘴角瞬间拉下,“谁知道。”
商语道:“听说敦煌那边风沙大,日头强,你说你姐不会晒得黢黑吧。”
“有可能。我去玩几天皮肤就干的不行,你姐倒好,直接待了半年,皮肤得干成啥样。”赵卉道,有点幸灾乐祸,“难怪今天这么重大的场合她不来,肯定是皮肤黑得见不得人,不好意思出来,怕被你比下去。”
“哪岂不是又黑又丑。”
“哈哈哈还真想看看……”
赵卉嘴甜,说话合容如心意。
她一边暗笑,一边为容冬挽尊,“你们不要乱说,姐姐天生白,晒不黑。”
名媛们嘻嘻笑笑,没把她话当真。
隔着几米远,翁文英举着香槟朝容如抬手示意,她身边除了容振青,还有今晚的主角,周家掌权人周厉时。周厉时年过古稀,身形不似老年弯曲,精神抖擞,一头白发全梳了上去,浓眉下的双眼看人锐利至极。
容如接受到讯息,不跟赵卉她们胡扯,准备往翁文英哪去时,厅门传来动静。
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不绝于耳。
容如皱眉看过去,看到来人后,立马瞪圆了双眼,不可置信盯着她的衣服。
黑色。星空。长裙。
容冬穿了和她一模一样的裙子,容如一口老血梗上喉咙,浑身气得发抖。
她故意的!
俗话说: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不久前还被人吐槽变黑变丑的人突然出现,不仅白的发光,还更加明媚,细腰长腿,肌肤细腻的像上好羊脂玉,每一处都浑然天生不需雕饰。
同样的衣服,却生生把容如比了下去。
“卧槽!容冬绝了!!”
“这TM的是精灵吧,太太太好看了!”
“她穿这件裙子太好看了,纯挚的黑,极度的白,配上艳丽红唇,awsl。”
赞扬声倒入容如耳中,她瞪向容冬。
容冬进门就注意到了容如,站在镁光灯下,扬着头骄傲的像只孔雀。现在炸毛了。她弯了弯嘴角,直接朝容振青走去,等走近,亲密挽住容振青的胳膊,撒娇道:“爸爸,你怎么不等我就来了。这是周董吗?”
翁文英握杯的手握紧。

偏执独爱容冬周起寒免费阅读

周厉时看她,笑了笑:“容总,这位是?”
容振青见到许久不见的女儿,心里高兴,忙作介绍:“周董,这是小女,容冬。”
“哦,原来是令嫒。”
“周董好。”容冬打过招呼,转头对容振青道,“爸爸,你们聊,我去吃点东西。”
容振青回:“行,去吧。”
容冬本意就是混个脸熟,现在目的达到,她也不多留,找了个借口。容振青他们也没留她,转身之际,她耳边听到周厉时在问容振青她有没有男朋友,挺莫名。
容冬路过容如她们,歪头轻笑算打招呼。
她斜眼打量容如几眼,真诚告诫道:“妹妹,皮肤黑的话不要穿带闪的衣服。”
“不合适。”
“你——”
容如憋了一肚子脏话,奈何周围人多,硬是堵在嗓子眼,看着她招摇。
容冬笑过,“回见。”
她往前走几步,和正在吃甜点的许惜尔会合,许惜尔回头看容冬又气又愤的模样,朝容冬竖起大拇指,佩服道:“这么重要的场合,也就你敢和别人撞衫。不过你赢了,容如的皮肤过于暗,撑不起这星空裙。”
容冬不打没准备的仗。
许惜尔咬了口慕斯蛋糕,咀嚼几下,咽进喉咙,奇怪道:“你怎么和周董打招呼?”
“你没看翁文英积极的想引见容如,我会让她得逞?”容冬虽是反问,但答案是肯定的,她勾唇轻笑,“我离开这半年,是她们最后的舒服日子,往后容家,有我在,她们别想好过。当然,她们一直都不好过。”
许惜尔笑出声,“不过,你走错了棋。”
容冬看她,“什么意思?”
许惜尔抿了口香槟,在人投来的热切视线里,莞尔道:“周家为什么办宴会?”
“展画。”容冬来时有了解,这次宴会其实是周老夫人的个人画展,邀请的人都是榕城有头有脸的,不过仔细看看,好像都带了不少年轻女眷。她皱眉,感觉到不对劲,“我记得你上次跟我说,周家长孙回来了。”
“嗯。容容真聪明。”许惜尔夸她,继续说,“明着是画展,实际上你懂得。”
明白了,这是个懂得人都懂的相亲会,周厉时在给他家长孙物色未来老婆呢。
难怪翁文英见到她会紧张。
等等——
所以刚才周厉时的意思是……
容冬嘴里咕咚一声,机械式的转头看向许惜尔,“我是不是给自己挖坑了。”
许惜尔郑重点头。
她赶紧喝了口香槟压压惊,眨了几下眼,“我这样的,周家看不上吧。”
“听实话?”
“假话。”
“哦。看不上。”
容冬轻吁气,转眼看向容振青那边,周厉时身边多了旗袍妇人,白发簪花,唇点红,气质温婉。是周老夫人卓风月。容冬看过去时,她正好往这个方向看,两人视线撞个正着,卓风月微微一笑,她回以微笑。
容冬收回眼:“周老夫人很漂亮。”
许惜尔也见着了,认同道:“年轻时是个大美人。”边说边放下手中瓷碟。
容冬目光转向容如,因撞衫她正生气,翁文英陪在她身边哄着,时不时剜她一眼。她冷哼一声,附上挑衅的微笑,耳边响起许惜尔清灵的嗓音:“容容,你要是真被周家看上也不吃亏,周起寒可是榕城一绝。”
“怎么说?”
“他是年初回国的,回国第二天直接空降自家企业F.R珠宝公司总部时任总裁,面对高层董事的各种刁难,短短三个月内将F.R本季度与去年销售同比硬生生拔高十几个百分点,压得那些人心服口服。”
明白了,能力绝。
F.R珠宝公司是国内珠宝界巨头,没有之一,近百年历史,以奢华名贵闻名遐迩。容冬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的F.R新出的华冠,珠宝镶嵌璀璨无比,往头上一戴妥妥的公主本主,就是价格让人看了心头一哽。
“不过这不是主要的——”许惜尔说,“他最绝的是那张脸,鄙人有幸跟着老总去F.R总部采访过他,这么跟你说吧,比容皙还要好看十倍!”
容皙是谁?
娱乐圈顶流啊,那张脸可出圈了。比他还好看,周起寒得是什么神颜?
容冬不信。
许惜尔手指点点杯壁,笑了笑,“你别不信,等你见了我保证你会啊啊尖叫。”
“啊啊尖叫?”容冬挺了挺腰,扬了扬下巴,“那你的保证得喂狗了。”
“呵呵~”
容冬撇撇嘴,转眼看向容振青那边,翁文英拉着容如有说有笑,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她冷呵了声,饮尽杯中的香槟,冰冰凉的液体让她舒服多了。
两人正说着话,门口传来动静,无数惊叹、倒吸声不绝于耳。
连许惜尔也不例外。
容冬转眼看去,望见一道颀长的身影,西装笔挺,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
隔得有点远,她看不清脸。
“卧槽!”许惜尔满脸震惊,不可思议道,“周起寒他他他竟然出现了!”

小编推荐理由

偏执独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