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不能的殊途同归(安筱程墨寒)
你是我不能的殊途同归(安筱程墨寒)

你是我不能的殊途同归(安筱程墨寒)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2

小说介绍

《你是我不能的殊途同归》全文讲述了安筱程墨寒之间的精彩故事,是由作者“林青烟”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5年前,他本该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成婚。可她和她那利欲熏心的父母为了让她嫁给他,竟敢叫人绑架害死了初妍,之后一切戛然而止。

小说简介

五年前,程墨寒与心爱的女人订婚,在即将举办婚礼的时候,发生了一起意外,他的爱人去世了,身为罪魁祸首的安家人畏罪自杀,只留下一个无辜的女儿,就是安筱。安筱没有任何错误,却被迫坐了五年牢,出狱后,她想要开始新的生活,程墨寒却将她囚禁在别墅,整日折磨她。在他看来,安筱就不该活着,她应该给爱人陪葬。他的仇恨已经刻在了心里,这辈子与她不共戴天,当他终于大仇得报的时候,心里却没有一丝快感,反而很失落,仿佛弄丢了最重要的人……

你是我不能的殊途同归免费阅读

南城的冬天,干燥又阴冷,带着让人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南城监狱位于南城最北的郊外,在这灰蒙天空的笼罩下,气氛显得更让人压抑,周围荒无人烟,只有乌鸦一直“嘎嘎嘎嘎”,格外难听。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刺耳又突兀的“叽吜”声,是监狱大门从里面打开的声音,随后一个身影瘦弱的女人步伐缓慢的从里走出来。
她的头发被剪的很短,露出洁白的额头,脸色蜡黄呈病态,干裂又苍白无血色的嘴唇裂了几道口子。
北风呼啸的冬日,她只穿了一件破旧皱巴的衬衣,双手抱着一个黑色的帆布包。
原本如死水般沉寂的黑眸,在看到停在门外定制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后,那双饱经沧桑失去活力的眸划过一丝浓烈的恨意,只转瞬又归于平静。
时隔数年,她早已学会如何收敛自己最真实的情绪。
——一切为了真相!
程墨寒的贴身保镖在她出来那一刻,早已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用手势示意她上车。
安筱朝里看了眼,男人冷峻的棱角在较暗的车厢里依旧分明,薄凉的双眸一如既往的不带温度,隐匿在黑暗里的神情仿佛渡了一层冰,令人心里发怵。
可安筱毫无惧意,就是他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并叫人挑断手筋,还差点失去贞洁,也是他害的她家破人亡。
5年了,她在这个监狱生不如死5年了,对他的惧怕早已被满腔恨意取代,连带着爱一起埋葬。
此时,程墨寒放下文件,冰冷的瞳仁看了过来,安筱紧掐手心的肉低头错开视线。
正要上车,保镖伸手阻拦,语气古板又不近人情:“安小姐,麻烦您把它丢了再上车。”
他的目光指向她抱着的黑色帆布包。
闻言,安筱扬起一道嘲讽又狠辣的笑,却用着最淡然的语气反问:“它是我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要丢?”
保镖被她锋利如刀尖的眼神看的一惊,为难的看向了车里的程墨寒,这是二少的“女人”,他不敢轻易得罪和擅作主张。
毕竟能让二少亲自接的人,在他看来,身份总不能低到哪里去。
可惜,他会错意了。
“安筱。”程墨寒眼角泛着戾气,嗤笑,“呵!进去一趟,你倒是还没学乖点。”
乖?
想到在监狱里非人的待遇和折磨,安筱身体止不住发抖,脸色煞白。
要是乖,她恐怕第一天就被打死了!
她没死是让他失望了吧!
程墨寒寒气慑人的凉眸似要透过她的脸颊穿透她的五脏六腑,一个响指,保镖一脚踹向安筱。
安筱本能要躲,却生生又自己在铺着尖石头的路边狼狈跪下,痛的让她把唇肉咬出血。
“程墨寒,你信或不信,但我还是那句话!和安家无关,人也不是我杀的!”安筱的双眼如火炬,手指掐进肉里,竭力保持平静的外表。
可程墨寒此刻万万听不得这话!
他也苦等了五年!等这个法外之徒出来,果然,她还是不认!
5年前,他本该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成婚。
可她和她那利欲熏心的父母为了让她嫁给他,竟敢叫人绑架害死了初妍,之后一切戛然而止。
那两老东西倒是畏罪自杀了,可这个贱人居然只判5年,出来还毫发无损。
“把她丢进后备箱,开车!”程墨寒见没有一星半点的愧疚,深如潭水的幽瞳彻底沉了下去,他双眼血红,一刻也不想再等。

你是我不能的殊途同归全文阅读

车辆发动,行驶了很长一段路,没人注意后面还跟着一辆低调的高定车。
车内的男人一头白发,皮肤偏白,五官立体精美,刀削斧凿的脸柔和又平添着张扬和跋扈,减弱了几分女人的阴柔之气。
他懒散的看着前方载着安筱和程墨寒的车辆,驶进一条弯道,抬了抬手指,没有再跟上去,不过,眸子快速转动着,显然有了算计。
车子缓缓驶入欧式风格的复式别墅,安筱已经在后备箱自我挣扎了近半个钟头。
佣人早早在门口等候,管家鞠着45°的腰上前为程墨寒打开车门,并顺势接过他手里的外套。
等她被保镖赵明拎出来,穿的单薄的安筱被忽然吹来的寒风冷的打了个抖索,可她心里却是突然安定了许多,因为终于离真相近了几分。
之前还在犹豫怎么靠近程墨寒拿证据,如今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她都会拿到自己想要的!
她无视佣人们的诧异,抱着黑色帆布包,亦步亦趋地跟在程墨寒后面。
还未到客厅,倏地,程墨寒停下脚步转身,穿着铮亮的皮鞋重重踹在安筱膝盖上。
她的腿硬生生往下面铺着尖石头的石子路狼狈跪下,痛的让她把唇肉咬出血。
纵使这样,她也闷不吭声,忍痛抱紧黑色帆布包起身,坚定的抬眸望着程墨寒,“和安家无关。”
安家没做过的事,她坚决不认,5年前她的答案是什么,现在亦不会变。
她坚定又无所畏惧的模样,轻易激起了程墨寒5年来压在心中的浓浓怒火和恨意。
他恨安筱的恶毒,恨她死不承认!
他倒要看看她这块硬骨头能硬到何时?
思及此,他高大的身子俯了下来,一双有力,修剪整齐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颌,“5年了,你还在狡辩,是我对你太心慈了吗?”
家破人亡加她5年暗无天日的牢狱之灾算心慈的话,那什么才叫不心慈?
安筱只觉自己下巴要被捏碎,“你未婚妻的事不是安家做的,不出意外绝对是有人从中策划嫁祸。”
哪怕安家再需要和程家联姻,她相信以父母的秉性坚决不会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
她思想前后5年,只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便是有人嫁祸,可又会是谁?
非要置安家于死地?
听到她的话,程墨寒怒气腾腾上涨,几乎失控,冷声命令,“来人,把她的嘴堵上吊到树上,她什么时候承认她犯的罪什么时候放下来。”
她猛然抬起头,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紧握成拳,不甘心地冲着程墨寒的背影尖着嗓子吼道。
“程墨寒,如果我参与了杀人,为什么才5年?你不是恨我为什么不偿命吗?真相就不是安家!你手里就有……唔唔唔!”
话没说完,嘴就被堵。
无论真相是什么,她坚决都不会承认是安家,5年前不会承认,5年亦不会。
而程墨寒更是听都没听,他已经失去最后那点理智,头也未回往里走去,径直上了楼,砰的一声,书房的门关上。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你是我不能的殊途同归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