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小美弱惨他翻身了(姜桃关劲川)
八零小美弱惨他翻身了(姜桃关劲川)

八零小美弱惨他翻身了(姜桃关劲川)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3

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桃关劲川的小说八零小美弱惨他翻身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姜·五岁·桃:“我脑子灵光得很咧,拐子一说话我就看出鬼名堂来咯!”姜·七岁·枫:“一个大耳刮子过去,搧她个凉快,看她还敢满嘴扯谎!”关·六岁·劲川(委屈大哭):“哇!小姨!”

小说简介

五岁这年,姜桃意外觉醒了上辈子的记忆。
那年,省城发生了一起轰动性案件,嫌疑人额头一枚黑瘢,眼神茫然又冷清,那张脸,现实版演绎了,何叫回头杀!
其遭遇,更让人潸然泪目。
而这辈子,姜家人和额头一模一样黑色瘢痕的小·美弱惨关劲川,一头撞上了……
姜·五岁·桃:“我脑子灵光得很咧,拐子一说话我就看出鬼名堂来咯!”
姜·七岁·枫:“一个大耳刮子过去,搧她个凉快,看她还敢满嘴扯谎!”
关·六岁·劲川(委屈大哭):“哇!小姨!”
多年以后。
s大新生在校园bbs上对着一张偷拍的照片犯花痴:急求师兄名字院系电话号码……
在线吃瓜的师兄师姐们开开心心互相伤害:“死心吧,没听说过咱们学校的名言,‘流水的学生铁打的关教授’,人家娃儿都能打酱油了……”
众花痴新生:卒!
众数学系学渣:呜呜呜,明明是郎心似铁的“铁”,跪求不挂科秘诀……
一身戎装玩枪弄炮开坦克·塑料兄弟·姜大营长:切~

八零小美弱惨他翻身了全文阅读

第12章 唐少波的心思
林玉梅原本还笑眯眯地看自家闺女崽子跟他们幺舅乱耍把戏,至于被自家闺女道破的那点子事,她一点也没觉害臊,要是这点笑话儿都受不住,还想在村里跟那一堆的烂嘴子婆娘争锋?那她还不如赶紧洗洗睡觉去咯!只是,待听到自家大儿子又“骚鸡公”一样疯扯,终于忍不住了——
林玉梅再次赏了自家儿子屁股蛋蛋一巴掌:“滚你的,蛋花花儿一个,乱说啥子骚话,找打啵?”
还没发完骚再次遭遇无情暴击的姜·蛋花花儿·枫:又来了又来了!气死他了!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啊啊啊!
姜家这边,从大人到孩子都在为林世康即将到来的开亲宴而乐得脸上开花,可他们又哪里能预知到——
上辈子,正是在这场开亲宴上,几杯酒喝下肚,几场码猜下来,姜大壮认识了一个所谓的“好兄弟”,并最终在姜桃七岁那一年,因被对方牵连,而惨死在县城街头。而从那一天起,厄运就像一道看不见的恐怖枷锁,紧紧地束缚住了他们一家子的咽喉,挣不脱,扯不开。
短短几年,姜大壮去了,娄桐花去了,姜枫音讯杳无生死不明……原本幸福的六口之家,转眼间只孤零零地剩下了三个人,弱的弱,小的小,失去了顶梁柱的姜家,一下子就塌了……
这辈子,姜家的命运拐点,已经张开了它那张阴森可怖的血盆大口,宛若夜里的鬼冬哥(猫头鹰)一般,朝姜家露出鬼森森阴测测的诡异笑容,而关劲川的命运齿轮,却已然悄悄发生了巨大改变,和上辈子的厄运,擦肩而过。
一同命运转变的,还有很多人,如上辈子半生郁郁不得欢的顾清雅,如上辈子为了心爱的妻子,毅然决然脱下警服只为更好照顾妻子的唐少波……

平南县城的夜,静谧怡人。
因着关劲川的户口转出还要跑村委和乡里盖章,顾清雅一行四人,直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才堪堪回到县城,幸得唐少波两人准备充分,手电筒都备上了,所以四人虽是摸黑赶路,倒也没成为瞎子。
关劲川看着街道上昏黄昏黄的路灯,以及附近人家里隐隐约约露出来的灯光,脸上露出好奇又兴奋的神情,这就是电灯啊,果然是个好东西,亮堂得很!
电灯这个稀罕物,阿爸以前带他来县城逛街时跟他说过,到了晚上,县城里面不是点的煤油灯,而是点一个叫电灯的东西,那个亮堂哟,跟白天一样一样的,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呢,坡造屯都没有电!
想想以后他也能过上有电灯的小日子,而不用呆在那个小小的棚屋子里连盏油灯都没有,关劲川就觉得心里美滋滋的,脸上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顾清雅再次对唐少波和老庞表示感谢,又温柔地对关劲川道,“阿川,跟叔叔说再见,我们要回家了!”
顾清雅一边说,一边就要把关劲川从唐少波的后座上抱下来,坐回自己的单车后座上。咳咳,话说关劲川怎么坐到唐少波车后座上去了?男人的那点小心思嘛,大家都懂的!
而对于唐少波回程时主动要求带关劲川这一事,小家伙倒是没有拒绝,小姨去时就带了他一路,很辛苦的,所以回程的时候,唐少波说带他,他就乖乖地点了头坐到了他的后座上。
这个阿叔,个头高高,腰板直直,两只脚也是长累累的,看起来就是个筋骨人,盎(厉害)得很,白天的时候还帮他说了话,在关劲川的心里,早把他划到了“自己人”那一摞里面。
关劲川很听话地跟俩人说了“再见”,唐少波却摇摇头,没有让顾清雅把关劲川抱下来:“天太晚了,街上不安全,我送你们回去!”
老庞也点头附和道:“要得要得,你们俩个,一个女子一个娃子,还是让小唐送你们回去。”
这会儿的小县城,可不是几十年后的不夜天,隔着很远一段距离才有一个浑浊昏暗的路灯,有的一条街甚至一个路灯也没有,顾清雅看看眼前一个行人也没有的黑漆漆街道,想了想,没有拒绝俩人的好意,顾清雅虽然自尊心强,但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老话说,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此时的路灯都还是那种有点黄晕晕的电灯泡,光线朦朦胧胧,老庞从另一条道上离开了,唐少波看着昏暗路灯下,原本就十分颜色此时更又增添了一分柔美的顾清雅,咳了一声,不由自主地别开了目光,同时在心里暗自唾弃自己,男人的劣根性,果然要不得……

“你们家,住哪?”为转移注意力,唐少波主动搭话问道。
关劲川闻言,也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家小姨。他从小没有见过阿妈,但是从他记事起,年年到了那几天日子,阿爸都会带他去看阿妈,给她坟上烧烧纸拔拔草,再跟阿妈说几句话,小姨那几天也会去,所以,他虽然一直知道阿妈的家原先是在县城里面,但从小跟阿爸住在乡下的他,从来没有去过阿妈原先的那个家,就是阿爸也没有去过。
那次,阿爸带他来县城“看眼界”,他还特意问过,阿爸说,小姨要读书呢,不在家,他也就没有再问了,所以,对于这个以后的新家,他也好奇得很。
顾清雅看着夜色中外甥亮眨眨的大眼睛,温柔地抚了抚他的头顶,告诉他:“咱们家在大华路桂花巷,阿川以后要记住哦!”
“嗯!”关劲川拼命点了点小脑袋,桂花巷哦,听起来就香喷喷的,好听得紧,嘻嘻!
大华路离县城中心不远,桂花巷更是县城著名的书香文墨街巷,当年顾绩先被划为(you pai)下放农场,家里房子被征收,顾静娴当时已经下乡,刘月将小女儿顾清雅托付给母亲,陪着丈夫一起下放,不想在采石场挖石头时,俩人齐齐出了意外。待到顾绩先的政治问题得到改正撤销,房子也被完璧归赵,只当初幸福的四口之家,如今已是物是人非。
桂花巷巷如其名,沿路种了许多高大的桂花树,都说八月桂花七月香,一路过来,整条石板街上暗香浮动,那股馨香,直沁人的心底,让人的心也不由地变得柔软起来。
唐少波默默地看着背对着他们,正拿了钥匙打开院门的顾清雅,心里默默地想着,这样暗香浮动的姑娘,果然就适合住在这般暗香浮动的街道上。
而他,非常非常地想,自今夜之后,能经常往来于这条暗香浮动的街道,成为这个暗香浮动的姑娘,能依靠的那个男人……
唐少波又想起了部队里流行的那句话:“好姑娘身后都有一打以上的猎人,一个瞄准就是一木仓,牺/牲一个少一个”,兵法上也有这么一条——兵贵神速,就连部队里拉歌都说了:“让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姑娘,再扭扭捏捏想这想那畏首畏尾,莫非是想打一辈子光棍?
所以,在犹豫了短短一息之后,唐少波很快做出了一个决定。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是男人,就要勇敢地上,否则难道拖到28岁继续睡光板床画地图?然后,像队里面那个比他还小两月的小鲁一样,三不五十地黑青着一双眼睛,在饭堂跟人家管后勤的老大姐兜搭装可怜,说自己早上醒过来发现又是趴着睡的,哎哟没有媳妇的青瓜子就是可怜,天天睡不好吃不想,大姐你有没有认识哪家好姑娘介绍给我?
那个脸皮哟,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啧啧啧!
他唐少波,17岁当兵,19岁考上军校,25岁上过南疆的男人,恋爱都没有谈过一个,心花儿都没有开过一次,整天被他自己阿妈“没有姑娘喜欢的老光棍”“蔫了水的光毛桃”地跟人摆龙门阵说他的嫌弃话,他嘴巴上硬气,心里头也很不爽气好不好?
这年头了,他不就是想来一盘儿“自由恋爱”,找个自己喜欢的姑娘嘛!既然现在找到了……想到这里,唐少波的视线,毫不犹豫地转向了自家单车后轮的——
气门芯……(→_→)

八零小美弱惨他翻身了免费阅读

第13章 论男人的兜搭
男人,即便是再木讷不知变通的青瓜愣子,面对心水的姑娘,也会想天想地的找尽一切机会,跟姑娘兜搭一盘儿。
当然,这种兜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现,既有那种油嘴滑舌的油腻腻撩骚,也有嘴巴花花的(chi guo guo)挑/逗,还有色胆包天拉姑娘钻小树林的……而对于唐少波而言,就是一种真心实意的、反常于日常行为表现的噗噗噗冒泡犯傻。
顾家小院的大门,已经在咿咿呀呀的声音中严丝合缝地关上了,只留下一个黑洞洞的口对着唐少波;而单车的气门芯,也被唐少波看看四周没人后暗戳戳地拔了,还顺带把“犯罪证据”藏裤兜里了……
如果是一年前的唐少波,必然对这种幼稚可笑的行为嗤之以鼻,可今天,为了那个让他第一次心花儿朵朵开的姑娘,他这么做了,心里面还觉得挺新鲜与兴奋!
说起来,这事要是被他以前手下的兵们知道了,不定会如何蚂蚁炸窝儿,惊掉下巴,就是他自己,也在心里对自己嗤笑了一番,还是那句话,男人的劣根性哪!当然,如果被他老妈知道了,肯定会老怀宽慰一番:“个犟驴子脑壳竟然开窍啰,祖宗保佑哟!”
果然,就像在猫耳朵里那些有老婆有对象的战友们说的,这男人啊,管你平时是多硬的汉子,遇到了喜欢的姑娘,呵呵,到时你就懂了!唐少波觉得,自己现在总算懂了!这一个懂字,包含的意思,那真是有大智慧啊!
唐少波又深深地嗅了一口这夜色中的花香,没有立即去敲门。在战场上,指挥员要发动一场冲锋,必须全面了解四方面情况:敌情、我情、地情、社情,虽然向姑娘发起进攻没有那么复杂,但对他这个连“情场”的门坎都没有踩过的光毛桃来说,有些事情要先想好。
气门芯拔是拔了,但万一人家姑娘真的把根新的气门芯拿到门口给他怎么办?连门都进不去,不还是照样没进展白忙活?或者,干脆把后轮胎戳破,虽然这个办法吧也不是不可行,就是怕显得太刻意了,刚刚一路过来他可瞧清楚了,这条青石板上打扫得蛮干净的,所以,戳破轮胎的事情往后头靠靠,他还是先想着气门芯吧……
不过,老话说的好啊,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不,唐少波正在前所未有傻兮兮地天马行空呢,机会就送到了面前,按照几十年后的说法,有人助攻了——
关劲川一路上早憋了许多话,只唐少波在一边,天生的腼腆性格让他习惯性的乖乖保持缄默,值到这会儿,只有他和顾清雅两个人了,小孩儿终于忍不住了,展露出了几分孩子本该就有的活泼天性。
“哇!小,小姨,院子,院子里,也,好香啊!还,还有,一颗,外面,那样的,香,香树,还有,有一个灯……”小家伙欢快的惊叹声,在这寂静又充满馨香的夜色中隐隐传开来,听起来分外的萌萌哒。
“这叫桂花树,和外面街道上的是一样的,香吧?呵呵!这电灯啊不仅院子里有,屋里每个房间也都有,待会阿川像小姨一样,拉这个灯绳,吧嗒一下,灯就开了。”顾清雅的声音依然婉转柔和的一如她本人。
“阿川,也可,可以,试试吗?”
“当然,阿川现在就试试,抓住绳子,往下一拉……”
须臾——
“小,小姨,断,断了,怎,怎么办?”沮丧的小奶音软巴唧唧的传了过来。
“哎哟,这个灯绳看来是太久没换坏了。没关系,明天找人过来换跟绳子就好了!走,我们再去把客厅的灯开开……”
“阿川,还,还开吗?”关劲有些小小的忐忑,这孩子半年来被关婆子虐得惨了,即便这会儿跟着自家小姨,没事的时候还能放得开,偶尔还会像个孩子一样撒撒娇,但是这会儿觉得好像闯祸了,一时间又有些小心翼翼起来。
顾清雅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解开外甥的小心结,也不是一时就能解决的,所以她也不强求,而是以一种平常而又自然的态度道:“开啊!阿川帮小姨把所有灯绳都检查一遍,看看还有哪条是坏的……”
果然,这一番话下来,关劲川的紧张感顿时消失了,又恢复了之前的小活泼:“嘻嘻,好!”
夜色如流水,总是最醉人。
随着一阵阵吧嗒吧嗒的脚步声渐走渐远,一大一小的欢快对话声也越来越微弱,唐少波向来习惯了严肃紧绷的一张清峻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灯绳断了吗?
呵呵!
*
唐少波给自己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咳”的一声清了清喉咙,长腿一迈,上前敲门。
至于为啥大家在做某些事情之前,都会习惯性地假模假样地清喉咙,唐少波表示,哥也不知道,就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反正清一清就对咯!
“叩叩—”男人指关节轻叩大门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顾清雅没有让唐少波等待太久,院内很快传来一声警惕的询问:“谁啊?”
“咳!是我!”唐少波站直了身体,又清了一番喉咙,站姿更笔挺了,和在部队站军姿也差不离了,往时髦话里说,一个字形容,就是帅!两个字形容,就是贼帅!
当然,往土话里说嘛,按照娄桐花老太太的说法,那就是一个站在街上能得到婆娘家家拋媚眼儿的棒小伙!不过,要是按照唐妈不遗余力埋汰儿子的说法,那就是“犟拐拐一个,长得再好有啥子用哦,老男人啰,硬是让人焦眉愁眼得很咧!”
“唐同志?”院门很快再次打开来,露出一大一小两张好奇的脸,夜幕中更显白净净鲜嫩嫩,看得唐少波心里都跳了一下。
“咳!”唐少波再次假咳一声,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但这谎话吧说起来还真是有点让人怪难为情的,只是门都敲开了,话还憋在肚子里头,还是男人吗?
所以,唐少波借着夜色的遮掩,对顾清雅睁着眼睛说瞎话:“是这样,咳咳,我这才发现,单车气门芯坏了,你家有打气筒和备用的气肠吗?”
老话说得好,万事开头难,这话套用在哪个地方都搭界得很。这不,话匣子一打开,成功迈出了第一步的唐少波,脸皮也变得厚了起来,虽然不能和那些脸皮有城墙拐厚的口花花男人比,但在顾清雅看来,那就是一副正正派派光明磊落的模样,怎么看怎么不像会说大话哄姑娘的人。
顾清雅就着夜光,下意识地看了他单车一眼,果然发现后轮胎是扁的,她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有,你等会儿,我去给你拿。”
顾清雅可没有想到,气门芯是唐少波自己拔的,更不会想到,眼前男人对自己有那方面的心思。实在是,这个男人,从她中午见他以来,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凛然正气和一板一眼,她实在想不到他会耍这种小机锋。
只是,早料到八成是如此结果的唐少波,会顺着她的意思乖乖等着吗?呵呵!
他看了眼院子,脸不红心不跳地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道:“哟,这院子怎么黑乎乎的?”
很傻很天真不知道大人世界的复杂性的关劲川有些不好意思地腼腆一笑:“灯,灯绳,被阿川,拉,拉坏了。”
“灯绳坏了?一点小事,等会我帮你们重新弄好!”
“唐阿叔,你,你会,弄,弄灯绳哟!”
“当然!除了灯绳还有没有其他坏的,我帮你们一起修咯!”
“哇!阿叔,你,啥子都,都会修哦?”
“呵呵!以前在部队学过两手。”
“哇!阿叔,你,你,还,当,当过兵啊!”
“呵呵!阿叔当了10年兵,今年刚刚回来的!”唐少波一边和关劲川笑呵呵地兜搭,一边从善如流地把单车给推到了院子里……
顾清雅从房里拿出打气筒和小半条气肠出来时,正好看到唐少波自来熟地卷了袖子踩在板凳上,仰着脖子换灯绳,边换还边跟自家外甥打得火热:
“……在部队捉野兔是最好玩的,野兔有这么一说你知道吧?吃的是豆瓣儿,拉的是金豆儿,上山是飞快儿,下山是呼噜成一团儿,所以,要抓野兔的时候,就要把它往山下撵,然后一追——”
唐少波故意停住话头,果然看到小家伙正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殷切切地看着他:“一,一追,以后,怎,怎么样?”
唐少波呵呵一笑,不着痕迹地打量顾清雅一眼,这才不吊小家伙胃口了,笑道:“野兔下山跑不快,自然是一抓一个准咯……”
“哇!阿叔,你,你们,好,好厉害啊!”
顾清雅看着互动得热火朝天的俩人,再看看似乎有些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唐少波,不知为何内心里油然升出一种怪怪的感觉,但她随即又摇了摇头,算了,也许是她想太多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八零小美弱惨他翻身了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