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夺回帝位(风浅幽祁墨白)
重生后她夺回帝位(风浅幽祁墨白)

重生后她夺回帝位(风浅幽祁墨白)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3

小说介绍

主角是风浅幽祁墨白的古言小说《重生后她夺回帝位》,作者是“昭昭的小月亮”,本站提供风浅幽祁墨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再世为人,一切都觉得过于恍惚,但是风浅幽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只要给她一个机会,她会让人生得到真正的逆袭的。

小说简介

上一世的风浅幽还是因为自己眼光太浅,这才没有及时看清那些恶人们的真正面目,如今的她只想让自己得到报仇的机会。再世为人,一切都觉得过于恍惚,但是风浅幽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只要给她一个机会,她会让人生得到真正的逆袭的。且看风浅幽是如何携手祁墨白,开启不一样的华丽人生的。

重生后她夺回帝位全文阅读

第一章身死
风浅幽死了。
她还记得晏府背后的小团山,大房的热闹艳丽,二房的清净雅致,三房的乌烟瘴气。
但是这些和她通通没有了关系,她已经死了。
女帝已死,如今在位的是女帝的第五子,前世一点儿名声都不显的梁喑。
梁喑是她青梅竹马的五哥哥,风浅幽对他情根深种,自以为能和他白头到老。
但是没有。
风浅幽的娘亲爹爹死后将他们手上左右的势力都交给了她,就连病死的女帝都将手里一半的金吾卫送给了她。
风浅幽把这些拱手送给了梁喑。
梁喑说他想做皇帝,说这天下不能没有主人,风浅幽信了,尽心尽力地帮他做了皇帝。
她以为自己能抱着一颗真心等来凤冠霞帔,却只等到屏风后的梁喑身着明黄锦袍,带着一个下手又快又准的刽子手。
梁喑的鞋上绣着好大的一对东珠,风浅幽倒在地上的时候就只能看到这对明晃晃的圆亮珠子。
有香风缓缓而来,衣袍在波斯进贡的地毯上擦出沙沙的轻声:“陛下,金吾卫与公主旧部已经全数策反,留着她已经没有价值了。晏府谋图呼之欲出,再不杀她,恐怕不妙。”
温和的嗓音,是风浅幽的堂姐,大房嫡女晏芳华,娴静温柔,倾国倾城。
谁记得当年大房因巫蛊之事触怒女帝险些满门抄斩,是风浅幽顶着杀头的大罪跑进宫里去求女帝收回成命?
她自小金贵,在漫天大雪的金銮殿前跪了整整三天三夜,膝盖落了病根,终于求得女帝收回成命,将大房之人留了下来。
可晏芳华现在叫她去死?
风浅幽觉得困惑,她想问她为什么,可嗓子已经哑了。
她十二岁的时候帮梁喑挡了一杯毒酒,万幸人没死,却永远无法开口说话了。
那时梁喑被贬为庶人,满脸憔悴,他抱着为他挡了一杯毒酒自此不能再说话的昭昭,说以后一定立她为后,弱水三千,只取她一瓢饮。
此刻,梁喑薄唇轻启,声音里透尽冷意与漫不经心。
“杀。”
心口钝钝的疼,风浅幽终于知道,爹爹晏珩骂她错了是为什么。
她恨梁喑翻脸无情,利用她登上帝位之后便弃之不顾,送她去死。
她也恨嫡姐表里不一,恩将仇报,竟要她去死,还踩着她的尸骨嫁给梁喑。
她更恨自己被所谓郎情妾意冲昏了头,父母尸骨未寒就急匆匆地带着他们留下的势力奔赴已经变成庶人的梁喑身边,机关算计,夙兴夜寐,为他铺好了一切前程,最后竟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看着晏芳华那高贵威压的云鬓上乌压压的凤凰步摇,风浅幽忽然就觉得头晕目眩了起来。
她的仇人们怎么可以这样毫无良心地富贵一生?
她这一生本来可以潇洒快活享尽荣华,最后竟然败在自己的愚蠢上,真真是笑话。
风浅幽的意识开始涣散,晏芳华的容貌已经瞧不见了,眼前倒闪过大段大段的回忆。
琮阳公主,也是她的娘亲,正拿着戒尺要六岁的她背书。
她贪玩,背不出书,挨了打,手心明明一点都不痛,却非要作天作地地哭,惹得一向没有什么神情的娘亲心疼了,拿了果子蜜饯来哄她高兴。
她还记得一个人,是她的二表哥祁墨白。
那时候她还很小,闹着要出府去看灯会,他便偷偷地带了昭昭出去,那一夜灯火如昼,在他身后的昭昭吹不到一点寒风,襄城万千富丽景色,亦不及他倾城一笑。
可惜世事难料,好时光总难再得。
娘亲在她十岁的时候战死沙场,从那以后,她那写诗作画,世间第一顶顶风雅的爹爹晏珩,没日没夜地只记得喝酒,没有半年就病死了。
灵堂的白幡随着风飘飘荡荡,墙角的杏树早已经枯萎了,风浅幽终于成了孤儿。
最后的记忆定格在张灯结彩的金銮殿,梁喑牵着晏芳华的柔荑,冷淡俊秀的脸上稍稍带了一点温和的笑容。
他亲自将皇后册宝交到她的手里,昭告天下,这是他的皇后。
传闻新帝过往被贬为庶人之时,卧薪尝胆,运筹帷幄,苦苦支撑,是晏家嫡女给他送去银两,支撑他活下来继承大统。
传闻晏家嫡女是命定贵女,做得了温柔小意的解语花,也做得了机敏无双的小智囊,更做得了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梁喑后宫再无一人,只有这名动天下的晏芳华。
仇人们脸上笑得快活。
没有一个人记得风浅幽,梁喑亦然。
原来她肖想了一辈子的皇后册宝不过如此,她喜欢了一辈子的男人也不过如此。
这人世间值得她留恋的事物早已经逝去,爱她之人已经逝去。
若有来生,风浅幽不想再做一个蠢蛋。
负了她的,伤了她的,她要他们血债血偿!
她的意识彻底消散之前,隐约听到策马奔腾的马蹄声,有人痛呼来迟,心碎地喊她的小名昭昭。
可惜她也再没法子睁开眼,看一看是有谁在为她鸣冤,再也看不见,听不到了。
大雨倾盆,雷声震震。
雨点自天际轰然而下,寒冷冰凉的水汽儿争先恐后地从人衣襟边往身上钻,淡色衣角上沾染的血迹渐渐被雨水泅染。
沾了血的宝剑落地,与雨声混在一起,叮叮当当,哭声呜呜咽咽。
襄城的雨季开始了。

重生后她夺回帝位免费阅读

第二章回魂
耳边是模模糊糊的吵闹尖叫,闹得风浅幽不得安生。
她还没来得及听清周围在说什么,就感到一股大力推了她一把。
她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凉,铺天盖地的水将她往下拉扯,和着更多惊惧的叫声,最后归于沉寂。
风浅幽是被一串细碎的响声吵醒的,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原是她的贴身婢女小翠正挑了她闺房里那串价值连城的东珠门帘进来。
东珠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仿佛还在梦中。
她还是金尊玉贵的晏家五小姐的时候,最常听的就是这个声音。
比环佩清脆的叮当声要沉闷很多,却意外地令人心头柔软。
风浅幽可记得这串东珠,当初梁喑被贬为庶人,梁喑问她要银子,明里暗里说自己没钱兴许就得死在了外头。
她一时之间拿不出那样多的钱财来,就将这门帘给拆成了好几份,七拐八拐地将它当了,将银子寄给梁喑。
现在想来,甚为可笑!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连绵不绝,如同风浅幽心里的恨意一般,像冒了头的野草一样疯长。
她一下子就清醒了。
她正躺在一张挂着淡金色软烟罗的架子床上,那时候襄城只有琮阳公主和风浅幽能用淡金色,那是她的姨母,女帝梁惠赐给她娘俩独一份的荣耀。
架子床床头的小柜子上摆着貔貅的香炉,点了少时的风浅幽最喜欢的鹅梨香。
风浅幽抬头就能看见罗汉床黄花梨的顶板上画着一个胖娃娃,旁边用极秀丽的瘦金体写着“吾儿昭昭,身体健康,平安喜乐。”
那个娃娃是风浅幽的爹晏珩亲手画的。
能让连中三元的晏家小公子晏珩画床板的,这天下也就只有风浅幽一人。
风浅幽看着那个憨态可掬的胖娃娃,又觉得难受起来。
上辈子她怎么就死了心眼一门心思想着梁喑那个混蛋,连自己的爹死了都不见得多难过。
小翠轻轻地将软烟罗打起来,就看到那个金雕玉琢的小姑娘睁着大大的眼睛流眼泪。
“姑娘,这是怎么了?”
小翠额头上的大包还没消,看上去有点儿可怜,她却顾不得自己,看向风浅幽的目光之中满是愧疚担心。
“是小翠不好,让姑娘和大姑娘吵起来了,小翠下次不会了。”
小翠看上去也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自己还是个丫头,却要照顾垂髫之年的风浅幽,属实不易。
风浅幽还没反应过来。
她眼里还有泪,偏过头去看小翠的时候,只看到一张年轻天真的脸。
小翠也死了很久了,她没跟自己几年,就被晏芳华的小厮失手打死了。
又是晏芳华。
其实现在回头想想,晏芳华从一开始就没有给她留下一条活路。
她可真是瞎了眼,又蠢又笨才以为她是自己的好姐姐,还将她引见给梁喑。
那时她为了梁喑累得形容憔悴,又残又哑,而晏芳华却是一朵悉心照料的金贵花儿,将她碾压地体无完肤。
兴许梁喑从那时候就开始与晏芳华暗通曲款,最后还一起杀了她。
妙,太妙了。
风浅幽将手握地死紧,修剪圆整的指甲在掌心留下深深的痕迹。
“小翠,别哭。”
风浅幽不由自主地想要说话,须臾又想起来自己也哑了很久了。
但她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软软糯糯的,稍微有点儿口齿不清。
风浅幽并不是喜欢做梦的人,捏在手里的锦被既柔软且温暖,眼前的一切都真实极了。
她不由得一下子坐了起来,肃起脸色问一边的小翠:“是什么时候了?”
“申时一刻了,小姐仔细些,起的凶了头晕,您烧了两天了,滴米未进。”
小翠将风浅幽扶起来,往她身后放了个软枕,又拿了干净的衣裳过来替她换上。
“不是这个,今年是舜德几年了?”
舜德是她姨母的年号,风浅幽知道这位精明的女帝会在自己十四岁的时候忽然病故,那一年是舜德二十三年。
小翠年纪还小,并不多么机敏,只觉得姑娘应当是病懵了,便一边替她换衣裳,一边说道:“舜德十七年,姑娘起来要喝粥还是用点心?”
风浅幽已经反应过来了,她低头看自己藕节一般白嫩嫩的手,又左右打量了一眼屋子里的陈设布置,尤其是看到远处那晃悠着的东珠门帘,心里已经有了谱。
若非是她上辈子太过愚蠢下了地狱,就是如同那些哄骗小娃儿的话本子里写的那样,她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
屋子里的陈设比她后来去陪伴梁喑的时候好太多了,到处是雕工精致的海南黄花梨,被贬为庶人的梁喑可从来都用不起这些。
昭昭转头又看到一边眨巴着眼睛的小翠,她额头正中央有一块儿淤血大包。
她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什么时候了。
她回到了垂髫之年,离上一世她死的十六岁还有八年。
三月初,她和大房的嫡姐晏芳华闹了矛盾,争执中不小心落了水,发了风寒,连续烧了好几日才好。
小翠也在这件事儿里被打了几巴掌,跌破了额头。
虽说时光倒流重生年少时是多么荒谬离奇的一件事情,风浅幽却觉得庆幸。
她还小,娘亲爹爹还没死,也还没有遇到混球梁喑,那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不管究竟为什么重生,风浅幽的心里都是高兴的。
她压了压自己的心口,平息了一下急跳的心,唇角便不禁漫出一丝冷笑。
苍天开眼,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
上辈子那些混账渣滓,这辈子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药和膳食都一块儿上了罢,喊翡翠去安排,你替我梳妆。”
吃药病才能好,用膳才能有力气,她才有本事去把那起子不要脸的人一个一个地揪出来。
半大的女孩儿坐到梳妆镜前,看着那张幼软而娇俏的脸,抿出一个酒窝。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重生后她夺回帝位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