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深情不可辜负(杨紫伊风鸣鹤)
帝少深情不可辜负(杨紫伊风鸣鹤)

帝少深情不可辜负(杨紫伊风鸣鹤)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3

小说介绍

主角是杨紫伊风鸣鹤小说叫做《帝少深情不可辜负》,是作者“雨过天晴 ”的作品;杨紫伊结婚了,和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一面的男人,如果不是为了给母亲治病,她可能永远不会做这样疯狂的决定,但是现在的她没有一点办法,只能一点点的完成所有的任务,然后找机会抽身而退,恢复自由,可是事情真的会这么简单吗?

小说简介

白天,她是古董级别的女秘书。
夜晚,她是妩媚的酒吧女郎。
一夕偶遇,他却恋上了夜店里的另一个她,以为可以无情,可当一夜缠绵之后,她腹中胎儿却成了她的不舍,原来,心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沦陷而不知……
咖啡厅里唯一的一张可以吸烟的桌子,紫伊优雅的以长指将雪茄送到了唇边,玫瑰色的打火机倏的一亮,也映着她精致的五官格外的清晰,那双眸子就仿佛润染了一层雾,让她仿如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一样。
她在等待相亲。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红唇轻启,一个个的烟圈把她掩映在迷幻的氛围中,她已经整整坐了有一个小时了,烦躁感一直都在攀升,可她知道,她必须要把自己嫁了。
咖啡厅的门又一次的打开,也吸引着她的目光悄然望过去,一对五十多岁的中年夫妇走进了她的视野,看看手中的烟,以及周身的烟雾,紫伊没有动,依然漫不经心的吸着烟,然后看着两个人缓步走向她,眸光中都是挑剔的意味。
女人吸烟真的很不堪吗?
她不觉得,喜欢就好了。

帝少深情不可辜负全文阅读

第6章寂寞

可这儿,是她自愿的,她宁愿放弃APYL的行政总监不做而来做他的秘书,他真的想不通她是为什么。
在T市,她几乎没有与什么人往来过,除了上班就是上班,他查不出她的目的是为什么,难道,就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钱?
可她这模样,妈妈应该是看走眼了吧,妈妈一向喜欢找一些看起来妩媚漂亮有胸无大脑的女人来勾`引他,可这女人的外貌,真的是差到了极点,半点女人味都没有,有的,是女强人的味道,那味道落在男人的身上是成熟是迷人,落在女人的身上就是孤单是寂寞。
两个小时,所有的议题全部敲定,不过,这多亏了紫伊带给他的会谈资料,居然比他自己整理的还要完整,甚至于在重点部分还特别的用彩笔勾画了出来,让他看上去一目了然,也节省了他大半的时间用到思考和与客人的周旋之中了,这一次接的大单子,说实话,紫伊有很大的功劳。
从酒店出来,风鸣鹤已经不把她当女人看待了,倒是真的当成自己的一个助手看待了,“一起去吃个午餐吧。”
她习惯性的推推眼镜,“下班了,请老婆吃饭天经地义,OK,我答应你,不过,我不喜欢吃西餐。”胃不好,她不喜欢吃牛排之类的,自从回到T市,她爱上了中餐。
他点点头,刚刚签好的订单带给他的是几亿元的利润,只是一顿中餐罢了,不过,对于老婆这个称呼他很感冒,“杨紫伊,结婚证是我爸妈还有你的一厢情愿,跟我无关,我没去过民政局,所以,那个婚我可以不承认。”
她一笑,早就知道他会这样说,“随你喽,不过法律意义上你现在就是我的老公。”下班时间,她爱咋说就咋说,看到他不爽她就很开心,想到昨天晚上差点被他吃了,她想砍他的心都有了。
风鸣鹤一皱眉头,却拿她半点办法也没有,除了嘴上说他是她老公以外,她却并没有让他履行做老公的义务,比如上`床,她看到床上的他也没有半点反应,想起这个,还有昨晚上那个女人见到他时的反应,他的眉头又一皱,难道,除了父母派来的女人以外,真的就没有女人对他有感觉了吗?
这是紫伊与风鸣鹤一起吃的第一顿饭,她很满意,在做了他的秘书第二天之际就有被他请吃饭的荣幸,这也许是接近他的女人中绝无仅有的吧。
坐在餐桌前,服务员递上了菜单,紫伊不客气的就点起了菜,跟他客气没必要,吃好吃坏都是吃了,她决定好好的大吃一顿,她绝对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胃。
听她熟练的点了菜,风鸣鹤干脆放下手中的另一份菜谱由她点了,对这些菜式她倒是瞒清楚的,她知道她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甚至于她点的一些菜还是他也喜欢吃的,“杨紫伊,你倒是蛮了解我的。”
“不需要了解,你妈给我的清单上写得清清楚楚,不过,你别以为我是想要讨你开心,我只是可怜你的胃罢了,总是吃一些没营养的东西。”她一向过目不忘,所以,倪凤娟给她的他喜欢吃的菜谱她只看了一眼就几乎全部记在脑子里了。
“那是我的事。”他的胃跟她无关吧。
“下了班就是我的事了,记住,你是我老公,不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可以直接忽略对方的存在,可是在一起的时候,麻烦你正式一下你的身份,不然,你很有可能进入年度最佳烂人老公的行列。”
他耸耸肩,“随便你,那到时我谢谢你休了我。”
“呵呵,你别说,我倒是真的想要休了你,只要休了,那风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是我的了,你说,我多划算。”她忽的贴近他的脸,笑容满面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可是,我却是万不会休了你的,除非,你有本事休了我,不过,这个几率更小,因为,我与你爸你妈的协议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楚,如果风家反悔,会给我百分之五十的风氏股份,到时候我再去收购点散股,你说风氏是不是就要易名成杨氏了呢?”
风鸣鹤只觉身前身后冷风嗖嗖的吹着,他爸他妈一定是被这女人利用了,可是,制约着他不离婚的同时,那纸协议还写得清清楚楚,那就是在他被她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之前,那所有的协议都不成立。
呵呵的一笑,就凭她,他男人的分身绝对与她无关……
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倪凤娟的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个电话号码,紫伊真的很不想接。
可是,那一直响个不停的铃声却不停的催促着她,接吧,总也是她名义上的婆婆。
“阿姨,你好。”
“紫伊呀,结婚证都领了,怎么也要改口了吧。”
即使没有看到倪凤娟,可是听着话筒里的声音都象是带着眉开眼笑的,张了张唇,可她还是叫不出口,“好,下次就改口。”
“那就晚上吧,今晚上你爸的生日,鸣鹤也会回来,你也来吧,咱们家也团圆一次。”倪凤娟热烈的提议着,“紫伊,不要跟我说你没时间,我可知道你晚上从来都是乖乖的不出门的。”
她听着,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她天天晚上都是出门的,只是换了一副妆容一份扮相出去罢了,所以,倪凤娟并不知道经常光顾蓝调酒吧的那个女子是她,听倪凤娟如此热烈的声音,她若是拒绝就真的有些不好了,“好,下了班我就过去。”
“坐鸣鹤的车吧,这样快些,妈想见你。”
“这个……”她不确定风鸣鹤会载她,那男人,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的,很难琢磨。
“就这么说定了,他要是不载你,看晚上回来妈怎么收拾他,紫伊,什么也不用带,你人来就好了。”
“好的。”她轻快的答应了,却知道既是风庆宇的生日不带礼物真的不好。
眼看着下班的时间就要到了,急忙的整理着桌上的物品,还有风鸣鹤明天和后天的行程,她喜欢提前两天把事情安排妥当,这样,即使是遇到什么急事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收拾好了一切,下班的时间刚刚好,拿着明后天的行程表例行公事的敲了敲风鸣鹤办公室的门。
“进来。”
他现在的态度已经好些了,至少不再是把她当成敌人般的语气。
“总裁,这是明天和后天的行程表,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我想下班了。”
风鸣鹤舒服的往大班椅上靠了靠,然后举眸看了她一眼,“不用一起离开吗?”
“不用,我还有事,先走了。”他既是这样问,那自然就是允许她下班了。
“杨紫伊,你倒是会装,既是想坐我的车就直说好了,不必绕到我妈那里,那多麻烦。”
她轻笑转首,“我不知道倪阿姨是怎么对你说的,可我,从来没想过要坐你的车,倒是你叫住我告诉我你妈的决定,可那些,与我无关,我这个人,除了我的份内事以外,其它的人和话语对我从来都是油盐不进的,风先生请放心,你的车我是不会踏上半步的,除非,是你求我。”
说完,她转身走人,陡留一抹纤瘦的背影落在风鸣鹤的眸中,刹那间,竟与他记忆里的另一道影子重叠在一起,竟是,那么的象……
不可能的,杨紫伊怎么可能是那个一脸浓浓烟薰妆的女人呢,不是,绝对的不是。
风鸣鹤摇摇头,这才埋首在桌子上的一叠文件中,如果不是风庆宇今天的生日,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回去的,那个家,与他,什么也不是,若不是风庆宇和倪凤娟生了他,也许一辈子他都不想与他们再说一句话。
紫伊离开了风氏,只是想要买一件礼物,随便的买了一条领带,她与风家的人真的没有什么太深的感情,所有的不过是表面上的契约关系罢了,却都是相互制约着的。
买好了领带便跳上了公车,风家的别墅在T市的外环,主要是因为那里有山有水,环境好且安静,可是,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那个地段的别墅住着的都是有钱人,所以,根本就没有公车直达,紫伊到了距离那里最近的一站就下了车,可是走着走着,夜里的天空突然飘起了雨滴,也不甚在意,只想着是小雨,可不过眨眼的功夫,雨便如珠子一样的大滴滴的落下,顷刻间就淋湿了她。
真想回头,可是,她已经答应倪凤娟了,她从不是一个答应了而不做的人,更不想要迟到,那便奔跑在雨中,只想着尽快到了风家,也就解放了。
“嘀嘀……”汽车喇叭在身后响起,紫伊向路边移去,却是有些皱眉,她明明已经很靠边上了,这汽车为什么那么张扬的让她再让路呢,气恼的回头,却被车灯刺着眼睛有些睁不开,慢慢的才在那斜斜的雨丝里看到了正款款摇下的车窗,紧跟着一道男子的声音传来,“上车。”

帝少深情不可辜负免费阅读

第7章软绵

风鸣鹤倒是好心,可她还记得他在办公室里不屑的看着她的眼神,她不是小气,而是不能没了自己的自尊,轻扬一笑,“不上,再见。”
“杨紫伊,你还真是想让我求你,是不是?”
她一笑,根本不理会他的挑衅,她没车没钱,可她不是他的小妹,转身就走,步履微微的有些踉跄,下过雨的路有些丝滑,让穿着高跟鞋的她多少有些狼狈,可是她并不介意。
身后,男人见她并不回应,直接一踩油门,“刷”的就从她的身旁掠过,经过时,甚至溅起了泥水喷了她一身,伸手抹拭着,如果这样就能打倒她他是想错了,什么样的经历都见识过,这个,真的不算什么,直接就脱了鞋了,光着脚丫踩在水泥路上,她的速度也快了些,只是不想太晚抵达风家罢了,早些吃了饭早些回去,今晚,雨淋得太久,她只怕会着凉。
紫伊走进风家大厅的时候,风鸣鹤正悠闲的拿着报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于她的进来连眼皮都没抬,倒是倪凤娟跑了过来,“哎呀,怎么不打计程车呢,鸣鹤,你不是说她会自己照顾自己吗?居然淋了一身的雨,快跟妈去房间里换换。”倪凤娟扯着她的手就走,进了房间便拿了一套全新的衣服递给她,“你试试,可能会大一些,不过不小就好了,将就穿一下,千万别感冒了。”
“妈……”她低低的小小声的终于叫了出来,虽然,最初她与倪凤娟都是为着自己的目的而相识的,可倪凤娟现在关心自己的样子却不是假的,她就算是反应再慢也感觉到了,“我穿那件衬衫就好。”倪凤娟拿过来的这件衣服刚好是玫瑰红的,而且款式很新颖漂亮,那让她想起了在蓝调时与风鸣鹤遇见时的一切,所以,说什么也不能穿上而让风鸣鹤联想到什么。
“那怎么好呢,衬衫哪象女孩子穿的衣服,那太古板了。”
她轻轻一笑,“妈,那我身上这一套呢?”
倪凤娟顿时恍然大悟,然后诧异的道:“你这两天都是穿这样的套装去上班?”
“呵,是的。”
“哎,原来是这样。”把架子上的一件衬衫递给了她,倪凤娟指着身侧的卫生间道:“去洗个热水澡,你爸也就要下楼了,等你好了就开饭,都是一家人,不用拘谨的。”
她笑笑,却是喜欢与倪凤娟这样的相处,原来,她也是喜欢有家的人,可惜,她与妈妈从来也不能在一起。
拿着衬衫走进卫生间,身后,倪凤娟的话低低的又飘了过来,“原来,鸣鹤是喜欢这样类型的女人……”
紫伊失笑,他喜欢的,从来也不是她现在这样古板的类型,至于是什么,她真的不知道。
领带有包装膜,干干净净的递给风庆宇的时候他笑着接过,却是转过身然后又拿了另一条崭新的领带,“紫伊,鸣鹤,你们两个给我坦白,是不是在同一个地方买的?连牌子和颜色都是一样的。”
这一看,紫伊傻了,她真的只是随手买的。
风鸣鹤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爸,这只是巧合。”
可他们的喜好与选择,居然是那么巧的一致,也许,真的是巧合吧。
看着风家别墅的大厅,在这里举行一场小型的party也是绰绰有余,想必这里从前也是经常举行吧,可今天,风庆宇却没有,而只是选择与她和风鸣鹤一起过一个生日,显而易见的,是想要给她与风鸣鹤一些机会,可是,由头至尾都表情淡淡的风鸣鹤在用过生日餐然后待风庆宇切完蛋糕后只随意的吃了一口就放下纸盘子道:“爸,生日快乐,妈,我走了。”说完,拿起外套就走,根本就当其它的三个人如无物了。
倪凤娟有些尴尬,“鸣鹤,紫伊在这儿,不如,今晚上留下来住一夜吧。”
“不了,我还有事。”说完,风鸣鹤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走得那么快,仿佛她杨紫伊会揪着他的衣领留他下来一起滚`床`单似的。
“妈,鸣鹤是真的有事,让他去吧,我们改天再回来住。”
她才一说完,风鸣鹤冷冷的目光就回头扫向了她,那眼光,仿佛欲要杀人一样,紫伊淡淡一笑,权当没看见,又坐了一会儿她也告辞了,倪凤娟便请了司机送她回去。
那件衬衫肥肥大大的套在身上,倒也不冷,可是回到住处的时候,紫伊还是有些不舒服,洗了洗,倒头就睡了,那一晚,她没有去蓝调。
她发烧了。
隔天一早赶去公司的时候如果不是有药顶着,她真的觉得自己就要倒下了,可是,那药却不是好东西,药房里没有白加黑,随便的买了一种,吃下了却是让她昏昏欲睡。
“杨紫伊,这份文件半个小时内打好,然后送到我办公室。”刚与采购部的经理谈完公事回来的风鸣鹤直接将一份文件抛在紫伊的桌子上,那声音,淡漠而无情。
“好。”咬着牙答应了,可她知道她今天白天恐怕完不成工作了,只怕,晚上要加班。
半个小时,紫伊努力的终于将那份文件打好了,送到风鸣鹤的桌子上的时候,她的脸色甚至有些惨白,看着埋首于文件中的风鸣鹤她匆忙转身,她病了,可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她不喜欢被人怜悯,从来都是。
从明天开始,她要换一个大一些的背包,而且,以后不管是阴天还是晴天她随时都会带上伞,被雨淋湿了感冒的事,她发誓再也不会发生了。
正走着,身后突然间传来电话的声音,风鸣鹤接了起来,“对的,每天都要一束紫玫瑰,晚上十点钟左右送到蓝调酒吧,会有人告诉你们玫瑰花要送给谁……是的,谢谢,再见。”
蓝调。
玫瑰。
十点钟左右。
步出风鸣鹤的办公室的时候,紫伊不淡定了,风鸣鹤他这是在干吗?
为什么要送她玫瑰花?还是天天……
可随即的,她摇了摇头,这样也好,她不去了,十天不去,他是绝对不会坚持到十天的,风鸣鹤他不过是好奇罢了,因为,她丢了他的名片,因为,有女人视他的身份如粪土。
三年的行政总监的位置让她习惯了零出错,她从不允许自己经手的任何事情出差错,所以,做完每一件事情都会极认真的检查,可其实,认真的要义就是心静,只有心静下来了,做事才会事半功倍,然而今天,她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一是头晕,二是那玫瑰花的事一直扰得她的心乱乱的,那是她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的。
紫伊真的加班了,却不曾想,风鸣鹤也加班了,两个人各加各的,互不干扰,时间就象是水一样的走得飞快,很快就要十点钟了,可埋首于工作中的紫伊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身后,风鸣鹤吹着口哨心情愉悦的走出了办公室,很随意的瞟了她一眼,“怎么,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力吗?可是,我是不付加班费的。”
她继续伏首在案上,当他如无物,也当他的话如废话,早已过了下班时间,他管不着她。
甩着手中的钥匙哗哗作响,风鸣鹤大步的走向办公室大门,“记得锁好门,不然,出了什么差错,我为你是问。”
紫伊的脑中顿时警铃大作,他不在而她在,万一被人陷害了怎么办,“等等……”
“怎么?想坐我的车了?”
紫伊快速的整理着桌子上的文件资料,然后拎起背包走向他,“一起走,那么,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也是总裁你的事情,与我无关。”说完,她抢先一步就迈出了门。
想要算计她再赶她走,那是不可能的。
又下雨了,烟雨朦朦的小雨,紫伊撑起了伞,一个人走在冰冷的夜色里,还有些烧热,让她忍不住的有些哆嗦,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公交车驶来,这样的时候公交车真的很难等。
就在这时,风鸣鹤的黑色奥迪拉风的驶了过来,还按着喇叭,生怕她听不见,“杨小姐,要不要我载你一程?”
冷冰冰的一张脸看着是那么的碍眼,紫伊淡淡道:“不用。”就叫计程车吧,她的腿有些软,身体越来越不舒服了。
“是你自己要的选择,跟我无关。”一踩油门,风鸣鹤飞一样的驶离了她,那方向不就是蓝调酒吧的方向吗?
紫伊摇摇头,想起他吩咐花店送过去的玫瑰花,突然间就想等她好些了就去看看他的排场,难不成他还真的要追求蓝调里的那个她吗?
这,是不是有些戏剧化了?
终于拦到了一辆计程车,到了住处急忙的吃了药,然后倒头便睡,紫伊觉得自己要死了,软绵绵的身体仿佛不是她自己的一样。
清晨醒来,又是挣扎着起床,烧热还是没有退,这是从没有过的现象,皱着眉头,还是坚持着去上班了,连着三天都在加班,风鸣鹤忙他的,她忙她的,很少说话,她的喉咙要冒火一样的痛。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帝少深情不可辜负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