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爷的小祖宗美又飒(唐潇唐颐笙郁寒声)
郁爷的小祖宗美又飒(唐潇唐颐笙郁寒声)

郁爷的小祖宗美又飒(唐潇唐颐笙郁寒声)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3

小说介绍

主角是唐潇唐颐笙郁寒声小说《郁爷的小祖宗美又飒》全本已完结,是由作者“喵星星”创作完成;唐潇的脸本就丑陋,经过墓碑的挤压,满脸如蚯蚓般青绿色的血管猛然凸起,嘴角豁开的疤痕狰狞上翻,露出森森白牙,显得无比瘆人可怖。

小说简介

唐颐笙只是唐家的养女,为了查明姐姐的死因,她心甘情愿成为姐姐的替身,嫁入郁家。表面上,她是替姐姐完成了联姻,实际她怀疑唐潇的死,与郁寒声有直接的关系。隐藏起自己的真实身份,从此刻开始,她就是唐潇,郁寒声的妻子。婚后,她一直都很是谨慎小心。在每天的朝夕相处中,她逐渐发现了某人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郁爷的小祖宗美又飒全文阅读

“今日是阿纯十年生忌,你亏欠了她的,今日都得还回来!”
墓地阴风阵阵,鸦青色的云层压的极低。
男人的话如同魔咒一般在唐潇耳边萦绕,她双目通红的看着他:“郁寒声,你为什么就是不肯信我?”
“因为晚儿,不会骗我。”他俊脸阴郁,毫不留情扼住唐潇的脖颈,将她的脸用力抵在墓碑上。
“你看着阿纯的眼睛,还敢撒谎吗?”
墓碑上,女孩杏眸空洞,仿佛在直勾勾的盯着唐潇。
唐潇的脸本就丑陋,经过墓碑的挤压,满脸如蚯蚓般青绿色的血管猛然凸起,嘴角豁开的疤痕狰狞上翻,露出森森白牙,显得无比瘆人可怖。
男人眸底平添一丝厌恶:“贱人,你的心跟你的脸一样肮脏丑陋。”
“我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忘了吗?”唐潇艰难扭过头,死死瞪着他。
男人铁钳般的五指骤然收紧,低沉的嗓音压抑着滔天的恨意:“所以,你就歹毒的杀了阿纯泄愤是吗?”
“我没有!”
她话音未落,一记闷雷陡然响彻天际,震耳欲聋。
骤雨倾盆,郁寒声攥着她的脖颈,用力甩了她一巴掌:“阿纯在天有灵,都看不下去你这满嘴谎话的贱女人了。”
唐潇脸上火辣辣的一阵胀痛,可比痛更难受的,是气管仿佛被切断一般的窒息感:“郁……郁寒声,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只因为郁晚……一句话,你就认定是我……”
“晚儿心性纯良,她救过我的命,我知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对我撒谎。”他手上力道不断加重,恨不得要将她掐死:“贱人,你不配跟晚儿相提并论!”
唐潇细弱的手指无力抠动着他的腕,仿佛要故意激怒他般:“你那么爱她……到最后还不是要娶我……还不是要跟我睡……”
“住嘴!”他用力扯住她湿漉漉的长发,一把将她的脸按进墓碑旁松软的土地里,“如果不是你用了下作手段,我怎么会!”
泥土灌满了唐潇的鼻腔,有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要死在这儿了。
这就是她小心翼翼爱了十几年的男人,暴戾恣睢,手腕残忍,一心想要她去死。
就在她昏迷的前一秒,男人扯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土里拔了出来。
“唐潇,别试图激我。”
“我是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的。”
他温凉的薄唇贴上她的耳骨,阴恻恻的声音宛若地狱修罗:“往后我会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界上!”
唐潇气若游丝,却忍不住冷笑一声:“郁寒声……我后不后悔我不知道,但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郁寒声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男人阴冷嗓音响起的瞬间,伴随着“咔嚓”一声骨裂声。
唐潇痛苦的惨叫骤然划破死寂的墓地,那声音凄厉至极,听的人心里发颤。
郁寒声擦拭的纤尘不染的黑色皮鞋,用力踩在了她膝盖窝处的关节上,她原本摔在墓碑上的身体,不得不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形态,直挺挺的跪了起来。
“唐潇,给我妹妹磕头认错。”他命令道。
她咬破了舌尖,口腔里血腥弥漫:“我没错,我不认。”
“真是死不悔改。”郁寒声狭长的眸底闪过一丝阴狠,扣住唐潇的后脑勺,用力磕在墓碑上。
疼痛钻心,唐潇无力反抗,手指用力扣紧身下的草坪。
她有些后悔,世人皆说郁寒声冷血无情,浑身上下不带一丝儿人味,她为什么就没有早些看透呢。
郁寒声见她没有丝毫悔改之意,按着她的脑袋,接连用力又磕了两个响头。
冰冷的液体,混合着雨水,从她额前缓缓流淌而下。
唐潇几乎感觉不到疼痛,眼前天旋地转,男人俊朗却面无表情的脸,在眼前一点点涣散。
她用仅剩的最后一丝力气,拽住郁寒声的裤脚:“郁寒声,你信我,我不是唐……”
男人侧目,嫌恶的抽回裤脚,看也不看她,仿佛会脏了自己的眼:“贱人。”他恶狠狠的怒骂,“今天你就在这儿跪足一整天,来偿还自己的罪孽吧!”
他漠然转身,只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她无力的趴在草地上,眼前一黑,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
“姐姐,姐姐你别走!”
“姐姐你告诉我,究竟是谁害了你!”
睡梦中,唐潇痛苦的蹙眉,豆大的汗珠布满了额头。
护士按住她的身体,轻唤:“唐小姐?唐小姐,你醒醒。”
唐潇猛然睁开双眼,大口喘着粗气,方才梦魇中的恐惧久久无法消散。
护士见她醒过来松了一口气:“唐小姐,都是快要做母亲的人了,以后别对孩子这么不负责,这样的天气跑出去淋雨,都有先兆性早产的迹象……”
“你说什么?什么做母亲?”唐潇的瞳孔瞬间放大。
“怎么,你还不知道自己怀孕?”护士痛心疾首的摇摇头,挂上吊瓶走了出去:“现在的年轻人心可真大。”
唐潇抓起床头的病例,上面赫然写着自己已经怀孕两个月。
两个月前……不正是她跟郁寒声意外的那一晚?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能怀上郁寒声的孩子。
“这一切,实在太乱了。”唐潇用力拔下了输液针头。
刚回到清居别墅,唐潇便听见里面传来郁寒声心疼的声音。
“外面下那么大的雨,你本来身子就弱,怎么吃得消?”
女人声音柔弱委屈:“今天是阿纯的十年生忌,我也想去祭拜她。谁知整片墓地都被你封起来了,下人说是你带唐潇在里面忏悔。”
唐潇轻手轻脚走到玄关处,客厅里,一袭白色真丝睡袍的女人柔若无骨般依偎在郁寒声怀里,男人冷峻的面部线条难得柔和下来,一手轻拥住女人的香肩。
“阿纯若泉下有知,会明白你的心意的。”话锋一转,郁寒声的嗓音陡然冷下来,“不似唐潇那个歹毒的贱人,至今还不肯承认阿纯是她害死的!”
“其实要我说,当年你就该把唐潇送进监狱的,何故要娶她?”郁晚敛下眼眸,声音不快。
郁寒声轻笑一声,抬起她的下巴:“怎么?我们晚儿连那种女人的醋都吃?”

郁爷的小祖宗美又飒免费阅读

“她也配?”郁晚一把掸开他的手,“唐潇疯疯癫癫,手段狠毒,我是怕她会伤害你……”
“咔嚓”按动快门的声音响起,郁晚猛然抬起头,看着躲在镜头后面的唐潇,心脏没来由一惊:“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进来怎么也不敲门?”
见鬼了,这丑八怪走路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回自己家,为什么要敲门?”
唐潇随意翻着屏幕上刚才拍的那几张照片:“郁晚妹妹,背后说人坏话,恐怕有悖你芒城第一名媛的身份。”
她挑了一张最为亲密的角度,走到郁晚与郁寒声的面前,展示给两人看:“郁晚,我不管你跟郁寒声之前有什么,他现在毕竟是我的男人,跟我的男人在我的家里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你还要脸吗?”
男人颀长的身形忽然站起,唐潇还来不及看清,凌厉的掌风直袭她的面门,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五个鲜红的指印赫然盖印在她疤痕斑驳的脸上。
“唐潇,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也配对晚儿指手画脚?”郁寒声冷眼斜睇着她,“只要晚儿一句话,你以为自己还能够安安稳稳的坐在郁夫人的位置上?”
唐潇抚着嘴角的血迹:“她既一天没有那句话,我就一天还是你郁寒声名正言顺的妻子。”
“你说,如果我把刚才拍的这些照片传到网上,谁人看了不要说一句她郁晚不知廉耻!”
唐潇话刚说完,脸上便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用力极大,她直接就被掀翻在地。
郁寒声俯身蹲下,用力掐住她的脖颈:“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唐潇慷慨就义般闭上眼,嘴角却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来啊,杀了我,杀了我一尸两命,足够你泄心里的火了。”
郁寒声力道一松:“你什么意思?”
她睁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郁寒声,我怀孕了。”
她用力将手里一直紧捏着的诊断报告丢在郁寒声的身上:“已经两个月了,是你的孩子。”
郁寒声剑眉紧拧,捡起地上的诊断报告,一行行的看,薄薄的一张纸几乎在他手里被捏的变形,手背上青筋暴起一片。
郁晚脸色剧变,走到郁寒声身边只往那报告上打量一眼,便挽住了郁寒声的手臂:“寒声,这不可能!唐潇满口谎话,说不定这又是她的诡计,亦或是跟别的男人的野种,你可千万别……”
郁寒声脸色阴沉,推开郁晚,一双冷到极致的眸死死盯着唐潇:“两个月前的那晚,你算准了会有这个孩子是不是!”
如果她真算的那么准,当初就不该嫁给郁寒声。
“回答我!”
“是又怎么样?”唐潇笑吟吟的看他,眼底却噙着泪水,“虎毒尚且不食子,难不成郁先生舍得杀了自己的亲骨肉?”
这个孩子,能尽可能多的给她争取到一些留在郁家的时间,好让她调查清楚,姐姐死亡的真相。
“贱人!”郁寒声用力掐住她的脖颈,恨不能将她掐死。
可到最后关头,看着她涨红成猪肝色的脸,他松了手。
猛然揪扯住唐潇的头发,他贴在她的左耳边,咬牙切齿道:“别以为用孩子就能威胁我放过你,等这个孩子生下来,我一定要了你的命!”
郁寒声心狠手辣,生平最恨别人算计自己不假,可他唯一最看中的,却是血脉亲情。
唐潇选择留下这个孩子,正是拿了这一分的把握,来与郁寒声做豪赌。
郁寒声像丢弃一块脏抹布一样甩开了唐潇的脑袋,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边擦拭自己方才碰过唐潇的那只手,边大步走出了别墅。
唐潇心脏却揪着,她趴在地上以细微的声音冲郁寒声的背影喊:“郁寒声,你说什么!”
小时候她左耳受过伤,听力不好,刚才郁寒声说了什么她根本没听见。
“没听清?”郁晚走到她的面前,尖锐的高跟用力碾过她那张丑陋的脸,“寒声说,你肚子里的野种,不能留。”
“不……不可能,郁寒声不可能对亲骨肉狠心至此。”唐潇用力推开郁晚的腿站了起来,“我要去找郁寒声问个明白。”
郁晚被推了个趔趄,恼羞成怒,赶紧追上:“唐潇,你给我站住!”
唐潇刚触碰上门把手,便被郁晚给拽了回来:“你不许去!”
“走开!”
唐潇一把甩开她,原本没用什么力,可郁晚的身体却像片枯叶一般从门口的台阶上轻飘飘栽了下去。
女人尖锐痛苦的哀嚎声顿时划破寂静的雨夜。
郁寒声刚将车开到门口,便看见这一幕,摔了车门三步并两步来到郁晚身前,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郁晚满脸是血,紧紧抓住郁寒声的衣襟:“寒声,我好痛,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唐潇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小跑下台阶:“郁寒声,我根本没有用力……”
“闭嘴。”他转过头来,猩红着一双眼,死死瞪着她:“唐潇,如果郁晚再出什么事,我不管是一尸几命,都要你血债血偿!”
唐潇追到车旁,还想要解释,车子发动行驶,猛将她带倒在一片泥泞当中。
唐潇捂着肚子,满脸痛苦之色,望着消失在雨帘之中的车尾灯,嘴角忽然牵扯出一抹自嘲的弧度。
郁晚不惜以自己的安危来陷害她,不过是想要坚定郁寒声打掉自己腹中孩子的决心。
“宝宝,妈妈不该拿你当作筹码的。”时值这一刻,唐潇才后悔说出自己怀孕的事情。
一个念头自她脑海里闪过:想要保住这个孩子,就只能逃离郁寒声!
翌日清晨,唐潇拖着简单收拾的几件行李,准备从清居后门,悄无声息的离开。
“唐潇。”
男人阴冷的声音宛若催命符般,惊的唐潇猛然回身:“郁寒声?”
他大步上前,用力从她手中夺过了行李箱:“害了晚儿,你就想这么逃了?世界上哪有如此简单的事情!”
“我根本没有用力推郁晚,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谁会自己把自己摔得双目失明?”郁寒声的声音里带着切齿的恨意。
唐潇眉头紧锁:“郁晚失明了?这不可能!”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郁爷的小祖宗美又飒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