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慕安宁(慕安宁莫子翊)
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慕安宁(慕安宁莫子翊)

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慕安宁(慕安宁莫子翊)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3

小说介绍

《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慕安宁》是作者星小河所著的言情小说,主角是慕安宁莫子翊,为你提供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慕安宁全文免费阅读:“这些年我一直不明不白地住在这里,您也因为我,受了不少非议。可现在我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一个人住没问题的。对我来说,不管走到哪儿,在我心里,您都是亲人。”

小说简介

“这些年我一直不明不白地住在这里,您也因为我,受了不少非议。可现在我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一个人住没问题的。对我来说,不管走到哪儿,在我心里,您都是亲人。”

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慕安宁全文阅读

原来她早就料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一早就在坐垫里动了手脚。
额头上一阵阵地冒着冷汗,可慕安宁还是咬着牙,忍着剧痛毕恭毕敬地给老太太磕头。
“霍奶奶,生日快乐。”
起身的时候,后背的衣服浸透了一片。
她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努力露出一抹笑容看向老太太。
“这是前些天我从南福寺给您请来的护身符,小瓷希望您老人家一辈子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霍老太一见慕安宁送来的礼物,当即乐得眉开眼笑,顺手拍了拍她的手,“好孩子,知道奶奶信佛,还特意跑一趟,有心了。”
“哼,这有什么,我们给您准备的礼物一点不比她的差。”
霍浅星冷哼一声,走过来揽着老太太的胳膊,想贴过来撒娇。
趁她说话的空,慕安宁不动声色地撑着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身后,莫子翊浅淡的视线扫过她即使站着也还在微微打颤的腿,眸色深谙,嘴角的弧度更冷。
结果老太太手一挥,直接拒绝了。
“行了,你们头也磕了礼物也送了,年轻人自己玩儿去。我约了一些朋友,晚一些一起叙旧吃饭。”
这是霍老太太每年生日时候的规矩,身边的人都知道。
霍浅星毫不可惜,转身笑嘻嘻地就往林妙知身边扑。
“妙知姐,你和我哥什么安排?”
林妙知歪在莫子翊身上,亲密地揽着他的胳膊,满脸娇笑。
“我们打算去楼上的影音室看一场电影,就当是约会了。只是可惜今天天气不好,他得早些送我回家。”
“天气不好就不回,老宅这么大的地方,你还怕自己没地方住?如果实在不想住客房,就让慕安宁把她的房间让出来。”
老太太闻言,当即皱了眉。
“小星!”
“有什么不对?妙知姐马上就是我大嫂了,难不成要让一个外人住卧室,自己家人弄得像客人一样?”
“你南姐姐不是外人。”
“她姓南,即使在霍家再住一百年,她也是个地道的外人。”
“你......”
眼看祖孙俩吵得不可开交,老太太气得脸都青了,一道轻柔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我走。”
慕安宁慢慢走到老太太跟前,感激地冲她躬了躬,轻柔低缓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悲喜,“霍奶奶,浅星说的没什么错。”
“这些年我一直不明不白地住在这里,您也因为我,受了不少非议。可现在我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一个人住没问题的。对我来说,不管走到哪儿,在我心里,您都是亲人。”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听到了多少个有关“外人”的词汇,接受了多少羞辱和鄙夷。

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慕安宁免费阅读

“啊......”
又是一声尖锐的刹车声,车子在距离慕安宁几厘米的地方生生停了下来。
她猝不及防,整个人直直地扑倒在车前。
车门打开,驾驶座上的助理打开车门下来,面无表情地路过慕安宁,仿佛刚才的事不曾发生过一般直接拉开了另一侧的车门。
“霍少。”
慕安宁惊得猛地抬头,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时,瞬间一脸惨白。
依然是记忆里丰神俊朗的轮廓,高大挺拔,白衣黑裤,黑色大衣的衣领立着。那张轮廓分明,矜贵冷漠的脸,越看,越觉得凌厉得如同一把剑,刺得眼睛阵阵发疼。
莫子翊。
五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可四目相对的一瞬间,男人清冷的眼底无波无澜,脸色平静的如同这一地雪花。
只是一瞬间,就移开视线,淡漠的如同陌生人。
“霍少。”
南秉怀一见莫子翊,吓得腿都软了,推开慕安宁冲到莫子翊跟前,点头哈腰地恭维着。
“真是没想到,您刚回国,就能来参加家母的葬礼,南某实在是感激万分。”
南秉怀知道莫子翊的忌讳,说着说着,急忙抬手指着身后得慕安宁,急急忙忙地开口解释。
“霍少您放心,这个人五年前就被南家除名,早就不是南家人了。谁知道这丫头也不知从哪儿知道老太太过世的消息,一早就来了,站在外头死活不肯走。您放心,我这就赶她走。”
慕安宁静静地站着,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脸上,越发衬得那张脸惨白无血。
莫子翊脚步一转,高大的身体掠起一地雪花,面无表情地从慕安宁身边经过。像是认同了南秉怀的说法,进了门,却又脚步一顿,沉沉地开了口。
“解除关系,血源终究是不能改变的,送亡者上路,是她的权利。”
一句话,让慕安宁和南秉怀同时诧异地抬头看向他,前者一脸惊喜,后者一脸震惊。
要知道,五年前差点把南家连根拔起没入绝境,逼得她被家谱除名被整个家族唾弃的人,明明是他
可下一秒,这个她用尽整个青春时光,拼了命深爱的男人,却一句话把她打入了地狱。
“可作为晚辈,来悼念长辈,就只是这么站着,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说完,抬脚就往里头走。
慕安宁瞬间红了眼。
“听到了吗?”
南秉怀兜头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慕安宁的脸上,眼睛像是刀子一般在她身上刮过。
“给我滚到外边老老实实跪着,什么时候葬礼结束什么时候起来!”
话音落,角落里立马窜出几个男人,上前一把抓住男人慕安宁的胳膊,抬脚朝着她的膝盖上狠狠地踹了过去。
“扑通”一声,她的膝盖受到重创,重重地撞在雪地里。
那人按着她的头,对着灵堂的方向重重地砸在雪地上。
咚,咚,咚。
每一下,都发出沉闷的声响,在寂静的雪地里格外刺耳。
莫子翊的到来,仿佛一下子解除了某种禁忌,整个南都城和南老夫人生前有来往的人相继到来,各色各样的车子,围得整个南家水泄不通。
慕安宁就这样一直跪在雪地里,每次有人来,那些人就按住她的头,对着来人磕头。
她的头磕破了,一股股的鲜血缓缓地流出来,凝固在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膝盖被冻得仿佛没了知觉,源源不断的冷意钻进身体里,让她忍不住一阵阵发着颤。
天色渐晚,纷纷扬扬的大雪几乎覆盖了她的半边身体。
慕安宁感觉自己就要被冻死疼死了,意识开始不受控制,开始慢慢从身体里抽离。
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她仿佛看到一抹倾长高大的身影从大厅里缓步走了出来,正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一睁眼,看到的却是二叔南秉怀。
“怎么,是不是很失望?你都快要死了,莫子翊怎么还不来救你?”
南秉怀揪住她的头发逼她仰起脸,嘴角勾着一抹诡异可怕的弧度。
“我的傻侄女,比起得到莫子翊的原谅让他正眼看你,不如想想如何找到你的那个小杂种更实际。不是想要孩子吗?二叔给你一个机会,事情做好了,我就告诉你。”
慕安宁猛地抬头看向南秉怀,灰暗死寂的眸子里簇然跳动起一丝希冀的火光。
“什么?”
南秉怀不怀好意地邪笑一声,微微侧过身体指向从大厅里正往外走的几个中年男人,压低声音对她说。
“看到没?这是几个和南氏有大合作的老总,今晚我在海上设了答谢宴。你听话,只要帮我把这几个人给伺候好了,我就......”
话没说完,就听到了慕安宁的尖叫声。
“南秉怀!”
慕安宁气红了眼睛,浑身发抖地指着南秉怀,眼底盘旋着猛烈的热意,“今天是奶奶的葬礼,她老人家刚去,你居然.....”
慕安宁的心一路急速往下沉,她猛地伸手推开南秉怀,双手挣扎着撑在地上艰难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还没往前走两步,那些手下立刻扑了上来,直接按住了她。
慕安宁拼命地扑腾着双手双脚,奈何腿上没了知觉,手上更是没了力气。
“南秉怀你疯了,我是你侄女!”
南秉怀冷冷地笑了笑,恶狠狠地磨了磨牙。
“那老不死的早就该死了,我忍她够久了。至于你,这事儿今晚你同不同意都得做!”
大门内传来皮鞋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脚步声,莫子翊高大的身材逆着光慢慢地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隐匿在暗影里,模糊得看不真切。
但就在他出来的一瞬间,慕安宁几乎是本能地朝着他用力扑了过来,抬手死死地抓住了他大衣的下摆。
“莫子翊。”她整个人都在抖,祈求的声音里缠着明显的哭腔,“能不能带我走......”
男人的脚步停了下来,那张高贵冷漠的脸终于慢慢转过来,暗沉阴冷的视线慢慢地落在她的身上,只有冷冷的两个字。
“放手。”
“求你了,我不留在这儿。你知不知道,我们还有个......”
“慕安宁!”
南秉怀一瞬间脸色突变,意识到慕安宁想说什么,几步窜上前,抬手甩了慕安宁一个响亮的巴掌。
“霍少让你放手,你听不见?”
他提着慕安宁的领子将她拎起来,附身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警告道。

小编点评

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慕安宁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