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陆旻琛苏妤)
不得不说(陆旻琛苏妤)

不得不说(陆旻琛苏妤)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3

小说介绍

陆旻琛苏妤小说————不得不说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镜里片所著,讲述了陆彰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有记忆以来就和苏妤一起在孤儿院生活。苏妤很漂亮,像洋娃娃,比他小一个月,性子

陆旻琛苏妤内容介绍

灯火通明的别墅宽敞,极具现代风格的回廊里挂着名家的画,豪华奢侈的水晶吊顶灯形态富有艺术感,悠扬的小提琴声为夜晚带来恰意的舒适。
这里是何家别墅,一场晚会正在举行。
地上铺高档地毯,一个穿着华丽蓝礼服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匆匆走到后边的休息室,管家在她后面,焦急的表情像惹了什么大祸。
她叫何芝芝,是何家的夫人。
休息室里有好几个私人医生护士,沾酒精的白棉花血糊糊一团,鼻尖充斥消毒水的味道。

不得不说陆旻琛苏妤全文阅读

真皮沙发上坐着个年轻女孩,身材很好,穿红色小礼服,披西服外。她身上还有学生气,十八十九岁,柔弱纤细,一张脸却漂亮过了头,看到第一眼就会想到惊艳二字。
鲜红的血从她纤白指尖滴下,打破这种令人赏心悦目的平静。
苏妤纤细手腕缠着纱布,刚止住血的伤口带来一阵阵痛,让她精致的脸庞苍白无血色,几缕乌黑长发黏在出汗的脸上,如同漂亮的洋娃娃。盲杖放在她手边,一个护士扶她慢慢靠着沙发背。
何芝芝打开门就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她连忙道:“苏小姐,今天的事实在抱歉,医药费何家会全包了,你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可以和我说,作为额外赔偿,今天最后展出的夜空之钻会送到陆家,希望苏小姐不要说是迟裴做的。”
何迟裴是何家这一代的唯一的孙子,上头有两个姐姐,他今年十一岁,最是调皮捣蛋的年纪。何迟裴在宴会途中撞了一把苏妤,让她的手撞到碎玻璃,划出一道口子,幸好发现及时没闹大,没几个人知道,要不然何芝芝更加紧张。
苏妤指尖都在颤抖,耳畔上别致的银色流苏长耳环随身体微微晃动,衬出修长白皙的脖颈。
她脖子上只戴了一串银链,串枚朴实无华的戒指。
苏妤笑了一下,说:“小孩子都爱玩,也是我没注意,陆叔叔不会问我的。”
她口中的陆叔叔,是陆家的掌权人陆旻琛。
何家资金周转上出了大问题,特地举办这个珠宝展示晚会,就是为了讨好他,但陆旻琛没来,来的是苏妤。
即便如此,何家也不敢懈怠,陆家愿意来人,就表明有帮助的可能性。
管家上前在何芝芝耳边低声说句话,何芝芝脸色一变。
苏妤像是听到他们的谈话,问道:“是原助理回来了吗?” 
她眼睛看不清,但耳朵很灵。
原助理是陆旻琛身边的助理,陪苏妤来这场舞会,中途有事回了公司一趟,让何芝芝帮忙照顾她。
何家很怕苏妤跟陆旻琛告状。
何芝芝咬牙,让管家把才被教训哭过一通的何迟裴带过来,再三向苏妤道歉。
何家女婿跟着过来,他宠儿子,拉着何芝芝,示意苏妤看不见,她不用那么凶。
他上前说:“苏小姐,这事是小孩做得不对,但他年纪还小,希望你多多谅解。”
苏妤微垂眸,手慢慢握住胸前的戒指,轻声道:“我好像听到过你的声音?是何先生吗?”
何家女婿叫张励,因为入赘何家,很多人见到他都叫他何先生,他疑惑问:“我好像没见过苏小姐。”
苏妤忽地一笑:“可能是我听错了,在大厅被推倒时听到有人在打电话,还以为是何先生,抱歉。”
张励有些莫名其妙,何芝芝打圆场说:“我老公他刚从公司回来,要是他看到迟裴,一定不会让这孩子闯祸的。”
苏妤摸索着盲杖慢慢站起来,她开口道:“谢谢何夫人的款待,今天的事我不会乱说。”
何芝芝这才松了口气。
她怕的不是苏妤,是苏妤背后的陆旻琛。
陆家在B市独大,行业发展涉及各项,实业和互联网两头握,公司出项政策都能引起一阵动荡,称句陆家江山不为过。
陆家小少爷被找回来的事人尽皆知,他的小女友回来就住进本家,一住两年,上了大学也没动过,摆明了是未来陆夫人的待遇。
准儿媳在外受了伤,陆家不可能坐视不理,何家需要陆家的帮助,不敢冒一丝风险。
……

不得不说陆旻琛苏妤免费阅读

苏妤的早早退场引起了一点小争议,有的人没看到了什么,十分好奇,但她是代表陆家来的,也没人敢多说。
昏黄路灯一排排矗立,地砖整齐划一,不远处的台阶下停着一辆豪华黑色迈巴赫,原助理从副驾驶座上下来,见到苏妤受伤的手时微微讶然,她抬头看向何芝芝。
何芝芝硬着头皮说道:“是宴会布置不合理,何家会给苏小姐赔偿的。”
残春近夏的晚风夹杂丝丝凉意,苏妤轻拢小西装,说声自己没事,原助理也没追问,扶她上车。
淡淡血腥味伴随酒精和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狭小的空间,车窗外的夜色慢慢变换着,都市的繁华喧嚣吞噬在车外。
苏妤从始至终都是安静乖巧,无论在谁面前都一样。
等上了高架桥后,原助理才问:“手没事吧?谁做的?”
“何家小孩顽皮推的,还好,只是有点疼。”
原助理皱眉道:“怎么会想来参加这个晚会?何家背景不干净,陆总不打算帮。”
苏妤微顿,轻声道:“何家的大小姐是彰哥女朋友,我还以为能见见,问问她彰哥最近怎么样,没想到会出事,原助理,你别告诉别人,彰哥知道了又该担心。”
原助理叹声气,说:“陆彰几个月前就和何家大小姐断了,他和陆总一点都不像。”
还是像的,只是别人察觉不到。
苏妤垂眸问:“彰哥性子野,不太喜欢被人约束……我在宴会上听到有人说陆叔叔要订婚了,是真的吗?”
“最近陆老爷子那里确实在安排,但是陆总忙,不了了之,”原助理顿了顿,“不过有人会议论这种事,也是稀奇。”
公司新人以前猜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很多人都觉得是成熟的事业型女性,原助理反倒认为他会倾向于背景干净的,听话又懂事。
苏妤沉默,她没在宴会上听到这件事,只是最近这几个月一直有女人往家里打电话问陆旻琛的行程,高傲又自然,所以让她隐隐约约有了猜测。
原助理发现她不说话了,奇怪叫她两声。
苏妤回过神,歉意道:“我可能有点低血糖,头不太舒服。”
她抬手轻轻把自己脖颈上的戒指项链拆下来,如珍宝般放在手中。
原助理问:“这是你妈妈留给你的?”
她摇头,顿了会儿后又点头道:“以前在孤儿院院长给的,她那时是我和陆彰的妈妈和老师。”
苏妤脑子受过伤,只有六岁之后的记忆,而那些记忆里几乎全都是陆彰。
原助理顿了一会儿道:“你们两个小孩也不容易,陆总虽然一直在出差,但你要是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跟陆总说。你别看陆总对陆彰不冷不热,实际上他还挺关心自己儿子的,要不然也不会让底下助理每个月都汇报一次,只不过孩子大了不容易亲近,陆总也不是有那种耐心的人,所以才看起来关系冷淡,你以后跟陆彰在一起,也得学着调和他们。”
原助理的最后一句话让苏妤的心骤然一缩,她手不由自主地攥紧,又慢慢松开。
“原助理,以后不要说这种话,我和彰哥没可能,他会生气的。”
原助理以为她是担心门当户对的事,开玩笑道:“这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上的礼仪课就是照这方面培养的,这两年来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知道你喜欢陆彰,去年有人在陆总面前夸你文静,陆总还点头了。”
苏妤愣了愣,她嘴唇微动,却什么都没说。
陆家的私人别墅在东三环,这一片都是陆家的地盘,视眼开阔的草坪整齐,望不清的尽头种着绿树,在深黑的夜里仿佛蛰伏着吃人的野兽,干净的湖泊中有假山,高大的喷泉水流涌动,华贵精巧。 
原助理把苏妤送回陆家,苏妤刚一下车,别墅里的张妈就迎上来,说:“苏妤,陆彰刚打电话回来,在等你接。”

小编推荐理由

不得不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