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十三福晋(胤祥舒玥)
清穿之十三福晋(胤祥舒玥)

清穿之十三福晋(胤祥舒玥)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3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胤祥舒玥,清穿之十三福晋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历史上爱新觉罗胤祥的嫡福晋,一生中生育了五子两女,可见得宠程度。孤魂舒玥穿越后却担心她成了生育机器。

胤祥舒玥小说简介

这边舒玥心情不错的进入了梦乡。
小路子得了福晋的话,候着玲珑一同出了正院儿,跟着一起绕道去了厨房。
也不用福晋的人送去前院,他帮着提去了主子爷的书房里。
说是打算早早休息的胤祥,此时背坐在书房的书桌后面。
屋里灯火有些暗,回来后胤祥也不过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换了身白色中衣,外面随便披了件墨色大氅。

清穿之十三福晋胤祥舒玥全文阅读

小路子把食盒放在了书桌上,小声的说道:
“爷,这是福晋让人给您备的驱寒补气的汤,让您用了再歇下。”
胤祥嗯了一声,并没有回头。
屋子里有些静,好一会儿,男人略带些犹豫的声音响起。
“她……可有说其他的?”
小路子没听到福晋说其他的,福晋只让送汤。
这汤补气驱寒却是关心主子爷,故而小路子添了句。
“福晋让主子爷注意身体,好好休息。”
“嗯,出去吧!”
胤祥听了对着小路子抬了抬手。
书房的门关上之后,胤祥这才站起身,拖动了一下木椅,转了个面。
再次坐下后,眼神有些晦暗的看着那食盒。
今儿回来,福晋一路上都闭着眼。
但颤抖的睫毛,能瞧出她不是真的休息。
出京前,他俩闹了些小矛盾,回来后她竟还怄着气。
若是出京前的他,他心情不会如此复杂。
如今不同,他到底经历过一辈子了。
福晋是个好的,对他好,对府上的孩子好,对外大方得体,就是私下有些小性儿,易醋。
从前他虽愿意哄着她,多数原因是福晋是她的嫡妻,她对府上的孩子好。
重活一辈子,如今在他眼里,福晋是一个愿意陪着他吃苦受累,还甘之如饴的人。
上辈子夺嫡,他被皇阿玛幽静,福晋毅然决定陪着他一起。
作为男人,他其实不愿意福晋陪着他过苦日子。
无关喜欢不喜欢,而是责任问题。
只是,福晋用她的行动告诉他,她愿陪他荣辱与共。
再到后来,他病魔缠身,弥留之际,福晋绝望的眼神,凄厉的呼喊。
“你若就这么走了,妾身便随了你去,做鬼也要缠着你。”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可以浓烈到愿随他而去的程度。
他对福晋的感情是有的,亲情居多,他很明确的知道她若先他离去他依旧会过的很好。
但她那决绝的眼神,他信了。
那样浓烈的情感他很震撼,可他回报不了福晋的深情,因为他已然进气多出气少。
刚醒过来的时候,彼时惊骇,深觉不可思议。
当时事赶事儿,他匆匆留了话让福晋在庄子上养身。
出门在外的一个多月,他百思不得其解。
重新回到这时候,是什么引起的?
为何他死了没有去投胎转世?
又有些庆幸他有机会重新来过,似乎给了他机会弥补死前的遗憾。
胤祥闭了闭眼,对着对着门外吩咐。
“进来。”
小路子听到书房里的声音,推门进去。
“主子爷有什么吩咐?”
胤祥打开食盒,端着汤盅几口饮下汤,放下汤盅,靠在椅子上道:
“收了吧!吩咐下去,福晋大病初愈须得静养,近期后院儿其他人无事就别去叨扰福晋。”
小路子正手脚麻利的收拾桌上的食盒。
又听到主子爷道:
“另外,挑个好日子让人在福晋的正院儿移栽几颗石榴树。”
“是。”
石榴树?
小路子诧异,却没多话。
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又听到主子爷压低了的声音。
“留意着西院儿那边的动静。”
小路子不是很明白,试探的问道:
“主子爷指的是?”
“那边不是有孕?别出什么岔子。”
便是为着这瓜尔佳氏有孕,福晋受了气,这才和他恼了几句,去了庄子上。
如今他倒也不是护着瓜尔佳氏。
而是福晋纯善,上辈子因着瓜尔佳氏这一胎,险些被人算计了。
瓜尔佳氏七月早产,被人用了药导致孩子体弱,险些让人栽赃到福晋的头上。
福晋虽恼,但她心思纯善,为着自己太医请晚了,耽误了时辰,对这个孩子亏欠。
以至于这个孩子最后记在了福晋的名下,成了他的嫡长女。
他和福晋的第一个孩子,其实是在他幽静期间。
这出门一个多月,忙碌中没那么多时间想事情。
今日回来,又见了福晋,脑子里全是上辈子的事情。
思绪混乱,子时才歇下。
一晚上也睡得不是很安稳。
卯时的时候,小路子敲了敲主子爷主卧的门。
“爷,该起了。”
今儿大朝,主子爷办差回来得早点儿进宫,还得给太后等人请安。
胤祥睁开眼,捏了捏自己有些发疼的额头,坐起身感觉头重脚轻。
用冷水醒了醒神,出门前留了句话。
“北街老字号的栗子糕不错,想来你们福晋会喜欢。”
——
舒玥美美的睡了一觉,早上醒的也早。
平常时间她巴不得多睡会儿,今儿一早是有事她才愿意离开那柔软的床。
为着玲珑说今儿一早后院儿的其他人会来请安。
舒玥知道这个,嫡福晋就是当家主母,后院儿的其他人给主母请安是规矩。
她既然来了,就得遵循这时空的规矩。
只是,用过早膳之后,舒玥没等到请安的人,她先收到了前院儿差人送来的糕点,还热乎着。
舒玥动了动鼻子,眼睛一亮。
甜腻的味道很吸引人,打开一看是四四方方的金黄色块状的点心。
这是是栗子糕?
舒玥捏了一块栗子糕,咬了一口。
好吃!
栗子糕金黄色的,色泽艳丽,口感松软细腻,味道香甜。
舒玥半眯着眼,味蕾被栗子糕征服,很快干掉了一块。
小路子瞧着福晋喜欢,笑眯眯的退了出去。
玲珑见福晋用糕,转头吩咐丫头去给福晋沏茶。
提到茶,玲珑想起昨儿晚上让丫头给后院儿各位主子预备的茶叶。
“福晋,今儿侧福晋她们不来请安了。”
舒玥接过玲珑递过来的茶喝了口,从盒子里又捻起一块栗子糕。
栗子糕香甜可口,但糕点类的东西不容易下咽,就着茶水奶制品等最佳。

清穿之十三福晋免费阅读

听到玲珑说不来请安,偏头,杏眼里带着疑惑。
“嗯?怎么了?”难不成都病了?
“主子爷说福晋身子还须得静养,让侧福晋她们不必来叨扰您。”
舒玥吃糕点的动作一顿,耸了耸肩膀,笑道:
“哦,不来正好,反正我也不是很想应付她们。”
玲珑偷偷的看了福晋一眼,有些担心福晋会乱想,小声说道:
“主子爷是担心她们吵到您,知晓您不喜和她们一处,福晋别想太多。”
“我没乱想。”
舒玥哪里会乱想?
她都不认识他们好吧。
玲珑松了口气说道:
“没有就好,您就当她们不存在。”
奇怪,玲珑为何怕她乱想?
舒玥奇怪的看了眼松了口气的玲珑。
不对劲……
杏眼一转,故意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瓜尔佳氏肚子几个月了?”
她记得先前听玲珑提过,她是因为瓜尔佳氏有孕心情不好才去的庄子上。
玲珑本来松了口气,下一秒就听到福晋问侧福晋,面色一顿,偷偷瞄了瞄福晋。
瞧着福晋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不似以往表露的不喜,小声回道:
“胎像稳了,已经三个月了。”
“她倒是争气,这个生下来膝下就有三个孩子了。”
四十二年她生了长女,去年颁金节后又生了长子,出了月没多久就有怀上了,这肚子倒是厉害啊!
这只是一句感慨的话,落在玲珑耳力却成了羡慕之意。
“福晋,您别急,您是嫡福晋,孩子迟早会有的,您所出的才是嫡出,不管她们生多少都比不过嫡出的孩子。”
舒玥心里:她不急,一点儿都不急。
然言语中略带失落。
“可我这不是还没有?”
说完舒玥还叹了口气,偷偷观察玲珑的表情。
玲珑心里一痛,赶紧安慰的说道:
“很快就会有了,上次回府太太给您请了府医,开了调理身子的药,备了坐胎药,只是您在庄子上病了,那药就停了,现在主子爷也回来了,奴婢给您悄悄安排上?”
嗯?信息量很大啊!
没生病前就开了调理身子的药?她这身子有毛病?
回娘家准备坐胎药和调理身子的药?
为何不在自己府上让府医给她开药?
为何要悄悄的?
舒玥存了疑虑,面色略带忧虑。
“不用,是药三分毒,有没有看天意,顺其自然吧!”
玲珑看福晋都不愿意用药了,心疼不已。
最近一月福晋似乎对之前的事只字不提,她还想劝,又怕说多了福晋更难过,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想着事情,这会儿用了好几块栗子糕。
那已经用了早膳,这会儿撑了。
舒玥比较懒,撑了也不愿意出门散散消消食。
在屋里来回走了一会儿,舒玥不想动了,躺在屋子里靠窗户的美人榻上,杏眼半睁着放空的看着窗户外面。
偶尔飞过几只蝴蝶蜜蜂什么的会让她眼珠子转一下。
从前的鬼生活,她一个人可以这么呆上一整天,不带翻身。
玲珑捧着厚厚的一摞账簿进来的时候,瞧着福晋呆滞的模样,又忍不住心疼了。
自从福晋庄子上大病一场,这种状态出现的越来越多。
给她的感觉就是福晋安静了许多,双眼无神的模样感觉有些厌世。
玲珑走到美人榻边,小声说道:
“福晋,曲嬷嬷送来了账簿和库房钥匙。”
舒玥偏头,杏眼半眯着,看向玲珑手里捧着的东西,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
“曲嬷嬷?”舒玥坐起身,疑惑。
玲珑点头说道:
“是,嬷嬷还算识趣,您一回来中馈就交还给您了。”
原来是管家权利,中馈之事。
“她管着就让她继续,我现在不想管,中馈之事劳心劳力,爷不是说让我静养?”
玲珑听到福晋说主子爷让她静养,以为福晋心存介意。
“可到底中馈之事还是得福晋您做主才行,您是嫡福晋,没有哪个府上是奴才管中馈的。”
“之前是您病了力不从心,主子爷是担心中馈给侧福晋您心里不舒服,这才给曲嬷嬷,曲嬷嬷到底是主子爷的奶嬷嬷,帮着福晋分担一二也是说的过去,您也别多想误解了主子爷的意思。”
“如今您病差不多好了,只需调理一段时间,曲嬷嬷再管着就说不过去了。”
这言语间舒玥又捕捉到了不少的信息。
府上目前是奶嬷嬷帮着打理。
主子爷是担心中馈给侧福晋原身心里不舒服,以及怕原身曲解主子爷的意思。
这另一个意思就是从前原身就这么想过,这么认为过。
那么结合古代女子受宠关键,子嗣问题。
这瓜尔佳氏都有三胎了,受宠是必然的。
那么受宠又不给她沾权,多数是护着瓜尔佳氏,担心她有身孕累着,亦或者怕瓜尔佳氏沾了权被福晋磋磨?
毕竟他出门在外一个月,他出京前还嘱咐让她在庄子上修养多待些时候。
她是为着瓜尔佳氏有孕心里不舒服才去的庄子,或许也有担心她回府那瓜尔佳氏日子不好过?
这般猜想舒玥觉得合理似乎又有些不合理。
因为历史上兆佳氏生了七个孩子,十三爷应该是喜欢她的才是。
为了套话,舒玥顺着玲珑的话又故意道:
“有没有误解,你应该知晓,我虽是嫡福晋,那侧福晋有孕,主子爷外出还担心我在府里给她排头吃,打着给我修养的名义让我在庄子上多呆了这么些时候。”
“今儿又打着我静养的名义,不让其他人来请安,怕也是担心瓜尔佳氏的胎像,这栗子糕这是堵我的嘴呢。”
玲珑一脸的心疼,关切的劝道:
“福晋,您别这么想,虽说主子爷宠侧福晋,但您才是主子爷的正妻。”
“您不是说您看开了,不再求主子爷的爱,得了主子爷的尊重,生下嫡子安稳度日就好?”
哈……果然,她没猜错。
她故意这么说,连近身伺候的丫头都默认是这样。
想来之前这位十三爷对原身也不是很好。
野史上说十三爷敬重嫡妻,喜欢嫡妻。
就连史书记载嫡妻所出子女比例都占大半。
可真的在这里,舒玥发觉人家喜欢的是侧福晋,哪里看的出喜欢嫡福晋?
果然,野史不可信,历史也仅供参考而已。
不过,这不受宠对舒玥来说是好事,以后方便她行事。
她听出原身死因不简单,郁结在心和身子问题是关键。
她用了这个身子,打心眼儿里想要弄清楚原身的死因。
如果是她自己的原因,为着拈酸吃醋思虑过重导致郁结在心,她也就不怎么好管了。
如果不是,得给她求个真相,圆个因果,她在这具身体里才安心。

小编推荐理由

清穿之十三福晋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