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云种植苟命后爆红了[穿书](季一然蔚慕风)
我靠云种植苟命后爆红了[穿书](季一然蔚慕风)

我靠云种植苟命后爆红了[穿书](季一然蔚慕风)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21-04-15

小说介绍

季一然蔚慕风小说————我靠云种植苟命后爆红了[穿书]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宫槐知玉所著,讲述了身为自然亲和力技能满点的兔子精,季一然穿书了,穿成了某本小说里因为长相过于软萌而心理扭曲肆行暴虐,最

季一然蔚慕风小说简介

“老大?”
粗狂的声音突兀响起,听得窝在厕所里怂作一团的季一然脸瞬间煞白。
“老大,你在里面吗?”门外,老虎狐疑地抓住门把手扯了扯,随着他的动作,整扇门连同门框都开始颤抖。
门内,眼见着面前不堪重负发出撕心裂肺声响的门就要被硬生生扯掉,季一然脸色愈发白了几分。
他强装镇定,强装冷漠戾气,“什么事?”

季一然蔚慕风全文阅读

听见声音,门外拆家的老虎立刻停下,他放过那已经摇摇欲坠的木门,变得紧张兮兮,“您没事吧,要不我叫个医生过来看看?”
季一然已经在厕所蹲了一个多小时,其他人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计划也已经耽误一个多小时。
“不用。”季一然拒绝。
知道逃不过,季一然硬着头皮拉开那已经变形的门,在它痛苦地哀嚎中来到门外。
房门打开,看见面前身高足有两米四虎背熊腰的大块肌肉男,作足心理准备的季一然,气势还是不争气的立刻矮了一截。
他现在的身体身高一米七五,按常理来说已经不算矮,可在强烈的对比之下,他就像个弱不禁风的小鸡崽子。
他视线上移,老虎似乎对于打扰他入厕这件事深感恐惧,足有两米四的肌肉大汉,在他面前愣是抖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季一然嘴角轻抽,眼睛火辣辣的疼。
不过见对方害怕,季一然心里好受不少,他挺胸,拿出两米八的气势,“有事?”
注意到季一然挺胸的小动作,老虎有瞬间的怔愣,他耳廓多出两抹可疑的红晕,然后马上白了脸。
季一然最恨别人盯着他的脸发呆,为这没少挖过别人眼睛,那些被他用防腐液泡起来的眼球,都够装裱一整面墙了。
而且素来只有别人怕他,他怎么可能怕别人?
“老大,距离预定出发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老虎垂下脑袋,不敢和季一然对视,满心畏惧。
“你先过去,我回房拿个东西。”季一然努力按捺想要拔腿开跑的冲动,转身走向大门,他脑子疯狂运转,琢磨附近还有什么适合藏人的地方。
“什么东西?要不我去帮您拿——”老虎追上来,他话未说完,就被季一然用红彤彤的眼睛凶巴巴地瞪了回去。
看着季一然那故作凶狠的模样,老虎脸色变了又变。
见自己把人吓到,季一然信心大增,张牙舞爪愈发凶巴巴,“滚,别来烦我。”
“……是。”
凶完人,季一然继续之前天上地下老子最大的气势,焦急地数着步子走向代表着自由和生机的大门。
出了废弃航母和土坑组成的两不像屋子,来到外面,跃然于眼前的是黄沙卷黄土的贫瘠世界。
干枯到裂开的贫瘠土地,偶尔可见半死不活的不知名矮小藤蔓,时不时卷起的黄沙风暴……
这星球名为克斯亚,是位于星云最边缘,无人管辖没有任何可利用价值的废星,也是他这个恶毒大反派的老巢,收纳了足足五千余名无恶不作凶神恶煞土匪的星际最大土匪窝。
屋子一旁,一架足以容纳万人的巨大航母停泊。
航母是抢来的军用货,已经有些年头,经历过炮火以及时间洗礼的它,这些年被修修补补得极具艺术价值——每次看到它,都让人深深担忧它会在宇宙中来个自由解体。
航母入口处,满是身形和老虎如出一辙的肌肉大汉,他们都在等待着季一然过去宣布出发。
季一然在那些人想搞事情的兴奋目光下,同手同脚地走向相反的方向,他望着面前褐黄贫瘠的世界,琢磨直接逃跑的可能。
身为兔子精,他短距离冲刺还是很有爆发力的,只是这星球荒芜无比,离开这里,他又能去哪?说不定就饿死在什么地方……
季一然有瞬间的恍惚,但很快清醒。
如果不逃,真去灭了蔚家,那他一样必死无疑!
想到蔚慕风,季一然就愈发坚定逃跑的心,比起被蔚慕风弄死,他更愿意饿死,至少饿死不会痛苦太久。
真要灭了蔚家,被要报仇的蔚慕风抓到,那他就会被蔚慕风剁手跺脚,再裹上面粉下油锅炸得嘎嘣脆,然后救回来治好千刀万剐受尽折磨,最终无论□□还是灵魂都被碾成渣渣死得不能再死。
“老大?”跟出来的老虎粗犷的嗓音中满是疑惑,“你怎么往那边去,你的房间不是在这边?”
季一然嘴角抽了下,又抽了下,他选择无视,继续往前走去。
身为一只兔子精,上一世季一然寻觅到一处适合终老之地后,就每天快活的种他的萝卜青菜过日子,逍遥又快活,结果他睡个觉的功夫居然就穿越了。
更准确来说,是穿书了,穿到一本叫作《无上至尊》,主角一路开挂打脸的升级流爽文里。
季一然虽然是只兔子精,可这并不妨碍他沉迷那些光怪陆离的书里世界。
《无上至尊》他就看过,而且还是他看过的那些小说里,他最喜欢甚至奉为神作的存在,毕竟《无上至尊》里的男主蔚慕风,是套路遍布的爽文里真正做到心狠手辣的存在。
小说里,但凡招惹过蔚慕风的反派,一个不剩全被他碾成了渣渣。
最后结局时,男主与其说是成了神,不如说是成了魔。
为此,甚至有不少人评价蔚慕风太偏激,就像一条招惹到就会咬住不放的疯狗。
可在季一然看来,蔚慕风却让人心疼得紧。
挚友的背叛、白月光的陷害算计、那些道貌岸然名门正派的追杀捅刀子、挫骨挖肉万念俱灰的折磨、数次濒临死境的经历,这叫人怎么能不成魔?
季一然是心疼蔚慕风的,然而悲催的是,他居然好死不死偏偏就穿成了书里灭了蔚家,造成这一切的终极大反派!
更悲催的是,等他弄明白情况时,他甚至已经在去灭蔚慕风全家的路上,航母已就位,就等他上去。

我靠云种植苟命后爆红了[穿书]季一然蔚慕风免费阅读

“老大,蔚家那边刚刚又来催了,再不出发,就要误事了……”一群人向着这边走来。
来到季一然身边,所有人都看着季一然,等待季一然的决定。
被包围,季一然脸白得毫无血色,他环顾四周,思考着直接突破重围的可能,但他很快就放弃,穿进这里后他就妖力尽失。
原身体内倒是有灵力,秘术也已经达到七阶,即使放眼整个星际都排名前列。
可季一然并没继承任何原身的记忆,不会任何秘术,关于这个世界所有的认识更是都来自小说,再加上那玩意和他的妖气截然不同,他现在是空有一身灵力。
这种情况下动手,让这群土匪发现他无法使用秘术,那他也不用害怕蔚慕风了,直接就会死在这里。
“老大?”
“嗯。”无处可逃,季一然怂了吧唧。
听着那软糯中带着几分委屈的声音,在场所有人喉结都不受控制地滑动,看着季一然的眼神都恍惚。
“那我通知出发。”老虎最先反应过来,赶紧跑开。
被提醒,回神的众人连忙移开视线。
进了飞船,季一然越想越难过,整个人都怏怏。
他就要被裹上面粉炸的嘎嘣脆了,怎么能不怏怏?
季一然的沉默,被误会成心情不佳,本来等得都有些烦躁的一众土匪见状,立即个个绷紧神经如履薄冰,生怕一个喘气姿势不对就招惹到他引来杀身之祸。
季一然性格阴晴不定,稍有不顺就喜欢折磨人,还特别喜欢挖人眼睛,这都是出了名的。
飞船启动,季一然再也顾不上伪装,可怜巴巴的把脑袋抵在窗上,难过地望着那颗满是黄土黄沙的星球离他远去。
他从腰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扒拉开,打量锋利的刀刃。
刃口细心保养打磨过,一看就会划很深,季一然很没种的又把匕首塞了回去,他怕疼。
见季一然脸色阴晴不定,还扒拉匕首,休息室中的众人愈发寒毛竖立,不少人更是直接白着脸找借口逃离。
飞船飞出大气层,外面的世界逐渐黑暗,飞船玻璃上随之倒映出季一然模糊的面孔。
灰白色柔软微卷的头发,白皙细腻的皮肤,大而清澈瞳仁如发灰白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泛着粉的唇,浅浅的梨涡。
即使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张脸,季一然依然忍不住的晃神,现在的他就如同橱窗里精美漂亮到极致的娃娃,讨人喜欢得紧。
可有这这样一张脸的人,却是反派。
季一然抬手摸脸,书里关于他这个大反派的描述不可谓不多,但全是关于他如何心理扭曲嗜血残忍的描述。
以及,这张脸是他最为痛恶的存在,是土匪窝绝不能提的禁忌。
“老大。”
季一然伤心看去。
老虎粗狂的国字脸上满是违和的讨好,“您要不要吃些东西?”
季一然瞥了他一眼,“没心情。”
老虎讪讪。
“坐。”
“啥?”
“我让你坐。”季一然冷眼。
被瞪视,老虎一个恍惚,旋即熟练咬在舌尖上,强行让疼痛拉回理智。
季一然最恨的就是别人望着他的脸发呆,然而他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瞪人的样子有多可爱,奶凶奶凶的,就跟只小奶猫似的。
老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在季一然对面坐下。
“我们能不去吗?”
老虎诧异,“可是这是老大您精心策划了半年布的局……”
“可我不想去了。”季一然努力摆出他超凶的表情。
他超凶,他会咬人!
老虎喉结滑动,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季一然不光长相软萌漂亮,声音也软糯得很。
以前他说话都故意压着嗓子,听着只是有些奇怪,但不知为何从三天前开始,他就不再故意伪装。
不经过任何伪装的季一然,说出口的每句话都像是在撒娇,要多软糯有多软糯。他说话时眼眶还红红,语气也委委屈屈……
隔着很远,老虎都听见休息室里传来好几声咽口水的声音。

小编推荐理由

我靠云种植苟命后爆红了[穿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