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个姐姐绝代芳华(苏御)
我的七个姐姐绝代芳华(苏御)

我的七个姐姐绝代芳华(苏御)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4-16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御的都市小说叫做《我的七个姐姐绝代芳华》,这里提供我的七个姐姐绝代芳华全文免费阅读;“十年了!我终于回来了!”被人看成傻子的男人名为苏御,没被人贩子拐走之前是个孤儿,被一位脾气古怪的老头收养,同时收养的还有七个小女孩。

小说简介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的姐姐!即是宠弟狂魔狂魔又是人间尤物! 大姐楚曦,冷艳御姐! 二姐李晚棠,安保代言人! 三姐冷纤渃,国际杀手! 四姐何奈一,绝世神医! 五姐夏青妙,制服女教师! 六姐莫言柒,身份神秘! 七姐白允初,绝代音后! 睡觉挤一床,个个大长腿!

我的七个姐姐绝代芳华全文阅读

京市,一个年轻帅哥从地铁上迈了下来,吸了口二手空气,扬声大喊。
“十年了!我终于回来了!”
被人看成傻子的男人名为苏御,没被人贩子拐走之前是个孤儿,被一位脾气古怪的老头收养,同时收养的还有七个小女孩。
虽然彼此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可亲密程度堪比家人。
想到这苏御一阵心神荡漾,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这群小女孩是不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了!
不过转念一想心又有些崩溃,这么多年过去了,七个姐姐不知道婚配了几个,想想都觉得心痛。
走时亲嘴摸手许终生,归时相见他床妻!
“唉,好湿好湿啊!”
想到心爱姐姐可能嫁人,苏御就恨死十年前拐走自己的人贩子。
还记得当时,自己在门口玩,一个露着半个胸脯的大妈,刻意摔倒假装不起,还说胸口疼,伸手让苏御帮忙。
苏御谨记做一次善事,捞一次油水的想法,上前帮忙。
那只大妈一把按住他头颅,当时只觉得好大、好白、艾玛,真香!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被贩卖到黑矿中去了。
黑旷里吃不饱穿不暖,整天工作不说,还要挨打。
在第八天快坚持不住随时嗝屁时候,在挖出尸骨边上,发现了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颗白色圆球。
饿极了吞了后,就睡着了。
等醒来后,身体开始发生奇妙变化。
原本孱弱身子变得力大无穷。
后面身轻如燕。
最重要一点说三遍,眼睛可以透视了!眼睛可以透视了!眼睛透视了!
差不多适应后,打倒矿场守卫,逃出了黑矿。
不巧的是半路又被走私团伙抓去,小ak架脖上,差点吓尿了,直接被带到了外国去,最后虽然受伤逃脱了,不过也身在海外,开始逃亡生存之旅。
在这期间苏御,当过服务员,干过雇佣兵,甚至加入过黑手党,成为杀手!
孤身一人的日子,终于在一次任务负伤后厌倦了,决定自己弄一个组织出来,随后一个组织神秘崛起。
这个组织的名字就是《玄门》。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老头千万别死啊,我还没报答养育之恩呢,希望七个美女姐姐别全嫁出去,最起码给我就一个啊,我还留着雏鸡,准备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啊~”
公交车车厢,突然发出一道尖叫声,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瞬间引起了惩恶扬善,一探究竟的念头。
“卧槽!好白的大长腿!”
在国外待的久了,白皮肤看腻了,虽然个个肥臀大胸,奈何家伙不配套啊,还是黄种人看起来比较养眼,白的有光泽!
穿着齐臀小短裙,一头黑长发,尤其面容简直可以用妖娆形容,太特么正点了。
女人惊恐的拽着钱包,令一头被一个粗犷的汉子握着,手里还拿着一把小刀。
“赶紧松手,不然不止劫财,顺道劫个色,看过岛国车厢痴汉没,不介意让你来一次。”
公交车上坐满了人,其中不乏一些年轻人,但没有人上来帮忙,眼神中甚至带着期望神态。
“操,一群禽.兽!”
虽然内心也有点小期待车厢痴汉,但内心小正义,不允许这样做。
正义可以迟到,但不会缺席。
“放开那个女人,让我…”
说错嘴的话瞬间噎了回去,不少人将目光投射过来,其中也包括穿着火辣的妖娆女人。
女人眼中眼中闪过异样神色,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
“小子,多管闲事,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不会写,我就懂一个字,两横一竖。”
说完还不忘比了个中指。
汉子瞬间就恼了,匕首直接就捅了过来,不少人脸都吓白了,这小伙子怕是要领盒饭了。
“咯嘣!”
清脆骨碎声传出,伴随着汉子一声哀嚎,整个人跪在地上,手臂被完全擒住,那把匕首也到了苏御手中。
“就你还玩刀,还敢跟我装逼!”
“不敢了,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装逼了。”
这时车上乘客才反应过来,几个小青年上来把汉子按在地上。
“让你打劫!”
“让你搞黄色!”
“……”
司机见歹徒被制服,继续开车。
“谢谢你啊。”大长腿美女来到身边表示感谢。
苏御看着短裙若有所思,郑重其事道:“以身相许什么的就算了,能让我看看你的胖次吗?”
被救女子又羞又恼,做回座位看着窗外不再言语。
公交车到了站,警车上下来几个警察,其中一道高挑警花特别亮眼。
做完笔录后,警花来到女孩身边。
“允初,没事吧,救你的那个人呢?”
找了一圈才发现,见义勇为还无耻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不知道,只是觉得那个人很眼熟,和他好像……”
苏御提前开溜,看着人来人往街道建筑,已经没了之前样子,十年来变化是在太大了,没有一丁点熟悉的地方。
这样一来自己找回家门,是不太现实了。
不过就在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
“老大,以前的位置已经拆了,老爷子现在住在往前走三百米,往右走五百米,再打个车开五公里,巷南胡同口88号就到了。”
“我尼玛!你直接告诉我打车不就完了…”
京市作为华夏首都,不仅位置优越,处处繁华,整座城市占地面积不小,出租车停在胡同口,才找到目的地。
看着有年头四合院大门,内心有些激动,十年未归,不知道老头和美女姐姐见到自己到底会是什么心情。
老头会不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淘淘大哭。几个美女姐姐会不会直接扑倒自己,来一个长长的湿吻。
想到这苏御兴奋得不了,直接敲响了大门。
没一会门就开了,出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艳少妇,容貌上乘身材前凸后翘,好一朵红杏入墙来。
不过看穿一身穿着打扮,还潮流的很,竟然是女仆装。
老头会玩啊!
老王头没有娶妻生子,加上脾气怪,也没有女人缘,所以直接收养了他们八个孩子。
还没有掳走时候,因为家里穷,老王头再也没找过老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老王头也会享受了。
看样子拆迁没少赔钱,都学会老牛吃嫩草了,就是不知道晚上耕田会不会吃力。
一把年纪了,不走寻常路,搞了个这种身段的,怎么受得了。
看样子应该买点韭菜多给老头补补。
“你好,你找谁?”
“我找老王头。”
“你认识老王头?”
“不仅认识还比较熟,见了我会哭那种。”
女人打量了他一眼,回头往屋里去了,不久又回来了。
“老爷让你进来,人就在院子里。”
苏御心想着一会见面,老头惊大嘴巴的模样,内心就一阵乐子。
连台词都准备好了。
风铃响 故人归 你在等风起 也在等我回!
幻想完,心动不如行动,急忙往后院走去。
家里摆设变化挺大,添加了不少现代电器,尤其还摆着一张电动床,房顶上还挂着两根绳,简直令人发指啊!
穿过前院过了走廊后,后院石桌上瞧见了老王头的背影。
老王头左手挠着脑袋,右手揣着小茶壶,时不时往嘴里送着,时而发出电子游戏的声音,这老小子竟然在玩俄罗斯方块!
小时候老头喜欢玩五子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喜欢上插来插去的俄罗斯方块了。
苏御身影跃起,瞬间跳到老王头身后,大声喊道:“老头,看看谁来了!”
老王头未回头,茶壶中茶水早早往后泼出。
茶水未中,老头手掌快速打出,直接来了一记猴子偷桃。
苏御反应迅速,挡住了性.福一击,多少年没见,玩的也太刺激了吧,上来就爆蛋。
“老头,是我啊。”
老王头回过头,看了两眼苏御,“奥,原来是小兔崽子回来了。”说完转过身去,继续玩起了游戏。
这流程不对啊,老头的热泪盈眶呢?你的等风又等你呢?苏御感觉自己裂开了。
还给老子玩方块!
“老头,十年没见你是该抱我大腿哭吗?不躺鼻涕也就算了,你最起码给点反应啊。难不成你知道我要回来?”
老头未说话,手机中传出一声:给母哦我!
这才回过头来,笑眯眯道:“反应你大爷!”

我的七个姐姐绝代芳华免费阅读

尽管十年过去,不过老王头还是能看到苏御小时候的轮廓。
两人坐在客厅,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老头问的,也不过是这些年过的怎么样,经历了什么事情。
说不到苏御嘴上差点刹不住车,将十年来所见所闻都复述一遍,当然有些必要消息还是隐藏的。
毕竟关于他的事知道的越多,也会越危险。
他可不想让老王头,度过一个悲惨晚年,虽然这老小子看起来可疑的很。
听完十年间的曲折故事,老王头叹了口气:“你小子命跟茅厕石头一样硬,真有你的,又硬又臭还恶心人。”
苏御听完一脸不爽,回怼道:“你这老不死别说我,多吃点韭菜补补身子吧,那天玩一半嗝屁了,就不划算了。”
“小兔崽子,瞎说什么,你们几个一般不回来,家里总要找人收拾一下。”
“收拾啥?谁给谁一顿收拾?说!是不是玩什么新花样了!”
“我玩你大爷!小兔子崽子看我不打死你!”
老王头不过也是嘴上说说,举起来的手又放了下来。
“好了,不跟你闹了,有正是事要问你,当年跟我一起收养的小姑娘们,现在是不是贼漂亮!都美成仙女了!”
“你小子还算有眼光,小时候就有远见,现在她们几个都是一等一的美女,都沉浸生活中,有了自己的归属了。”
“啊?全有归属?那岂不是都结婚了?老头你太不仗义了,就没给我留下个当媳妇?”
“你小子急什么,归属又不是嫁人,就算成婚怎么了?你不会挖墙脚啊。”
老头这番话让苏御刮目相看,心中崇拜又高了几分,不自觉伸了个大拇指。
“除了过节一般不太回来。”
“老大楚曦在开了一家酒楼,生意好像还不错,整天忙前忙后,跟各种人打交道。”
“老二李晚棠现在成了安保局的门头,也算有点名头,一身正气不得了。”
“老三冷纤渃这几年很少回来,不清楚弄了份什么营生。”
“老四何奈一在你失踪奋发图强,考进了京医大学,现在人民医院中数一数二的女大夫!”
“老五夏青妙成了老师,人长的别提多漂亮了,不少学生家长抢着去开家长会,稀罕着呢。”
“老六莫言柒不清楚,做起事来干净利索,像极了老三,连走路都惦着脚,生怕带出声来。”
“至于老七白允初如今名声可不小,一级琴师,长的又漂亮,现在好像在捯饬你们年轻人的玩意,当什么演员,我也搞不明白。”
听完七人介绍,果真都有两把刷子,不愧是自己看上的女人。
“老头,她们今天回来吃饭吗?”
“不回来,一般两月才回来看我这老不死一面,至于老三跟老六除了大节年关,见到可能性很小。”
“不过也能理解,都大了,确实该有自己的生活,未来的人生了。”
“她们都安顿下来了,如今你这小东西又回来了,只希望都安安稳稳的,你快些成家,好让我咽气前,抱抱孙子。”
爷俩东扯西扯又闲聊了好一会,临近晌午饭点,苏御才准备离开。
“老头,中午我就不在这吃了,我想先去看看大姐。”
老王头没有出言挽留,眼神中也没有不舍之意。
“去吧,十年没见确实该去看看了,你丢了那会你大姐,难受了好些日子。”
叮嘱一番让老头多保重身体后,转身往屋外走去,刚出门口就碰到了端着饭菜进来的女佣人。
“少爷这是要走,中午不在家里吃了?”
“不吃了,年轻人总要给老人家一点空间,对吧老王头?”调笑着说完,又刻意压低嗓音道:“我不管你来这有什么目的,但凡对老头子不利,我不介意街上多出一具尸体。你只要安安分分陪着老头,好处也不会少你的。”
说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女佣人回过头看着离开的背影,眼神中都是隐晦之意,小声嘀咕。
“你一个捡回来的野种,有什么本事管我!”
……
出了家门苏御直接奔楚曦酒楼名苑阁去了,京市酒楼虽然不少,名声在外的就只有几个而已。
这种事比较好打听,毕竟美女标签写在上面,随便抓个过路人问问就知道了。
楚媳酒楼位置优越,位于城中最繁华区域,等到了之后,正好碰上饭点,酒楼中已经人满为患了。
不过装修格局,服务选人这方面都没得挑,整个酒楼装修偏向于古风,虽比不皇宫别院,倒也有富丽堂皇之色。
尤其服务员,用的都是有些姿色的女孩,腰都快扭到天上去了。新颖加创新,不火就怪了。
酒楼更有四层,第一层招待普通食客。
第二层招待经济能力允许的顾客,不过富二代多一些。
第三层都是高层人物谈话的包间,身份居高者相聚之地。
至于第四层,只有小小一件房,确是炙手可热,不少人争破脑袋也想进去踩一脚的房间。
那可是名苑阁老板专属房间,谁若是被请到里面做客,无非是赏了天大的脸。
“请问您有提前预约桌位吗?”
“没有预约,我不是来吃饭的,我是来找人的。”
“是约了两口顾客?”
苏御长相俊俏,模样酷似纨绔子弟,甚至还带着有钱公子标志性的坏笑,服务员还以为是二楼某个食客的朋友。
“不,我找你们老板,楚曦。”
听到这个答复,服务员翻了个白眼,慕名而来表达爱慕的富二代多了去了,那个最后不狼狈收场。
等服务员反应过来的时候,长的极好看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
轻巧翻过窗子,苏御已经神不知鬼不觉来到了四楼,这点高度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小儿科。
看着紧闭的木门,内心那叫一个激动啊,十年未见的大姐不知道长成什么样了,还记得小时候她可喜欢吃木瓜了。
简单敲了敲房门,门内传来慵懒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卧槽,声音好成熟,麻了!”
楚曦传来的声音,有成熟.女性的磁性,甚至还夹杂着慵懒尾音,让人听了欲罢不能。
苏御推门来,轻轻走进房间,眼下房间其实就是间办公室,唯一不同也就多出一张床来。
“中午饭我就不吃了,头疼又犯了,来帮我捏捏。”
此时楚曦正侧躺在床上,单手托腮,只呈现一副灵笼背影。
瀑布黑发工装短裙,能看到包裹在丝袜下的大长腿。
尤其蛮腰下高翘的生儿代表,果然应了读书人口中,丰.满、曼妙,妙不可言啊!
“还愣着干什么?头疼的厉害,赶紧给我揉揉。”
靠的近了,一股芬芳花香,顺着鼻孔吸进肺里,整个身体连带手指都跟着打颤。
“今个力道掌控的不错,比之前进步不好。”
“舒服吗?”
陌生男人的声音响起,楚曦身子瞬间僵硬了,怪不得觉得不对劲,原来压根就不是店里的服务员。
“淫贼!采花采到老娘头上了!”
楚曦反应过来,胳膊肘往后捣出。
苏御是刀尖上活下来的人,轻易化解了要打在脸上的胳膊肘。
楚曦一击落空并不气馁,手掌去而复返,扣在苏御胳膊上,随后两条带着迷人气味的丝袜大长腿腾空而起,直接夹在对方脖子上。
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说不出的漂亮!
“卧槽!夺命剪刀腿!我喜欢!”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我的七个姐姐绝代芳华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